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网之乘风破浪 第002章 钱程

时间:2018-04-29作者:他乡的灯火

    耶?真把自己当成软柿子了?王哲眉毛一挑双眼一蹬:“让我赔偿?你没病吧?这特么从头到尾都是老子一个人弄出来的,既然不满意找别人弄啊,老子还就不伺候了!”

    “你!你给谁当老子?你个混蛋!”

    王副镇长暴跳如雷,王哲也不是省油的灯,绝非那种循规蹈矩的:“我特么给谁当老子你管得着吗?一个破临时工赚那几个破钱,还想把老子当牛做马……”

    一向无法无天的王哲,猛抬头打算跟女人好好争辩一番,却被一抹亮丽的粉嫩晃花了眼睛,没想到微胖一族的王巧巧这么有料!

    大夏天的女人衣服领口有点低,从上面暴露出一双完美的弧线,白白嫩嫩的曲线堪称造物主的杰作,让没见过世面的王哲呼吸有点急促,这就是损友们钟情的事业线啊!

    怎么会没声音了?这家伙一向擅长诡辩的,在学生时代曾经是辩论会最佳辩手。王巧巧狐疑的抬起头,却发现这家伙居高临下,把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去了。

    女人顿时恼羞成怒,双手抓住领口掩盖上美妙至极的事业线:“王哲!你!你流氓!”

    “咳咳!我啥也没看见!”

    怎么就流氓了?老子当年流氓的时候你不知道吗?身为孤儿的王哲没有父母的管教,那是福利院的小霸王,整天吊儿郎当的无法无天,偷鸡摸狗不过是寻常事。

    如果换做其他人,王哲肯定大吃豆腐动手也不是不可能的,少年时代的他就干过那种事。爬窗户看人家小夫妻折腾,偷瞄女人洗澡,现在自己真的变成正人君子了好吧?

    啥也没看见?自己这么完美身材,他居然说什么也没看见!王巧巧咬牙切齿:“你再说一个?敢吃副镇长的豆腐,我看你想死,信不信我把你送派出所去?”

    “看一眼怎么了?能掉块肉还是能怀孕?你当老子吓大的?”

    话说的硬气,话音未落男人夺门而逃,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王哲脑子里还是那粉嫩白皙。假如她姨夫不是市长的话,哲少真想扑上去把她正法。

    没有人知道,孤儿出身的王哲有点恋母情结,体现在他身上那些行为,就是喜欢看女人的一双峰峦,也许是小时候没有享受过母乳的原因吧?

    如果不是师父神神叨叨说,会有贵人出现在身边,如果不是胡思姐说,那个贵人是自己的亲生母亲,王哲早就出去闯世界了。

    之所以在中兴镇混日子,无非是等待和母亲重逢的机会!旁边有人送过来一支烟:“怎么?又挨批了?”

    一回头却是农业综合服务站站长钱程,钱站长此刻笑容可掬,居然亲自点燃打火机。王哲赶紧站起身:“可不敢劳驾站长您,还是我给您点上,就是我这烟……”

    人家钱程的是大云很贵的呀,王哲的不过是块把毛钱一盒的杂牌,钱程大方的把那盒大云塞给他:“烟酒不分家,什么你的我的,年轻人不要那么在意形式么。”

    怎么可能不在意形式?就算王哲是职场新人,也知道要尊重老前辈尊重领导,眼前只是股级干部的钱程,偏偏是可以掌控他命运的顶头上司。

    是比王巧巧更直接的领导啊,何况老钱是中兴镇老人了,在镇里面有着相当的人脉。就连镇委班子成员,都要买他三分面子,何况这位似乎不只是资格老。

    小小的临时工王哲,绝对没有资格享受钱站长点烟的待遇:“多谢站长。”

    钱站长呵呵一笑,很惬意的吐出一口烟雾,那双小眼睛却死死盯着王哲眼前的策划案:“你说夜奇怪了,同样是农大毕业生,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能一样吗?王巧巧是黔州省农大本科生,自己不过是函授大学生,加上女人的背景,两个人的差距不可以道里计。

    孤儿出身的哲少一向很现实,钱程笑眯眯道:“其实我很看好你的才华,只是编外妇女主任不足以发挥你的优势,带着一群村野民妇能干什么?”

    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这个编外妇女主任的名头,还是镇上给加在王哲头上的。主要是他有扶贫任务,体现在具体工作中是要辅助中兴村,发动妇女搞小庭院经济生产。

    这个职务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换做别人不会拿着鸡毛当令箭,一个未婚的小老爷们儿,蹿到以留守妇女为主的村里面,发动妇人们搞庭院经济?

    这种事好说不好听,只是王哲脑子有点轴,这家伙还真就是拿着鸡毛当令箭,还真就是带动几个妇女,搞什么菌种繁育和中药材种苗繁殖。

    私底下王哲被称为中兴村的编外妇女主任,没想到钱程会当面叫出来:“钱站长说笑了,那几位大姐认真负责,试验田长势良好……”

    呵呵!钱程暗暗冷笑,小家伙还真把人家甩给他的骨头当成肉了?天真!这样天真的年轻人不多了,钱站长笑眯眯道:“要不这份策划案我帮你看看?”

    什么意思?这份策划案完成先拿给站长看的,当时钱成正忙着骚扰胡副镇长,根本没把自己的策划案当回事。..

    毕竟人间尤物的胡思,远比自己的策划案活色生香啊!不过既然领导要看,王哲没有拒绝的理由:“好的,还请站长多多批评指教!”

    “呵呵!”钱程接策划案的手居然有点抖,“批评指教不敢当,一点老经验还是有滴!”

    说着话,手脚麻利的把策划案塞进黑色人造革皮包,这个包包有年头了,上面几块地方已经掉皮,不要以为老钱穷馊到这种程度,连一个皮包都换不起。

    据说这个皮包有点来历,老钱几次欲言又止,王哲诧异道:“站长有话您就说,有工作您就安排,我一定认真完成。”

    咳咳咳!钱程尴尬的笑笑:“是这样,你看我这个兽医师中级职称一直没拿下来,能不能借用你的文章申报职称?”

    啊?用《提高林间利用率暨中药材种植繁育技术》申报兽医师?没听说过这么荒诞的事情,王哲忍不住道:“站长,专业不对口吧?”

    呵呵!钱站长打个哈哈,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向王哲直言道:“我要的是中级职称,至于说是农艺师、畜牧师、兽医师还是水产工程师,不重要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