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网之乘风破浪 第100章 天坑!

时间:2018-06-04作者:他乡的灯火

    此时王哲才发现,随着夜色越来越浓,周边磷火四起!这下子连哲少都有点毛了:“不对呀,这里人迹罕至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骸骨?你别怕,死人怕什么?”

    不是他没见过磷火,也不是没见过死尸,可是这么多的死尸就有点不正常了。这里毕竟不是乱葬岗,周边山民也没有崖葬的习惯,这些尸体哪儿来的?

    “就是死人我才怕!”徐晓彤死死抱住王哲的脖子,差点没把他勒死,“都怪我不好,要不是我掉下来,你也不会……呜呜呜!”

    现在说那些有什么意义?王哲不是那种喜欢后悔或者抱怨的,他的脑子像是风车一样飞快转动:“无限风光在险峰么,要不是掉下来,我们也不知道这里有冤情!”

    冤情?小苗老师一呆,女孩的身子有点颤抖,她是真的害怕了:“你是说这些人都是……”

    没有疑问,王哲重重点点头:“跟你说过这里人迹罕至,这么多骸骨,看到的那几个圆滚滚的,肯定都是人头。人头已经超过七个,纵观这边采药人也没有超过五个,那五位都活的好好的呢。”

    这家伙还有闲情逸致分析案情呢,徐晓彤的泪水都滴到王哲脖领子里面:“嘶嘶!我是不是丧门星啊?上次遭遇豹子三兄弟,这一次更是来到死地,难道你不怪我吗?”

    好奇怪的神逻辑,王哲哈哈大笑:“想啥呢?哪儿来的丧门星?要是真有什么丧门星的话,那也是我呀,打小就没有了父母亲,遇上我之前你也没这么倒霉不是?”..

    嘶嘶!小苗老师抽搭两声:“也是呢!不对呀!我总是做一个吓死人的梦,被人抓上车那个啥,然后扔到山涧里。扔下去的时候我还是活着的,是不是应验了这一次的劫难?我!我要死了呜呜呜!我还没有谈过恋爱呢!”

    谁不是呢?云仙子那边是暗恋的,连云嫣的手都没牵过,倒是牵过胡思姐的手。嗯还壁咚过王巧巧,那一次太过匆忙,居然没有好好呃……

    一张柔软的小嘴突然堵住了王哲的,他万万没想到小苗老师仙子一般的人儿,居然会吻上自己!这一刻王哲晕头转向,少女馥郁的馨香,彻底掩盖身边的腐臭味。

    女孩笨拙的堵住他的嘴,一动不动挤压在上面,半晌终于羞赧的闪开:“不好玩!人家想要在死亡前体验恋爱的感觉,你像个木头疙瘩一样,一动不动多没趣呀!她们说接吻很美妙的!”

    美妙么?王哲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突然探手勾住徐晓彤纤细的*,把她整个抱在怀里,大嘴不管不顾的覆盖上去!

    这一次哲少不再是榆木疙瘩,他的舌头强势入侵女孩的小嘴,被吓呆了的小苗老师,懵懵懂懂间被占领了香舌。那条讨厌的带着烟味的舌头,毫不客气的攻城掠地!

    也许真的害怕死亡到来,徐晓彤仅仅是象征性的挣扎那么一下下,就探出双臂环住男人雄壮的颈项。最初厌恶的味道不翼而飞,小苗老师居然开始享受男人的侵略,这是初吻的味道。

    就在满地骸骨的山涧底部,两个不知道明天能不能还活着的年轻人,尽情享受死亡前的旖旎。不只是亲吻,王哲开始享受女孩柔软的身体,抚摸小丫头圆润的肩膀和修长的颈项。

    那种圆润腻滑的感觉,真的是极致的享受,仅仅是这样已经很满足了。王哲不敢继续下去,他害怕自己会忍不住侵犯徐晓彤,小丫头如此美好他真的不忍心。

    半晌两个人唇分,徐晓彤咂咂嘴轻声嘟囔一句:“吃亏了!混蛋!你居然敢欺负我!我要找回来!”

    话音刚落,女孩再度扑上来,灵巧的舌头瞬间入侵男人的大嘴。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似乎不这样就无法保持身体的温度,山里夜晚的气温太冷了!

    两个年轻人拥抱在一起,用彼此的温度保证身体不会降温,即便如此徐晓彤还是有点冷:“好恼火呦!上午爬山热得要死,现在快要冻死了,是不是因为这里死人多了阴气重?”

    哈哈!王哲忍不住笑出声:“知足吧!要庆幸没有下雨,如果下雨的话我们两个九死一生,其实落到现在的地步还是怪我,如果我没有带你来,也就不会掉下来了。”

    “如果我们顺着山谷走,能不能走出大山?”

    想的美!王哲犹豫一下还是实话实说:“这一片周边都是山,这里确切的说不是山谷而是天坑,就是那种巨大的深坑,周边都是悬崖峭壁的那种天坑!”

    这是他刚刚观察的结果,起初还没有注意,但是晚霞彻底消失前终于明白自己置身何处。如此一来连哲少都没招了,天坑啊,不就是坑人的么?

    天!徐晓彤带着哭腔:“别吓我!难道你吃的豆腐还不够吗?我不管,一定要带我出去,出去我!我嫁给你好不好?反正我的初吻给你了,还被你摸了,不嫁给你岂不是更吃亏?”

    呃!罕见的王哲此时脑子里没有出现其他人的身影,包括云仙子和胡思的身影,只有眼前小丫头的影子。尽管夜色深沉,哲少还是可以看到泪眼婆娑的小丫头,看着她泪花花的样子居然很心疼。

    再度拥紧女孩,让她享受自己的体温,轻声在她耳边倾诉:“你是天之娇女我是尘埃,嫁给我会折我寿的,放心我绝对不会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就算是死我也要把你送出去!”

    哼哼!小苗老师冷哼两声:“什么尘埃什么天之娇女?掉下来那一刻我觉得完蛋了,这辈子连妈妈都没当上就死了!如果我们出不去,就学习水笙和狄什么来着?我们就住在下面,风餐露宿的谁高贵谁低微?不过是两个倒霉蛋罢了!”

    一边说,一边把螓首挤到王哲怀里,这里可以倾听男人的心跳,这心跳声似乎可以驱赶恐惧。小苗老师第一次发现,自己对一个男人这么的依赖,也许是身陷绝境的原因?

    到底谁是倒霉蛋啊!王哲笑了:“我曾经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倒霉的哪一个,出生就被亲生父母抛弃,确切的说是被亲生母亲抛弃。后来吃百家奶长大,好不容易考了好分数却没钱读大学,求告无门的感觉你体验过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