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权力代言人 第293章 权力的密码

时间:2018-05-08作者:梅花三弄

    ,精彩小说免费!

    白婷婷一听,便在电话里安慰万浩鹏?,这样的事情本来就是他这个分管领导的事情。有政绩的时候,上级领导才会出现,有麻烦的时候,肯定就是分管领导应对。这样的事,以后还会遇到很多,要学会冷静,沉着而且冷漠。不要有同情心,在官场,同情心会害死人的。死几个人,对于偌大的志化县而言,就如死几只蚂蚁一样,只是这些人不该选择省政府门口,他作为太平镇政府的一把手,要克刻住自己的同情心,别拿正义和抱不平来看待这件事,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压制住事态的扩展。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成功地回志化县交待。

    如果说李华东的指示让万浩鹏冒冷汗的话,白婷婷的一席话,又让他如掉进冰库一般。从上到下,甚至在自己的血液里,万浩鹏都能够感觉冷气在冒。他想平静,想理智下来,可心和手都不听使唤。其实这样的事情,作为秘书的他见识过。可那个时候,他仅仅是围观者,他可以愤愤不平,可以站在受害者一方去评论,去设想,无论是评论还是设想,他都会放在内心最深处,他也清楚同情心会害死人。可他还是会在弱势者这一方充满了同情心。可现在他是执行者,他带着上级的指示来应对这样的事情时,他还能有自己的想法和希望吗?

    万浩鹏这才知道,一踏入权力中心,一切都由不得他了。轨道已经制定完毕,他除了沿着既定方向行使外,改不了道,更偏不了航。只是他完全没想到的是白婷婷,她一个人竟然那么了解权力的密码。

    白婷婷的电话之后,莫向南的电话跟了过来,莫向南开门见山地对万浩鹏说:“我问过了,有六人喝农药,目前送进了医院,情况还不明确。他们集体上访是说镇里不给他们钱,说以后也不会再给他们村修缮水库的钱,他们想不通镇里为什么要这样?那是他们的血汗钱,累死累活修缮好的水库,成了镇上招商引资的政绩,钱却被镇里吞了,不给。

    浩鹏,这样上一届留下来的问题,这件事对你来说也是一次极好的锻炼,你只要不激化矛盾,问题就不大。现在出事了,谁都不愿意往身上揽,我们也开了常委会议,对志化县加了压,这会儿李华东估计把责任全往你头上压,也好,去吧,历练、历练,以后这种事还会遇到不少的。”

    万浩鹏说了一声:“谢谢市长。”莫向南便挂了电话,万浩鹏确实是感激莫向南,无论是他关心他的家事,还是此时的提醒,都在告诉万浩鹏,莫向南已经在全心全意地培养自己,无论多么艰难,万浩鹏想,就当是攒经验,他会认真地去面对的。

    万浩鹏赶到省政府门口时,几十名村民正在省政府门口讨说法。省政府门口站满了武警战士,村民被拦在了省政府的警戒线之外。万浩鹏没有看见喝农药的人,估计已经送到了医院,但是其他的村民却没有走,从数量来看,这起在省政府门口自杀事件显然都是事先策划过的。

    万浩鹏彻底明白了,这起事件百分之百与盛春兰和涂启明,甚至朱二狗,还有秦秋生有脱不了干系。

    万浩鹏走到了村民中间,对着这些人说:“我是太平镇的镇委书记万浩鹏,你们有任何要求和想法,冲我来。”

    万浩鹏的话一落,村民们迅速把他团团围住,甚至有人抓住了万浩鹏的衣领。万浩鹏克制自己忍耐,哪怕被村民们暴打,他也不能发火。

    这时,就有村民问万浩鹏:“听说有几位老人喝了农药,我们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原来,喝农药的人,和围攻省政府的人是两波人,万浩鹏大脑里迅速作出了这样的判断,看来这件事事先策划得很是圆满,那么喝农药的人应该是在演戏,不会是真的农药,万浩鹏作出了这样的判断,心里反而安宁多了。

    万浩鹏冷静了一会儿后,就对村民们说:“如果大家相信我,跟我一起走,我们去找喝农药的几位老人好不好?而且我在这里向大家保证,欠你们的钱会一分不少给你们,我不知道你们到底听到了什么样的传言,有一条,只要我万浩鹏在太平镇一天,我绝不会欠任何村民们的半分钱,我说话算话,你们跟我走,今天一定会让你们拿到你们该拿到的欠款,好不好?”

    万浩鹏的话一落,村民互相看了看,但是他们却不肯走,要先看到钱才肯答应和万浩鹏一起走。

    万浩鹏便说:“好,大家找个地方安静坐着好不好?不要影响大领导们工作。来,跟我走到这边来。”说着,万浩鹏就带头往省政府对面的空旷处走去。

    村民们还在犹豫,万浩鹏回头说:“只要跟过来的人,等会钱到位后,先发。”

    村民们一听,又见万浩鹏朝对面走,只得试着跟着他走,到了对面的空旷地方,万浩鹏说:“大家坐吧,今天一定会让大家拿到钱的。但是我想知道,你们到底听到了什么?谁让你们来省城的?”

    万浩鹏的话一落,村民们互相看着对方,没一个人接话。

    万浩鹏便说:“你们不说我也知道是谁策划的,这件事与你们没任何关系,但是我想知道喝农药的人现在情况如何?要紧吗?我是留在这里等钱来发给你们,还是去找喝农药的老人呢?”

    万浩鹏说这些话时,眼睛不停地在村民们脸上扫着,他想知道,喝农药的人是不是真的只是表演。

    还是没人应,万浩鹏就站了起来,说:“既然你们都不说话,那我先去找人。”说着,万浩鹏装出一副要走人的样子。

    这里,省报的女记者汪艳琴背着摄相机朝着万浩鹏这边走了过来,万浩鹏心里一惊,完了,她一定是来拍照的。他认得这个女记者,在宇江时打过交道,但是不怎么熟悉。

    万浩鹏想迎上去,又觉得不妥,把迈出去的一只脚缩了回来。他有些担心,汪琴琴会不会拍下这个镜头,如果汪琴琴拍下这个镜头的话,他是该阻止还是该赞同呢?

    汪琴琴倒是大大方方地走近了万浩鹏,她没有拍镜头,而是对万浩鹏说:“我去过省医院,要不要陪你一起去?”

    万浩鹏没想到汪琴琴会主动和他说话,而且还要主动带他去省医院,看来那六个喝农药的人肯定没事,就感激地看着汪琴琴说:“汪记者好,我们的人现在情况如何?”

    汪琴琴没想到万浩鹏还记得她,一笑说:“没想到帅哥还记得我,你们的人啊,”说到这里,她把万浩鹏引到了另一边。

    没想到汪琴琴前脚把万浩鹏引到一边,后脚村民一下子炸开了窝,他们不等汪琴琴说话,就有人冲过来把万浩鹏领子一抓,接着又有人冲过去抓住了万浩鹏手膀子,接着人群就喊:“是不是人已经死了?是不是?”汪琴琴一见这架式,整个人一下子吓傻了,想说话,却被人推倒在地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