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权力代言人 第720章 残阳如血

时间:2018-05-08作者:梅花三弄

    ,精彩小说免费!

    第720章?残阳如血

    成正道在上山的时候,大脑里想的全是这些往事,但是他此时还是很感谢跟着他的印花玲,没有她,他一定是烦躁不安地呆在办公室里,他也没想到要来东山寺。

    知夫莫如妻,这些年来尽管成正道和印花玲聚少分多,而且各有各的爱人,但是最懂他的人还是印花玲,再加上他们还有共同的女儿,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最最不会坏他事的人应该只有印花玲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攀沿而上时,没走多久,成正道就感觉有些吃力了,他没以往那种一口爬上山还不喘气的顺趟感。最近他也不知道怎么的,都是麻烦事不说,他的精力跟不上趟了。五十多岁的人,提不了副省长的话,他为官的终点就得老死于宇江了。

    “累了吧?要不要休息一会儿再走。”印花玲这个时候对着成正道说了一句。

    “不了,快到山顶了。”成正道拒绝休息,一如他拒绝自己想已经老了,不中用一样。他和念小桃在一起时候,不就是贪恋着她的青春和貌美吗?在她身上,他不就是希望看到不老的自己吗?一如念小桃告诉他,怀上了他的孩子一样,他当时不是为自己没有老而开心吗?五十多岁的人还能让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怀孕,他不是高兴了好多天,甚至还答应念小桃让她生下这个孩子吗?

    现在,成正道很清楚印花玲拉着他来东山寺的目的,除了季景严和杜耕耘的事情外,印花玲最重要的事情一定是念小桃肚子里的孩子吧?他也不知道印花玲是怎么知道念小桃怀上了孩子的,在电话中,她清楚地告诉他,她是铁打的正宫,任何女人别想成为成斯瑶的后妈,有印花玲在,一家三口绝不许分离。

    东山寺到了,老远智星大师就迎了上来,成正道和印花玲也热情地迎了上去,客气话说完时,智星大师看见风成正道的头发被风吹乱了,隐约之中白发闪闪发亮,智星大师一惊,看来成正道也老了。他急忙提醒成正道说:“正道兄,站到我这边来,我这儿风小些。起风了,人不能老让自己站立于风口之中,天凉了,会生病的。再说了,该倒的棵树,在风中倒下就倒下了,顺应时节。万物合乎自然,顺乎自然,便是它的福。一切皆循于法则,归于法则。”

    智星大师如此说时,印花玲在一旁不断地点着头,表示她听进去了,成正道没有什么表示,但是他还是站到了智星大师的身边,他是下意识的。

    成正道其实并不信佛,他一直以来是一个无神论者,自小到大,他最关注的其实是央一的新闻节目,他最信仰的其实是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他能大段大段地背诵毛泽东语录,他视这些语录为他的人生导师,他崇赏那句:“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他踏于官场的第一天起就学会了斗,每一步他靠的就是这种内斗的技术和乐趣,被他斗下去的人不计其数,现如今,他没放在眼里的莫向南,他大大地打了他的脸,又一次激起了他的好斗之心,哪怕他现如今处于风口之中,他还是想斗。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这话同想是毛泽东同志的话,此时在成正道心里却是如此地悲壮,哪怕倒掉了季景严这棵树,他一定还能再栽起更多更好的树!

    “大师,我们进屋说话吧。”印花玲柔地看着智星大师说了一句。

    “好,进屋吧,正道兄喜欢喝的六安茶已经备好了,请吧。”智星大师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成正道一愣,难道智星大师知道他今天要来?

    成正道没说什么,跟着智星大师进屋去了,坐下来后,智星大师亲自给成正道倒茶,没让印花玲倒茶,更让成正道很是凝重。

    “大师,有话就直说吧。”成正道接过智星大师递过来的茶后,说了一句。

    “应该是你有话说才对。”智星大师淡淡地接了一句。

    “宇江最近发生的事太多,大师可曾听到什么?”成正道把话题?引到了宇江的事件上面,他第一次感觉到了迷茫。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智星大师突然冒了这么一句出来。

    印花玲和成正道同时怔了一下,特别是成正道,他斗了一生,现在眼看着就要被莫向南压住,他甘心吗?还有印花玲,她要的结果也不是这样的,她甘心吗?

    “可是让我放下,我做不到!”成正道品了一口茶后,抬头看着智星大师说。

    “那你还想要什么呢?利益是利与益,没益的利,你守着又有何用?”智星大师一脸的平静,天下之争,无不为权与利而斗。

    “对,与自己无益的东西,就要果断舍弃!”印花玲接了一句,她话里话外,针对的还是念小桃!

    成正道懂,可是他不懂智星大师为什么要劝他舍弃!第一次智星说这样的话。

    “该放的一定要放手,包括权力!”智星大师把话挑明了。

    印花玲一惊,这一次真的要出大事了吗?

    “大师,正道真有血光之灾了吗?”印花玲忧心仲仲地问了一句。

    “那倒不至如,看淡世间事,淡出朝野之外,一切会逢凶化吉的。”智星大师给成正道和印花玲各自续了一下茶水。

    “可是,真要让我屈从于他们,我做不到!”成正道愤愤不平地说了一句,他可以忍一时之气,可他做不到拱手把权力交给莫向南!宇江是他一手一脚打造成今天这个样子的,这里的山山水水,成正道几乎全踏遍了,现在让他拱手相让,等于割肉挖肝一般要他的命!

    “该修练还得修练!远离红尘,是非曲直自在人心。”智星大师轻轻地说着,脸上还是那么地平静与安宁。

    成正道一时间沉默了,他没说话,一小口一小口地品茶。

    “大师,正道与我,能不能终老一生?”印花玲压不住,这个时候突然看住智星大师如此问着。

    成正道想阻止,智星大师的目光却直直地打在了他的脸上,仿佛之间,他和念小桃纠缠不清的一切,毫无遮掩地揭开了,赤裸裸地展了一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