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网之乘风破浪 第280章 三月三情人节!

时间:2018-06-04作者:他乡的灯火

    四位女性争奇斗艳,春兰秋菊各擅胜场,顿时让公路上增色十分。尽管是孕妇,合驰女神却是最醒目的那一个,三位远道而来的美女,丝毫不能掩盖合驰女神的光芒。

    连小美女白雪玫都感觉自惭形秽:“姐姐你真美!难怪痞子味说你,是仅次于青阳女神姐妹的大美人,我都羡慕死了!”

    青阳女神姐妹?那是谁?心中揣着疑问,胡思笑眯眯道:“快走吧,中兴镇第一届上巳狂欢节就要开始了,市委领导已经去那边主持典礼,我们可不好迟到了呀!”

    小王同志着实不看好上巳狂欢节,偏偏丁总几位要见识见识,那就一起去看看热闹好了。胡勇特意把道义墨笛丁型商务车留给了他,小王同志充当司机还是很称职的。

    此时车里弥漫着馥郁的香味,那是女人们的味道,只是王哲总感觉有人盯着自己。似乎看出王哲的不自在,白璐笑骂道:“白雪玫你给我老实点,凶巴巴盯着哲少干嘛?”

    哼哼!小丫头发出小狗被抢食的嗡鸣:“还说呢!为什么我给你发信息不回?我也是你的会员呢!”

    啊?哲少瞄一眼后视镜:“这几天有点忙,没时间上号,所以有怠慢的地方别见怪。”

    不只是忙,自从上次跟熊艳丽骂架大占上风,哲少就没有再登陆号。他不想给女人骂回来的机会,没想到却冷落了身边的小美女,这个还真是疏忽了。

    小丫头撇撇嘴:“现在回复也不迟!我是说你当面给我解梦,这几天总是梦到一个女人向我开枪,好像是击中了胸膛,血糊糊的吓死人,偏偏一点都不疼,你说这梦好吗?”

    这梦可是真的够血腥的!王哲笑道:“一个梦有很多解释,经常跟你现实生活中的场景有关,或者是潜意识的期待。你这个梦似乎意味着你要破一笔财,所以呆一会儿到了现场,不要随便购物!”

    切!小丫头完全不领情:“你也太应付了事了吧?告诉你本姑娘昵称血色玫瑰,是你的钻石级会员,单单是解梦就已经花掉我几千块了呀!难道你就是这样对待贵宾级客户的么?”

    同样是八年的女孩,这位白雪玫远比徐晓彤难对付,不等王哲回答后面白璐恼了:“能不能给我闭嘴?前面都看见人群了,一定是到现场了,让小王同志好好开车,不要出事!”

    继续开车?王哲看着前面的人群苦笑:“我们来晚了,前面全都堵死了,或者把车子停在这儿,我们上山顶去看吧,挤进去有点吃亏!”

    哲少是为四女着想,四位美女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的,说不上被多少人吃豆腐呢。别人也就罢了,胡思姐被人吃豆腐,那是万万不行的!哲少一万个不答应!

    旁观啊?白雪玫撇撇嘴:“狂欢节突出一个参与意识,肖莹莹两口子邀请我们这个时间来,也是想让我们见识一下,黔州省的民俗民风,对未来双方合作有好处的。”

    没想到小丫头这么难缠,王哲苦笑,胡思摇摇头轻声道:“现场人多混乱,我们还是充当旁观者好,参与其中需要对山歌是情歌呢,跳舞喝酒祈福,都是大碗米酒你确定要参与其中?”

    “我要去!”

    好吧!哲少只好继续前行,三月三旧称上巳日,一说是为纪念人祖爷伏羲氏,另一说纪念福寿之神王母娘娘。“是月上巳,官民皆絮(洁)于东流水上,日洗濯祓除,去宿垢疾(病),为大絮。”

    魏晋以后上巳节改为三月三后代沿袭,遂成汉族水边饮宴、郊外游春的节,随着汉民族陆续迁移到黔州定居,发端于中原汉民族地区的三月三,成了黔州世居汉民族的传统岁时节日。

    车子终于开到跟前,好不容易找个地方停车,远远的看见一长溜的桌子。白璐诧异道:“那就是胡勇他们说的长桌宴吗?多少人一起吃啊?”

    多少人一起吃?王哲感慨道:“我从小在这边长大,上一次长桌宴还是村长家娶媳妇,那次是全村人都来吃酒。这一次方圆几十里的人都来了,预计有几万人吧?其实进去吃不如上山,你看那边!”

    曾经寂静的山林,到处都是盛装的各族青年,山歌此起彼伏远远的传过来,让人有种加入其中的冲动。白雪玫双眼放光:“喂喂喂!他们唱什么?我怎么听不清啊!”

    “上巳狂欢节在民间叫做三月三情人节!”胡思认真道,“看见镇口的那些年轻人没有?那叫迎宾入寨,你看他们身着节日盛装,男捧芦笙女拿牛角,在迎接远道而来的宾客。看到里面长桌宴了吧,也就是凑个热闹,很多菜品都是昨晚上准备好的。”

    这么一说白雪玫顿时怂了:“还是算了吧,回头你请我吃饭,我也要吃熊猫宴!”

    不知道庞志伟怎么帮忙宣传的,每一个来中兴镇的都想吃熊猫宴,自己还欠胡勇和肖莹莹一顿熊猫宴呢。这回一起补齐了,王哲哈哈一笑:“没有问题!放心吧,想吃什么……”

    哲少突然住嘴了,河边唱山歌的年轻人中,似乎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即逝。别人没有注意到他凝重的表情,白璐笑道:“怎么?哲少也想要参与其中?跟她们对唱一下,我很期待你的歌声啊!”

    对歌?胡思抿嘴轻笑:“他呀!还真不敢,看看那边那边还有那边,那几个女孩子一个劲往这边瞧呢,假如王哲敢参与进去,恐怕要收获一捆葱十几笆篓鱼虾。”

    啊?白雪玫认真打量哲少,居然撇撇嘴:“也算是英俊潇洒,在我认识的年轻人中,你大概可以排进前十名。不过在这里还真是鹤立鸡群,你这个头像竹竿一样立这儿,难怪那些女人会发春呢。”

    正在此时芦笙吹响了喜庆的号角,全村上下一片欢腾,一群年轻人从山林中涌出来,忽然发一声喊,无数个花包砸过来:“哎呦呦!救命!怎么回事呀?讨厌啦!好痛啊!”

    被几个花包砸中,小丫头居然恼羞成怒!胡思哈哈大笑:“哎呦呦笑死我了!这样还想进去参与呀?告诉你这些花包是表达爱慕的信物,小哲看什么呢?还不捡起来?让两位贵宾看看,很精致的呦,可以拿到网上去卖的!”

    可不是么,花包用蜡染或织锦花布制成,内装谷糠或棉籽,大小约至厘米左右,有正方形、长方形、圆形、菱形等,边上系有丝穗和彩带,每一个都有不同的手工,都有不一样的造型和特色。

    “天!我可不想在这里浪费感情!快跑吧!”(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