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网之乘风破浪 第303章 山下的女人……

时间:2018-05-30作者:他乡的灯火

    非常抱歉朋友们!灯火明天早上去二龙路医院手术,尽管我拼命码字,一万字的爆更还是压力山大。预计会住院七天,暂时定时更新只到日,不知道剩下那两万字还能不能刨出来上传,如果断更还请大家原谅。其实灯火最不希望断更,万字爆更全勤一千二呢,对于已经封禁了一本书的灯火来说,一千二非常珍贵,毕竟新书订阅着实有限!灯火会尽可能避免断更,让大家看到爽!看到开心!最后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身体健康才能看灯火的书!

    能不怕吗?女人步步进逼已经置身祖副主任身上,祖成峰吓的不断向后闪避,现在已经躺倒在座椅上。刚刚被放平的座椅,倒是成了一张完美的单人床,而此时女人就悬在祖副主任身上!

    女人的眼睛在黑黢黢夜幕中亮晶晶闪闪发光,不过这里却不是亮点!因为悬在祖副主任身上,原本大领口根本无法阻挡重物下坠,一片雪嫩在隐约的路灯下异常耀眼。

    小和尚下山去化斋,老和尚有交待:“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躲开!”走过了一村又一寨,小和尚暗思揣:“为什么老虎不吃人,模样还挺可爱?”

    祖副主任恍若梦境,他脑子里回响着这首歌,这只母老虎不只是可爱了。居然主动出击,居然让他享受到另类的巅峰,原来生命还有这样的欢愉!

    当颠簸的车子终于安静下来,祖成峰才终于清醒,自己居然把市长前妻给那啥了,还是没有防范措施的那啥!哎呦卧槽!这特么不是作死么?就算是前妻,那也是市长大人的禁脔啊!

    居然就这么把自己给睡了!没错是女人把他给睡了,从始至终祖成峰就像是被那啥的小女人,一再的挣扎不断的退却,最终无法避免的发生,那一刻只有本能的兽性,根本没有男人和女人!

    谁说只有弓虽女干小女人,而没有弓虽女干男人的?谁说女人做不到的?事实上刚刚两个人欢乐多呀,现在身上女人疲乏已极,却依旧享受余波不肯起身。

    手指扭动男人那一点,女人呢喃道:“难怪你只是科级干部,不主动出击怎么可能有进步?看见了吗?你和我所作所为都被拍下来啦……啊!你敢打我?我咬死你!”

    敢打你?看到摄像机那一刻,祖成峰真的疯了!反正做都做了,被动也是个死,主动也是个死。临死之前为什么不能好好享受市长大人的妻子,就算是前妻那也是妻!

    车子比前一次更加剧烈的运动,当祖成峰匍匐在女人身上的时候,忽然被女人一口咬在肩膀上:“嗷嗷!你属狗的?咬人呢?”

    “我是属兔子的,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要不你弄死我,要不我咬死你!”

    话是那么说,女人的咬却成了舔舐,女人的诡谲多变让祖成峰无从应付。他到现在为止不懂,或者说不敢懂女人要干什么,居然要用身体作为代价交换!

    一个可以许诺副处级位子的女人,有什么事情摆不平?就算要付出代价也没有必要用自己的身体,人家保养极佳的身子,真的是让祖成峰有点痴迷了。

    这是他这辈子最激动的一次!一边喘息一边问:“你到底要干什么?现在你报警吧,就算我一辈子都完了也值了,居然睡了你这么好的女子,足够我在监狱里回味的了!”

    祖副主任真的是破罐子破摔,被女人舔舐两下,居然奋起余勇三度抗战!不过这一次女人却不配合,直接把他掀翻扔到驾驶位,方向盘差点撞断祖成峰的腰!

    女人好大力气!掀翻祖副主任的女人怒声骂道:“还没完了?王八蛋!跟你主子一样不是好东西!你刚刚说什么?我是好女子?好在哪?说出来让我听听,如果我欢喜没准不告发你呦!”

    ……

    这一夜栗义金和祖成峰主仆都非常满意,只不过二者的心态不一样,栗义金满足中带着疲惫。而祖成峰却带着跃跃欲试,眼睛里绽放期盼的光芒,当官这么多年他第一次感觉有了盼头。

    清晨两个人回到合驰市,而此时的哲少刚刚从胡思的房间溜出来,刚一出门就被徐晓彤堵个正着:“过来!”

    哎呦呦!小王同志被人家揪住耳朵拽进房间,小王同志不敢挣扎,张青明在楼下呢,要是被他知道自己进了胡思的卧房,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谁也不好说啊。

    从态度上看张副处长,似乎很欣赏自己跟小苗老师的关系,正因为如此小王同志才不敢逾矩。只是没想到一向赖床的小苗老师,居然再一次上演捉那啥的戏码,也是见鬼了!

    从庄梦瑶那一次到被软禁在酒店,每一次自己偷吃都会被小丫头抓个现行,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仿佛小丫头和自己心有灵犀一般,只要自己晚上销魂快乐,她都会第一时间发现。

    小丫头咬牙切齿骂他:“你找死是不是?现在你是我的,为什么还去招惹胡思姐?她都说过不跟我争,信不信我骟了你?变成宫里的伪男人也比偷鸡摸狗强!”

    门外厨房传来锅碗瓢盆的声音,徐晓彤自然明白这是胡思另类的抗议,王哲何尝不知道?他赶紧过去关上门,楼下的声音小了很多,哲少不敢让张青明听见两个人的争吵。

    看着小丫头清亮的眼神,终于没有做无意义的反抗:“姑奶奶!我和胡思姐都是正常人啊!都是有那啥需求的么,难不成你让我找别人?哎呦呦呦!掉了掉了!”

    一身功夫的小王同志,此刻像是小孩子被妈妈教训一样,徐晓彤眼神闪烁。似乎在决定一项大事情,小王同志有点紧张,不会真的要揪掉耳朵泄愤吧?

    小丫头忽然向前一扑,勇敢的把男人扑倒身下:“大变态不是需要么?别人能给你的我也能!别想着去勾搭小白女士,我和胡思姐榨干你这混蛋!”

    哪里敢啊?怎么看都是一个黄毛丫头,也许缺少母爱的原因,哲少只喜欢熟透的水蜜桃不喜欢青涩的小苹果:“等等!等等!不熟的瓜不甜……”

    “胡说!你敢说我不如胡思姐?我就是甜甜!”

    小丫头真的疯起来吓人,根本不管楼下传来的声音,她甚至连门都不锁就要霸王硬上弓。只是哲少抓住傻丫头双手,强制不许她宽衣解带:“我说过了等你长大的,还剩下两年半等不了么?”

    这个王八蛋还装好男人!徐晓彤咬牙切齿:“两年半你要勾搭多少女人?哦!不喜欢小白女士喜欢大白女士是吧?你这混蛋是不是恋母情结啊?咯咯咯!饶命啊哲哥哥!不说了!再也不说了!”

    有过上次针对熊艳丽的经验,哲少不用刺激涌泉穴,也能让女孩笑的花枝乱颤。最主要小丫头身上痒痒肉无处不在,特别是一旦开始受到刺激,几乎全身都变成敏感带,转眼间小丫头笑出了眼泪,咣当!</>

    < =”-: r”><r>r;</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