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48章 是不是很美?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怎么样,是不是很美?”

    老人家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那双苍老幽邃的眸子透着一丝不明意味,气质神秘,令人莫测。

    宁汐僵硬在那里,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这辈子还能够再见到自己还是宁曦时的眼睛。

    更让她想不明白的是,老人家看得明明是现在的她,为什么会画出宁曦的眼睛?

    画作上的琉璃眸子清澈透亮,带着一股空灵之意,而且,这并不是简单的将眼部轮廓描绘出来,老人家还在瞳孔上点缀上了一丝金色,让那双眼睛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别样的耀眼光芒,不管是眼睑、眼睫毛还是眼下的纹路,细致地宛若照镜子,精妙栩栩如生……

    这幅画带给宁汐太大的震撼。

    为什么一眼就能认出这双眼睛是她前世的?

    因为左眼的眼尾,在眼睑微微下垂一毫的时候,露出了一颗红色的痣,鲜艳殷红,宛若滴上去的一滴血……

    那是一双独一无二的眼睛。

    曾经闺蜜温月就这样评价,只要看一眼,就不可能忘记。

    宁曦的美,全在那一双眼睛上。

    没有了眼睛的宁曦,宛如一具没有灵魂的美艳玩偶,浑身上下都透着绝望和恐惧,令人害怕。

    可如今,宁汐看见自己昔日的眼睛,却油然而生一种惶恐不安。

    好像时刻在提醒着,她是将它们抛弃掉的主人。

    或许这只是巧合呢?

    或许这个老人家本来就见过宁曦,现在又来糊弄她?

    灵魂重生本来就是没有科学依据的事情,除了她自己,还能有谁会相信?

    这一切都只是巧合罢了!

    宁汐紧握着双手,眉头紧拧,一遍又一遍在心底安抚着自己冷静下来。

    这老人家到底是什么身份都不知道,不能被他的三言两语给忽悠了。

    “确实很美……”

    她忽而笑了起来,伸出手要去摸那副画作,但却被老人家给挡了下来。

    宁汐疑惑地看着老人家,故作不悦道:“这么小气?我可是救过您的命,让我摸摸画都不行?”

    老人家昵了她一眼,说道:“那不一样。救命之恩欠的是人情,但这副画作万一弄坏了,我会心疼的。”

    “……”

    宁汐抽了抽嘴角,佯装恼怒地说:“明明不是我的眼睛,您却说是我的,老人家,您这解释在忽悠人啊!”

    “咦?不是你的?”

    老人家听到这话,拿着画作对比她的眼睛看了看,幽幽地说道:“没错啊……就是你的。”

    宁汐咬了咬唇,沉声说:“既然是我的眼睛,那您就更应该把它送给我了。我好拿回去挂起来,这么美的眼睛,每天睁开眼睛看到都会赏心悦目。”

    拿到画作之后,她一定要当场说烧掉!

    因为哪怕再美,也不是她宁汐的了。

    然而,那老人家似乎看出了她的意图,紧拧着眉头看着她,撇嘴说道:“这是我看到的眼睛,也是我画下来的,怎么能够随便送人呢?”

    宁汐快被气吐血了。

    要一张画怎么就那么难?

    “可那也是我的眼睛啊……老人家,您喜欢画眼睛,不如您把手里头的那张给我,我现场给您做模特,您看着再画一张不就成了?”

    为了拿到画,宁汐也是拼了,坑蒙拐骗全都用上了。

    可惜老人家依旧不为所动,抱着画傲娇地坐在那里,幽幽地说:“这又不一样……我没有当时那种感觉了,再画可就画不出来了。所以这画不能给你。”

    “救命之恩换一张画也不愿意?”

    宁汐一个头两个大,迫不得已就要道德绑架了。

    老人家犹豫了一下,神色痴迷爱怜的抚摸着手中的画作,最后叹息着摇了摇头,“不一样……就算是救命之恩,也不能换走这一张画。小姑娘,我会换一种方式还你的恩情的,唯独这幅画不行,它对我来说意义太重要了。我画了五十年的眼睛,从来没有画过这样的……从一个人的眼睛里,看到了另一个人的眼睛,仿佛来自灵魂深处……小姑娘,你灵魂的眼睛就是这双眼睛。”

    他的话越说越玄乎,让宁汐心底也越发的冰冷颤抖。

    灵魂的眼睛……

    这个老人家到底是谁?

    宁汐紧紧地盯着他,半是玩笑地说道:“您真爱说笑,这世界上哪有什么灵魂?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不是古代,不提倡封建迷信呢!您肯定是把我看做另一个人了,所以才会画出这样的眼睛。”

    老人家微微一愣,眯了眯眸子,不悦地看着她,“你觉得我说的都是骗人的?”

    “也不是……每个人都要不一样的理解。我只是想说我不信这些,并不是觉得您在骗人。而是仅仅的,我个人,从来不相信这些东西而已。”

    宁汐深呼吸了一口气,微笑地看着老人家:“既然您喜欢,我也不好强求了。希望您能够有机会画出更美丽的眼睛,到时候您就会觉得,手里头的这幅画也不过如此……”

    老人家眉头紧锁,目光深沉复杂地凝视着她,“是你自己不愿意相信还是不相信?答案只在你的心底。小姑娘,就算能骗过所有人,你也没办法骗过自己的心。”

    “……”

    宁汐握紧了双拳,没有回答。

    老人家也不再看她,转身摸了摸躺在桌子上的暹罗猫后,就开始收拾放置在那里的画具。

    她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不紧不慢的动作,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是个古怪又固执的老头,也是唯一一个能看透她的人。

    可偏偏因为这个,让她心生恐惧。

    那是一个属于她自己的秘密,恨不得藏得越深越好,现在却被轻而易举的看穿。

    显得她的害怕谨慎变得如此滑稽、没有意义。

    “宁汐小姐。”

    容枫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打乱了她的思绪。

    宁汐连忙镇静下来,让自己恢复正常状态。

    “宁汐小姐,你在看什么?”

    容枫低声询问着。

    宁汐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已经拿着画作准备走进屋里头的老人家,心头噗通噗通的跳,最后却克制不住自己的脚步,冲着老人家的背影喊了一声,“老先生,您是对的。”

    “但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您觉得呢?”

    老人家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她,露出一抹神秘莫测的笑容:“嗯,那就好好守护你的秘密吧。”

    说完,他便开门走进了屋里头,暹罗猫尾随其后,忽然停下脚步,看了宁汐一眼,喵叫了一声,才扭身离去。

    看着那离去的背影,宁汐感觉自己浑身就好像被抽空了一样,不仅不难受,反而有一种释怀的轻松。

    至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知道她是谁,从哪里来,来做什么。

    她心底对老人家是信任的,否则,也不会在对方马上要走开的时候喊住,并且说出那样的话。

    哪怕容枫站在身边,她也笃定,除了她和老人家,没有人再听得懂了。

    “宁汐小姐,您和那位老先生认识?”

    “不认识,就是偶然见过一次,刚刚又看见他画的画,就多聊了几句。荣西臣已经谈完了吗?”

    宁汐敷衍地解释了几句,便反问容枫。

    容枫道:“没有,七爷怕您一个人无聊,所以让我出来陪您在庄园里随便逛逛。”

    怕她无聊?

    宁汐心想,是怕她被人欺负了吧?

    所以让容枫过来守着她。

    不得不说,荣西臣这个未婚夫,年纪虽然大了点,但还是足够体贴耐心的。

    所以自然的,宁汐就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未婚夫的安排。

    只不过逛了一圈,走到门口那边的时候,又看了一场好戏——

    容青急匆匆地带着一大群帮佣和一个家庭医生赶到门口,一辆黑色的布迪加威航撞到了大门口的墙上,车头已经严重变形扭曲,车里头卡着的男人正对着外头破口大骂。

    “你们都是死人吗?快一点啊!老子的腿都快被夹断了,还不赶紧把我救出去!”

    容青身后跟着的人连忙手忙脚乱地去帮忙了。

    荣飞扬疼得嗷嗷惨叫,从车里抬出来的时候,一只脚已经骨折扭曲了,脸色也惨白的难看,半点没有两个小时前的嘚瑟模样。

    容枫嗤笑了一声,对宁汐解释道:“快到门口的时候车子突然失控,就朝墙面这边撞过来了,好在这墙足够结实,不然没了一大半,今晚又是先生的生日晚宴,那么多人来看见,也足够丢人的了。先生可饶不了他。”

    “看他那样子挺嚣张的,口口声声不能让人辱没荣家的名声,荣老爷子很喜欢他吗?”

    宁汐有些好奇地问道。

    容枫笑道:“太会折腾,性子直,老爷子对他这个儿子也还算不错,但还不到多喜欢的程度。就像是养条小狗,开心时逗一逗,不开心时就晾在一边。”

    宁汐听到这样的比喻,心头都忍不住一惊,低声说:“那可是他的亲生儿子啊,怎么这样……”

    容枫脸上笑意微敛,眸色渐深,神色复杂地看着宁汐,声线冷肃地说道:“宁汐小姐,荣家可不是普通人家,荣老爷子在这个家的地位,他想做什么,说什么,没有人敢忤逆。这个家,可要比您想象的复杂得多……”

    “我知道。”

    从开始知道自己接近的人是荣西臣、荣一航是荣家的私生子之后,她就知道了。

    只是在真正接触之后,内心才越发震撼和小心翼翼。

    “动作快点,把六爷抬回房间去。”

    容青在前头催促着,荣飞扬躺在担架上鬼哭狼嚎。

    进来的时候看见了站在一旁看宁汐和容枫,就面目狰狞地指着她破口大骂起来:“你这小傻子,是来看我笑话的是不是?”

    “……”

    躺着也中枪,讲的大概就是宁汐现在的状况了。

    她好端端站在这里看风景,怎么就变成看他笑话了?

    她笑了吗?

    宁汐目光凉凉地扫了一眼他受伤的腿,露出一抹友好的微笑,“您还是先回去把伤看看吧。否则晚一点,可就不止是我一个人在这里看笑话了。”<ig src=&039;/ia/30678/10097483webp&039; width=&039;900&039;>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