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52章 荣家家宴④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不试试怎么知道?还是七叔觉得一个女人比你一直想要的那个答案还要重要?”

    荣怀步步逼近挑衅。

    荣西臣眉宇微蹙,目光阴沉冷厉,抿成一线的薄唇显示着他的隐忍和愠怒。

    最终,不再理会荣怀,转身走开。

    荣怀却不依不饶,“七叔,你这是在逃避吗?那可是你一直都想要的答案呢,错过这一次机会,下一次我就不一定愿意告诉你了。”

    “荣怀,收起你那点小手段。你以为你有多了解我?知道我想要的答案?呵,威胁人这一点你还是得跟荣老太太好好学一学,否则也只会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说完这句话,荣西臣便跨步离开。

    荣怀站在原地,手里的杯子越捏越紧,眸底划过一抹不甘,但在身后传来呼喊他名字的声音时,那一抹情绪瞬间收敛,脸上重新挂上了如沐春风的笑容。

    仿佛刚才与荣西臣对峙的那个神色阴鸷可怕的男人并不是他一样。

    “荣先生,等一下我可以……跟你跳第一支舞吗?”

    沈明珠笑容羞涩的站在了他的面前,满眼期待地看着他。

    荣怀眸色渐深,温柔一笑,“当然,这是我的荣幸。”

    ***

    “小七婶,你过来了呀?正好,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朋友们。”

    宁汐从荣西臣身边走开,按照他的意思走到了荣馨那边,跟着荣馨玩一玩。

    但她却总是忍不住好奇去看站在一起谈话的荣西臣和荣怀。

    可惜两人都背对着她,看不见脸,自然也就不能从唇语中判断他们交谈了什么,让她觉得有些小失望。

    等走到荣馨面前的时候,她就收敛的目光,看着面前站着的几个小姑娘,年纪相差不大,也就十六七岁模样。

    只是比起荣馨,看着宁汐的目光带上了几分嘲弄不屑。

    很显然,她们都是知道宁汐这个‘传奇’的。

    “馨馨,这就是你们家七叔要娶的那个小傻子呀?我听说她可笨了,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也从来没出过门……怎么能配得上你们家七叔?”

    其中一名粉色礼裙的少女,挑着眉头,高昂着下巴,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开口就揭了宁汐的老底。

    “是呀……就是长得还算可以而已……配咱们的男神真的差太远了,馨馨,你别喊她跟我们站在一起,我怕别人看见了会笑话我们的!笑我们这么没品,居然喜欢跟一个小傻子玩。”

    另一名紫色礼裙的圆脸小姑娘拉扯着荣馨的胳膊,嘟嘴不满地看了宁汐一眼,就暗示另一位粉裙女孩一起拉荣馨走开。

    两人看宁汐靠近的模样,如同避着瘟疫。

    这么被人排斥的体验,宁汐还是第一次经历。

    要知道,在前世,以她的才华和容貌,谁不是拼命示好往她面前凑的?

    如今竟然被两个小丫头片子嫌弃……

    让她觉得很无奈又有点想笑。

    “安安、雅惠,你们两个别这样子,我家小七婶才不傻,她很正常的!”

    荣馨到底是单纯的小姑娘。

    第一次见宁汐的时候就表现了极大的善意。

    与宁汐很快就成为了朋友之后,就单纯的想要把新朋友介绍给其他朋友认识。

    只是她自己也没想到,朋友们对宁汐的误解有这么深,深到口出恶言。

    这让她感觉到无措又不安,对宁汐也觉得有些抱歉。

    宁汐见她这样为难的模样,自然是有些心疼的,于是也就没继续做一个‘沉默的小傻子’,而是冲着那两个小姑娘勾唇微微一笑……

    就是这么一笑,把两人都笑愣住了。

    当宁汐开口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时,她们仿佛大脑当机一样僵硬在原地。

    “谣言止于智者,我相信这句话两位小姐的长辈都有教导过吧?”

    “原来你会说话啊!”

    粉裙少女安安惊奇不已,一脸颠覆了她想象的模样,直勾勾地盯着宁汐看。

    荣馨见状,自然是连连点头,“当然会说话,小七婶真的是正常人,你们都别不信啊。”

    紫裙少女雅惠却依旧不屑,“馨馨,我最后说一遍,你是要跟她玩还是跟我玩?就算她现在会说话又怎么样?我就是讨厌她,讨厌她有什么资格嫁给你七叔!”

    说完,这少女便跺脚负气地转身走开了。

    安安见状,急忙忙地松开荣馨追了上去。

    荣馨看着两个跑掉的小伙伴,站在原地傻眼了,顿时有一种被抛弃的委屈之感。

    而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发生的宁汐也觉得很无奈。

    动不动就躺枪,荣馨没了小伙伴的罪魁祸首还是她。

    “你可以去找她们。”

    宁汐走到了荣馨的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谁料小姑娘脾气也是倔强,冷哼了一声后说:“还没跟你相处过就不分青红皂白判断你是哪样的人,这样的朋友,我也不想要了。走了就走了吧,反正我又不稀罕。”

    说完,又气鼓鼓地去拿果汁给自己猛灌了一大口,小脸依旧写满了委屈,眼底的泪水都在打转,看起来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一样。

    喝完果汁,眼睛也没低头看一下,手就摸到了一杯红酒,宁汐见状,连忙拉住了她的手腕——

    张了张嘴话还没说出口。

    她的脑子里忽然闪过几个无比清晰,宛如正在眼前发生的画面。

    荣馨和安安雅惠,以及另一个少女站在游泳池边,四个人发生了剧烈的争执,那个不知名少女忽然伸出手,一脸愤怒地将荣馨推下了游泳池……

    游泳池水深两米,荣馨痛苦挣扎求救着。

    安安雅惠满脸急色,找东西就要把落水的荣馨给拉扯上来,可是却被不知名少女给拦住……

    画面再次一转。

    等荣馨被人从水底捞起来的时候已然是一具躺在地上的冰冷尸体,五夫人趴在地上抱着她痛哭不已,荣家五爷匆匆赶来,满脸震惊和愤怒……

    “小七婶?”

    “唔……”

    大脑传来的眩晕之感刺激的宁汐瞬间反胃,俯身作呕起来。

    听到耳边传来荣馨疑惑的声音,她浑身冰冷,脑子回忆的是,上一次发生这种仿佛‘遇见未来’的诡异情况是在遇到那位老先生的时候。

    那个时候,她内心忽然涌起了一种强烈的预感,让她情不自禁地去抓住老先生的手。

    而这一次,仅仅是偶然,她只是想阻止荣馨喝酒。

    为什么脑子里会浮现出那样的画面?

    荣馨真的会因为发生争执被人推下水里淹死吗?

    干呕着的宁汐猛地抬头,紧紧地盯着眼前满脸担忧地看着她的小姑娘。

    “小七婶,你是不是肚子不舒服?要不要送你去厕所呢?你看起来好难受的样子……”

    单纯的小女孩此时此刻只关心她的状况。

    宁汐心头一暖,心下一阵坚定,不管刚才那个画面到底是怎么回事,会不会发生,她一定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荣馨这个可爱的小丫头香消玉殒在她的面前!

    “我……肚子不太舒服,馨馨能陪我到楼上休息一下吗?”

    只要扣着人,不让荣馨去找那几个小丫头应该就没事了。

    宁汐抓紧了她的手腕,声音虚弱的请求着。

    善良的小姑娘自然不会拒绝这个请求,连忙点了点头说好,就扶着宁汐往屋子那个方向走去。

    被搀扶着的宁汐脑子里一片混乱。

    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可能拥有了某种特殊的能力。

    否则为什么会一而再地在脑子里浮现出这样的画面?

    而且每一次,被她预测的人都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她对自己这个特殊能力感到好奇的同时也有害怕,毕竟每一次发作,脑子就像被强行塞进了原本不应该出现的记忆,形成一幅幅快闪的画面,高速在她的脑子里播放。

    因为暂时想不到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的原因,她就只能先自我安慰,告诉自己,这或许就是老天附赠给她的重生礼物?

    只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她还真想跟老天爷商量一下,能不能换一件礼物。

    毕竟这种能力一旦出现,她的脑子就像是被快速搅动,难受得她又晕又想吐。

    “小七婶,你先在这里坐着,我去给你倒杯水喝。”

    荣馨十分贴心,把她扶到床上坐下后,就忙着给她倒水了。

    宁汐看着那忙碌的小身影,脑子才逐渐清醒下来,那种呕吐的不适感也渐渐缓解。

    “小七婶,你先喝水,我去帮你找七叔过来吧。”

    小丫头递完水后,又忙不迭给她把被子也盖好了。

    说完这话,就准备出门去找荣西臣。

    “不着急,你先在这里陪陪我吧。”

    宁汐现在的想法,就是不让荣馨离开,这样就没办法接触那三个可能会害死她的坏丫头,或许就能够直接避开性命之劫。

    荣馨看了看时间,为难地说:“可是小七婶,爷爷的晚宴马上就要开始切蛋糕了,到时候我要上台亲手给他送上生日礼物呢!这样好不好,我送完礼物马上就回来陪你,很快的!你在这里等我一下下就好了。”

    小姑娘执意要离开。

    宁汐怕自己留她的态度过于强硬让她感觉不高兴,于是就只能放手让人离开了。

    离开前荣馨再三承诺一定会回来陪她的。

    正因为小丫头的这份暖心,让宁汐更加没办法就这样放任她去被谋害。

    当即不管头晕还是想吐,就掀开被子走出了房间。

    只是运气实在不好。

    刚到楼下大厅时就遇见了死对头宁茜!

    “宁汐!你这个小傻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话我还想问你呢!

    宁汐忍住了对宁茜翻白眼的冲动。

    之前看到新闻,提及她和荣一航婚事取消,还以为两人早就分道扬镳了。

    谁成想并没有,否则这宁茜以什么资格出现在今晚荣老爷子的生日晚宴上?

    被人指着鼻子骂小傻子的感觉实在让人很不爽。

    宁汐很想怼回去,最好顺便狠狠抽这个找死的宁茜一顿。

    然而她的脑子里很快就想起了荣西臣对她说过的话。

    今晚可是荣老爷子的生日,在他的生日晚宴上闹事,不就是让本来就不好的印象变得更加糟糕了吗?

    所以此时的宁汐决定咬牙根忍着,暂时不发落宁茜这个蠢女人。

    当即目不斜视,假装没有看见她一样,快步走出屋子。

    然而宁茜看到宁汐无视她的模样,气得浑身发抖,立即提着裙子追了上去。

    “宁汐,你给我站住!你到底跟你爸妈告状什么了?为什么她要把我爸妈从别墅里赶出去?你还想去哪里?这件事情要是不说清楚,我一定要你好看!”

    被荣一航关了几天,好不容易才放出来,此时宁茜的脑子自然是清醒许多的。

    也不是随便就找宁汐发难。

    这里几乎就只有她们两个人,恰好就是个算账的好地点!

    宁汐赶着去找荣馨,压根就没工夫理会宁茜,当感觉自己被抓住的时候,她的脸顿时阴沉了下来,转头,一双冰冷刺骨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宁茜。

    “你……你这是什么眼神?”

    宁茜被那样的目光给吓到了。

    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阴冷的眼神,还是从一个小傻子的脸上出现。

    感觉自己好像是被死神盯上的灵魂,别说是浑身了,甚至连心脏都有种被紧紧捏住的感觉。

    一种压迫性窒息感忽然袭来……

    等宁茜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脖子就已经被矮自己一个头的宁汐给用力地掐住了。

    “你,你要做什么?宁汐,我是你的姐姐!你疯了吗?”

    “姐姐?”

    宁汐嗤笑了一声,目光冰冷嘲弄地看着宁茜,冷冷地说:“看来你上次的教训还没有吃够。宁茜,让你们一家子滚出别墅已经是最仁慈的决定个了。别再挑战我的底线,否则,你的死期会被提前。”

    “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什么?快放开我!”

    宁茜用力挣扎着,很快就将宁汐给推开了。

    可是小小的五指已经在她纤细的脖子上留下了印记,她的脸上,也挂着难以置信的惧意。

    “宁茜,不要把我当傻子。到底谁比谁傻还不一定。”

    撂下这句狠话,宁汐便不再理会宁茜,急匆匆地走开了。

    宁茜摸着自己的脖子,仿佛那一瞬间的窒息感还在,宁汐完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不仅不再是傻子,更像是魔鬼……

    “宁曦……”

    宁茜脑子里忽然闪过那张绝美精致的面孔,在黑暗中,仿佛那个女人就穿着血色礼服站在自己的面前,一步步朝自己逼近。

    本来就精神不太好的宁茜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后,急忙忙地朝人群多的那边狂跑而去……

    这一边,宁汐实在是没有心情去折腾宁茜。

    从前想要从宁茜那里套话,是因为宁茜也是害死她的真凶之一。

    本来还以为有些难办,却没想到这女人比起荣一航宋媛这对母子实在是差的太多了。

    连智商都不是一个等级的。

    如果荣一航母子早就计划谋杀她的话,宋茜也只会是他们手中的一枚棋子。

    对于棋子,自然没有必要这么快就摧毁,兴许以后还有用呢?

    此时此刻,她更担心的是荣馨的安危。

    说好了要去等荣老爷子切蛋糕之后亲手送礼物上去祝贺。

    可是等宁汐赶到了宴会那边,左顾右盼,在人群中寻找了许久,也没找到荣馨的身影。

    她开始慌了。

    哪怕不敢相信自己的预言,现在也不得不信。

    她怕这件事情会成真,立马就给荣西臣打了电话,问他庄园里距离这个宴会场所最近的泳池在哪里。

    荣西臣的回答是,有两个,花园的西侧,还有东侧。

    听到这话的宁汐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两个泳池……

    好端端的没事建那么多泳池做什么?

    她又不能分身,一下子去两个地方。

    “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荣西臣察觉到她语气有些不大对劲,似乎很着急,所以忍不住就问了一句。

    宁汐被他这么一问,也没来得及解释,就说:“这样吧,你自己,或者让别人赶去东侧那边的游泳池,我去西侧那边,如果发现了什么,就马上给对方打电话好吗?”

    “发生了什么事情?”

    荣西臣低声询问,“你还好吗?”

    “我很好,不好的不是我,来不及跟你多解释了,你先按照我说的去做吧。”

    挂掉电话之后,宁汐就急匆匆地往西侧的游泳池赶。

    距离到底有多远她并不知道。

    她已经加快脚步尽可能地朝那边跑去了。

    心里头也只想下一个念头,只希望脑子里出现的画面全都是假的,荣馨会没有事的。

    然而,当她赶到西侧的游泳池那边时,接着微弱的泳池灯光,她站在那里,亲眼目睹荣馨被那个不知名少女一把推下了泳池……

    噗通一声水花四溅,荣馨掉落在泳池里奋力的挣扎求救着。

    而安安雅惠两人也慌了,忙手忙脚找东西要把荣馨给拉起来。

    可谁成想,推荣馨下水的少女开口,极其残忍地笑着说道:“既然你们都不喜欢她,不如就这样让她死在这里,反正也没人看见,也不会发现是我们把她推进水里头的。”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宁汐头皮发麻,借着微弱的灯光,她看见的并不是一个十五六岁的纯真少女,而是一个披头散发,裂开血盆大口的魔鬼。

    她几乎本能地朝三个少女方向冲了过去。

    或许是发现有人过来,那三个人吓得连忙转身跑掉了。

    宁汐看着在水里挣扎的荣馨,没有再半点犹豫,直接脱掉鞋子,朝泳池跳了进去……

    冰冷的池水没过全身,她奋力地朝已经挣扎到泳池中央的荣馨游了过去,托住了她的下颚,稳住荣馨慌乱恐惧的情绪,然后快速地朝岸边游动。

    “咳咳……”

    荣馨剧烈地咳嗽着,用力地抓住了宁汐的衣服。

    宁汐身上本来穿着的就是小礼裙,一泡水,也就全都黏在了身上,但是她也顾不得那么多,远处有灯光朝这边照过来。

    她用力地按压着荣馨的胸口,助她将呛进去的水给吐出来。

    吐完水之后,清醒过来的荣馨看着救了自己的宁汐,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紧紧地抱着她不肯撒手……

    “乖,没事了,你大口地呼吸一下,别哭,不然又要呛到了。”

    被紧紧抱住的宁汐感受怀里鲜活的生命,这颗心脏也跳动得温热不已。

    让她有种从死神手里把人抢回来的庆幸感。

    然而,不一会儿,那刺眼的灯光就照到了她们两个人的身上。

    紧接着就传来一道尖锐的少女声——

    “就是那个小傻子,刚刚我们亲眼看见她把荣馨给推下水了!”

    宁汐一抬头,面前站着的不仅仅有荣西臣,还有这次参加晚宴的其他人员,包括荣家五爷和他的妻子。

    “我的天!馨馨宝贝!我的女儿!”

    五夫人看见浑身湿透的女儿,几乎被吓得要哭出来,立马冲上前去用力的推开了宁汐,将荣馨紧紧抱住,摸着她的脸,着急的问:“宝贝,让妈咪看看你怎么样了?”

    “妈咪……”

    荣馨看见母亲,再一次控制不住自己,哇的哭了出来。

    而其余人被少女的话成功的先入为主,认为荣馨就是被宁汐这个小傻子推进水里头的,每个人看着她的目光都充满了厌恶和不屑。

    “是宁家的小傻子……听说本来就时好时坏的,干出这样的事情来也很正常。”

    “什么叫正常?把人推到水里头,那是谋杀吧?”

    “简直就像是疯子一样,荣老先生,今天可是你的生辰,这大好的日子发生这样令人胆寒的事情,伤的可是您的亲孙女,必须好好地查一查才对!”

    荣老爷子脸色阴沉冰冷,一双凌厉的眸子紧紧地盯着跌坐在一旁的宁汐,一声令下,“老容,把这小丫头关起来,这件事情必须好好查一查!胆子不小,竟然敢在我的地盘上对我的宝贝孙女做出这样的事情!”

    宁汐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解释一下,就已经被人粗暴地从地上提了起来。

    她转头看了一眼荣馨,却发现她好像哭得太狠,直接在她妈的怀里昏了过去……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