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权力代言人 第1044章 扯野棉花

时间:2018-05-08作者:梅花三弄

    ,精彩小说免费!

    第10章?扯野棉花

    孙清城一听万浩鹏如此说,整个人说不出来的尴尬,这等于是钱青秀送上了门而被人拒绝了,但是他肯定不能对万浩鹏流露出任何这点想法,否则他和万浩鹏就没办法做兄弟了。

    “兄弟,我知道了,我这就让汉昌去找人,你放心,这件事我会解决好的。”孙清城赶紧如此对万浩鹏说着。

    “谢谢孙哥。”万浩鹏急忙道谢。

    “我应该做的,你安心休息,我挂了。”孙清城说着就主动挂掉了电话。

    孙清城挂了电话后急忙给吕汉昌打电话,电话一通,他就说:“汉昌,青秀失踪了,你赶紧去江滩酒吧找找,她昨晚和浩鹏在哪里泡吧闯上了杜耕耘,我担心有人认出了浩鹏,杜耕耘和老板联手想在青秀身上开刀,逼她承认和浩鹏之间有什么不清白的关系,如果真是这样,我们都得跟着遭秧,毕竟我们都是靠着浩鹏这根线搭上去的。

    汉昌这事交给你了,你赶紧的,要偷偷调查,无论如何都要找到青秀,只要她不说出浩鹏来,你顶这个包都可以的。当时杜耕耘欺负青秀,浩鹏用外套罩着他的头暴打了他,监控被青秀抹掉了,所以实在要人时候,你顶上。这事事关重大,刻不容还,快去。”孙清城对吕汉昌就不会那么客气了,再说了,他和吕汉昌这种关系,也不需要客气。

    吕汉昌一听就急了,这一路上来他都替万浩鹏着急,发生了这么多事,也亏了万浩鹏承受的,偏偏在这个时候,钱青秀会缠上万浩鹏,他见过萧红亚就清楚钱青秀距离太远,无论是姿色还是家世,不是差一点两点,特别是万浩鹏这种仕途如此之旺达的人,怎么可能选钱青秀呢?这话他当然不能对孙清城说,只是替万浩鹏急,一定是钱青秀要他陪,他才带她去酒吧,否则这个时候,万浩鹏哪里会有心思泡酒吧呢?

    “好的,清城,我就去办。不过,你也要劝劝青秀,老大不小的,该找个人结婚成家了。”吕汉昌暗示性地对孙清城说了一句。

    “我懂,你快去吧。”孙清城明白吕汉昌为什么说这话了。

    “好。”吕汉昌回应完就挂了电话,直接去了江滩酒吧,老板不在酒吧里,吕汉昌亮了一下自己的工作证,让店员赶紧找老板。

    公安局的人来了,店员不敢不找老板,老板急忙到店里后,吕汉昌同样是亮了工作证,把来意说明后问老板:“人呢?”

    老板急了,他确实让人查到了钱青秀的位置,可是他们的人赶到时,钱青秀被人拖上了车,他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吕汉昌,吕汉昌瞪着眼问老板:“你说的话可是真的?”

    老板看着吕汉昌说:“我哪里敢骗你,一定是那个杜局长下的手,他当时可生气了,你去宝塔路上调监控看看,能查到他们的行踪。”

    老板的话提醒了吕汉昌,他从江摊回去后,调了宝塔路的监控,查到了带走钱青秀的那辆车,顺着这辆车的线索,吕汉昌查到了是王权衡的亲信沙毕宇的车,而且沙毕宇和他一直不对光,他们曾经都在城区派出所共事过,当初为了争副所长一职,沙毕宇和他结下了梁子,后来,沙毕宇调到了市局成了王权衡的亲信,他调到了宝塔路派出所任所长,一干就是好几年。

    沙毕宇好疯狂啊,居然开着自家的私家这么大摇大摆地把钱青秀拖上了车,这让吕汉昌很有些意外,他们还以为天是成正道家的吗?真是的。

    吕汉昌直接去了市公安局,在敲开了沙毕宇的办公室后,沙毕宇一振,不过很快看着吕汉昌说:“吕大所长,今天起西风了,好贵脚。”

    “沙主任,我来要人的。”吕汉昌看着沙毕宇,冷冷地说着。

    “要人?要什么人?”沙毕宇不满地瞪住了吕汉昌,毕竟他是市局里的领导,尽管他和吕汉昌都是正科级,可市局还是压着下面的派出所的。

    “沙主任,你看看这些照片吧。”吕汉昌说着,把一叠照片丢在了沙毕宇的办公桌上。

    “吕汉昌,注意你的态度!”沙毕宇不看照片,而是挑着吕汉昌的毛病。

    “你绑了我的表妹,还要我冷静!沙主任,你教教我,怎么冷静!”吕汉昌知道自己一点都没怯场,他得霸气一些,否则震不住沙毕宇的。

    果然,沙毕宇被吕汉昌的气势吓着了,不得不从办公室桌上拿起了照片,都是在宝塔上他的车行驶的照片,还有钱青秀被两个人拖上车的照片。

    “我不懂你这是什么意思?”沙毕宇装傻地说着。

    “这车是你的,我查过了。你们大白天把人拖上了车,欺人太甚了吧?”吕汉昌冷着脸说。

    “你说这姑娘是你表妹?”沙毕宇指着钱青秀问。

    “他是清城书记的表妹,等于是我的表妹。你们带人的时候,就没查查青秀的来历吗?”吕汉昌搬出了孙清城,毕竟孙清城已经提拨为副县了,职位上比他,比沙毕宇都要高。

    “这姑娘是孙书记的亲表妹?”沙毕宇问。

    “对。”吕汉昌果断地点头。

    “可是昨晚她带着一个男人把杜耕耘局长暴打了一顿,杜局长现在还在医院急救呢。”沙毕宇装出为难地说着。

    “沙主任,你认为一个姑娘家能打得过杜局长吗?”吕汉昌反问。

    “和她一起还有一个男人,我们只想让她交出那个男人是谁,她至今不肯说,这件事,吕大所长,我也很为难,这是王局长交待要办的案子,一大早我连局里的公车都没用,才用了自己家里的私车,我可是私车为公家所用,这种精神值得表扬吧?”沙毕宇说到后来竟然恬不知耻地说着,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说得他多清正廉洁一样。

    吕汉昌没想到沙毕宇到了这个时候竟然扯起了野棉花,很有些哭笑不得地瞪住了他,瞪得沙毕宇一头雾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