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权力代言人 第928章 皱纹纵横

时间:2018-05-08作者:梅花三弄

    ,精彩小说免费!

    第928章?皱纹纵横

    武训见万浩鹏朝往走,会心地一笑,看来这狗日的开窍了,他可懒得管万浩鹏晚上睡哪里,五龙县再复杂,这狗日的现在是常务副县长,等于也算个管理五龙县的主人,他的地盘,他要是不能解决自己睡的地方,这个破副县长当着何用!

    万浩鹏本来是负气走出来的,一出门,他才发现自己并没什么去处,除了办公室,他好象没地方去了。可是这么晚去办公室,那灯光一亮,太打眼了,指不定左清泉和牛卫国的人又不知道如何传话呢。

    万浩鹏在招待所院子晃着圈,发现小红还提着一堆吃的东西进了自己的房间,万浩鹏觉得这院子也不能呆了,走得越远越好。

    万浩鹏信步走到了五龙县的大街上,打了一辆车直奔五拖厂而去,白天不能去看看五拖厂,夜里去看看总可以吧,万浩鹏这么想时,大脑里忍不住又冒出了那个问题,莫向南知不知道五龙县的情况呢?

    万浩鹏被这个问题折腾了头都大,直到车子停在了五拖厂门口,万浩鹏还是没答案,索性懒得前,走一天看一天,现在有武训这狗日的搅局,随他去吧,明天顶多说自己喝多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等万浩鹏朝五拖厂里面走时,没想到撞上了王国庆,他一见是万浩鹏,又惊又喜地说:“万县长怎么来了?”

    “白天事多,一直抽不开身,晚上就想来看看五拖厂有多大,规模怎么样的,做到心里有数。没想到王师傅还在厂里,正好带我参观一下厂房吧。对了,这么晚,王师傅怎么还在厂里?”万浩鹏解释的同时,看着王国庆问着。

    “没想到万县长年纪轻轻的,这么敬业,真是难得的好领导。我白天和厂子里的人一直在打扫厂子,晚上也由我守着厂子,虽说厂子没开工,可一些机械还在,总得有人保管着吧。”王国庆笑了笑说。

    “王师傅这也是爱厂如家啊。”万浩鹏感慨地说了句。

    “没有厂子的红火,哪里有我们这些人的活路。自从厂子停工后,你也看到了,我们过的哪叫个什么日子啊,民工都不如,不爱厂子,我们就没出路的。”王国庆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万浩鹏一听王国庆如此说,心里被什么扎了一下一般,整个人说不出来的难受,更加坚定他要帮帮五拖厂的人,于是看着王国庆说:“王师傅,相信我,五拖厂会开工的,会好起来的,你们也会过是比过去更火红的日子的。”

    “有万县长这些话,我们再苦再累都值。今天全厂的人都来参加大扫除了,打扫得可干净了。”说着,王国庆在前面带路,万浩鹏就在后面跟着。

    果然到了车间后,万浩鹏发现真的收拾得干干净净,一点也看不出来是几年没开工的样子,仿佛是白天还有人在上班一样,看不到落败,也感受不到没人气。

    王国庆一边给万浩鹏介绍,一边摸着一台又一台的机械,他是那么熟悉这些机械,看得出来他也是那么热爱这个厂子,只要真爱,才会如此地痛心厂子的败落。

    一个又一个的车间,王国庆在前面领路,万浩鹏随着他看着,每到一处,王国庆都会回忆当年火暴的场面,高峰期,不仅仅是五龙县,就是整个宇江的农用拖拉厂全部出自这里,那个时候,他们这些技术工人多受敬重啊,特别是王国庆,年年都是先进工人,带着大红厂花坐在主席台上时,那种光荣劲,他一辈子忘不了。

    时代不同了,可是王国庆万万没想到厂子有一天会败落到开不了工,他们吃不上的时候,他也是没办法才让人绑了万浩鹏,可没想到这位年轻人一点也不计较,深夜还来厂子视察,他们苦了这么多年,终于盼来了一位好领导,这让王国庆又是感动,又是欣喜。

    等看完了所有的车间后,王国庆动情地说:“万县长,走,去我家,我让老伴烧几道菜,我要好好敬万县长几杯,只要万县长不嫌弃好不好?”

    万浩鹏本来想拒绝,可是他拒绝了王国庆,他晚上能去哪里呢?再说了,他要是真拒绝了,会伤着王国庆的。

    万浩鹏看着王国庆说:“好的,王师傅,我们边喝边聊,你们有什么想法,要求,都可以直接告诉我。”

    王国庆没想到万浩鹏还真不嫌弃他,更加感动,一边给老伴打电话,一边说:“万县长,你真是一个好人,好领导啊。”

    万浩鹏心一酸,他不过做了一点份内的事情,可把王国庆感动成这样,可见我们的领导这些年与民众之间脱离成什么样子,如果我们的领导能做好份内事,民众就不会天天骂娘了,政府的威信也不会每况愈下了。

    王国庆打通了老伴的电话后,让老伴把家里收拾一下,说万县长要去,老伴本来睡了,一听大领导要来,赶紧起床,急急忙忙一边收拾,一边把家里最好的菜拿出来烧给万浩鹏吃。

    万浩鹏跟着王国庆一起去了他的家,他住的是厂里当年的宿舍楼,因为年代已久远,到处破破烂烂的,电线扯得如蜘蛛网一般杂乱无章,有的低得人走路都得弯着腰从电线丛中钻过去,这样的地方显然安全隐患是一个极大的问题,可是却没人管。

    万浩鹏就问王国庆:“王师傅,这一片左右都是高楼大厦,为什么这里没被规划进去呢?”

    “谁敢规划呢?六百多人的生存是一个大的包袱,再说了,厂子成这样后,也没人敢接手,宿舍楼就这么一点位置,几个开发商愿意开发呢?指望政府,政府连我们的安置费都给不了,还会管我们住什么地方吗?我们早不作指望了,只要有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我们就知足了。”说着,王国庆苦笑起来。

    看着满脸皱纹的王国庆这般苦笑时,万浩鹏猛然想起了曾经有部电影里的一个镜头,苦恼老人的笑,也如他现在这样,不同的是那个镜头定格在满是烟丝之中,那张无奈的,皱纹纵横的老脸上的苦笑,在年少的万浩鹏脑海里留下了磨灭不了的印象,此时与王国庆的脸如此一致地重叠在一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