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19章 七叔开玩笑了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宁汐小姐,你的头还疼吗?或者说,身体还有其他的地方不舒服的吗?” 作者推荐:无穹战域

    医生赶过来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天微微亮了。

    宁汐头昏昏沉沉也犯困,听得见医生的问话,却没有什么心情回答。

    不过这样的反应也算符合‘宁汐’的人设。

    毕竟她现在是自闭症,不说话、保持沉默,情绪不高,呆呆的模样才算是正常的。

    但做检查时,身体某处疼痛做出反应还是能够让医生判断出来的。

    “没有太过激的反应,应该不会很难受了。让她自己一个人好好休息一下吧。”

    齐静是荣西臣私人家庭医生的师妹,医药学双博士学位,年纪虽然不大,但是临床经验也至少有十年,听她这么说,容榕才稍微放心,说:“具体的情况,还要麻烦齐医生同我们家七爷仔细地说一说。”

    齐静摘下了白手套,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睡觉的宁汐,道:“她还是个刚刚成年的小女孩吧?可经不起你家万年黄金光棍单身狗荣七爷的折腾,刚好我带了紧急避孕药,等她醒了,就让她吃下去。闹出人命来可就不归我负责了。”

    容榕无奈笑道:“那麻烦齐医生了。”

    等两人从房间里走出去,原本在床上昏昏欲睡的宁汐缓缓睁开了眼睛,在没有人的情况下,她尽力让自己的脑子保持更加清醒的状态。

    摸了摸额头上贴着的纱布,疼得她忍不住龇牙咧嘴起来。

    因为天亮的缘故,她走到了窗户旁,想看看这里到底是什么个情况,就见到一辆眼熟的车子从别墅的大门口开了进来,而从车上下来的男人,让她眸子凝起,脸色骤变,双手情不自禁地紧握了起来……

    书房内。

    齐静把宁汐的情况跟荣西臣说了一下。

    “七爷下一次还是记得做好防范措施比较好,不然暴力的**只会给女孩留下心理阴影,更何况宁汐小姐本来就情况特殊。”

    荣西臣眸子一凝,手抵在薄唇前轻咳了两声,掩饰着尴尬,沉声说道:“我知道了。”

    “那如果……”

    齐静话音未落,身后就传来敲门声。

    容枫站在门口提醒道:“七爷,荣一航过来了。”

    齐静闻言,道:“既然有客,我就不打扰七爷了,宁汐小姐身上要用的伤药等一下我就交给容榕,以及顺便开了几个药膳的方子。”

    荣西臣点了点头,对容枫说:“将费用转到齐医生的账户上。”

    “是。”

    齐静脸上总算露出了一丝笑意,转身走出了书房。

    不一会儿,荣一航就步伐匆匆地走了上来,跟在容枫的后面走进了书房。

    在踏进书房的那一瞬间,荣一航的脚步一顿。

    本来焦躁烦乱、内心积压着怨怒的情绪,一刹那就被更加强迫的压力死死摁住了。

    暗色调的书房,三面镶嵌式的古典书架,摆满了连名字都看不懂的各种书籍,看得他更加不安压抑起来。

    “七叔。”

    荣一航咬了咬牙,最后忍着,强迫自己脸上带上笑意看向端坐在奢华真皮座椅上、姿态慵懒华贵的男人。

    “什么事?”

    荣西臣淡淡地昵了他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看着手里的那本心理学书籍。

    “七叔,昨天歉也道了,宁茜也被您抓回来关了一天一夜,再怎么说这惩罚也算够了吧?让宁茜出来,给宁汐道个歉不就行了?好歹她们还是两姐妹呢!姐妹哪有隔夜仇!”

    “没有隔夜仇?宁茜昨晚试图逃跑伤了宁汐,这笔账又要怎么算?”

    荣一航一听,顿时就懵了,下意识就反应回道:“不可能!宁茜并不是这么蠢的人!”

    荣西臣冷冷地看着他,“你没亲眼看见,怎么就能断定她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那双黑眸冷锐凌厉,像是冰冷的利刃刀锋,直接压迫逼近,看得荣一航浑身一颤,不可遏制地压下了双肩,颤抖着双手,低声下气地问:“那七叔到底怎么样才愿意放宁茜一马?我们还有三天就要结婚了,七叔想让我的婚礼没有新娘吗?要是爷爷知道了,肯定也会不开心的。”

    “拿老爷子来压我?”

    荣西臣眸底的寒霜乍现,宛若冰刺慑人,又不屑讥讽。

    “不……一航没那个意思。谁不知道爷爷最疼的就是七叔了?我只是提醒一下七叔,我的婚礼没有新娘不要紧,但要是因为这件事情让爷爷不高兴了,觉得我们家子嗣不睦,伤害了和气……”

    “荣一航,你还不是荣家的子嗣。”

    一句冰冷无情的话,再一次将荣一航打入谷底,顿时浑身像是浸泡在冰块一样,怒火在心头汹涌地烧灼着……

    “既然不是,那就等你是了,再来找我谈这件事情。”

    “七叔!你就不能得饶人处且饶人吗?”

    荣一航猛地抬头,盯着那到慑人的目光,眦目欲裂地盯着荣西臣。

    荣西臣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目光意味深长地说道:“得饶人处且饶人?这可不像是一个设计谋杀自己妻子的人会说出口的话。”

    谋杀自己妻子?

    荣一航脸色骤变,心头大骇,不敢置信地盯着荣西臣。

    他知道了些什么?

    不可能吧?

    他明明都把所有的证据都抹去了。

    也有医生和尸体解剖可以证明宁曦是羊水栓塞死的!

    荣西臣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是要诈他?

    荣一航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脸上露出一抹牵强的皮笑肉不笑,道:“没有证据的事情,七叔真是开玩笑了,一航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嗯。我确实是在开玩笑,既然没什么别的事情,你可以从这里离开了。”

    荣西臣神色冰冷,态度强硬地下了逐客令。

    荣一航本身就惧怕他,再加上心底差点被拆穿的慌乱,自然就把接宁茜的事情抛之脑后了,脚步飞快地走出了书房,背影慌乱又狼狈……

    荣西臣微微眯起眸子,手下的笔尖在纸上的‘宁曦’二字,划下一条线。

    没有证据么?

    呵。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永\生\小\說\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