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权力代言人 第1017章 各为其利

时间:2018-05-08作者:梅花三弄

    ,精彩小说免费!

    第1017章?各为其利

    万浩鹏听到吕兆煌这番话时,一怔,赶紧说:“兆煌,你怎么突然说这些话?怎么啦?”

    吕兆煌被万浩鹏如此一问,才知道自己急了,现在不是交投名状的时候,赶紧说:“万县长,我去看看柳总,就是刚才董书记气急败坏离开后,我担心对丰年不利。”

    吕兆煌明明担心的是他,不得不朝韩丰年身上扯着。万浩鹏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吕兆煌这是起了小心思,估计这次事件董执良也清楚太平镇全是万浩鹏的人,他调派不动。

    万浩鹏笑了一下说:“兆煌,你,姚哥,丰年都是我力保的人,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们有事的,这件事我说过,我全部承担任何的问责,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吕兆煌更加地尴尬,支吾着想解释,万浩鹏的电话进来了,他赶紧说:“兆煌,我的电话进来了,你们把柳锦文安排,别让她干傻事啊。”

    说完,万浩鹏急急地挂掉了电话,进来的电话是郝五梅,他想叫她一声姐,叶佳佳和吕汉昌都在车上,看来他又叫不成了。

    万浩鹏重新给郝五梅把电话拨了过去,电话一通,郝五梅就说:“准备好两百万,送到机场,我在机场等你。另外,让韩丰年的车滚回去,一辆警车沿途跟着我们,算什么事!”

    陆贤超没想到郝五梅这么真心帮他,就连给万浩鹏打电话都这么不客气,看来她和万浩鹏那小子也闹掰了,之前郝五梅对万浩鹏可是热情极了。也是的,曾经的下属一翻身直接针对着成家帮,搁谁身上都不舒服的。

    陆贤超这时在一旁说:“五梅,谢谢你。”

    这话万浩鹏听到了,他更知道郝五梅这戏演得真成功,顺着她的戏路冷冷地说:“郝大校长,既然你和董书记无情无义,我成全你们!两百万是吧,我现在就送到机场去,但是我要的东西,虽然你和陆贤超准备好,见不到证据,这两百万我一个子也不会给!”说完,万浩鹏不等郝五梅说话,“啪”地挂掉了电话。

    这个配合太神化了,郝五梅气呼呼地收起电话有意骂:“狼心狗肺,老娘当初还亲自送他去太平镇,还为他带钱到处求人,真他妈的是个小人,白眼狼!”骂完后,郝五梅迅速对陆贤超说:“贤超,你也听到了,这回我算是彻底把韩丰年和万浩鹏给得罪了,估计我和你合伙绑韩丰年的事情早传到了万浩鹏这小子耳朵里,否则他也不会气成这样。他要牛卫国和刘栋梁的证据,证据在哪里?”

    陆贤超完全上了郝五梅的道,这个时候,郝五梅让他做任何事,他都会做的,便说:“证据在我山庄卧室床头隔层里,果面有牛卫国和刘栋梁和另外一个贩毒老板的秘密谈话,他们是这人保护伞,当然也是我的,我就是靠这个起家的。所以我必须出国,呆在国内,我就算不是死刑,也会无期的。

    五梅,谢谢你如此帮我,到了机场后,我会把六安山的山庄转让给你,我写转让书签字按手印,这个具有法律效应的。

    只要拿到了万浩鹏那狗日送来的两百万,加上我在境外银行存的钱,下半辈子会衣食无忧的,只是便宜了这个狗日的,锦文她,唉,不说这娘们了,本想毁了她,你一喊,我又担心你出事,想想这死娘们老子也不是真稀罕,老子不甘心而已。”陆贤超骂骂咧咧地说着,而郝五梅早把自己的手机调了录音,这些话她全录了下来。

    “你那个山庄我不要,能帮你逃出去我也算对得起你们,能帮大家一点是一点,毕竟我们都曾经是成家帮的人。只是,作为朋友,我还是要劝你,女人嘛,如衣服一样,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虽然我自己也是一个女人,所以还是希望你放下,她以后是生是死与你没关系了,看淡点吧。”郝五梅继续劝着陆贤超,只要他听她的,一切就好办了,他不狂燥就行。

    郝五梅还是担心董执良,他要是如万浩鹏那般聪明就好,她还是服万浩鹏的,居然马上和她配合演戏,可董执良却让韩丰年追上来了,唉,这男人啊,她本来可以给董执良打电话的,为了让陆贤超更加相信她,她才给万浩鹏打了那个电话,还好这小子立马来事,和她配合得极好,越是这样,她又越是舍不得这小子。

    今非惜比,郝五梅劝着陆贤超的同时,也在劝自己,女人如衣,男人也得如衣,弃掉迎新,她觉得她得彻底放下万浩鹏,她得把心扎在行政学院,说不定哪天就有适合的大领导呢?傍过成正道的她,又一次想着再傍一个大领导,她得压住万浩鹏,而不是任由这小子如此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陆贤超见郝五梅如此安抚他,心情也好多了,一边点头一边加快了开车。

    有一段路程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各怀心思地想着属于他们的未来。而这个时候的万浩鹏给韩丰年打电话,电话一通,他就说:“丰年,辛苦了啊,你是不是在追陆贤超?”

    韩丰年一见是万浩鹏的电话,赶紧说:“浩鹏,锦文应该没事了,老姚去救她了,董执良这老狗日的非要我追陆贤超,这不,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呢。”

    “别追了,回去吧,看看做做柳锦文的思想工作,我这头送钱去机场,我和陆贤超在机场会合。”万浩鹏如此说着。

    韩丰年一听,吃惊地说:“还要给这裸日的送钱?老子恨不得宰了这个裸日的,让老子的人在山洞口守了这么多天,他想拍拍屁股就走人啊,不行,你不能去,这裸日有枪,太危险。”

    韩丰年的话让万浩鹏听得很是心热,他和吕兆煌就是这点不同,什么时候,韩丰年都会站在万浩鹏的立场上去想,但是吕兆煌不是,也对,吕兆煌要的是位子,而韩丰年要的是兄弟情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