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权力代言人 第1046章 早点嫁人

时间:2018-05-08作者:梅花三弄

    ,精彩小说免费!

    第1046章?早点嫁人

    吕汉昌见沙毕宇这个样子,自然明白他后面的话想表达什么,就故意地说:“沙主任,我在这里碍事了,我去外面等你,你打来电话,就带我去见见青秀吧,另外我们所的案子是谷局亲自交办下来的,如果案子破不了,我会如实向谷局汇报整件事情经过的。”

    吕汉昌说完,看也不看沙毕宇,拉开他办公室里的门,就走出去。

    吕汉昌一出外,沙毕宇赶紧说:“王局,你也听到了,这狗日说话好硬,完全不把你这个局长放在眼里,更别说把我放在眼里了。所以,王局,我觉得他手里一定有耕耘局长的照片,我们还是把人交给这狗日去办理吧,他捅到老谷那里去也不关王局的事情,你为了杜局长做得更多的,他现在还这么烂泥扶不上墙,会拖夸我们的。”

    沙毕宇把他的担心告诉了王权衡,王权衡就算心里再不甘心,可沙毕宇的话很有道理,因为打杜耕耘的人是吕汉昌,他是办案,而杜耕耘是寻花问柳,而且还调戏错了姑娘,怎么说都不占理。

    王权衡衡权了一下后,不得不对沙毕宇说:“你去把人交给吕汉昌,话要说圆滑一些,说这件事你事先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有必要就放下身段,让吕汉昌把这件事私了吧,然后再劝劝杜耕耘不要再闹腾,也不要再去那家酒吧喝酒,特别是在牛卫国出事的时候。”

    王权衡交待完这些事后,不等沙毕宇回应,径直挂掉了电话,他现在很是郁闷,没一件事让他舒心的,本来是想送杜耕耘一个人情,没想到差点被杜耕耘套进去,真要闹到谷振强哪里去,谷振强极有可能新旧帐一起找他算的,这一段时间他一直丢手不管事,谷振强也睁一眼闭一眼,现在撞到他手里,谷振强会放自己吗?

    沙毕宇见王权衡让步,真正松了一口气,就算管吕汉昌叫爹,他也愿意叫了,只要吕汉昌愿意私了这件事。

    沙毕宇赶紧出了自己的办公室,找到吕汉昌后带着他一起把钱青秀放了出来,钱青秀一见是吕汉昌来了,一下子冲过来,扒在吕汉昌怀里就哭,一边骂一边说:“吕哥,你怎么现在才来救我,他们,他们吓死我了。”

    “好了,青秀,没事了,没事了,我们回家吧。”吕汉昌一边拍着钱青秀的后背,一边拿余光扫沙毕宇。

    沙毕宇更加信了昨晚真是吕汉昌和这个姑娘一起,他们的关系看上去也不是一般地亲密,当然了,沙毕宇也无心去分析吕汉昌和钱青秀有没有一腿,只要送走了他们,只要吕汉昌答应私了,他就安心了。

    送吕汉昌上车时,沙毕宇低声下气地求着吕汉昌说:“吕所长,这件事,你大人不记小人的过,就这样算了好吗?大家都是混饭的,都不容易,你就别往谷局那里汇报,至如杜局长哪里,王局说了,他会去问清楚的,你也说了,看在我们曾经是同事的份上,你千万别计较我的好吗?”

    吕汉昌内心很是好笑,可表面还是装成送了沙毕宇很大人情的样子说:“好的,沙主任,你也看到了,我确实是青秀姑娘在办案,这件事是个误会,你把话都说到这份上,我这个惜日的同事,肯定会念旧情的。那我带着青秀走了,你就放心吧,我会念旧情的。”说着,吕汉昌替钱青秀拉开了副座的门,示意钱青秀坐了进去。

    直到吕汉昌的车开出老远,沙毕宇还站在原地挥手,看来这狗日的完全被吕汉昌给唬住了。

    等车子开出老远后,吕汉昌才给孙清城打电话,电话一通,他就得意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全告诉了孙清城,一边的钱青秀听得一愣一愣,看来她咬牙坚持是对的,她幸好没说出万浩鹏的名字,他们威吓她,扬言她不交出那个男人,就要轮了她,她其实心里怕得要命,可她清楚一旦说出万浩鹏的名字,被人一利用,事情就复杂难办了。

    等吕汉昌的电话打完后,孙清城赶紧给万浩鹏打电话,电话一通,孙清城就说:“兄弟,汉昌真是人物。”于是,孙清城把事情添油加醋地大肆渲染了一番,就是想主万浩鹏欠吕汉昌人情,才能帮吕汉昌再进一步。

    等孙清城说完后,万浩鹏很明白孙清城的用意,便说:“孙哥,谢谢你,也谢谢吕哥,这个人情我记住了,过几天我请哥几个吃饭,我会喊上谷哥,把这件事告诉谷哥的。”

    孙清城没想到万浩鹏这么直接,倒有些不好意思,支吾了几句就借故挂了电话。

    万浩鹏想来想去还是拨通了吕汉昌的电话,电话一通,他便说:“吕哥,谢谢你啊。”

    吕汉昌还是和钱青秀在一起,一见万浩鹏这么说便知道孙清城把一切告诉他了,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清城这么快就把事情告诉你了啊,大家都是兄弟,道谢就太见外了,我只是兴奋才对清城讲的,万兄弟,你不要太放在心上,我绝没别的意思。”

    万浩鹏听得出来吕汉昌是真心的,这一点也是他更愿意和吕汉昌走近,而不愿与孙清城走近的原因,孙清城说来说去,更多的时候是在交换,包括他把钱青秀带入万浩鹏的圈子之中。兄弟之间如果凡事都是交易的话,还叫兄弟吗?

    这一点,万浩鹏也不知道如何对孙清城讲,而且这种事大家都敏感。

    “吕哥,你是什么人,我心里清楚,过几天我请哥几个聚聚。对了,这几天你多陪陪青秀,派人保护一下她。”万浩鹏叮嘱着。

    “我知道的,万兄弟,你放心吧。”吕汉昌说这话时,目光看向了钱青秀。

    等吕汉昌打完电话,钱青秀急急地问:“万哥说什么了?”

    “他让你早点嫁人,早点成家,这样你就有人保护了,不至如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吕汉昌一本正经地看着钱青秀说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