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权力代言人 第407章 为官如同钻壳子

时间:2018-05-08作者:梅花三弄

    ,精彩小说免费!

    第407章?为官如同钻壳子

    万浩鹏看着这样的萧红亚心里一酸,是呵,她在自己面前总是那般地独立和坚强,可在她父母面前却又如同个小丫头一样。

    万浩鹏很有些内疚,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如同孩子般依赖自己的男人,一定不是个好男人的。想想,一直以来都是萧红亚为自己做这,做那,也因为自己,萧德喜才会被牵连,真要现在和萧红亚结婚,念小桃这头肯定还会生事,萧红亚生性太过善良了,而且一心为他着想,总被念小桃设计所害,在计谋方面,萧红亚还真不是念小桃的对手,遇到这样的一个对手,万浩鹏不得不为萧红亚而担心着。

    “红亚,对不起。”万浩鹏望着萧红亚说。

    “浩鹏,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没想到你这么大的能耐,这么快就把我爸弄出来了,我和我妈都要非常感谢你才对的。”萧红亚一脸崇拜地看住了万浩鹏,她越这样,万浩鹏反而越是为她而心酸并且心痛着。

    “好了,好了,坐吧,都坐吧。对了,红亚,去帮你妈弄饭去。”萧德喜如此吩咐萧红亚。

    萧红亚的妈妈赶紧说:“让红亚陪你们说说话,我一个人做就行了。”说着,赶紧进厨房做饭去了。

    几个人坐了下来,萧红亚要去倒茶,万浩鹏赶紧说:“红亚,你休息,我来,我来。”

    萧德喜不解地看看萧红亚,又看看万浩鹏,再连上萧红亚的妈妈也不让她做事,这都是怎么啦?但是他也没阻止万浩鹏去泡茶,他现在虽然接受了这个女婿,可是他还得好好考验一番才行,那么大的家业交给万浩鹏,他放心吗?这也是他把郭云河喊家里来吃饭的理由,他和郭云河是初中到高中的同学,也是同一个大队的人,一如万浩鹏和武训是一样的,所以,万浩鹏和武训在车上说的话,他很有些不舒服,当然了,他们还年轻,能说出这样的话,证明他们还是很有思想的年轻人,这也是萧德喜最欣慰的地方。

    没多久,郭云河就来了,万浩鹏和武训赶紧站起来说:“郭局长好。”

    郭云河看看万浩鹏又看看武训,有些分不清楚这两个人哪个才是萧家认下的女婿了。

    万浩鹏见郭云河这么看他和武训,赶紧说:“郭局长,我是万浩鹏,我和红亚准备结婚了,到时一定请您来喝喜酒。”

    郭云河一笑,心里却想万浩鹏这年轻人眼力不错,为人好灵活,知道自己没分出来,赶紧自我介绍了一下。

    “果然后生可畏啊,谢谢你,这么快就化解了矛盾。”郭云河看着万浩鹏笑着说,内心却对万浩鹏的能量很是吃惊,能从纪委如此之快走出来的人,他郭云河在宇江怕是第一个吧。

    “来,郭局长,喝茶吧。”万浩鹏把一杯茶端到了郭云河面前,如同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让郭云河顿时也有一种亲近和认同感了。

    郭云河不再客气,坐下来一边喝茶一边继续打量着万浩鹏,他其实听说过万浩鹏的一些事,但是没想到自己会和这个年轻人有交聚,而且还是这么深厚的交聚,让他不得不感叹,人生如梦,真是三十河西,三十河东啊。

    万浩鹏见郭云河一直在打量自己,笑了笑说:“郭局长,这是我的好兄弟武训,他在文联办公室工作,宇江红的杂志就是他编的。”

    “久仰,久仰,我们局期期都收到了杂志,只闻其名,没见其人,今天一见两位,我和老萧真的老了,老子,是该让位给年轻人了。”郭云河感慨地说着,被纪委通知去喝茶时,他整个人都蒙了,他最近一直很低调,再加上他要退休的人,也没什么进取之心,这个时候被纪委通知去喝茶,他能平静才是鬼话。

    郭云河一到纪委,就被追问萧德喜办厂的土地转让金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两个人之间还存在什么交易,当时郭云河都傻了,萧德喜办厂是好几年的事情,当时招商引资,是政府允许退给工厂土地转让金的,只是这些都是交情才允许的事情,如果真查,大家都有事,如果不查,大家都没说。

    郭云河当时的第一感觉是萧德喜出事了,但是得不到确切信息时,他就装,打马眼,没想到很快他又被通知没事,现在一见万浩鹏和武训,他真有一种自己老了的感觉,这感觉来得如此地直接和扑面而来。

    “郭局长,您赶紧别这么说,我和武训都还年轻,还需要郭局长多多指导才对。”万浩鹏赶紧客气地说着。

    郭云河却叹了一口气,叹得万浩鹏和武训都怔了一下,齐刷刷地看住了他,郭云河见这两个年轻人都看住了自己,又说:“这次突然被纪委通知喝茶,给了我很多的思考,我和老萧是知根知底的兄弟,如果换一个人,如果我们继续被审讯,我们能不能抗得住还是另说。

    你们两个年轻人救了我和老萧,我在这里也说真实话,在官场中每个人都戴着面具而生活中,说白了就是层层被包裹,或者说禁锢也对。

    我也曾年轻过,也曾一腔热情地想在官场中赢得一席之地,可是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在钻在一壳子,想轻松舒展一下手臂都不行,我必须按它的格式,按它的程序,把身体收缩,把心也收缩,理想什么的更不用说。你要时不时地表现出一种战惊,一种怕,一种哆哆嗦嗦的委琐,这才让人看着舒服,看着你像。可这时候,你早已不是你自己,你是谁,你根本不明白,别人也不明白。

    这么说吧,官场中不能有你自己,所有的人都是影子,是符号,是漂在浩浩之水上面的一根木头,一根没有灵魂的木头。

    小万,小武,这是我这些年的真实体验,特别是在被纪委通知喝茶的时候,这种想法更加真实和扑面而来。如果不是你们在外面求人救了我和老萧,后果真的不敢设想。我能不能抗得住,我真的一点把握都没有。

    老萧能不能抗得住我也一点把握都没有,这些年来,我也不瞒你们两位晚辈,老萧给了我很多的照顾,那笔土地出让金也是一笔糊涂帐,说有问题是太大的问题,说没问题,啥问题也没有,所以人进去了,很多时候人不由己的。”

    郭云河说到这里,真实地看住了万浩鹏和武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