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权力代言人 第1003章 泪流成河

时间:2018-05-08作者:梅花三弄

    ,精彩小说免费!

    第1003章?泪流成河

    万浩鹏越劝谷振强不要喝,可他反而越要喝,越喝话越多。

    万浩鹏劝到后来索性不劝了,把自己包裹久了,想放开就让他开吧,他毕竟和万浩鹏接受的教育不同,万浩鹏可以理解他,但是他能理解万浩鹏吗?

    “万兄弟,就让我们来个一醉方休吧,好久没这么痛快地喝酒,没这么痛快地谈女人了,哥,今天高兴,高兴,五龙县那些破事见鬼去,见鬼去,那个刘栋梁我把他给撤职,撤职,兄弟,到那个时候,他要自保就得乖乖交人,交人。”谷振强说话开始打结了,但是他的这番话,万浩鹏却听进去了。

    “怎么撤?”万浩鹏看着谷振强问。

    “小,小兄弟,来,来,再走一个,走一个,今天,别,别谈工作,谈女人,谈女人。”谷振强显然是喝多了,万浩鹏正经问他时,他又不说了,转到了女人身上。

    “谷哥,你要是真喜欢白市长,你就追啊。”万浩鹏不得不转到女人话题上去了,他心里想的是如何撤刘栋梁的职,如何让他把牛金津交出来。

    “追个卵子,哥老了,看看哥这身肥肉,再看看哥这把年龄,我哪点可以和你比?所以,兄弟,别生在福中不知福,抓紧了,过了这村没那店的。

    不是哥说你啊,工作勤奋不如抱个大腿,哥是过来人,我哄好了那女人,没干过啥,一路高升,反而是我在局长位置上拿命拼死拼活的,差点还被那个狗日的王权衡给搞下来了,如果不是老子赤手空拳抓过威胁老领导的访民,老子早被他们搞下去了。

    你啊,有能力有才华再哄哄白娘子,前途一定无量,无量的。”谷振强真喝多了,越说越离不开白婷婷,而且一口一个白娘子,让万浩鹏都不知道怎么接话。

    两个人这一喝,两瓶白酒干光了,谷振强还要开酒,万浩鹏死活不让他再开,已经不少了,就算要一醉方休,也不能这么放任。

    “谷哥,来,我们谈白娘子吧,不喝,不喝。”万浩鹏为了让谷振强不再喝酒,不得不也顺着他叫白婷婷为白娘子的。

    “白娘子是你的,你就是那个许仙,许大官人,哥没这福份啊,哥,哥,”说着说着,谷振强扒在桌面上呼呼睡着了。

    万浩鹏松了口气,反正这是谷振强的地盘,让他睡在这儿也不错,他坐在一旁陪着谷振强,正准备掏出手机看看牛卫国他们弄上到网上去的贴子,手机响了,吓得万浩鹏一大跳,他看来心思还是在五龙县,不在白娘子身上,哪怕谷振强做了这么久的工作,万浩鹏还是觉得他和白婷婷之间还是顺其自然为好,他做不到如谷振强这般刻意地哄白婷婷,就他在女人身上的试验,被他上过的女人几个离得开他呢?白婷婷旱了这么久,他一沾身,她不溃堤万里才怪,这点自信万浩鹏还是有的,只是他不好意思如谷振强这般拿到酒桌上谈私情而已。

    电话是柳锦文的,万浩鹏看着这个熟悉的号码,恍若隔世一般,这个时候柳锦文给自己打电话,他很清楚,她应该不是想他了。

    万浩鹏接了电话,柳锦文问:“你方便说话吗?”

    柳锦文就是这点好,无论天大的事情,她总会考虑万浩鹏的处境。

    “锦文,你说吧,我方便。”万浩鹏声音尽量压了压,虽然说谷振强喝扒下了,他还是不能不想把自己睡过的女人暴露出去。

    “贤超他,他,”柳锦文说到这里,“哇”地一声大哭起来,而且这一哭,停不下来,如同一个走丢的孩子突然回到父母怀里一样。

    万浩鹏被柳锦文这么一哭,顿时惊恐地问:“陆贤超他,他出事了?”

    张福臣出事了,陆贤超再出事,万浩鹏还真不知道如何回应网上的贴子,特别在全国人大代表会议召开之际,他务必得让牛卫国和刘栋梁闭嘴。

    “他没出事,而是我偷听了他的电话,才知道叶佳佳失踪案与他有关系,叶佳佳被他藏在半山公司开发的别墅里,浩鹏,我好害怕,看上去他一直热情地待着你,而且从没说过你半句坏话,可直到昨晚偷听了他的电话后,我才知道,他有多恨你。

    还有浩鹏,他和牛卫国早就认识,他藏得好深,心机如此之深的人,好可怕的。我一直纠结要不要告诉你这些,一边是我的丈夫,一边是我一直念念不忘的爱人,从昨晚到现在,我无数条理由说服自己要站在丈夫这边,可我迈不过良知这一关,也迈不过和他同流合污地伤害你这关。

    浩鹏,我怎么办?你说我怎么办?那个张福臣也是他找人在车刹上做了手脚,才导致车毁人亡的,浩鹏,我害怕,我真的害怕。”柳锦文又哭又说,但是万浩鹏还是被震到了,他虽然知道陆贤超和牛卫国的关系,但他万万没想到陆贤超会参与命案之中,而且劫持叶佳佳是他一手导演的。

    陆贤超如果知道柳锦文偷听了他的电话,后果不敢想象。这个人完全疯了,万浩鹏想不通就算他和柳锦文睡过,那也是在陆贤文娶柳锦文之后,他有必要这么记仇吗?

    陆贤超和牛卫国之间一定还有别的事情,成正道虽然没有扯更多的人出来,但是成家帮这条线上的人一定不简单,只是万浩鹏忽略了而已。

    “锦文,你别哭,你赶紧找丰年去,如果被陆贤超知道你通风报讯,我怕对你不利,别难过好吗?你现在就去找丰年,我也往丰年哪里去,我们在太平镇见好吗?

    锦文,是我对不住你,你一定要坚强,赶紧下山找丰年,听话,听话,知道吗?我真的好担心你,快下山。”万浩鹏急急地说着,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他得见到柳锦文,他必须见到她,他此时真担心她。

    “我,我还是想问问他,我已经一心一意和他过日子,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呢?”柳锦文的眼泪一旦打开,就如坏掉的水笼头一样,此时满脸全是眼泪,满心也全是泪水,她就是想不通,她尽管忘不掉万浩鹏,但她嫁给陆贤超后,没半丝对不住他的地方,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