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权力代言人 第1056章 传言

时间:2018-05-08作者:梅花三弄

    ,精彩小说免费!

    第1056章??传言

    白婷婷一听完万浩鹏的话,一下子站了起来,吓得万浩鹏把茶杯赶紧放了下来,急急地说:“市长,我,我说错什么吗?”

    “你没有,你坐吧。”白婷婷显然意识到自己激动了,压了压情绪,装做去办公桌拿文件,回到了办公的位置上。

    万浩鹏更紧张了,再也不敢品茶,本能地站了起来,白婷婷就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说:“来,这边坐。”

    这个方式又回到了在莫向南办公室的样子,这显然是工作的方式和状态了,刚刚和白婷婷那种私密的相处回到了公事公办的状态了。

    “市长,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应该答应书记?”万浩鹏坐下后试探地问了一句。

    “当然啦,我就不明白,他为什么非要你离开宇江呢?你呆在宇江障他什么啦?他就那么怕得罪成家帮吗?五龙县出事时,他在会上没批评牛卫国的做法过激,反而检讨了自己太急于求成,你还年轻,不应该挑这么重的担子。

    你都三十岁了,去县里挑个大梁也不过,中央三令五声要求干部要年轻化,年轻有冲劲,有干劲,就难免出现这样那样的失误,我们应该保护年轻人,而不是出了问题就去否定年轻人的能力。这一点我和向南书记想法不同,而且我感觉他接手这个书记一职后,有点讨好成家帮的用意,生怕别人说他要搞派系化,把你派到最难搞的县里,出事了就让你一个来背,雪藏一个年轻干部,本身就不公平的。

    小万,我当时就很想站起来和他辩一辩,可我忍住了,显然郭秀兴的眼睛死死盯着我,我坐上这个位置,他是最最不服气的,我要是站起来为你辩护,关于我养小白脸的传闻会越来越猛烈的。

    这一段,杜惟康频频向我示好,我也和他走得相对近一些,再加上我和执良的关系,郭秀兴分不清楚我是莫向南这一条线还是成家帮这一条线的,才不敢对我太过份。如果我偏心你太多,他肯定会盯上你和我的,虽然我们之间是清清白白的,可谁信呢?我不是怕什么,而是讨厌被人盯上,一旦被盯住不放,很多事情就变了调调。”白婷婷说到这里,目光全部落到了万浩鹏脸上,仿佛要看透万浩鹏此时在想什么一样。

    万浩鹏一见白婷婷提到小白脸的事表,赶紧低声说:“市长,对不起,对不起,我连累你了。”

    “问题是你根本就不是我养的小白脸好不好?你对不起我什么啦!就算我和你发生一点什么,也是两情所悦,与小白脸有什么关系,我最恨别人在背后乱嚼舌根!

    小万,我是有心要培养你,本想过一段时间让你来我这里工作,谁要嚼舌根,就让谁嚼去,我还就不信了,培养年轻人怎么啦?有能力的年轻人就该得到培养!”白婷婷压不住了,激动起来,这些话她一直压着,今天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在万浩鹏面前吐了出来,她确实喜欢万浩鹏,但是这年轻人有能力,为什么就可以大力培养呢?

    万浩鹏也没意识白婷婷突然这么激动,很有点不知所措,一脸惶恐地看着她,生怕她一激动,一个电话打给了莫向南,他就成了挑拨离间的罪人。

    白婷婷见自己吓着了万浩鹏,立马停止了激动,坐着不动,万浩鹏赶紧去茶叽上端了一杯茶递给了白婷婷。

    “市长,喝口茶,喝口茶。”万浩鹏说着,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也许又有人在传他是白婷婷养的小白脸吧,毕竟五龙县的事情上,白婷婷出力不少,特别是让汪琴琴第一时间发了稿子,引导了网上的舆论,而且这笔钱还是白婷婷替万浩鹏走的帐,指不定郭秀兴知道一点什么,又在外散外这样的言论了。

    “小万,我刚才激动了,我只是没想到向南书记会如此安排你。按道理来说你去中组部也算是一件好事,可是你自己也说了,还不知道是一年还是两年,官场上的年龄是大事啊,很多条条框框中,年龄是一个硬指标,你能力再强大,你做了政绩再多,年龄到站了,你就必须退。

    你好不容易有了年龄上的优势,挤身于县常务的行列,突然这么一走,你想过对自己的影响吗?再说了,去中组部写材料那是苦差事,你根本接触不到高层领导,等于义务为上面服务一年。”白婷婷忧心肿肿地说着。

    万浩鹏也知道他接触不到高层领导,也清楚写材料是一份苦差事,但是莫向南都说了,他现在这个状况,离开于他而言是最好的选择。

    “市长,我内心没一点喜悦,但是书记一定有他的考虑,再说了,我这个情况离开一段也许对方方面面都好。”万浩鹏如此说着,他的话听上去挺无奈的。

    “这样,我去找南向书记商量商量,趁着还没公布的时候,看看能不能把你留下来,你要是真的不想离开宇江的话。”白婷婷看着万浩鹏如此说着时,就真的站了起来。

    万浩鹏吓得一下子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急急地想去阻止白婷婷。

    “市长,你千万别去,别去。”万浩鹏脱口地说着。

    “你自己想去京城是不是?”白婷婷问。

    “你要是去找书记,关于那些传言,极容易让书记相信的。他的想法与我们南方人有些不同,他送我走,也许也听到了这样的传言,他没有对我说这些,我也是刚刚听你说传言才想到这一层的。”万浩鹏急着解释着,他确实也是现在才想到这一点的。

    莫向南内心的真实想法,万浩鹏一向摸不透,就如他突然把刘佳丽的事情拿出来说一样,和他上了一堂扎扎实实的反腐败课,是不是也有暗示他的意思?毕竟白婷婷的男人就是因为腐败而跳楼的,与牛卫国的腐败性质大同小异。

    白婷婷一听万浩鹏如此一说,愣了一下,迈出去的脚不自觉地缩了回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