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网之乘风破浪 第015章 苗甜的猜测

时间:2018-04-29作者:他乡的灯火

    只剩下吴六海对自己有威胁,先不管回去后会不会蹲监狱,先消除威胁再说。捆上?陆六一连滚带爬抓起麻绳冲过去:“老吴,别别怪我,我我也是被逼的!”

    此时的吴六海哪里还敢反抗,熊六身手何等了得,居然被毛都没长齐的小家伙给刺死,太意外了!可惜了宝藏啊!没错吴六海还想着那笔宝藏,那是豹子三兄弟横行河池市期间的积累,全部都由熊六收藏。

    现在宝藏跟着他一起到阎王爷那里去了,陆六一三下五除二把吴六海捆得结结实实,王哲挥挥手:“不要想着跑,胡思姐你没事吧?苗老师你怎么在这里?”

    胡思已经顾不得身上春光乍泄,上前查看王哲的身体:“呜呜呜!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死定了,你怎么样?痛不痛?”

    “没事!一点皮外伤,嘶哈!轻点!”

    看上去柔美的苗甜,居然伸手按向王哲遭受重创的肩背:“还好,顶多骨裂应该不至于骨折,谢谢你救了我们姐妹,我们是在你的菌种基地被掳走的。”

    菌种基地?王哲一呆:“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菌种基地?居然没有进村骚扰村民?这智商还真是喂了狗了!”

    “未必!”苗甜摇摇头,从地上捡起手包拿出手机,“我要报警……”

    不知道女人说的未必啥意思,王哲浑身痛得要死,刚刚那几下兔起鹘落,看似简单几个回合,却让王哲耗尽全部力气。

    从发现两女被挟持开始,极度紧张的精神一旦放松,不但是伤处浑身肌肉都疼。王哲向胡思微微一笑:“我没事,苗老师都说了,只是皮外伤!”

    没想到官方来人这么快,远远望去居然是迷彩服而不是警服:“是他们!”

    来的是特训基地的军人,对于他们王哲并不陌生,甚至还和崔老到基地跟战士们操练过,结果是大获全胜,也不知道是不是士兵让着自己。

    “砰!”一名军人鸣枪示警,一发绿色信号弹在空中画出一道长长的抛物线,所有人都沸腾了。绿色信号弹是成功的消息,也是人质安全的消息。

    “找到了找到了!”

    “人质安全!”

    此时王哲已经被大家围起来,谁也没想到两女居然能逃出生天,一个年轻人制服三名逃犯,甚至还杀了一个!

    狼藉的现场,王哲和熊六触目惊心的伤势,让大家可以想像得到当时惊心动魄的一幕。王哲被士兵架着着走下山坡,抓捕到三名逃犯,帮了特训基地大忙。

    跟军人们聊天知道,晚饭的时候特训基地才发现人丢了,山洞改造的禁闭室内地上,被挖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看上去只有五六十厘米直径,真想不通三个家伙怎么样钻进去的。

    自由真的可以激发人最大的潜能:“据说熊六祖上有盗墓的历史,那个洞口是他用鱼罐头盒改造的洛阳铲挖出来的!”

    用铁皮罐头改造的洛阳铲?凭王哲的社会经验,很难想像看上去薄软的铁皮,怎么能在石灰石地面上,挖出一个洞逃掉。

    经常到特训基地打秋风的王哲不会知道,河池市赫赫有名的豹子三兄弟陆六一、熊六、吴六海,当年在河池市有着什么样的影响力。

    如果不是上面空降邓华过来,充任政法委书记强力出手,这三位还逍遥法外呢。陆六一是河池小江航运总公司董事长,曾经的水上一霸外号浪里狂鲨,在沿河上下百里范围内凶名素著。

    熊六匪号黑熊,心狠手辣狡诈多端,曾经是金堡物业公司董市长,拥有金堡土地整理有限公司和金堡拆迁公司,是那种老百姓闻之色变的人物。

    而吴六海则是河池市政府副市长兼平坝镇镇长,这三人无恶不作早就够死刑的,只是他们涉及到一系列逆天的案件。

    所以对三人实施抓捕后并没有交给法院审判,而是拘押在特训基地,希望从三人口中挖出案件真相。没想到一不留神,被三个家伙逃出来。

    守在路边的冰蝎大校上前握住王哲的手:“好样的!你是抓捕逃犯的大功臣!”

    说着话伸手在王哲肩膀上重重一拍:“哎呦!您轻点!”

    “怎么?受伤了?我看看!”冰蝎大校扒掉王哲上衣,整个肩膀都肿起来,后背也有一大块淤青,后脑勺更是还残留着血迹,“啧啧,叫医生!还是送去市医院,部队派人跟着负责报销全部医疗费,一定要找最好的大夫用最好的药!”

    跟上车来的胡思和苗甜,关心地看着王哲:“怎么样?要不让司机师傅慢点?”

    说着话忽然伸出手揽住大男孩,王哲一下子红了脸:“胡思姐……”

    如果没有苗甜在场,无疑是旖旎的时光!现在却有点尴尬,胡副镇长一瞪眼:“硬邦邦的像个木头橛子干嘛?还不躺过来?有人充当你的人体减震还不享受一下?”

    人体减震?王哲懵懵懂懂的侧过身子,慢慢斜倚在女人的怀里,好软好弹啊!原本靠着后座有点痛,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有后面一双丰盈充当减震,真的很舒服。..

    大男孩几乎要幸福的唱起歌,他还是第一次享受软玉温香抱满怀的感觉,错了是被抱满怀,他的后背伤处被女人柔软的胸贴着,让他温馨之余想入非非。

    那边苗甜也羞红了脸,赶紧侧身看向外面轻声道:“他们三个出现在中兴镇有点蹊跷,似乎找什么东西,我们只不过倒霉撞上了而已。”

    “找东西?”

    王哲愣了一下,苗甜肯定的点点头:“还记得他们口中的藏宝吗?很有可能是找它!”

    苗老师声音极低,只有三个人能听见,藏宝?哲少懵懵懂懂:“到中兴镇找它?我从小在中兴镇长大,从来没听说过什么藏宝,是不是去找吃的?”

    十几公里的山路太短暂,鼻中嗅着女人身上恬淡的香味,身后感觉软弹的触觉,他感觉自己仿佛在天上。

    有警方和军方事先电话打过招呼,河池市医院非常重视,副院长亲自参与会诊,王哲还是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

    外科主治医生陈艳秋看着底片笑道:“没大碍只是软组织损伤,头部也没有脑震荡症状,缝合一下伤口,开点红药回去服用,顶多半个月就没事了。”

    “咳咳,陈医生,”副院长皱皱眉,“王哲同志是抓捕逃犯的小英雄,我们要为他负责,还是住院观察一下的好。”

    陈艳秋一愣,随即醒悟过来:“好的,那就住下来吧!王哲是我外甥女的高中同学,回头我去看看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