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权力代言人 第1084章 分道扬镳

时间:2018-05-08作者:梅花三弄

    ,精彩小说免费!

    第1084章??分道扬镳

    “红亚,你这啥逻辑啊。”万浩鹏装随意地问了一句。

    萧红亚不说话,一个劲乐,万浩鹏不好再多问,再加上吕汉昌住的小区到了,万浩鹏就把这话题放下了,但是内心总归还是不舒服和不安全的。

    等万浩鹏和萧红亚一起到了吕汉昌的家时,吕汉昌一边热情地迎接,一边就要去接萧红亚手上提的礼品,嘴上说:“来吃饭怎么还带礼品呢?这么花费,下次不敢让你们来家里吃便饭了。”

    萧红亚一让,不让吕汉昌接她手上的礼物,并且笑了起来。

    吕汉昌似乎明白了什么,没再去接萧红亚身上的礼物,赶紧冲着厨房喊:“蓝馨,浩鹏和红亚来了,快出来。”

    蓝馨赶紧迎了出来,万浩鹏也是第一见蓝馨,蓝馨载着一副眼镜,头发一丝不苟地挽成一团盘着,尽管围着做饭的围巾,一套很正式的职衣套裙把蓝馨衬托得更加象个老师。

    “嫂子好,果然是个知识分子,难怪吕哥这么紧张你。”万浩鹏一边笑一边伸手想礼节地握一握,没想到萧红亚却把他的手打掉了,“去去,你们男人谈你们的政治大事去,我和嫂子说说秘密话。嫂子,我给你带好东西来了,等吃完饭给你试给我看。”说着,把礼品往蓝馨手上塞。

    两个男人见两个女人这样子,互相一笑,人与人之间就是这么奇怪,有的人一见就觉得投缘,萧红亚和蓝馨就是这样的,完全没唯和感,也没陌生感,而且两个女人还把两个男人往书房赶,她们象是多年的熟人、闺蜜一样说说笑笑进了厨房。

    书房里,万浩鹏看着吕汉昌说:“吕哥,没想到红亚和嫂子一见如故,有个说话的人,我去了北京也安心些,而且她最近特别紧张我。”

    “女人都很敏感,而且青秀那么一闹,别说是红亚,就是蓝馨也会受不住的。所以,兄弟,你要理解、包容红亚,她真是一个好女人。”吕汉昌笑着说。

    “这些话之前武训也如此对我说,现在你也这么对我说,我知道她是个好女人,可是我这个人还是很害怕女人管得太严,而且我事多,又经常不在家,她如果缺乏信任,你说日子怎么过?”万浩鹏因为被检查过后,心里存着气,所以和吕汉昌抱怨起来,反而忽略了要去问钱青秀。

    吕汉昌见万浩鹏没问钱青秀,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了,一边是孙清城,一边是万浩鹏,两个都是兄弟,手心手掌都是肉,尽管他不希望孙清城如此做,可是真要对万浩鹏告孙清城一状,他又觉得对不起兄弟,他就希望万浩鹏自己明白过来,钱青秀的事情,他没找万浩鹏说,一定是有问题的。

    万浩鹏见吕汉昌没接他的话,便笑了笑说:“吕哥,我就是吐槽一下,肯定会珍惜红亚的,她这样的老婆最适合我的。对了,青秀是不是孙哥支使走的?”

    万浩鹏突然如此一问时,吕汉昌一惊,明明上一分钟他还在想这个问题,下一分钟万浩鹏就问起来了,看来万浩鹏一直没问钱青秀的事情,是觉察到了。

    吕汉昌没说话,而是点了点头,这一点,吕汉昌就知道,他彻底倒向了万浩鹏。

    “吕哥,我知道你比较为难,孙哥和你是同村长大的,又是这么多年的兄弟,而我和你才相识一年时间而久,于情于理,你都应该和孙哥近一些,如今站到了我这一方,我万浩鹏不是不领情的人,也不是不珍惜兄弟之义的人,当初我们立下了有福共享,有难共当的诺言,我一直在努力这么做,可是孙哥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和我有了二心呢?

    按道理来说,我和孙哥不应该成为对手,就算青秀这件事我做得有些不对,可是我对他解释过,而且杜耕耘和红亚两个人我都得有交待,我不这样,怎么样做呢?

    吕哥,事情走到这一步,我也不再强求了,但是你这个哥,我什么时候都认,我和他估计很难再成为兄弟。”万浩鹏看着吕汉昌如此说着。

    “万兄弟,你也别难过,这件事我也没想到弄成这样,我也是无意间听到了他和青秀打的电话,我也矛盾犹豫过,要不要告诉你,可是你还是知道了。他和我这么多年的交情,我也很痛心。

    万兄弟,我有个请求,只要清城不伤害你,你也别伤害他好吗?”事情到了这一步,吕汉昌也没办法包住,于是如此请求着万浩鹏。

    “我当然不会主动去伤害他,我也从没想过要伤害他。但是吕哥,他既然生存异心,我不得不说,重要的事情,你不能再告诉他了,否则我也不敢对你说什么,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人与人之间一旦生了嫌疑,就再难回到从前,特别是兄弟之间。而我们身在官场,稍有不慎就是万复不劫。”万浩鹏不得不如此叮嘱着吕汉昌,这是吴涛的叮嘱,万浩鹏其实是认同的。

    而且万浩鹏很是不明白孙清城,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难道担心停职后的他,会抢回月牙湖吗?让钱青秀离开宇江,就是让万浩鹏永远欠他的?如果孙清城真是这个想法,他就太狭隘了。

    吕汉昌一听,点了点头,内心还是痛了一下,他和孙清城之间迟早有一天也会分道扬镳的。一旦不能互相信任时,很多事情就自然要回避,回避多了,情份肯定就得淡,这是吕汉昌也左右不了的结局。

    两个男人正说着,两个女人笑哈哈地喊:“开饭了,开饭了。”

    万浩鹏站起来在吕汉昌肩膀上重重地拍了拍说:“吕哥,别难过,我知道孙哥如此做时,也难过了好一会儿,但是我还是尊重他的选择。人各有志,很多东西强求不来。但是他既然能这么做,我们就一定得防一防,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万浩鹏说完,就率先朝餐厅走去。

    吕汉昌一怔,目送着万浩鹏的背影进了餐厅,才醒过来一样追了上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