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权力代言人 第484章 坦露真心

时间:2018-05-08作者:梅花三弄

    ,精彩小说免费!

    第484章?坦露真心

    万浩鹏温柔地摸了一下萧红亚的头,摸得萧红亚鼻子一酸,差点眼泪就要落下来,她赶紧把头扭了扭,装做看窗外的风景,不断后退的大楼,树木,在她的眼里也变得如同她此时的心景一样温情,第一次不讨厌这些高楼大厦了。

    万浩鹏可能感觉到了萧红亚的异样,说了一句:“傻瓜,是不是又被感动了?你也真是容易感觉和满足,我就陪你去一个东方山,你就感动成这样,我要是带你去大商场买钻戒,你是不是就高兴得跳啊。”

    万浩鹏说完,呵呵地笑了起来,没想到萧红亚却说:“错了,我喜欢被你带着去看风景,能陪着自己去看风景的男人一定是装着爱和欢喜的男人,只有直奔主题的男人才会直接去商场送你一个大钻戒了。

    浩鹏,你也知道,物质上的拥有我早就有了,别说你买不起大钻戒,就是算你买得起,相比你带我去山上看风景而言,我要后者。花前月下的浪漫永远是女人追逐的情怀,虽然很多女人会选择进商场要个大钻戒,可是内心深处她们是向往和爱着的男人一起看风景,看朝起日落,面向大海,春暖花开的梦,是很多女人都有的。

    浩鹏,等你和我老了时候,我们就去你们小镇,在河边弄个小院,看不了大海,看看河景也是幸福的是不是?我就向往着这一天的到来,我好厌倦城市,虽然我没在乡下长大,可内心是越来越厌倦这些钢筋水泥,也越来越厌倦人与人之间的争斗和算计了。

    浩鹏,好多时候,我都觉得自己不像个商人,商人都是唯利可图的,可是我内心怎么就如此地向往着浪漫的一切呢?我爸不让我接他的产业和工厂,除了我不是男孩子外,就是我内心的不切实际让他认定我就不是一个做生意材料,他其实很奇怪,我怎么就可以把内内品牌做得这么成功,我有时候也奇怪,大约是因为我的这一份漫不经心让很多女人向往,所以我每次推荐产品,她们都格外地相信吧。

    我的钱还可以再买一套别墅,只要你愿意,我会买一个比念小桃拿走的那个别墅更大更好的,但是我也知道,你图的不是我的钱,而是我这个人,一如我图的不是你拥有的权力,而是你万浩鹏这个实实在在的人是不是?”

    萧红亚从来没有在万浩鹏面前谈论过这些东西,这是她第一次坦露自己,也是她第一次说出她内心向往的东西,说得万浩鹏又是尴尬又是内疚,这么简单的一个梦想,他居然还是要等到想要造人的时候,才想着带萧红亚去看个风景,近在不到半个小时车程的东方山,他和她居然是第一次去。

    万浩鹏伸手把萧红亚往自己怀里搂了搂,搂得萧红亚的心如小鹿般地乱撞,她对这个男人爱进了血液之中,他的任何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都会让她悸动,让她兴奋,甚至让她不顾一切地为这个男人付出再付出着。

    “对不起,红亚,我太忙了,我忽略了你。而且我马上要去北京工作,我们见一面的机会会更少,又要让你独守空房,想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好自私呵,我能给你什么呢?我又能给得起你什么呢?

    而且做一个官员的老婆,其实很累很苦,表面是风风光光的,可除了担惊受怕之外,更多的都是要独守空房。你看看向南市长,他中间就回去一次,也没见过他老婆来宇江,你也看看成正道书记,他老婆长期在外面,有说在国外,有说在北京,到底在哪里,也没个准信。

    所以红亚,我很怕自己负你,越怕越是让你跟着我一次又一次地担惊受怕。这次我在志化被停了职,当然是我自己设计的,我没告诉你,也是怕你担心。我现在告诉你,那是因为我去北京的事已成定局,想着又要让你一个人独守着这么多的岁月,还要让你照顾我妈,我就特别地过意不去,虽然我没在你面前表示过,可内心我对你是亏欠的,这种亏欠,我一辈子都还不了,红亚,你明白我这种心理吗?”万浩鹏也对自己的真实心理告诉了萧红亚,既然萧红亚把自己的内心坦白了出来,他也要把这一行的苦衷告诉她。

    万浩鹏其实很想告诉萧红亚,做一个官员的老婆就意味着独守空房的日子多,那句“官员的工资基动不用,官员的老婆基本不动”还真是很多官员的真实写照,特别是做到了一定级别,这个地方那个地方地任职着,总不能每到一处拖家带口吧?

    再说了,到了一定级别后,官员的心理压力也大,几个愿意睡老婆的呢?至如向南市长内心如何想,万浩鹏不知道,但是成正道喜欢睡身边漂亮的女记者,女主持,甚至现在又对郝五梅打主意,他需要年轻的活力发泄他的压力以及对权力更多的追逐。

    其实很多时候,万浩鹏站在男人的立场上是可以理解成正道的需求,可他睡别的记者或者别的女主持时,他可以理解和接受,睡到了自己的老婆头上,他就接受不了,也无法接受,这个梗一旦立了起来,就不是一朝一夕灭得掉的。他对念小桃没有情份是一码子事,而她给自己戴了绿帽子又是另一码子事,可万浩鹏不会把真正的内心告诉萧红亚,她太善良,一个如此善良的女人怎么就做了商人,而且还赚了钱,万浩鹏也觉得在这个年头里还真是一个奇迹。

    萧红亚把手伸向了万浩鹏嘴边,她的小手白嫩得看得见细小的血管,特别是手背上隐隐约约的汗毛,看得万浩鹏血脉一下子扩张起来,看来他是真的忽略了萧红亚太久,太久,这么美的小手盖在他的嘴上时,他才知道最美的风景在身边。

    “我不要你说这些,你不欠我什么,一切是我自愿的,而且为了我,你不是一直被念小桃欺负着吗?所以,浩鹏,我们谁也不欠谁的,再说欠,是念小桃欠我们的,她欠我们孩子的命,欠你爸的命,还欠下那幢别墅。有时候,我好恨啊,恨不得宰了她。

    可是浩鹏,一想到我要嫁给你,一想到我才是你的老婆,我就能忍下这一切的一切,孩子没了,我们可以再生,房子没了,我们也可以再买是不是?我只要你好好,只要她从此真的河水不犯井水,别说独守空房,就算是为你牺牲掉我这条命,我都心甘情愿,真的,浩鹏,我真这么想,一直都这么想的。”萧红亚轻声细语地说着这一番话时,字字句句落在了万浩鹏的心海之间,心如大海的浪涛一般汹涌澎湃地一浪高过一浪地撞击着心岸,撞击着万浩鹏全部的细胞和所有的神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