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权力代言人 第1002章 酒后真言

时间:2018-05-08作者:梅花三弄

    ,精彩小说免费!

    第1002章?酒后真言

    谷振强完全把自己打开了,不仅仅对万浩鹏讲那个女领导的故事,还讲他为了讨好女领导,收集了一堆如何讨女人欢心的鸡汤文,还真照着这些鸡汤文去泡女领导,对他这个没念多少书的农村伢而言,挺管用的。如果万浩鹏需要的话,他回家就找给万浩鹏,一篇篇他都贴好了,厚厚一大本呢。

    万浩鹏没笑,证明谷振强确实是一个有心之人,他能在被王权衡压制的时期夹着尾巴做人,没被王权衡抢了局长之位就足以说明谷振强是个聪明的人,而且能屈能伸的人。

    万浩鹏曾读过韩愈的故事,很多人只知道韩愈是唐朝著名的文学家,但不知道他是一个把玩官术的高手,他最初的仕途之路十分坎坷,后来靠着他的文学才华极力巴结和吹棒京兆尹李实,韩愈明明知道李实是一个十足的奸滑小人,当时李实恶名传遍了京城,人人痛骂,韩愈却反其道而行,写文章大赞李实,打通了他和李实交往的通道,抱上了李实的大腿后,仕通一路通达。

    很多人都骂韩愈,可是他很清楚如果他不抱李实的大腿,他还是实现不了自己的抱负,一如此时的谷振强一样,哪怕女领导长得丑一点,大一点,但是她帮谷振强打通了他的仕通之路,在谷振强喝多酒把这些经验传给万浩鹏之时,万浩鹏很明白谷振强的用意,他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个粗人,可粗中有细,是谷振强的特点之一,相比之下,万浩鹏做不到如谷振强这样能收能放,再说了白婷婷是个高知,这样的女人内心是丰富多彩的,也是极为敏感的。

    万浩鹏当然不会把他和白婷婷之间问题剖析给谷振强听,一来他的为人不允许他剖析,二来他也没谷振强这种大大咧咧以粗人自娱的勇气,所以谷振强讲他的故事时,万浩鹏大多时候都在听,偶尔会接接话,也是附和着谷振强,他也清楚这件事,谷振强恐怕在内心压了很久,除了给他讲过,谷振强不会对别人讲,一如谷振强在问他和白婷婷的关系时,他的脸一下子涨红了,那也是他在谷振强面前没有防备,在别人面前他是不可以这个样子的,他必须时时刻刻防备着,所以官场中的人越来越多地得了忧郁症,也越来越多的被忧郁症而死。

    左清泉是自己有了问题,再加上牛卫国策划的局,才没被五龙县报一个被忧郁症的。

    现在,万浩鹏面对的是如何破局,所以在谷振强讲完他的故事之后,他看着谷振强说:“谷哥,佩服,兄弟真要好好跟着谷哥多多学习,我明白谷哥的用意,也会好好想一想。但是,谷哥,现在面对牛卫国的局,你觉得我该如何破呢?”

    谷振强确实也没拿万浩鹏当外人,再说了,他其实有今天这个地位他就很满足,至如进不进常委,他内心并没强烈的欲望,所以他更多的是希望万浩鹏升起来,他年轻,他是大学生,能文能武,这些都是谷振强所没有的,也是他羡慕的。

    人,往往缺什么就向往什么,此时的谷振强确实就是这样。所以,万浩鹏向他求教时,借着酒意,谷振强说:“兄弟,你可是大学生啊,我这个小学都没念完的人,不知道有多羡慕你,而且不知道有多希望能上一个如白婷婷这样优秀的高知分子。

    兄弟,你别笑话哥,哥说的全是大实话。不瞒你说,你在社科联时,你们那个郝主席,那娘们很正点,可惜上了成正道的船,不过她还是没白婷婷这娘们综合素质高,她现在是市长,虽然年近四十,可你瞧瞧她那前挺后翘的身材,瞧瞧她戴着一副眼镜的知性样子,对我这种没念过书的粗人来说,太有吸引力了。

    兄弟,本来我对进常委兴趣没那么强烈,可她当了市长后,特别是那晚她和老大商量郭秀兴在搞鬼时,我可是对她越看越来劲,可她对我不感冒,我有自知知明,所以,兄弟,哥是真心希望你上了这娘们,就算替哥上的,真心话。”谷振强越说越来劲,可万浩鹏却是越听越不知道如何打断谷振强了。

    万浩鹏万万没想到谷振强会对白婷婷动心,他压根就没过把这两个放一块,郝五梅成为政府大楼的谈资这个他早知道,可白婷婷来宇江这么久,万浩鹏还没听哪个男人如谷振强一般如此说话的,而且是喝酒时说的话,一定就是谷振强内心的真话了。

    这个时候万浩鹏不想讨论女人的问题,他顿时觉得和谷振强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一如他在白婷婷办公室里时是一样的感觉,他内心是清楚白婷婷渴望他哄她,可他哄不出来,现在他想和谷振强分析一下局势,可他却大谈白婷婷。

    万浩鹏不知道此时自己是啥滋味,就因为五龙县与白婷婷,与谷振强没关系吗?或者在他们眼里,那些复杂性都应该归万浩鹏自己去解决,一如莫向南的用意,天捅破了可以,但是要知道如何补上。

    “谷哥,你喝多了,我们不喝了,不喝了。”万浩鹏一边说,一边准备把谷振强面前的酒瓶收起来,可是谷振强不给他,反而说:“你来我的地盘了,就得听我的,兄弟,哥今天高兴,再喝,再喝。”

    “可是谷哥,我们都喝了一瓶多了,再喝下去,我们都会醉的。”万浩鹏知道今天谈不成事了,但他还是想就此结束喝酒,真要再说下去,他还不知道谷振强会说出什么话来。

    无论是郝五梅还是白婷婷,万浩鹏都不可能如谷振强那般说出来,正如谷振强所说,万浩鹏念过那么多年的书,不允许他把内心的隐私真的如谷振强这样不管不顾地说出来,倒不是他没把谷振强当哥或者不信谷振强,这一点,他也不知道如何对谷振强解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