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53章 荣家家宴⑤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无数双眼睛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她。

    荣馨昏过去,又有人对她严词指控。

    宁汐现在的情况,哪怕是有一百张嘴,也没有办法把事情给解释清楚了。

    要是说自己预知荣馨会出事,肯定更加引人怀疑,傻子这个名头也只能够坐定了。

    “你放开我,不是我推她下去的。”

    宁汐被拉了起来,挣扎了一下,拧着眉对上了荣老爷子那凌厉审视的目光。

    荣老爷子本来就对她十分不满,糟糕的印象再加上现在发生的事情,压根就不想多看她一眼,对容管家示意把人赶紧带下去。

    “容海,赶紧把医生请过来给馨馨看一看。”

    他一挥手,对荣老太太身旁跟着的副管家命令道。

    荣家五爷见自己宝贝女儿已经昏了过去,连忙脱下外套把人包裹着抱起来,跟在容海后头往屋子里走。

    “只是一个小插曲,大伙儿别在这里站着了,赶紧回去继续吃东西吧。”

    荣老太太说着,便拉了拉老爷子的手袖,压低了声音说:“宾客不能耽误,这件事情交给我处理就好了。老爷子你就继续去过过生日吧。”

    本来好好的晚宴被这样打断,荣老爷子的心情是糟糕的,所以明知道妻子接过这件事情肯定会对宁汐和荣西臣刁难一番,他也没有去阻止,默认了她的举动。

    于是,不一会儿,参加晚宴的人都跟着荣老爷子回到了宴席上。

    而荣老太太以及她身边站着的荣一航母子和宁茜却留了下来。

    对上这样的局面,宁汐的心情可想而知有些炸裂。

    “老容,把她带进去吧。”

    那老妖婆一开口,她就被强迫拉着走了。

    离开前与宁茜擦身而过,看到她那得意的表情,宁汐就有些后悔刚才没有狠狠地给她一巴掌。

    “奶奶,这小傻子可是荣西臣的人,咱们这样做,不会激怒他吗?”

    荣一航看着被带走的宁汐,小心翼翼地问着荣老太太。

    荣老太太淡淡地昵了他一眼,问:“你怕什么?上次口口声声说要给荣西臣一个好看,现在怎么就没声息了?”

    话才刚说一句,就被这样子点破,荣一航的脸色有些尴尬。

    宋媛见状,连忙替自己的儿子说话,“妈,一航这也是担心那荣西臣发疯。不过这一次是爸亲自开口把人关起来,就算荣西臣要人,也得看爸肯不肯点头。爸本来对宁家这小傻子那么厌恶了,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就点头的。”

    荣老太太淡淡道:“既然都明白着,那还愣着做什么?难道还需要我教你怎么教训一个小丫头吗?”

    一听这话,宋媛的脸色是不大好的。

    让他们出手,不就是准备将火引到他们两个的身上吗?

    然而荣一航和宁茜可不懂荣老太太话里的含义。

    荣一航觉得自己有荣老太太这个靠山,就算得罪了荣西臣也不用怕。

    而宁茜,是兴奋,觉得自己报仇的机会马上就要来了!这一次一定要把荣西臣对她做的一切,加倍还到宁汐的身上!

    “妈,那我和宁茜就过去看看了。”

    荣一航是迫不及待的,说完话之后,就拉着宁茜走了。

    两人急急忙忙跟上了容管家的脚步。

    在宁汐被关进庄园的小黑屋时,两人尾随着就跟了过来。

    “容管家,今天可是爷爷的生辰,宴席那边还需要你呢,这里就交给我们两个人吧,你先过去忙。”

    荣一航脸上带着笑意,好声好气地说着。

    可偏偏容管家不动声色,把房门锁好之后,就淡笑着回应:“不过是先把宁汐小姐归置在这边,等宴席结束后调查清楚,就会把人放出来了。二位在这里能帮上什么忙?还是一起会宴席那边吧。”

    说着,他转身准备出去。

    宁茜见状,咬牙切齿的说:“容管家,可是奶奶让我们过来的,难道这个家里头女主人的话你也不听了吗?”

    容管家停下了脚步,微微蹙眉,脸上却依旧是挂着一样弧度的微笑,“既然是先生让我把人带过来看守着的,那么不管是谁,都不能进去再对宁汐小姐做些什么。二位也不用拿太太来压我,不过一个小丫头,太太需要费什么神来教训?”

    “你……”

    宁茜气得跳脚,直指容管家那皮笑肉不笑的脸。

    荣一航连忙拉住了宁茜的手,笑眯眯地看着容管家,说:“您开玩笑了,宁汐再怎么错也是荣家的客人,我们能对她做什么呢?不过是想进去对她说几句话。宁茜是她的姐姐,就想劝劝她别这么乖戾,等一下就去给荣馨道歉。今天的事情才好过去不是?容管家,爷爷把这件事情交给你,不就是想要一个结果吗?”

    容管家眉头微蹙,心底有了几分犹豫。

    太太和七爷不对付的事情荣家没有人不知道。

    宁汐是荣七爷的人,在荣家犯了错,这会儿又恰巧七爷不在。

    刚刚先生又点头把这件事情交给太太处理,算不算就是对荣七爷的冷落?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件事情他也就不好插手了。

    这么想了一想,最后容管家还是松了口,将钥匙交给了荣一航,说道:“二位,这里是荣家,宁汐小姐再怎么说也是客人,而且她的父母今天也受邀会来晚宴,如果她身上哪里不好被发现了……”

    荣一航勾唇一笑,“那是自然,我们都明白。容管家放心吧,毕竟是茜茜的妹妹,我们怎么可能会真的对她做些什么呢?劝几句罢了。”

    说着,他接过了钥匙。

    容管家扫了一眼紧闭的房门之后,不再停留,快步离开。

    荣一航捏着手里的钥匙,与宁茜对视一眼,目光极为阴狠毒辣。

    “那东西你带来没有?”

    “带了,你不是说怕这个分量不能让荣雪薇直接成瘾吗?所以我带了两份的量。”

    宁茜目光阴狠地笑着,从怀里拿出了一包用透明袋子装着的白色药丸,在荣一航的面前晃了晃。

    荣一航点了点头,“那就先去倒一杯水过来,这小丫头上次害你害得这么惨,就一次性把她给弄疯吧。到时候看谁还救得了她!”

    “嗯。”

    宁茜转身去倒水,荣一航拿着钥匙站在门口,点了一根烟,半眯着眸子看着窗外的月光,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荣西臣,呵,你哪来那么好的命?

    这一次就是要让你连小傻子都娶不了!

    然而,隔着一扇门,宁汐被关在这间漆黑一片的小屋子里,揉了揉发疼的头,想要拿出手机给荣西臣打电话,却发现手机泡水之后就打不开了。

    在外头,她没办法辩解,没人会相信一个傻子说的话。

    所以她现在想要从这里出去,就只能求救荣西臣了。

    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哪里去了,为什么到现在都还不出现……

    宁汐皱着眉头,缓缓朝靠门旁边的墙摸索着,然后蹲了下来,这里伸手不见五指,她只能小心翼翼地待在那里不动。

    不过才一会儿,房门就再一次被打开了。

    接着外头的光亮,她看见了这辈子恨不得将其抽筋剥皮、扔进阿鼻地狱的死敌,荣一航和宁茜!

    “啧啧,来看看咱们的宁家小公主,一身都湿透了,小脸苍白,可怜的小模样可真是让人忍不住心疼啊!”

    荣一航脸上带笑,可是那笑却极为阴冷瘆人。

    宁汐紧拧着眉头,小心翼翼地向后退着。

    “你们想做什么?”

    “呦,还会问,看来真是不傻呀!”

    荣一航嗤笑着,转身对宁茜说:“这就是你的好妹妹,上回可是她把你折腾的人不人鬼不鬼的,现在有机会了,不上去报仇一下?”

    宁茜听着,怒从心中来,当即也不掩饰了,将手里的酒杯递给荣一航后,上前抬手,就要给宁汐一个巴掌。

    然而宁汐又不是傻的,愣愣地站在那里等她一巴掌打过来。

    她冷笑了一声后,就后退闪开了宁茜的巴掌。

    一巴掌落空,让宁茜本来就恼火的心情更加不可遏制,咬牙切齿地瞪着宁汐:“你这个蠢货还敢躲?”

    说着,一个跨步上前,凭借着自己身高的优势,一把就按住了宁汐的肩膀,之后扬起了手……

    宁汐眸色一冷,手握成拳,在那一巴掌马上就要落下来之前,她就先一拳打在了宁茜的胸口上。

    “啊……”

    宁茜疼得捂住了胸口,那抬起的巴掌自然也就落不下去了。

    本来要打人却反被打。

    荣一航看见这一幕,脸色一片阴沉,用力地扣住了宁茜的肩膀,冷声说:“这么没用,你还想怎么报仇?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你都对付不了!”

    说着,将手里的酒杯塞到宁茜的手里,大跨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宁汐的肩膀,再一转身,就用手臂扣住了她的脖子……

    宁汐自然是不甘心被压制住,用力地挣扎着。

    但是凭着她那点子力气,实在不是荣一航的对手。

    宁茜揉了揉胸口,一脸阴狠地盯着被荣一航钳制住的宁汐,咬牙启齿地走到了她的面前,抬手就是一个响亮的巴掌落下。

    宁汐被打懵了,等回过神来,一双冰冷蚀骨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她看,像是盯着一具尸体。

    宁茜学乖了,这一次压根就不去看她的眼睛,立即就上手去掰她的下巴,试图将手里的酒灌进宁汐的嘴里……

    “死丫头,看我这次不整死你,就算荣西臣来了也别想救你!”

    宁汐咬紧了牙关,双目通红地拒绝她将酒水往自己的嘴里灌。

    这两个畜生肯定不可能只给她喝点酒这么简单。

    只要她有一丁点的松懈,可能就要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奋力挣扎的宁汐一脚踢在了宁茜的肚子上,哪怕只是一丁点的酒水,也被她重新吐了出来。

    “一航,她不吃怎么办?”

    宁茜气得发疯,捂住了自己的肚子,疼得躬身,问荣一航该怎么办。

    荣一航眸色阴狠,咬牙骂道:“废物,不过是个小丫头都对付不了,撬开她的嘴啊!”

    “撬不开……”

    宁茜委屈地看着荣一航。

    荣一航脸色越发阴沉,只能稍微松开一只手去掰宁汐的嘴,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了门口处……

    “你们在做什么?”

    荣雪薇冰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荣一航和宁茜抬头一看,对上了她讥讽嘲弄的表情,“两个大人居然用这么卑劣的手段对付一个小姑娘,你们可真是越来越厉害了,私生子。”

    ‘私生子’三个字,瞬间就刺痛了荣一航的神经,他双目腥红地盯着荣雪薇,咬牙切齿道:“荣雪薇,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多管闲事?你们手里头抓着的可是我七叔的未婚妻,而你,还是我最恶心讨厌的私生子,你以为在我眼里这叫多管闲事?”

    荣雪薇挑了挑眉,晃动着手里的手机,慢悠悠地说:“你们的所作所为我全都录视频了,要是宁汐出半点的差错,七叔和宁氏夫妇第一个就饶不了你们两个人渣,怎么样,这样的后果你们想承受?如果想,那就继续,我顺手马上把这段视频发到网络上去,看看广大网友们是怎么点评这件事情的。”

    “私生子联手恶毒姐姐残害自闭症妹妹?啧,想想就觉得很有趣不是吗?”

    “荣雪薇你!”

    荣一航被气炸裂了,双目阴沉地盯着荣雪薇手里的手机,他不敢赌。

    本来好好的一个机会竟然全都被荣雪薇给毁了,早知道这药就应该先往她的酒里下!

    该死的,这个女人怎么会这么烦人!

    事事都要跟他作对!

    “我怎么了?只给你三秒钟的考虑时间,私生子,你有这个胆子吗?三、二……”

    “我放人!”

    荣一航终于松开了钳制住宁汐的手,狠狠地瞪了荣雪薇一眼,“你别太得意,总有一天我会彻底把你踩在脚底下,让你跪着跟我道歉!”

    “哦?那我拭目以待。”

    荣雪薇似笑非笑,眸底一片冰冷。

    荣一航转身快步离开,宁茜见状知道不妙,就算极度不甘心,也只能先跟着他离开,离开前目光阴毒地看了宁汐一眼,直接将手里的酒杯朝她身上砸去。

    宁汐一闪,那酒杯便掉落在地上,碎成一片,洒落出来的酒却染红了她白色的小礼裙,借着外头的灯光,看起来格外瘆人。

    她闻着那酒味就知道不对劲,立马就往不远处的厕所冲进去,又抠又挖把自己的嘴洗干净了,才重新走了出来,向荣雪薇道谢。

    荣雪薇是个十分艳丽的女人,她神色倨傲,仿佛一眼能从她的眼睛里看见她骨子里天生的骄傲。

    “前面的事情我听说了。七叔去处理一些事情,所以让我过来看看你,刚好就撞见了那私生子虐待你的场面。你没事吧?”

    荣雪薇递给了她一条手帕,示意她擦擦身上的酒渍。

    宁汐摇了摇头,“确实有点狼狈,但好在你及时赶过来了,否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可能刚才那杯不知道被放了什么东西的酒就要到我的肚子里来了吧。”

    她说着,不由露出了一抹苦笑,被荣一航和宁茜两个人逮住,算她倒霉。

    但经过这一次,她真正的意识到防身术的重要性,死里逃生第二次,回去一定要找教练上课!

    下一次再对上这两个人渣,一定要把他们打个稀巴烂!

    宁汐越想越气,可同时又觉得无奈。

    老天爷既然要给她金手指,为什么就不能给点更干脆的?

    比如力大无穷什么的……

    到那时候,就算一拳打爆那两个人渣的头,她也绝对不会恶心一下!

    “你这样子……”

    荣雪薇拧着眉打量了宁汐那一身惨不忍睹的衣服,低声说:“我还是先带你去七叔的卧室吧,等他把事情处理完了,就会过去找你。”

    “好。”

    虽然没看见荣西臣,但见到荣雪薇,宁汐心里也有底了许多。

    回到卧室之后,这边根本就没有她可以穿的衣服。

    于是只能拿荣西臣的衬衫来穿一下了,然而这衣服一上身,对于她的身形来说,无疑就像是小孩偷穿了大人的衣服,看起来有点小滑稽。

    可是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不是么?

    荣雪薇见到这样的宁汐,就忍不住笑了两声。

    宁汐愣愣地看着她,问:“你笑什么?”

    荣雪薇轻咳了两声,说:“没什么,就是明白我那向来不苟言笑一脸认真严肃,老干部风格的七叔为什么会喜欢你这个小丫头了……”

    “嗯?为什么?”

    在宁汐的眼里,荣西臣可没有喜欢她。

    娶她也不过是责任。

    所以荣雪薇的话,就让她有些愣鄂了。

    然而荣雪薇却神秘兮兮地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圆润的下巴,“等他过来你就知道了,不跟你说了,你好好在这里待着,我就先下去了。”

    “等一下……”

    突然被摸下巴,让宁汐觉得很不自在,下意识地就握住了她的手腕。

    几乎在那一刹,脑子里快速地闪过几个片段,强烈的眩晕感充斥着她的大脑,这一次感觉比之前还要可怕,几乎让她站不住脚,双腿一软,整个人就要倒下去……

    荣雪薇见状,大惊,连忙要抓住她,然而一个高大的身影却比她快了一步,一把上前将宁汐搂在怀里,抱了起来。

    瞬间落入一个熟悉温暖的怀抱。

    宁汐感觉到了从他胸口传来的心跳声,眩晕感渐渐地缓解,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她的脑子就一片清明,对于刚才闪过的画面也越发深刻记忆起来。

    她看见了什么?

    荣雪薇喝了一杯被人调换过的酒,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当场在所有人的面前发起了疯,跳起了舞,还脱了衣服……

    之后不管谁想要上前去阻止她都会被挣脱开。

    从那一刻开始,她便走上了一条堪称黑暗的道路。

    网络上铺天盖地全都是关于她宴会上出糗的视频,新闻、狗仔紧追不舍,几乎将她逼入绝境。

    最后,那一抹艳红色的身影伫立在高楼之上,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跃而下,血溅当场,而那一刻,哪怕是死,她的脸上也是充斥着痛苦和仇恨,以及满满的不甘……

    凶手是谁?

    宁汐很用力地在想了,也没有找到那个关键的人物。

    她脸色渐渐苍白起来,抓着荣雪薇的手腕越发松不开。

    “怎么了?”

    荣西臣注意到了她的异常,便将她抱得更紧了几分。

    宁汐直勾勾地看着错愕的荣雪薇,说:“等一下,不管是谁递给你的饮料,都不要喝……一点也不要喝。”

    荣雪薇奇怪地看着她,“这是……什么意思?”

    宁汐紧拧着眉头,缓缓低下了头,再一次重复了一遍,“听我的,不要喝……荣雪薇,我不会害你的。刚刚宁茜对我做什么你还记得吧?我怕……”

    听她这么一说,荣雪薇就立即明白过来了,脸色阴沉,“你怕这两个人渣也会用这样的方法来对付我对吧?”

    “嗯。”

    “我知道了,谢谢你的提醒,我会小心的。”

    听到荣雪薇认真的回应,宁汐才渐渐地松开了握紧她手腕的手,整个人也卸力一样,瘫软在了荣西臣的怀里。

    荣西臣见她如此疲惫的模样,而且娇嫩的脸上还有一个这么明显的巴掌印,眸底越发冰冷深沉起来,低声沙哑地问荣雪薇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荣雪薇也不隐瞒,直接把自己看到的告诉了荣西臣,并且把拍录下来的那几秒视频发给了他,说道:“要怎么处置随便你。不过让人把宁汐关起来的是爷爷,你把人这样子带出来,可不太好交代。关于她把荣馨推下泳池这件事情,也得等荣馨醒来才问的清楚了。”

    “我知道了。”

    荣西臣点了点头,转身就将怀里的宁汐放在了床上。

    荣雪薇见状,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之后,自然是极有眼色的离开了房间。

    宁汐躺在床上,看着站在床边的男人,哽咽了一下后,红着眼睛有些委屈地说:“荣西臣,我没有推荣馨下水,我是去救她的,你相信吗?”

    荣西臣看着眼睛通红的小丫头,心脏一揪,冷锐的眸色逐渐柔和下来,凝视着她,低声应道:“别怕,我信。”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