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网之乘风破浪 第105章 不要脸啊!

时间:2018-04-29作者:他乡的灯火

    提货么?被郑局长称之为提货的行动,两个小时后悄无声息的展开。之所以如此慢,因为这一次没有惊动合驰市的干部,直接调黔易市的干警,而特训基地的准骁龙部队官兵,以野外生存训练的名义出发。

    说实话王哲真的搞不懂,为什么会如此大的阵仗,他不知道那些特种金属的意义。更不知道这个案子涉及到什么人,不知道这个延续了三年多的案子,注定会震惊天下!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哲少不会知道,自己一次死里逃生,撬动了命运的车轮。他发现的那个溶洞冶炼厂,注定要改变很多人的命运,甚至改变华夏的政治格局!

    夜幕笼罩下车队赶到那座天坑附近,距离三公里就已经无法前行,到了此时郑汉文有点怀疑:“如此隐蔽的所在,这么难走的路,他们如何生产如何销售产品的?”

    “出来的时候我们查勘过,”徐晓彤一边打哈欠一边说,“王哲说这里应该发生过泥石流,把山谷下面的路掩盖了,至于说那一场泥石流是人为还是自然原因,似乎不重要了。”

    的确不重要了,尽管那些现代化机械无法靠近,但是准备充足的队伍,还是迅速炸开堵住洞口的巨石。进入溶洞那一刻,所有人都震撼了!

    如此隐秘的溶洞,如此规模的地下冶炼厂,恐怕在全国也是独一份。太震撼了!站在那道铁门前,郑汉文居然有点激动:“技术破锁!”

    谁也不知道铁门里面什么情况,使用爆破,会有诸多的后遗症。足足半个小时后,骁龙部队的精英终于打开大铁门,嘎吱吱!

    铁门缓缓拉开,头顶的探照灯照亮里面,郑局长兴奋的大叫:“找到了!王哲你立了大功!我要为你请功!”

    一块块“板砖”安静的摆放在洞窟中,没错就是熊六手中的那种板砖,很奇怪当初他从特训基地越狱,是如何拿到板砖的,难不成他还有其他的藏宝地?

    这些板砖看着很不起眼,徐晓彤走过去拿起一块,远没有想象中的沉重,小丫头狐疑道:“就这东西?感觉好像是假的呢,好轻啊,真的是金属吗?”

    哈哈!郑汉文大笑:“这么大一块跟铁比的话的确很轻,可是恰恰是因为它超轻超坚韧才值钱的,咳咳!我也只知道这么多,现在这里要交给军方了,连我都没有资格参与其中,我们走吧!”

    这就走了?王哲粗略扫了扫硕大溶洞内的金属块,估计足有几万块了吧?一块五千克一万块五万千克,几万块多少?当初说每克是黄金价值的一半,这里的金属块价值连城也不为过吧?

    难怪会引发境外贪婪之辈的前赴后继,甚至不惜动用武装力量也要搞到这些“板砖”,几十上百亿的价值,足以让任何人铤而走险了!

    似乎看出王哲的眼神不对劲,郑汉文苦笑:“算能分到多少奖金呢?不骗你我做不了主,我只能承诺帮你进入中兴镇班子,奖金已经不再归我和冰蝎大校说了算啊。”

    “骗子!”王哲咬牙切齿骂道,“我还等着奖金建学校呢,现在你一句话就泡汤了?没见过你们这样的干部,说话不算话呀!”

    他还真敢说,不过徐晓彤也为他鸣不平:“当初不是许诺了奖金吗?找到了就要按照许诺的办,郑局长你和冰蝎大校不地道啊!”

    嘿嘿!郑汉文有点尴尬,被两个小家伙挤兑了:“其实就算是有奖金,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到,需要经过层层审批,还有对这些金属估值,所以你的校舍大概是指不上这笔钱,不过我可以个人名义捐款五千!”

    “我捐一万!”

    一直没说话的冰蝎大校扬声道,这下子轮到王哲不好意思了:“这多不好意思?两位领导薪水也不高,还要养家糊口呢,和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没得比呀!要不就少点吧!”

    咳咳咳!连徐晓彤都呛到了,还以为这家伙不好意思让人家捐款呢,结果弄出这么一句。连郑汉文和冰蝎大校都无语了,感情小王同志不是不要捐款,只是不想一次性把打架弄破产了!

    小苗老师忍不住笑骂道:“太贪了吧你!粪土当年万户侯的那个你呢?感情只是喊喊口号的?”

    那个呀?王哲无辜道:“我不是为了自己呀!为了重建校舍脸皮厚点又如何?现在缺口有点大,我要使大招了,希望可以在期限前达到风雅慈善基金的标准吧!”

    岂止是脸皮厚?简直是不要脸了!偏偏的这样的不要脸,小苗老师居然有点喜欢,因为他是为了重建校舍才不要脸的,不久前自己为他争权要官,他居然会害羞的拒绝!

    矛盾的家伙,真心看不懂他算是什么人,徐晓彤笑骂道:“我看你的脸皮可以和燕京城残余城墙相媲美,我很好奇你的大招是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让大女孩帮忙?还是算了,有些事还是保密的好,小王同志最喜欢崔老的那句话,叫做财不露白。哲少解梦站自己知道就好,别人么参与进来没有意义。

    王哲摇摇头:“大招么自然要保密,如果大招使出来以后,钱还不够的话,没准还真的要跟每一个熟人化缘,大不了将来奖金下来还你们就是了。”

    他到底是什么人呢?徐晓彤忽然对王哲充满了好奇,尽管和他在一起这么久,居然还是无法看穿他是什么人,贪婪却又挥金如土,却从来不肯在自己身上花钱。

    自从上次被追杀坏了那身衣服,就一直穿着作训服,都不肯买一套好衣服。他捐出去的钱,完全可以在合驰市过上土豪一般的生活,偏偏的却甘愿清贫。

    从王哲身上,徐晓彤似乎看到了爷爷和外公的影子,有一种精神叫做艰苦朴素!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还秉持艰苦朴素的理念,这样的男人已经是凤毛麟角了吧。

    受伤的王哲,是被抬上山的,又是被干警们抬下来的。郑汉文没有欺骗两个小家伙,他指挥干警封锁周边,却没有权利参与到“板砖”的转运当中去。

    两个人回到中兴镇已经是凌晨时分,没想到胡思居然没睡:“混蛋!你把晓彤拐哪儿去了?我都要报警了!你!咋弄的?怎么又受伤了?能不能让我省点心?伤什么样?要不要紧?”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