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权力代言人 第88章 微服私访

时间:2018-05-08作者:梅花三弄

    ,精彩小说免费!

    林大强没想到这个年轻人也用太平镇的粗口骂人了,一时间很是亲切,仿佛与万浩鹏是上辈子走失的兄弟一样,顿时一边开心起来,一边说:“日,那女人和老涂这狗日的就爱玩一套,刘镇长就是栽在他们手里的,不听话的干部,基本上他们就爱玩一套手法,老姚没有你的帮助,现在还闲在家里呢。而且每次开会都是那女人提想法,老涂这狗日的附和,一、二把手这个样子后,其他干部根本不敢说话,大家都知道说了也没用。”

    林大强不再称盛春兰为盛书记,而是一口一个那女人,看来他内心对盛春兰一肚子想法。此时,他就用粗口和万浩鹏一起开骂着,这两个男人骂了一通后,都解气多了,这才开始说正事。

    “老林,我们不能被动挨打。我刚刚又发现了春兰书记和涂启明那狗日的暧昧关系,那狗日今天穿得特别新潮,你看到没?”万浩鹏问林大强。

    “早看到了,在食堂吃早饭时,我们几个还笑话这狗日半天呢。镇长,你发现他们什么了?”林大强一副八卦心里特强地问着万浩鹏。

    万浩鹏就把他在盛春兰办公室时见到情形一五一十告诉林大强,一讲完,万浩鹏说:“这两个人一定有问题,我敢肯定。”

    林大强一听,立马来精神了,往万浩鹏身边凑了凑说:“镇长,这下有好办法逼这对狗男女交钱出来。”

    万浩鹏一愣,不解地看住了林大强。

    林大强又往万浩鹏身边凑得更近些,压低声音说:“我有个好兄弟是反贪局局长,他叫冯志刚,为人仗义,是个直肠的人。我曾经救过他一命,所以这些年,我们之间的关系很铁。晚上,我让他来定位这一对狗男女,只要抓到了证据,志刚就知道如何应对他们。

    这事交给我去办,镇长装不知道,出了事也与你无关。”林大强此时一脸仗义地说着,说得万浩鹏好生感动,看来男人之间的友谊也可以交得很铁,很铁。

    “但是这事靠谱吗?”万浩鹏有些担忧地问着。

    “只要老涂这狗日和那女人有动作,我们就好办了。赌一把吧,如果不这样赌,明天何少权来了,真要签合同,你怎么办?签还是不签,不签吧,资金可能一点希望都能拿到手,签吧,明显就是一个坑。兄弟,你这么年轻,前途无量,你既然叫过我一声大哥,这事大哥一定要帮你,你不要管,我来处理。”林大强说到这里,更加地铁定心要帮万浩鹏。

    万浩鹏赶紧说:“大哥,这份恩情,小弟记住了,只要小弟还在宇江官场上,大哥什么时候需要小弟,小弟一定赶来和大哥喝小吊酒。”

    “哈哈,好,我们的小吊酒会名扬天下的。”林大强又大笑起来,而且听得出来,他特别兴奋。毕竟万浩鹏肯定会有大好前途,他与其说在帮万浩鹏,不如说也是在帮自己,帮欧阳雪争到重用的机会。

    两个人在一起又扯了一下明天见何少权的事情,扯完后,林大强说:“镇长,我晚上就去找冯志刚,和他一块喝酒。你呢,现在和老姚一起去胜利街走访一下,做到心里有数就行。”

    “好的,你去忙吧。我去找老姚。”万浩鹏说完,也站了起来,和林大强一起出了办公室。

    万浩鹏直接去了姚鼐全办公室,他正准备出门,一见万浩鹏来了,赶紧去给万浩鹏泡茶,万浩鹏说:“老姚,别客气,我们去胜利街走一圈。”

    姚鼐全一听,马上说:“是不是资金下来了?”

    “对,已经在秦秋生手里。我们先去走访,走访。对了,挑你熟悉的家庭先走访,听听他们的真心想法。”万浩鹏望着姚鼐全说着。

    “好,我们走。”姚鼐全就没再客气,放下茶杯和万浩鹏一起出了办公室。

    两个人走路去的胜利街,一进去,就有老居民和姚鼐全打招呼,万浩鹏便说:“老姚,你不要说我是镇长,我就跟着你听,你来问他们的想法,我要听最真实的想法。”

    “好的,镇长,我明白了。”姚鼐全应了一句。

    万浩鹏就笑了起来,“呆会叫我小万,别叫错了,说漏嘴。”

    姚鼐全哈哈地大笑起来,笑过之后说:“怎么有一种微服私访的味道呢?”

    万浩鹏一听也笑了起来,确实有一种这个味道,只是他不是大领导,只是一个小萝头而已。

    姚鼐全领着万浩鹏去了一户人家,老俩口正在家里忙着收东西,万浩鹏一看,都是些手绣品,特别是鞋垫子,一串串的,很让万浩鹏新奇,不由得问两位老人:“这些是你们绣的吗?”

    老俩口认得姚鼐全,但不认识万浩鹏,就望住姚鼐全说:“姚镇长来了,快请坐,我们去泡茶。”

    姚鼐全赶紧说:“别客气,别客气,刚才小万问你们问题,你们说说就行。”

    “这位是?”男老人望住万浩鹏问。

    “我刚到太平镇的,见这一串串的鞋垫好有趣,就想了解一下情况。”万浩鹏回应着,其实他的大脑里已经有了想法,这些手绣品将来会成为胜利街一景的。

    “我和老伴都喜欢绣,想当年送红军上前线时,我老娘就是绣这些鞋垫送我老头子上前线打仗的呢。现在好啊,和平年代,孩子们大了,我们老俩口没事干,就绣这些给孩子垫垫,比外面卖的那些鞋垫垫得舒服多了。”男老人骄傲地对着万浩鹏说着。

    这时姚鼐全也望住万浩鹏说:“这两位老人都是当年红四方面军的后人,他姓方,她姓田,方大叔的父亲当年参加了红四方面军,田婶的妈当年为红四方面军烧火做饭来着,前面有红四方面军成立时的院子,保存得很好。”

    万浩鹏一听,激动地说:“方大爷,田大奶,你们好,你们好。”

    两位老人不知道这年轻人是什么人,但是姚鼐全对这年轻人很客气,他们自然也很客气,一边给姚鼐全和万浩鹏上茶,一边说:“感谢党,感谢政府,让我们一直生活在这里,守着当年红四方面军留下来的一切,很踏实,很安详。”方大爷如此这般地说着,说得万浩鹏一愣,就问:“如果让你们搬离这里,你们乐意吗?”

    万浩鹏的话一落,姚鼐全和两位老人都怔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