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权力代言人 第392章 害人精

时间:2018-05-08作者:梅花三弄

    ,精彩小说免费!

    第392章?害人精

    念小桃一高兴,就扯着萧红亚去庙里许愿,萧红亚想不去啊,这事她答应就行了,还真信这一套了。可架不住念小桃的一顿游戏,萧红亚就跟着念小桃去了,念小桃说高僧她认识,搭脉可以确定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还能看面相,让她去挑个日子也行,这么一说,萧红亚就动心了。

    等念小桃开车去了寺庙后,她去停车,让萧红亚慢慢往山顶上爬着,萧红亚这个时候完全放松了对念小桃的防范,就一直慢慢地爬着,心里想,念小桃没怀孩子,一会就跟上了,可是爬了好半天,却一直不见念小桃跟上来,萧红亚就有奇怪,走到一大树边上,掏出手机给念小桃打电话,手机拨通时,念小桃说:“红亚姐,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的,报社来电话了,省宣传部有大领导来了,我得赶回报社去,实在是不好意思,你要不自己去找印隆大师,报我的名字,他会帮你搭脉的,要不,就自己下山,下次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萧红亚一听,便说:“小桃,我来也来了,一个人去吧,反正到山顶也不是太远,你去忙你的吧。”

    念小桃一听,赶紧说:“那你一定要小心点,我挂了,先回报社去了。”说完,念小桃把电话给挂掉了。

    萧红亚看了看离得不远的寺庙,就继续往上爬着。那个印隆大师看相很灵,这个萧红亚早听说过,没想到念小桃到底是名记啊,行行业业的人都认识,她不在身边萧红亚反而觉得更安心些。

    再说了,喝茶时萧红亚其实一直紧张,生怕念小桃做了什么手脚,到现在都没任何问题,她便觉得自己真的多心了,也许念小桃现在是真想明白了呢?这么一想,萧红亚就更加放心地往山顶上爬着。

    眼看到了山顶,萧红亚那颗心彻底地往下了,就靠在一颗树边休息一下再接着爬,结果人刚一靠上去,身后一股力量推了过来,没等萧红亚反应过来,整个人就滚到了山坡下。

    萧红亚下意识地去扶着自己的肚子,可是她一直滚,好不容易被一棵树挡了一下,她迅速伸手抱住了树干,这才停止下来,可身子底下一热,萧红亚的心“咯噔”了一下,她还算冷静的,赶紧给武训打电话,电话一通,她就说:“武训,快来,快来救我,在东山寺这边,快,快。”

    萧红亚说完,就挂了电话,整个人靠在树干边上等武训来救她,她心里一个劲地求菩萨保佑,孩子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武训找到了萧红亚,二话没说,背着她就往医院里赶,等把萧红亚送到医院时,孩子还是没保住。

    萧红亚整个要完全被打击得崩溃了,只知道一个劲哭,问什么都是摇头,武训没办法,就给万浩鹏打电话,万浩鹏因为二度重喝,已经喝得分不清自己在哪里,电话一个劲响着,一边照顾万浩鹏的吕兆煌忍了忍,还是接了电话,武训以为是万浩鹏,破口大骂:“你个狗日的,怎么不接电话,你死哪去了,快回宇江,红亚出事了,快啊。”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吕兆煌一听,也顾不上别的,喊来路汉波一起,把万浩鹏弄到了车上,让司机开车直奔宇江而去。

    路上万浩鹏吐得一塌糊涂,吕兆煌和路汉波一路照顾他,不敢把萧红亚出事的事告诉他。

    等赶到宇江后,吕兆煌先订了一个酒店,把万浩鹏带进酒店弄了一些醒酒的东西给他喝下后,才敢对万浩鹏说:“书记,有电话。”

    万浩鹏看了看手机武训的名字,拔了过去,武训又在里面大骂:“你个狗日的,到了没有?在一医院产科,快点。”

    万浩鹏的酒彻底醒了,问武训:“红亚出事了?”

    “你个狗日的,不是给你打电话说过吗?快点来。”说完,武训挂掉了电话。

    万浩鹏急着朝医院跑,吕兆煌跟了出去,路汉波想跟出去,被吕兆煌挡住了,让他就在酒店等消息。这种事,越少人知道越好,这是吕兆煌的用意。

    等万浩鹏他们赶到医院后,武训扯起万浩鹏说:“你快去好好安慰下红亚。”说完,闻到了万浩鹏身上的酒味,骂了一句:“你个狗日的,真是腐败,喝得一身酒味,好好说话啊。对了,孩子没保住,我找到她时,她一个人坐在东山寺的山脚下,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一个人去了哪里,你把她一个人丢家里丢太久了,你个狗日的。”

    武训越骂越激动,看到萧红亚那么难过时,他是真的很心痛她。

    万浩鹏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只身进了病房,萧红亚如个木头人似的看着他,一言不发,那样子要多可怜就有可怜。

    “红亚,”万浩鹏试着叫了一声。

    萧红亚看了看万浩鹏,目光都是疆直的,看来孩子的流产给萧红亚的打击很大,很大。

    “红亚,”万浩鹏又叫了一声,便走到了萧红亚身边,试着去搂她。

    萧红亚没动,任由万浩鹏搂住了她,万浩鹏见她没反对,胆子大了一些,继续说:“红亚,我们还年轻,还会有孩子的,别太自责好不好?”

    萧红亚一听孩子两个字,顿时“哇”地一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孩子,我要我的孩子,浩鹏,我要我的孩子。”

    万浩鹏也不知道为什么好端端的孩子就没有了,他不敢问萧红亚,只得继续安慰她说:“红亚,我们还会有孩子的,你别太难过好吗?还会有的,身体要紧,把身体养好了,我们一定还会有孩子的是不是?”

    “她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一定是她,肯定是她害我的。”萧红亚此时嘀嘀地说着。

    “谁害你?红亚,怎么回事?”万浩鹏吃惊地抱着萧红亚问。

    “我哪里对不住她了?要房给房,要衣给衣,要化妆品给化妆品,平时如供皇后一样供着她,敬着她,讨好她,巴结她,她为什么还要害我呢?浩鹏,为什么她还要害我?我哪里做错了?”萧红亚越哭越难过,越难过哭的声音也越大。

    万浩鹏一听,顿时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噌地一下站了起来,就要往外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