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网之乘风破浪 第168章 唐先生的矿!

时间:2018-05-02作者:他乡的灯火

    这不废话么!米成峰冷哼一声:“现在年轻人哪有等到洞房花烛夜的?再说只要怀孕二十天就可以检测出来了,我曾经办理过一个案子,那个新娘就是在新婚前夜跟前男友在一起,结果珠胎暗结。婚后半个月检查出怀孕,被丈夫砍伤,因为丈夫没有生育能力!”

    前夜呀!王哲瞬间想起巧巧姐新婚前夜,和自己的共赴巅峰,那是29日晚上。今天是二十三日,二十五天了,应该是自己的孩子!

    万万没想到自己会有孩子!这一刻王哲恨不得马上救出女人,向她求婚娶她为妻!因为自己孤儿的经历,王哲绝对不想自己的孩子也成孤儿,前提是巧巧姐接受他!

    大家不知道王哲为什么脸色大变,郑汉文问道:“说说黑煤窑!”

    对这些黑煤窑李成文还是有发言权的:“我父亲就给黑煤窑干过,黑矿主开煤矿几乎是不用投资的,从采煤、井下装车到井下运煤全部实行承包经营的方式,由矿工自带工具,所有费用全部包干。”

    怎么可能?在米成峰书记看来,搞煤矿开发需要不少钱的投入,但是在李成文的口中,却成了这么不靠谱的事情,真的可以做到吗?

    说实话米书记不敢想象,他虽然也是基层干部,对这些却不够了解。或者说米成峰不想了解这些事情,在他看来自己是被贬谪下来的,也许不久之后就要回到黔易市工作,着实没有必要操心这些黑暗面。

    而郑汉文书记不这么想,实际上黑煤矿和各种非法矿山,都是藏污纳垢的所在。其中不只是有涉案人员隐藏,还会涉及到诸多的刑事案件,实际上每年都有意外死亡事件。

    在他黔易市任职期间,已经处理过相关案件十几起之多,其中不乏矿主掩盖矿难事故,还有矿下的刑事案件,还有工友杀害伙伴骗保的!

    “采煤的炮工是自己带*、*下井采煤,每出一吨煤给20元;井下装车,装车工人自带铁锹,每装一吨煤给5元;井下运输是由搞运输的矿工自带矿用三轮车,每运输一吨煤给0元,所以黑煤窑吨煤的生产成本仅为35元左右。”

    哲少已经端着饭碗出去了,小王同志当年为了赚钱,曾经去矿里找工作。虽然没有李成文了解的透彻,对这些却也不是一无所知,黔易市周边本就是非法开采猖獗的地方。

    一方面是群山环绕,深山里山高皇帝远,很难被地方干部发现。即便是被发现,也会执法难,想要进山封矿甚至抓捕盗采矿产资源的犯罪嫌疑人,也是难上加难。

    过一会儿哲少领进来一位矿工,这位矿工拿起桌上的肉食大嚼,王哲拍拍他的肩膀溅起一片煤灰:“聊聊呗,上面是谁的煤矿?放心吧,只要你说了就可以跟我们离开,我负责给你在合驰市中兴镇找工作!”

    在二十几位干警面前,矿工还是有点怯生生的:“这里是唐先生的矿,合驰熊家代管的,矿上有42人炮工2个,井下开三轮车挖煤运煤的24个,每班有辆运煤三轮车,还有负责安全的2个人,一个姓熊另一个姓张,主管有两个都姓熊。”

    没想到这位知道的这么多,米书记诧异道:“你是矿里干什么的?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在米成峰眼中,这家伙更像是骗子,不知道王哲从哪里弄出来的骗子,怎么随便抓一个人就什么都知道?其实米书记不知道,这周边都是唐先生的矿产,随便找到一个矿工都知道。

    只不过寻常人没有眼前这位知道的这么清楚,要知道为了管理和震慑矿工,或者说为了震慑地方官,唐先生一向被黑熊世家当成虎皮的,还别说真的好用。

    在地方上只要拉起唐先生的虎皮,就能扯起一面无敌的大旗,没有人敢招惹这座矿山。或者说没有地方官敢招惹唐先生的产业,因此几次被查封都是不了了之,这也让唐先生的产业威名大盛。

    “我是厨子!”厨子越来越放开,吃东西毫不客气,“不过我只负责矿工的伙食,每天都是最便宜的菜蔬,见不到油星的那种,更多时候泡菜充饥,累惨了吃啥子都能饱。”

    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时间一点点流逝,被掳走的三女越来越危险啊。王哲强自按捺心中的恐慌,看似很随意问道:“这几天熊家人来了吗?”

    “没看见!”厨子见王哲面色不善,“你也不用瞪眼,唐先生在这一片大山有不只一个矿,靠近公路的是有矿产证的,往山里去才是没证开采的,我就是为里面那个矿工作的!那个啥我要走了,还要去买盐呢!”

    厨子走了,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如果三女不在车里的话,今天的追踪就是一个大笑话!小店内气氛有点压抑,店老板和老板娘战战兢兢躲在一边。

    他们这种小店什么手续都没有,随便来一个大盖帽都能封掉的,现在涌进来二十几个干警,这一幕真的是把他们吓惨了,要知道这是他们全部生活费的来源啊!

    其实老板和老板娘想多了,根本就没有人搭理他们,也没有功夫搭理他们!王哲吃掉碗中最后一点面,拿起茶水咕咚咕咚喝掉:“你们慢慢来,我到前面去看看!”

    说着话起身就走,其他人哪里还有心情享受美食?胡乱填几口跟在他身后,出了镇子不远公路就没有了,只有一条砂石路,此处可以清晰看见道义墨笛乙型的车辙印!

    干警们兴奋起来,王哲的摩托车继续向前,十几里后砂石路也中断了。前方只有一条向山里的羊肠小道,左侧是幽深的山崖,王哲飞快停好车奔向山崖!

    后面警车嘎吱吱刹住,大家奔过来向下看去,一台红色的车子摔落谷底!哲少二话不说,从腰间拽出那根高科技的搭钩,瞅准一株大树抛过去,刚刚搭上拽两拽没有掉落,他纵身一跃跳下山崖!

    “小心!”

    干警们都吓一跳,好几个人惊呼出声,那么纤细的一根绳子,谁知道能不能承受他的重量啊!这一幕真的挺吓人的,米成峰脸都白了,小王同志也太冲动了呀!

    刘锴摇摇头道:“胡思被他当成亲姐,也许是唯一被他当成亲人的,这个人极重情意!只希望三女无事,否则小家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