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权力代言人 第924章 明日落红应满径

时间:2018-05-08作者:梅花三弄

    ,精彩小说免费!

    第924章?明日落红应满径

    万浩鹏和牛卫国都在憋着劲让内心平静如水,尽管两个人都不可能平静,但是谁也不想让谁到自己的内心,仿佛谁先暴露了内心,谁就成了刀下鬼一般。

    万浩鹏不可能不说话,在牛卫国讲了省里的挂职副县长后,他淡淡一笑,装成老司机似地说了一句:“小红那姑娘是不是很有几分姿色?”

    一听到万浩鹏谈姑娘的姿色,明明在放茶壶的武训,凑了过来说:“浩鹏,等会带兄弟去瞅一瞅,帮你把把关。”说完,痞里痞气地嘻嘻哈哈起来。

    牛卫国此时恨不得掐死武训,但是他不得不也如一个好色的男人一样,没正形地说:“这姑娘啊当然是人中尤物。”

    牛卫国正说着,端菜出来的叶佳佳问:“谁是人中尤物?”

    武训想抢话,被万浩鹏用目光制住了。

    牛卫国见叶佳佳出来了,赶紧站起来一边走向叶佳佳,一边哈哈地笑着说:“再优物的女人都不如我家小佳。”

    武训没顾万浩鹏的制止,接过话说:“当然啊,我们南大的校花,那不是吹牛,我走南闯北不少地方,还真没见过如嫂子这么又美又能干又优雅的大美人。”

    武训话一落,叶佳佳说:“怎么又成了嫂子啊,说好的是学姐,学姐。”

    “对,对,是学姐,学姐,走,浩鹏,我们帮学姐端菜去。”武训还真把牛卫国家当自家了,不客气地一边喊万浩鹏,一边径直朝厨房走去。

    万浩鹏清清楚楚看到了牛卫国脸上一闪而过的不快,他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站起来说:“学姐,辛苦了,我们自己来,自己来。”

    万浩鹏说着就朝餐厅走去,武训没想到万浩鹏走的方向不对,想喊,被牛卫国说了一声:“武主编去坐着吧,我和我小佳来就行。”

    武训有些尴尬,但还是朝着餐厅走去,万浩鹏在摆碗和筷子,武训压低声音说:“狗日的,你故意是吧?”

    “你才狗日的,悠着点,这可是在别人家里。”万浩鹏压低声音警告了武训一句。

    武训想反嘴,身后有脚步声,他只得把话压了下去,直到叶佳佳和牛卫国把菜都端上来后,叶佳佳主动地说:“卫国,我陪两位学弟喝点酒吧,来白的,好不好?”

    “好啊,好啊,没想到学姐还能学白酒,女中英豪啊。”武训硬是要找一切机会表现自己,这大约就是文人的臭毛病,自以为是!

    “你们来了,她高兴,平时小佳可是滴酒不沾的。”牛卫国赶紧接过武训的话说。

    万浩鹏一听,说了一句:“学姐要是不能喝白的,我们喝点红酒也行的,都是同学,就不用那么客气是不是?”

    叶佳佳一见万浩鹏这么关心她,笑了笑说:“今天高兴,喝几口也无防的。”

    叶佳佳要喝白酒,武训就更来劲了,都说了,这女人要是不喝酒啊,男女啥机会都没有,虽说有牛卫国在场,有了第一次喝酒,就不愁第二次了,武训才不会放过这机会。

    牛卫国见武训这么热情,内心有火却发不出来,毕竟这可是万浩鹏带来的人,而且是万浩鹏的同学,当年和万浩鹏一起被成正道所贬,可见他们之间的关系有多铁,万浩鹏带着他来自己家,用意就很明确,万浩鹏在防着他,包括防着叶佳佳,而这个武训就是来搅局的。

    果然几杯酒下肚后,武训的文人性子就打开了,嚷着要讲段子,而且开口就说:“其实啊,越是大伟人,越是风流成性,我给你们念念主席的诗: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武训念的时候把“天生一个仙人洞”这句咬得特别响,听得牛卫国哈哈直笑,其实大家都是过来人,谁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万浩鹏只是碍于叶佳佳在场,不好意思笑,见牛卫国笑成这样,也跟着笑了起来,气氛因为这一笑,就完全变了画风,不再是正正经经地喝酒,讲学校的那些青春年少的丢人事件,而转成了研究带色的诗句。

    武训来劲了,这可是他的强项了,提议说:“我们发挥想象力,接诗沙发开始啊,从我开始,要带色的诗句,接不上来的就喝酒。”

    牛卫国本来想拒绝,他可背不上几首诗,叶佳佳却来兴趣了,说了一句:“好,好,古代不扫黄,那些人诗人骚客的,写的诗仔细一想,大多都含着那层意思呢。”

    “哇,学姐,牛人,牛人,没想到学姐早看出古人的不正经啊,我没事就抱着古诗词念道念道,真是骚啊。”武训可算是找到了知音一样,得意地夸着叶佳佳。

    原来是为万浩鹏准备的酒宴,竟然就成了武训的专场,牛卫国反而还不能说什么,只得任由武训引导着酒宴朝带色的诗句中奔腾。

    武训因为在这一领域是专业,张口就来了一句:“明日落红应满径。”

    牛卫国一脸不解地看住了武训,问了一句:“这句有什么色吗?”

    叶佳佳拉了牛卫国一把,脸一下子涨红了,小声音地说:“落红啊,傻瓜。”

    武训见叶佳佳脸红了,更加上劲了,万浩鹏其实在武训一张口就明白这诗是啥意思,这狗日的就是色胆包天啊。这句比主席那句“天生一个仙人洞”更具有场景性,而且更有结果性。

    还有一首词,那个意境可真是尺度之大啊,好在古人不扫黄,所以就一直流传下来了,万浩鹏背过,只是他很少在公开场所去谈论古代人写的带颜色之诗词。那诗写的是:“夜深交颈效鸳鸯,锦被翻红浪,雨歇云收那情况,难当。一翻翻在人身上,偌长偌大,偌粗偌胖,厌匾沉东阳。”这个词里的场景更激烈,万浩鹏就算是在比诗词的游戏之中,他也不会把这首拿出来的。

    “写下这句诗的人啊,一定是刚刚上了一个处子之身,而且还是在山里,晚上上了人家,就想着早上那姑娘的落红撒满幽幽的小道,那场景,想象就美妙啊。”武训一边说一边摇头晃脑,叶佳佳见武训解释得这么清楚,再加上喝了酒的,脸一下子涨得更红了,一如一面鲜艳的红旗一般,迎着风呼呼啦啦地飘着,飘着,引得万浩鹏的余光频频地扫荡而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