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权力代言人 第145章 挖大坑

时间:2018-05-08作者:梅花三弄

    ,精彩小说免费!

    盛春兰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件件称心如意!而且这次不是她一个人在搞万浩鹏,而是她和杜耕耘联手搞他,他想翻身,做梦去吧!

    盛春兰一个电话打给了何少权,一开口就说:“你立马写封举报信,说万浩鹏利用父亲的葬事大收礼金,付上你的礼金数,我这边再找一批人,签上名字,马上往举纪委举报,剩下的事,你就别管了。”

    何少权一听,赶紧说:“好,我马上动手。”

    盛春兰又给涂启明打电话,让她来自己的办公室一趟,等涂启明一来,她把杜耕耘的计划讲了一遍,一讲完,涂启明兴奋得哈哈大笑,深情地望住盛春兰说:“兰兰,天助我们也,天助我们也!哼,细裸日的居然敢和我们斗,也不看自己够不够格!”

    说完,涂启明又要去抱盛春兰,被盛春兰打掉了手,并且警告他说:“别掉以轻心,赶紧去办,多找几个人,数目弄大了,小了没啥意思!”

    涂启明没见怪,喜滋滋地从盛春兰的办公室出去了,接着,涂启明联络了一批人,和何少权一起弄了一封举报信,直接寄给了市纪委。

    这封举报信按照杜耕耘的计划,落到了和他关系很铁的纪检副书记孔治策手里,一切都在他们的设计之中,等所有的完毕后,孔治策亲自带人去了万浩鹏的家里。

    念小桃走后,秦玉莲顿时觉得自己成了家里的主人,非要万浩鹏把萧红亚请到家里来,武训她也不让他走,亲自去买菜,下厨做饭,不让萧红亚帮她,把萧红亚推到客厅里陪万浩鹏和武训。

    武训担心地问万浩鹏:“接下来,你怎么办?”

    萧红亚在一旁给他们泡茶,倒水,安安静静地坐着,一副从没和万浩鹏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样子,搅得万浩鹏觉得自己就是混球,这么好的女人如此全心全意待着他时,他还不断地怀疑她,伤她。

    “我想离婚,这个婚姻没办法过了。我爸这一走,我妈心结解不开的,再加上小桃她一点都不知悔过,接下来的日子没办法过,长痛不如短痛。”万浩鹏说着,说着,目光看向了萧红亚。

    萧红亚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把头垂了下去,不好意思接万浩鹏的目光,武训一看,赶紧接过万浩鹏的话说:“早就说了,红亚才旺你,你个狗日的就是不听,还以为老子是吃醋,害你。找老婆要找个持家,旺夫还深爱你的女人,这类女人肯全心全意守着你,陪着你,站在你的身后无私地奉献。

    真理说过,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站着一位无私奉献的女人!而成功的女人背后,一定是站着一排男人!你个狗日的就是不听,小桃长得太漂亮了,烂桃花太多,她不招别人,别人也要招惹她。你个狗日的,以前我要说这些,你不爱听,我也就不说了。

    红亚在你爸下葬哪天也去送你爸了,你和你爸都那样骂她,冤她,可她把责任全往自己身上揽,说一切都是她的错,还跪在坟墓前替你爸行孝,你个狗日的,全看不见。我都不知道说你个狗日什么好,我百分之一千地同意你离婚,早点离!”武训义愤填膺地说着,说得万浩鹏一愣,一愣的。

    “红亚,你去看看我妈菜做得怎么样?我要和武训喝几杯。”万浩鹏把萧红亚支开了,他感觉武训一定知道念小桃给他戴了绿帽子的事。

    萧红亚没想到武训这么帮她说话,想想那个奥迪车送给他值得,值得,就冲着武训笑了一下,起身去了厨房。

    萧红亚一走,万浩鹏盯住武训问:“你个狗日的话中有话,是不是你早知道小桃和孙纪清有一腿?”

    万浩鹏的话一落,武训一怔,也盯住万浩鹏问:“你知道小桃在外有偷人?这人是孙纪清?”

    万浩鹏一听武训这么说,就望住他骂:“你个狗日的,你是不是早知道这女人在外偷人,你个狗日的,你怎么不告诉我呢?你还是不是我的兄弟啊,狗日的。”

    “我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我只是猜小桃肯定有人,因为几次我在雨都开房时看到小桃也在开房,她也是为了这件事才肯把小冰带在身边做徒弟的,大约就是为了堵我的嘴。再说了,这件事,兄弟也没捉个现场,一切都是猜的,我怎么告诉你呢?万一我猜错了呢?”武训赶紧向万浩鹏解释着。

    武训这话说得也对,万浩鹏想到他和冉如冰在山上的那一晚,他还骂过武训,而且还差点和冉如冰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如果真的发生了,他和武训还能这么没介蒂地谈话吗?特别是万浩鹏的老头子去逝,武训就象个儿子似的,替他把老头子送上了山,这情谊让万浩鹏很有些内疚,他当时居然就怀疑武训背弃了他这个兄弟。

    “兄弟,”万浩鹏看住武训有些哽咽地叫了一声。

    “别,别,大男人少来这一套。再说了,你要振作起来,不就是一个女人吗?多大一个事啊,离了,赶紧去离了。你不就是舍不得这个房子吗?有红亚在,宇江什么样的房子买不起啊,真是的。”武训捅了万浩鹏一拳。

    万浩鹏正想回应,秦玉莲和萧红亚端着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秦玉莲听到了武训最后的话,立即接口说:“那个小表子凭什么要我家的房子啊,不给她,不给她,让她滚。”

    萧红亚赶紧说:“伯母,不就是一套房子吗?只要你愿意,我去湖边买套别墅,我们搬别墅去住,不希罕这个房子,好不好?”

    萧红亚的话一落,秦玉莲却急急地摇头说:“这是两码事,这是两码事,那小表子凭什么要我家的房子,这是我和老货一毛钱一毛钱省下来的,我们当时背着一大袋子零钱去银行时,人家都不肯帮我们数,是我和老货跪在地上数了一整天,才存进了银行,转成了鹏鹏的首付款,这房子有老货的血汗钱,说什么我都不同意把这房子给小表子,我不同意,鹏鹏,你别苕,是她对不起我们,鹏鹏,你别再心软,被这个小表子迷住了,这次一定要离,必须要离!”

    秦玉莲越说越激动,话音刚落,敲门声响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