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网之乘风破浪 第220章 出身不怕太淡薄!

时间:2018-06-04作者:他乡的灯火

    不愧是副厅级干部的待遇,这间包房足有二百多平米,这还不算卫生间和四个独立的休息室。房间内装潢和楼上餐厅截然不同,这边追求那种所谓的欧式风格,追求金碧辉煌极尽奢华。

    唱歌还是要说女声的好听,王哲坐在一边只管吃喝,任凭别人尽情的嗨唱。不得不说上天真的很偏心,刘肃英不只是人长得貌若天仙,连唱歌都美妙动听,栗义金一双眼睛都要被勾走了。

    石伟和卜成刚的歌声不忍卒听,祁萍书叹口气逃到王哲身边,歪着头看着哲少轻声道:“我记得有一个省优秀共青团员候选人叫王哲,事由是抓捕罪犯拯救美女于水火,那个是你吗?”..

    嗯!这个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主要是感觉祁萍书和别人对自己不一样,她对万明的态度也截然不同。王哲点点头:“那是巧合!”

    祁副部长笑了,自己没有看错人,他不是用两千万买来的名额:“后来有一份补充材料,说是在绑架案中奋勇争先,拯救被绑架的女性,那个人还是你吗?”

    没想到连这个都知道,毕竟刚刚发生没多久,很显然这是郑汉文副书记的手笔。胡思姐没跟自己提起过这个,王哲点点头:“当时……”

    “也是巧合对不对?咯咯咯!”祁萍书大笑不止,忽然发现年轻人挺有趣的,“你小子跟我们打埋伏,副镇长和培训班资格不是两千万换的吧?”

    什么两千万换的?哲少一呆:“什么?那笔钱我是要收回来的,可不是捐献了呀!”

    呃!还是两千万换来的机会么!一边始终偷听的刘肃英撇撇嘴:“真怀疑你是怎么赚到那么多钱的,这智商也是没谁了,怪不得人家说风口上的猪都能飞起来!”

    啥意思?你是说我遇上好机会,跟猪一样飞起来了呗?这位校花人美心灵不咋样,王哲瞬间给女人扣上了帽子:“也许吧!运气好!呵呵!运气好而已!”

    去去去!祁萍书挤开凑过来的刘肃英,继续歪着头看着王哲同学:“对了你说卖掉的网站叫做哲少解梦?你会解梦?或者给我解梦呗?”

    呃!忽然想起胡思姐告诫自己的,身为党员干部绝对不可以宣扬封建迷信活动!王哲刚要出口的话变了:“我只是构建一个平台,解梦的另有其人,怎么?祁师姐做噩梦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啐!祁萍书瞪一眼男人:“满嘴跑火车没有一句话靠谱,上去给姐唱一首,否则跟你没完!”

    怎么就满嘴跑火车了?不过跟人家争辩一个高低,小王同志还真没有那个胆子,也没有那个资格呀!万明都说过培训班是要讲规矩的地方,班委会成员就是领导:“祁师姐想听什么?”

    唱什么?他居然一点也不怯场,说实话听刚刚几个男同学的歌声,真的是一种摧残啊!现在换上一个帅哥,总应该苍天保佑吧?刘肃英还在迟疑:“你能不能行啊?”

    “男人不能说不行!”祁萍书已经跑到那边点歌,“就来这个!”

    《任逍遥》啊!这个是版《神雕侠侣》任贤齐演唱的片头曲,还别说这首歌哲少很喜欢,曾经在山里扯嗓子吼了无数次,现在要当着大家的面唱也毫无惧色。

    冲着十万大山都敢唱,何况几个人?前奏刚过,王哲的声音恰到好处的响起:“让我悲也好让我悔也好,恨苍天你都不明了;让我苦也好,让我累也好,随风飘飘天地任逍遥!”

    哎耶!大家都被惊到了,谁也没想到王哲的歌声这么好听,刘肃英眼神中闪烁着光彩。凑到祁萍书耳边:“萍书姐为什么替他点这首歌?是不是另有隐情?”

    去!祁萍书一瞪眼,不搭理女人只顾欣赏,哲少的歌声很有感染力:“英雄不怕出身太淡薄,有志气高哪天也骄傲。就为一个缘字情难了,一生一世想捕捕不牢!相爱深深天都看不到……”

    不同于任贤齐也不同于网上那首热传的歌曲,据说网上那位是这首歌的首唱,不过那是十年前的视频。是在一个婚礼录像中截取的,现在随着电视剧的热播,那首歌在网上火爆异常。

    令人啧啧称奇的是,任贤齐的版本居然没有那个模糊不清的版本火爆:“恩怨世世代代心头烧。有爱有心不能活到老,叫我怎能忘记你的好!让我悲也好让我悔也好,恨苍天你都不明了……”

    正因为唱歌的少年出身太单薄,祁萍书才会为他找这首歌,不想让大男孩气馁。因为女人知道,王哲的副科级是用生命换来的,他的培训班名额,想必也是光明正大来的,而不是两千万换来的!

    “让我苦也好让我累也好,让我天天看到她的笑!让我醉也好让我睡也好,把愁情烦事都忘了!让我对也好让我错也好,随风飘飘天地任逍遥!”

    这歌声发自肺腑,祁萍书居然听的热血沸腾,远比听网上那个不清晰的视频强得多。如果不是少年太年轻,祁副部长几乎要怀疑,网上视频是小王同志自己录制的。

    只是十年前小家伙在干嘛?那时候的他根本唱不出来这种味道,没错就是这样的味道。祁萍书可以在歌声中听到大男人志存高远,可以听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呐喊!

    不知道为什么,祁萍书特别欣赏阳光少年,女人不承认自己是以貌取人。不过刘肃英不这么想:“姐姐喜欢他?咯咯咯!也难怪,姐儿爱俏啊!哈哈哈!别!别动手!怕了你了!”

    姐儿爱俏!这句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拿着酒杯的栗义金,眯起眼盯向唱歌的王哲。本来他是要请二女喝酒的,只是没想到她们根本无视自己这个副处级干部,偏偏把一个卑贱的副镇长放在眼里。

    党支部书记眼睛里绽放着一丝凶芒,焦志媛拿着两**啤酒来到二女身边:“说什么呢?说出来让大家一起笑,不要私下里攒小份子,让大家看着你们两个小蹄子胡闹!”

    胡闹么?祁萍书瞬间端庄起来,说话也更官方:“班长说笑了,我们两个只是好奇,王哲的父母亲是什么人,怎么舍得把这么俊俏的孩子抛弃。”

    焦志媛没想到文体委员这么说,卜成刚正色向王哲道:“老幺有没有什么线索?大哥没有什么能力,找个人什么的,还是可以的,没准就能帮你找到父母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