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权力代言人 第447章 空前的失控

时间:2018-05-08作者:梅花三弄

    ,精彩小说免费!

    第7章空前的失控

    汪琴琴见万浩鹏吓成这样,更加有趣了,不过,她想换种花样逗万浩鹏,便说:“好吧,我们去喝酒吧。”

    万浩鹏一听,松了一口气,松开了汪琴琴,率先去了吧台。

    汪琴琴随后跟了上去,坐到了万浩鹏的对面,端起酒杯对万浩鹏说:“来,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万浩鹏笑了起来,瞪着汪琴琴问:“我们属于哪一类友谊?”

    “你说呢?”汪琴琴妩媚地歪着头问万浩鹏,脚却探到了万浩鹏的双腿之间,这女人什么时候脱的鞋子,他怎么一点不知道呢?而且这女人的脚好灵活,在上面迂回曲折地磨磨蹭蹭的。

    “琴琴,”万浩鹏看着汪琴琴叫着,声音都感觉在发颤,“别这样好不好?”

    “别那样啊?帅哥,把话说清楚一点,怕我了吗?”汪琴琴更加放纵了,竟然把脸也贴过来了。

    万浩鹏实在控制不了自己,再说了,男人是受不了挑衅的动物,而且还是汪琴琴这样的挑衅,搅得万浩鹏的火一阵接一阵地冒着,冒着。

    万浩鹏一把抓住了汪琴琴的手,火花四溢地说:“我想要你。”

    汪琴琴笑更加妖娆了,这个男人果然心里装的人是她,不是表姐,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得意的同时,又为表姐叹息着,官当得再大又怎么的,喜欢的男人却不会喜欢她。

    对于女人而言,被男人爱着,宠着,才是最大的乐趣和胜利一样。至少在这一点上面,汪琴琴觉得自己赢了表姐,一旦知道了结果后,她迅速缩回了脚,不想再玩了。

    “来吧,是个男人的话就碰一个。”汪琴琴举着酒杯,一脸的笑容,那样子确确实实妩媚极了。她想把万浩鹏喝倒,喝倒了,他就没想法了,或者可以让表姐来,酒后哪啥的,让表姐性福一回吧。这么想时,汪琴琴喝得更带劲了。

    在这方面,汪琴琴显然与白婷婷不同,她就是冬天里的一把火,只要给她一点点温度,她就会燃起熊熊大火,而白婷婷太过理性,理性得让人觉得不可靠近。

    万浩鹏的理智还在,可是面子上挂不住了,他就是男人,而且不是顶天立地的男人。于是举起了酒杯用力在撞了一下汪琴琴,撞得汪琴琴更加娇笑身,整个人如开屏的孔雀,在暧昧的灯光下,把一地的欲望洒得淋漓尽致----

    酒是英雄,这话一点也不错啊。万浩鹏把一杯酒喝下肚后,整个人飘了起来,而且整个人烧了起来,再看汪琴琴的时候,看到的全部是火,是欲,是想抱抱一起舞着,舞着。

    “来吧。----”汪琴琴引诱地伸出了手,扯起万浩鹏又一次舞进了舞池。

    舞池里全是一对一对的男男女女,而且全是比灯光更加暧昧的兴奋,说是跳舞,整对整对的人儿似乎长进对方身体里一样,彼此滕缠树般地纠结在一起----

    汪琴琴很快把自己贴进了万浩鹏的怀抱里,如此高大的他在舞池里也是相当地打眼,而且汪琴琴是个人来疯,舞姿也极开放、大度。跳着,跳着,其他人竟然闪到了一边,就看着他们一对在舞池里旋转着,飘舞着----

    “琴琴,大家都在看我们呢。”万浩鹏虽然整个人放纵起来了,而且整个人着火着,可是他的理智还在,而且他也不能如汪琴琴这般人来疯啊,最主要的是他担心有人认出他来了。

    “这里是省城,不是志化县。跳吧,跳吧,我太开心了,有个帅哥真好,真好。”汪琴琴才不在乎地,扯住万浩鹏,要他放心而又专一地跳着。

    万浩鹏没办法了,人都来了,而且他好久没有么跳过,说是汪琴琴扯着,其实他内心何尝不想就这么真真切切地放纵着呢?至少在这样的音乐中,他完完全全不用想其他的了,至少有舞可跳的时候,不用想着要和汪琴琴滚床单,而且这女人指不定又是只逗他玩,不会来真的,她总是在万浩鹏进的时候,她就退。所以,万浩鹏抓不住她,越想抓,反而就越抓不住。

    跳就跳吧,谁怕谁。万浩鹏便带着汪琴琴一起更加放纵地舞了起来,直到一曲结束,所有人的掌声响起时,汪琴琴的虚荣得到了空前的满足,对着所有人挥了一个吻,于是荡漾的笑声起伏起来----

    等万浩鹏和汪琴琴跳累后,汪琴琴整个人依进了万浩鹏怀里,搂着他的腰说:“我们去酒店吧。”

    万浩鹏简单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瞪着汪琴琴说:“又逗我的吧。”

    汪琴琴就哈哈直乐,可是她还是把万浩鹏扯到了座位上,因为跳热了,也跳累了,加了冰的酒自然喝得很是舒服,再加上汪琴琴一杯接一杯地和他对着干,万浩鹏哪里能输给一个女人,一来二去之中,他还就真的喝多了。

    汪琴琴也喝得有些多,也不知道是谁扶谁,两个人怎么去的酒店都没意识,开了房,进去后,两个人同时去扯对方的衣服,仿佛他们等这一天等了很多年一般。

    万浩鹏其实是一种本能,他内心想要办掉这个女人,至如办掉之后的结果,他不知道,可是他却被这个女人放倒在床上,拍拍他的脸说:“帅哥,你行不行啊。”

    就算酒喝得再多,人再不清楚,一听行不行的话,万浩鹏就急了,反过来把汪琴琴翻到了他的身下,贴着她说:“行不行试试啊,你今天还能走不成?”

    汪琴琴整个人已经软成了水,她心里想着她这是为表姐试验,想着她应该喊表姐来,这个小男人不是她的,是表姐的。

    汪琴琴就是这么想的,可人却没力气走开,她只知道心里有股什么气一直扯着她,让她动弹不了,也让她格外地想做点什么,这感觉来得那么具体,又那么强烈,她就想有个人堵住她,一如饿了很久很久一样,那么需要,如此强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