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权力代言人 第925章 一石二鸟

时间:2018-05-08作者:梅花三弄

    ,精彩小说免费!

    第925章?一石二鸟

    万浩鹏的神态还是落入了牛卫国的视野之中,他装成被武训逗乐了,一边对叶佳佳说:“小佳,你去找本诗词选给我,我今天好好领教一下我们大主编的特色之风。”

    牛卫国的话一落,万浩鹏猛地“咯噔”了一下,真要玩下去,他很是担心武训,武训虽然也是体制内的人,可是他经常以文人自然,放纵,放荡惯了,而且武训对这个叶佳佳也是神思已久,他在酒意之中胆子自然会暴棚,玩下去,万浩鹏怕武训会露陷,赶紧说:“牛县长了,今天我们就喝喝酒,这诗词歌赋都是文人的事,我们玩起来就会被武训套进去的,可别上他的当。”

    武训不知道万浩鹏是担心,一见万浩鹏打退堂鼓,就说:“万主席,想当年你也是南大响当当的人物,怎么在学姐面前就害羞了呢?这样可不对,是不是学姐?”

    武训说完目光就荡向了叶佳佳,而牛卫国却一本正经地从叶佳佳手里接过了一本诗词的书,认认真真地翻了起来,万浩鹏再想推掉这个活动,已经来不及了。

    牛卫国好象到了他满意的诗句,此时高兴地嚷嚷道:“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牛卫国的诗词一出口,武训咬着嘴想笑不敢笑,万浩鹏一下子明白武训想笑什么了,“一树梨花压海棠”不就是形容牛卫国老牛吃嫩草了吗?

    叶佳佳从武训的表情上也一下子明白过来,想阻止牛卫国时,牛卫国却说:“鸳鸯被里成双夜,这个就是那结婚时的场景吧?”

    万浩鹏想接话,武训却抢过话说:“对,对,牛县长说得太对了,这句好,这句太好了,太有意境了,下一个该我们万县长了,万县长,来一个,来一个。”

    武训这么一逼万浩鹏时,万浩鹏不得不参加了,他说了一句:“春风放胆来梳柳,夜雨瞒人去润花。”

    万浩鹏一说完,叶佳佳却极有深意地看了又看万浩鹏,万浩鹏很有些难为情,武训却跟在万浩鹏声音后,念了又念,这一念牛卫国就说:“万县长这深更半夜的,想润什么花啊?”

    牛卫国这么一说,武训就哈哈大笑起来,叶佳佳想收手了,这男人们一喝酒,一谈到女人,就这幅德性,她就有些后悔不该玩这个游戏了。

    武训这个时候却指着叶佳佳说:“学姐,我们三个男人都说了,现在临到了你,来一个,来一个,当然了,你如果舍得让你家牛县长喝酒,可以不说,让牛县长干一杯就行。”

    牛县长手里就拿着诗词本,才不甘心认输,再说了,他虽然计划的场景被武训搅局了,但是很显然不管是武训,还是万浩鹏,对叶佳佳的那个热乎劲,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他们当年肯定装过叶佳佳,现在,他们要往他牛卫国的枪口上送,他就不客气了,来了一石二鸟更刺激。

    叶佳佳因为要和牛卫国配合,牛卫国竟然要继续玩这个游戏,她只好说:“我想想,我想想。”

    武训就说:“学姐,古代诗人咏的那个花啊,草之类的全含有挑逗的成分,来一个。”

    叶佳佳被武训一提示,便笑了笑说:“化碟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叶佳佳的诗词一落,万浩鹏会心一笑,武训正要夸叶佳佳一句,牛卫国抢先说:“小佳,你这反映真是了得,这句好,这句好。”

    “学姐可是才女,再说了,南大的才女可是真才实学的,那不是吹牛的。这一轮下来,我们打了平手,接下来再来,要快啊,超过三分钟没想出来的就要喝酒的。”武训一边夸叶佳佳,一边又改了规徒矩,这一改牛卫国可就讨不到便宜。

    还是武训先来,张就是一句:“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他说完这句后,牛卫国跟着念了一遍,就说:“这句不算,这句里面啥也没有。”

    万浩鹏就有些奇怪,牛卫国当年也在省电视台,按道理来说,他应该是个念过学堂的人,怎么就捉摸不出武训的邪念来呢?

    叶佳佳听明白了,扯了扯牛卫国说:“这句有,有。”

    “那里有了?这句可是正儿八经写我们母亲江的。”牛卫国又一本正经地说着,说得万浩鹏想笑了,武训压不住,直接点了出来:“牛县长,那个碧空尽,和天际流,你想想,高峰时期是不是这样的。”

    武训这么一点后,牛卫国恍然大悟,而叶佳佳就坐不住了,很有些难为情,想走,万浩鹏却说:“来,学姐,我敬你一个,武训这张破嘴,啥话都说得出来。”

    “对,对,对,武主编这张嘴啊,我牛某人甘拜下风。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要叫文人为骚客,我们的武主编可真是骚啊。”牛卫国说完,哈哈直笑。

    而叶佳佳还是和万浩鹏碰了一个,象征性地喝了一个,算是把这个尴尬的话题躲过去了。

    接着是万浩鹏说,他念一句:“青纱帐里一琵琶,纵有阳春不敢弹。”

    牛卫国也跟着万浩鹏念一遍,认为这两句完全没一点带黄的,就说:“这句真没有,真没有,万县长喝酒,喝酒。”

    武训却在牛卫国的声音一落后,笑着说:“这可是扒灰的典故,这句要是不黄,那就没有黄的了。”

    叶佳佳咬着嘴唇笑了起来,显然她是听说这个典故的,再说了,苏东坡当年被贬的地方离五龙县不远,还别说,他的那个地方还是山青水秀,出诗词的好住处,也难怪古人能写出那么多优秀的诗词,他们住的地方拿今天的话说是绝绝对对的豪宅啊。

    牛卫国可没听过这个典故,就要武训解释,武训便说:“苏东坡中年丧妻后,一直未娶。有天他的儿媳妇穿着蝉羽般透明的白纱裙子,给苏东坡送茶,苏东坡看着儿媳妇婀娜多姿身影,一时心猿意马起来,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儿媳妇就叫了一声‘爹爹请用茶’,让苏东坡一下子醒悟,他看的是自己的儿媳妇,顿时脸红了起来。

    偏偏儿媳妇多事,就问苏东坡为什么脸红?苏东坡也不答话,接过茶杯,用食指快速在书桌上写了两句诗:‘青纱帐里一琵琶,纵有阳春不敢弹。’因为苏东坡为人懒惰,长时间不抹桌子,所以桌面上有一层厚厚的灰,那字迹看得非常清楚。

    儿媳妇看后也用手指快速在后面又续写了两句:‘假如公公弹一曲,肥水不流外人田。’写完红着脸就跑了。苏东坡正看得得意洋洋,他的儿子回来了,儿子用苏东坡在看什么,苏东坡吓得忙用袖子将桌子上的字迹擦掉,并告诉儿子他在扒灰。”

    武训一讲完,万浩鹏就看着牛卫国话里有话地说:“牛县长,你先是怀疑我,现在又怀疑万县长,我们可都是黄了又黄的,你破坏了规矩,该自罚一杯吧。”

    牛卫国一听万浩鹏如此说时,整个人一怔,一时间说不出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