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权力代言人 第1033章 太扯了

时间:2018-05-08作者:梅花三弄

    ,精彩小说免费!

    第1033章?太扯了

    孙清城总算是从钱青秀的结巴中弄明白了事情的缘由,等他挂掉电话后,想了想,还是拨通了万浩鹏的电话。

    万浩鹏一见是孙清城的电话,一怔,但他还是接了,他主动问:“孙哥,不会你也看了网上的新闻?”

    万浩鹏以为是孙清城看到了牛卫国跳楼的直播,才如此问的。

    孙清城忙得屁股都没着地,哪里有时间上网看新闻,不过他也没把有什么大事和万浩鹏扯一起,毕竟现在是莫向南和白婷婷时代,这可全是万浩鹏的大靠山,谁还敢招惹万浩鹏呢?他在宇江现在可是比当年的杜耕耘牛逼得多,毕竟万浩鹏是一路杀过来的,而且搞掉的都是牛逼闪闪的人物,这可不是杜耕耘靠伺候人比得了的。

    “什么新闻?我这头忙得恨不得如孙猴子一样搞个三头六臂出来,实在没时间关注网上。”孙清城回了一句。

    “那孙哥找我有事吧?”万浩鹏见孙清城不知道牛卫国的事呢,就问了一句,他暂时还不想让兄弟们知道,免得他们担心他。而且他才去五龙县多久,庆祝的酒还没来得及喝,就得停职,说容易,可是真面对时,面子很失损的,哪怕有莫向南和白婷婷护着他,他也不可能真正开心得起来。

    “还真有事,而且事情估计不小,你是在五龙县还是在宇江呢?”孙清城问。

    万浩鹏一惊,又出事了?他头顿时大了起来,很快挂电话啊,他现在不想听出事,对出事两个字真的抵触极了。

    “我快回宇江了,孙哥,什么事?”万浩鹏硬着头皮问。

    “青秀她,她把武训的命根子给踢伤了,人送到了医院去了,你回宇江的话就去看看武训,代我,代青秀赔礼道歉,需要如何赔偿,让他开个条件好吗?她年轻不懂事,我骂她了。”孙清城赶紧把情况对万浩鹏简单说了一下,而且提出愿意赔偿,他确实是看在万浩鹏面子上,他很清楚万浩鹏和武训之间的关系远远大于他和吕汉昌的,他们虽然也是兄弟,但武训可是万浩鹏共裤子的兄弟,这个他们比不了。

    “啊?”万浩鹏惊得叫了起来,还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啊,万浩鹏哭笑不得。

    孙清城一听万浩鹏惊叫,更加紧张,赶紧说:“兄弟,真的对不起,青秀她,她不懂事,你就原谅,原谅她吧。”

    “原谅个屁啊,武训那狗日的,老子要宰了他,我千叮嘱万叮嘱的,他就是狗改不了吃屎的德性,老子马上回去搞他的人。孙哥,不是青秀的错,我知道那狗日的德性,活该,踢废,踢残都是活该。”万浩鹏本来就窝着火,此时正好冲着孙清城大骂起来,发泄发泄。

    孙清城一听,感动极了,他没想到万浩鹏不是一个护短之人,武训做错了就是错了,再好的兄弟,他也不护短,光明磊落,值得他更加敬重。

    “万兄弟,也不能这么说,青秀她也确实下手重了。”孙清城想给万浩鹏找台阶下。

    “一定是武训不对,青秀她不会招武训,那狗日的,见不得有姿色的姑娘,也怪我,没介绍她是你表妹,对不住啊,孙哥,我回去一定会好好吧武训的,至于你说的赔偿什么的,赶紧不要提,这件事传出去对武训也不好,我替武训向你,向青秀道歉,我这就往宇江赶。

    不过,孙哥,这一段五龙县发生了很多事情,等过了这一段后,兄弟请你们几个哥哥聚一餐,喊上武训这狗日的,亲自赔礼道歉。”万浩鹏赶紧说着。

    “别,别这样,大家都是兄弟,只要你不怪青秀,我和她就很感激了。”孙清城真诚地说着。

    万浩鹏就有些心酸,孙清城这样无非害怕得罪他,而不是武训。孙清城这样的官员出了事都不敢得罪权贵,何况普通的市民呢?这件事明明是武训不对的,但是孙清城非要把责任推给钱青秀。

    “孙哥,你不要怪青秀,这件事我会处理的。你忙你的事情去吧,改天有空大家聚一聚,这事就翻页了。”万浩鹏如此说着。

    “好的。”孙清城还是很为万浩鹏的态度而高兴的,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万浩鹏没和孙清城多扯,就挂掉了电话,立马给钱青秀打电话,钱青秀一见是万浩鹏的电话,更加害怕了,她还没进病房,因为武训不待见她。

    好半天,钱青秀才敢接电话,万浩鹏主动问:“青秀,怎么不接电话呢?怕我责怪你吗?”

    钱青秀一听万浩鹏这么说,委屈得一下子又“哇”地一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我是踢得太重了,我承认我不该下脚这么重,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己会踢中那个位置,而且,而且他是你的兄弟,他就不应该打我的主意,还有,他,他凭什么认为我开个足疗城就可以随便欺负的?他把我当什么女人了?

    我表哥还骂我,你也怪我,我到底错哪了?”

    万浩鹏见钱青秀误解了他,急忙说:“青秀,你个傻瓜,我没怪你,我骂了你表哥,而且我正往宇江赶,我呆会去医院就要好好骂骂武训,我可是对你表哥说了,你踢得好,踢毁那家伙才对。”

    钱青秀一怔一怔的,她简直不相信手机另一端是万浩鹏,真是他吗?

    “万哥,你真不怪我?”钱青秀小心翼翼地问着。

    万浩鹏很不是滋味,孙清城这个态度,他还能理解,毕竟孙清城想得更多还是场面上的关系,可钱青秀也这样,他忍不住了,直接问她:“青秀,你是怕得罪武训,还是怕得罪我?”

    钱青秀一听,不明白万浩鹏是什么意思,半天不知道如何回答万浩鹏。

    “你表哥赔一堆礼,你也这么小心翼翼,明明是武训的错,你们全这样,让我很难过,你明白不?我确实是武训的兄弟,可你表哥也是我哥,你也是我妹,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不想你们任何一方委屈,但是这件事确实是武训不对,你们为什么全怕我呢?

    说来说去,你和你表哥没真当我当自家人,才会如此担心我护短是不是?”万浩鹏忍不住如此问着钱青秀。

    钱青秀明白了万浩鹏是什么态度和心意,眼泪哗啦一下,如同关不住的水笼头,大滴大滴地往外淌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