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权力代言人 第260章 一波多折

时间:2018-05-08作者:梅花三弄

    ,精彩小说免费!

    柳锦文虽然对官场不是太懂,可这架式,她已经清楚地知道有利于万浩鹏,特别是新来的女部长一定熟悉全部情况,于是就说:“我一直敬佩万镇长,没有他对我们半山养殖公司的关心和扶持,我和董事长刘守信还在孤军奋斗。就因为万镇长的到来,连接河南的国道也被争取下来,这条路一旦通行,对于我们半山养殖公司来说是极大的便利,让我们的养殖业和酒业走出太平镇,走向全县、全省和全国。这是我们的目标,也是我们一直在努力发展养殖业的决心。

    在座的各位都是大领导,我这个小女子按道理来说不适合在这里发言,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声,我和万镇长因为是同龄人,说话,奋斗的目标一致,?从他的身上我找到了进取的力量和动力。不怕在座的领导们笑话,如果公司再没起色的话,我就准备回深圳嫁人的。是万镇长一上任就到了我们公司,而且从县里争取到了这个条通建的指标,让我重新看到了希望和未来。我对万镇长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他如领导,也如个邻家大哥,更如一个正能量暴棚的原子弹,击中了董事长刘守信和我,让我们发誓一定要带领半山脚下的所有乡亲们,共同致富,把企业做大做强。

    就因为这一点,看到欧阳雪留下来的遗书时,出于对万镇长的保护,我在那一瞬间把遗书烧掉了。被操委员这么一提示,我才意识我太傻了,那遗书是假的。我当时认为欧阳雪是自杀的,而且这个遗书不是万镇长授意我烧的,完完全全是我自己烧的,天地良心,我要说半句假话,我愿意出门被车撞死,下雨被雷劈死。

    遗书说万镇长玩弄了欧阳雪,又不要她,她不想活了。还说万镇长不是人,为了报复人,拿下她的裸照上传给网站,她没法子见人,不活了,不活了。

    遗书就是这个样子的,当时因为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又怕影响了万镇长的声誉,才把遗书给烧掉了。

    在座的各位领导,你们都是大领导,相信你们会秉公执法,不会冤枉好人的。”柳锦文说完,目光直接就落在了白婷婷身上。

    白婷婷没想到万浩鹏的女人缘这么好,在逼供的情况下,这两个女人还如此维护他,可见这个年轻人值得扶持,值得她来志化县,亲自替他洗涮枉情。

    而此时的成斯瑶又说话了,她是直觉认定万浩鹏不会杀人,才从北京赶了回来,没想到万浩鹏周边都是大美女,而且她们对万浩鹏全部充满了敬意,这让成斯瑶又骄傲又生怕失去了万浩鹏,更加坚定了她一定要救万浩鹏的决心。

    于是,成斯瑶瞪着骆金祥说:“骆局长,我就说了嘛,我哥怎么会杀人呢?不,是我的当事人怎么会杀人呢?认为他会杀人的人全部脑子进水了。”

    杜耕耘扯了扯成斯瑶的衣角,让她不要再多话,可成斯瑶瞪了一眼杜耕耘说:“杜哥哥,没有我哥,我早就在飞机上吓死了,你知不知道!滴水之恩,必须涌泉相报,这可是我爸教我的,不信,你问我爸去,你再在这里阻止我,我就不会北京上学了。”

    成斯瑶的话一出,吓得杜耕耘赶紧闭嘴不说话,内心却在想,真是孽债,孽债啊。

    成斯瑶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白婷婷听得一清二楚,她才明白原来万浩鹏救过成斯瑶的命,难怪她会出现这里,心里却一轻松,这感觉让她越来越奇怪。

    局面一时间全部倒向了万浩鹏这头,而盛春兰又没来,骆金祥当时只是为了讨好盛春兰一心做掉万浩鹏,所以此时,他没任何反驳这些人的话,因为裸照事件,他确确实实不清楚,更不会想到新来的女部长参与了裸照事件的处理,如果早知道这些情况,打死他都不会涉及这淌浑水,真正是羊没吃上,惹得一身是骚了。

    骆金祥不得不说了,他站了起来,目光看着白婷婷说:“白部长,春兰书记马上就到,让春兰书记来介绍好吗?”

    李华东一听,心里一慌,这件事看来他也太相信盛春兰了,可事已至此,他只得把责任全部推给骆金祥了。于是,他便说:“老骆,案子是你们公安局经手,就算春兰同志来了,她也不会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吧?既然案子有出入,我看先万浩鹏同志放出来,一起重新调查取证,还死者一个清白。”

    骆金祥没想到这只老狐狸此时想脱身,而且想把责任全部转到公安局这边来,就说:“春兰书记带着陶全新和邓承泽两位同志来报的案,我想,她一定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我给她打了电话,她马上就到。”

    正说着,盛春兰赶到了,她一见会议室这么多,而且操瑜娜和柳锦文也坐在这里,还有杜耕耘怎么也来了呢?还有两个不认识的一大一小的女人,一时间惊了一下,正要说话时,李华东抢先指着白婷婷说:“这位是新来的宣传部部长白部长。”说完,又指了成斯瑶说:“这位是万浩鹏的律师成斯瑶,成书记家的宝贝千金。”

    李华东这么一说时,白婷婷看了他和盛春兰一眼,立马明白这两个人关系非同一般,否则李华东不会抢先替盛春兰介绍,怕她弄错人,更怕她说错话。

    盛春兰顿时明白了这个会议的重要性和不利性,赶紧走到白婷婷身边说:“白部长好。”白婷婷点了点头,示意盛春兰坐,可她又走到了成斯瑶身边,伸手握了握她的手说:“成律师好。”说完,重重地看了一眼杜耕耘,企图从他的眼里看出成斯瑶出现在志化是个什么意思。

    盛春兰还没来及得说话时,韩丰年喘着粗气赶到了会议室,骆金祥没想到韩丰年会来,冷着脸说:“丰年同志,这是领导们在开会,你来干什么?”

    吴涛一听,也冷着脸说:“韩所长是我请来的。”说完,他对着白婷婷说:“白部长,这位是太平镇的所长韩丰年同志。”

    韩丰年赶紧跑到了白婷婷面前,紧紧地握住她的手说:“白部长,您可来了,终于盼到上级领导来了,我还怕再也见不到镇长了。白部长,镇长没有杀人,真正的杀人凶手是邓承泽。”

    韩丰年的话一落,整个会议室全部惊异地看住了韩丰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