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54章 荣家家宴⑥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踩进荣家这片龙潭虎穴,哪有不湿脚的道理。

    不过是有人想借这个机会来发作对付他荣西臣。

    宁汐只是被他给拖累下水了。

    “之前你给我打电话,也是因为这个?你是怎么知道荣馨会掉到泳池里的?”

    荣西臣微微蹙眉,眸色沉凝地看着她,低声询问。

    宁汐被问的一愣,才反应过来自己和他之前都说了些什么。

    无凭无据突然说出那样的话,任何人听见了都会猜忌啊!

    她拧了拧眉,思考了之后,说道:“我听到了……有两个女孩在那里说,荣馨被另一个女孩叫去了泳池边,等一下就要给荣馨好看。所以当时我隐隐感觉不对劲,像是会有人要害荣馨,才急急忙忙给你打电话。”

    说着,她忍不住看着荣西臣问:“你一个人赶过去那边的泳池了?”

    “嗯。”

    荣西臣沉吟了一声,说:“回来的时候从雪薇那里听说你出事了,但当时又恰好父亲喊我见一位贵客,我就让她先过来找你了。抱歉,同样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让它再发生第二次,下次我会早点赶到你的身边。”

    他握紧了宁汐冰凉的小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

    这些事情发生的淬不及发,再加上今天本来外客就多,很多是非也不好解决,只能先隐忍下来。

    宁汐听到他的解释,也稍稍松了一口气。

    起码他不是让自己一个人在这个狼穴里盲目打转。

    除了被荣一航和宁茜灌酒欺负之外,她最不能忍受的大概就是所有人依旧把她当做傻子看待,哪怕她说的是真话,那些人也不会相信,只当她说疯话。

    这样一来,一旦出了什么事情,她根本辩解无用。

    “荣馨……她没事了吧?她被带走的时候好像昏了过去。”

    “受到了一点惊吓,医生已经检查过了,没有大碍,你放心吧。”

    “那……我呢?是荣老爷子让人把我关起来的,等一下宴会过后,他会怎么处置我?”

    说着,她就想起当时在泳池边荣老爷子看她时的那个眼神,真的是又冷又厌恶,本来就不喜欢她,现在这印象,大概是差到谷底里,可能就这么轻易放过她吗?

    “这件事情我会处理。”

    荣西臣揉了揉她湿漉漉的头发,温声道:“把头发吹干,先睡一觉。”

    感觉到了他温柔的动作,宁汐微微垂下了头,听话地任由他给自己吹头发。

    吹着吹着,不知不觉就缓缓闭上了眼睛。

    荣西臣将她放躺在床上,给她盖好了被子。

    不一会儿就起身进了浴室,当看到扔在一旁的那件白色小裙子上沾了红色酒渍的衣服时,他眉头紧拧,将其捡了起来,发现干涸的酒渍上有一点白色的粉末,他用手沾了沾放在鼻尖一过,脸色骤然阴沉冰冷下来,眯着危险地眸子,立即给容枫打了电话,让他马上到房间这边来。

    “把席慕白也带上来。”

    五分钟后,容枫推开了房门,身后紧跟着个一脸漫不经心的席慕白。

    席慕白笑嘻嘻地扫了一眼不远处床上躺着的宁汐,半眯着眸子,戏谑地对坐在沙发上的荣西臣道:“我说好端端的人怎么就不见人影了,原来是偷偷跑回房间里享受美人恩了呀?怎么,你们家小白兔又喝醉了?需要来一颗解酒糖吗?酸酸甜甜可好吃了。”

    荣西臣拧着眉,将宁汐的小礼服直接朝他扔了过去。

    “喂喂喂,荣老七,有没有搞错?我可不像你,有什么特别的嗜好,把这个衣服扔给我是什么意思?”

    “你看看。”

    荣西臣冷冷地说道。

    席慕白嗤笑了一声,“女孩子的衣服我看什么……这不是变态……等等。”

    他本来想把衣服扔回给荣西臣,谁知道就在衣服上面发现了一片白色粉末,用手沾了一点,放在鼻尖闻了一闻,顿时脸色就阴沉了下去。

    “lsd致幻剂,这样的量,一杯酒下肚子肯定要成瘾,是谁这么狠?居然拿这种违禁毒品来害人?”

    “果然……”

    荣西臣冷声道:“这酒是宁茜和荣一航逼宁汐喝下去的。”

    “卧槽!那个宁茜不是你家小白兔的堂姐吗?居然做出这么恶毒的事情……最毒女人心这话可真不是说着完的。那你家小白兔没喝下去吧?也对,看衣服成这个样子了,应该是侥幸逃过这一劫了。荣西臣,你最好尽快查查他们到底是从哪里弄来这种东西的。”

    席慕白越说脸色越凝重:“现在的年轻人,嗨高了就会磕点药,但也不是lsd这种,这个太恐怖了,曾经d国人研发这种药就是用来做人体精神实验的,一旦成瘾,几乎没有戒掉的可能。再加上他致幻效果太过强烈,多食用几次,就足够将一个人彻底变成真正的疯子。”

    听完他的话,荣西臣眸底划过一抹冰寒杀意,周身气压低地连容枫都不敢靠近,就知道自家七爷是怒了。

    “有没有证据?按照这个剂量,都可以直接控告那两人蓄意谋杀了。”

    席慕白见荣西臣的脸色难看,也明白这件事情已经触及到了他的底线,不能不果决处理。

    听他这么一问,荣西臣便将荣雪薇发给他的视频打开,刚好就是荣一航和宁茜钳制住宁汐,往她嘴里灌酒的那一幕,仅仅五秒钟的时间,已经让他的眼睛染上了腥红的血丝。

    “真是狠毒啊……你们荣家这个私生子,不择手段跟老妖婆倒是有的一拼,怪不得这么得老妖婆的喜欢。”

    席慕白啧啧了两声,又对荣西臣说道:“不过仅凭这个视频,可不能直接断定他们身上带着违禁毒品,还得人赃俱获才行。”

    荣西臣明白了他的意思,点了点头,对容枫说:“去跟着,找机会出手。”

    “是。”

    容枫应答,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席慕白双手环胸看着他,说:“今天可是荣老爷子的生日,你这样让容枫去跟,查出点什么来,还想给今晚加点戏吗?”

    “有何不可?”

    荣西臣幽沉的眸子冰冷慑人,冰薄的唇瓣微微一动,道:“一而再再而三,既然他们想玩,我就陪他们玩。”

    “这可是老爷子的生辰,荣老七,你这样子闹开的话,不就等于和他直接翻脸了吗?到时候传了出去,你的名声就要更加难听了。”

    什么忘恩负义、白眼狼……

    席慕白知道他在荣家的尴尬位置,一直被荣老妖婆刁难,现在要是一直庇护着他的荣老爷子都被惹怒了,那他在荣家就会举步维艰。

    作为朋友,他也不想荣西臣面临这样的局面。

    当然,前提是造成这样的结果还是因为一个黄毛小丫头。

    “我自己有分寸。慕白,等一下你只需要帮我鉴定这个药。”

    荣西臣站起了身,拿起了披在沙发上的西装外套利落地穿在了自己的身上,旋即系好手腕上的纽扣,一脸冰冷如霜地走向了门口。

    席慕白见状,急忙地跟了上去。

    “荣老七,你可要想好了,一旦你跟荣老爷子做起对来……唉唉,你怎么不听完我说的话就走了呢?”

    房门被关上。

    躺在床上本来闭着眼睛睡觉的宁汐缓缓睁开了眼睛。

    此时此刻看着天花板,手心都是冰冷的。

    她听到了荣西臣和席慕白的对话。

    特别是席慕白说,荣一航和宁茜给她灌的是lsd强烈致幻剂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僵硬住了。

    不敢置信,这两个人渣,对一个小女孩都如此恶毒。

    如果真的被迫吃了那杯酒,那么今晚就不仅仅荣雪薇可能发疯了。

    等到她被抓出来审问关于荣馨的事情时,就真的变成了疯子。

    她现在感到庆幸,幸好那杯酒没有喝下去,老天爷待她还是不薄的。

    然而,就是因为这样,她才更没有办法躺在床上继续坐以待毙。

    她要去找荣雪薇,让她现在马上把拍到的那段视频发到网络上去!

    看看这一次,荣一航和宁茜这对渣男贱女还想要怎么辩解!

    ***

    “那该死的荣雪薇,也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坏人好事!白白错过了这么一个弄宁汐那傻子的机会。”

    回到宴会上的荣一航和宁茜极度不甘心,看着在那左右逢源,见谁都是叔叔伯伯,对答如流姿态的荣雪薇,心底的恨意自然就成倍增长了。

    荣一航眯着眼睛,冷冷地盯着荣雪薇的背影,对宁茜说:“去拿一杯酒过来,把药全都倒进去,跟近荣雪薇,找机会就把酒给换过去。”

    听到这话,宁茜也不含糊,很快就拿来一杯红酒,将所有的药丸全都给倒了进去,搅拌了一会儿后,药丸便融进了酒里。

    她把酒递给了荣一航,担心地问:“一航,这可是在你爷爷的宴会上,会不会被人发现我们做的这些事情?”

    荣一航转头,冷冷地凝视着她,冷笑道:“你怕什么?宴会上那么多人,他们要怎么查才会查到我们的头上?好不容易才弄来那么点药,一半浪费在那个傻子身上,剩下的这一半,一定要亲眼看着荣雪薇那小贱人喝进肚子里!到时候一疯起来,参加宴会的人可不少名流贵胄,那她可就算是彻彻底底的出名了,这辈子都没脸再出门一步!”

    宁茜听着他阴狠的话语,捏着手里的酒杯,想到这里,竟然也有一丝快意。

    虽然她跟荣雪薇无冤无仇。

    但女人嫉妒就是天性,像荣雪薇这样整天端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清冷高贵模样,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再加上荣雪薇本来就是荣一航的死对头,所以她去调换酒杯的时候,连眼睛都没有多眨一下。

    而此时听荣西臣吩咐紧盯着荣一航和宁茜的容枫也捕捉到了这一幕,眸子一冷,就在宁茜转身走开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放在荣雪薇靠着的旁边桌上的那单独一杯酒给再一次调换……

    荣雪薇转身摸到了那杯酒,恰巧就看到了看着她的容枫。

    正准备问出口的时候,他已经转身离开了,连多余的一句话都没有。

    荣雪薇虽然奇怪,但也并没放在身上,喝了一口酒之后,继续和眼前的某位地产大亨说笑了起来。

    “成了?”

    荣一航一直站在别处给宁茜望风,看见荣雪薇拿起那杯酒喝了一口之后,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

    “那边只有一杯酒,我只放一杯在那边,荣雪薇拿了,那杯酒她正在喝着。”

    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宁茜还是心有余悸的,特别当看到荣雪薇将那杯酒不知不觉就喝掉一大半的时候,心跳也越来越快,紧紧地抓住了荣一航的手臂问:“那杯酒喝下去,需要多久会发作?”

    荣一航眯了眯眸子,拿过服务员端着的托盘上的一杯红酒,勾唇嗤笑:“很快,这里将会有一场大好戏可以看!”

    只要毁了荣雪薇,作为他爸唯一的孩子,就算再不喜欢他们母子,他也得认栽,乖乖让他这个儿子进荣家的族谱,成为真正的荣家人!

    宁茜看他这么高兴期待的样子,心里头也才越有底。

    只要荣一航回到荣家,那她以后也能是荣家三少奶奶了!

    想到这里,她就觉得激动,立马从托盘那里拿过了一杯酒,一口气全喝了下去。

    然而喝完不到一分钟,她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好像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了起来,就连眼前的荣一航也是不停地在晃动、扭曲着的模样……

    她用力地抓住了荣一航的手臂,想问他自己这是不是喝醉了。

    “你在做什么?宁茜,你疯了吗?脱什么衣服?”

    荣一航看着举止奇怪的宁茜,忍不住出声喝止,谁知道那宁茜忽然变得力大无穷,发疯了一样大声尖叫着、笑着,一边扒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不停地撕扯,朝人群密集的方向跑了过去。

    “来呀!大家一起来喝酒啊……唔,这酒好奇怪,怎么那么热?这衣服好热啊!你们呢?你们不热吗?为什么一个个都穿衣服,把自己包的那么紧……不难受吗?这里,这里都不难受吗?”

    宁茜脸颊通红,一脸淫靡的笑,已经把自己扒得只剩下内衣裤了,不一会儿就扑到了刚刚还跟荣雪薇谈话的那位地产大亨的身上,说着就要去扒对方的衣服。

    那大亨被吓得脸色都绿了,但好歹能保持镇定,一把就将人给推开了。

    可是宁茜却不依不饶,离了这个大亨,就朝下一个男人身上扑过去。

    因为她的这一番举动,直接就搞砸了好端端的生日晚会,荣老爷子和几个好友就站在台上喝着酒聊天,见到发疯的宁茜,顿时脸色就阴沉了下来,大喊了一声老容。

    容管家急急忙忙地过来了,立马叫几个年轻男子去把发疯的宁茜给制止住。

    站在一旁的荣老太太和宋媛的脸色也难看极了。

    宋媛不停在人群中找儿子的身影,然而找来找去都没找到,心下更是心急如焚。

    荣老太太阴沉着脸,用力掐了宋媛的手臂,冷声说:“这就是你给荣一航挑的妻子?就这模样,还没进荣家的门就已经把荣家的脸面给丢尽了。宋媛,你们母子还想拿什么资本进入荣家?”

    宋媛被说的脸色一片惨白,浑身僵硬地站在了原地。

    心里头也急得要死,想自己那蠢儿子到底跑哪里去了?居然放任自己的女人这样子出来丢人现眼!

    “啊!!!”

    这边正被宁茜惊起了大乱,紧接着就传来一道惊恐的女声尖叫。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个女人身上,不,确切地来说,是她面前躺着的一个浑身赤裸的男人……

    那个男人满脸通红,一脸淫靡的笑着,一只手还放在某个部位上不停地动作起伏着。

    几乎所有人被这一幕给辣到了眼睛,近距离的荣雪薇更是眯起了眸子,警惕地盯着躺在地上发春的荣一航。

    “我的天!这不是荣家三爷的那个外头的私生子吗?怎么会这个样子?在这里发什么疯?老公,快把咱们宝贝给拉走啊!这么辣眼睛的画面怎么能给未成年少女看见!”

    这位贵妇人的声音一响起,其他家长也连忙遮挡住了自家孩子们的视线,免得被这淫荡的一幕侮辱了眼睛。

    “荣老先生……你今天这个寿辰,真的是状况百出,看来真的不大适合再继续做下去了,还是先把事情给处理了吧,改天我们再来拜访。”

    有些比较德高望重的同辈好友已经忍受不下去这一而再再而三出状况的宴会了,连忙带着一家老小道别后急匆匆走了。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效仿,不一会儿宴会上的人就走掉了一大半。

    荣老爷子站在台上,手里捏着手杖,脸色阴沉地几乎要滴出墨来,盯着躺在地上的荣一航更是划过一抹杀意和厌弃。

    宋媛听到有人提到自己儿子的名字,上前一看,躺在地上做出那般淫靡放荡举动的人居然就是儿子,气得脸都绿了,立即冲上前去要拿衣服给他盖住,并且大喊着容海求帮忙。

    可谁成想,人才扑上去,就被她那宝贝儿子一个翻身压在了地上,甚至连裙子都被掀了开来……

    这一幕让围观的人群更是惊掉了下巴。

    不知道这荣一航到底是发了什么疯,居然敢当众乱伦!

    “畜生!”

    荣家三爷终于从人群中挤出来,看见自己的女人被儿子压在身下做那恶心淫靡的动作,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抬脚就朝荣一航的脸上狠狠踹去!

    荣一航被踹得整个人向后飞了出去,撞倒了桌子,再一次引起围观群众的惊呼。

    宋媛自己也懵在了原地,双腿大张了,完全一副没缓过神来的模样。

    她的宝贝儿子刚刚对自己做了什么?

    在那么多人的面前,当着他老子的面前!

    宋媛心惊肉跳,却来不及痛苦悲伤,拉住荣家三爷的手,苦苦哀求着:“三爷,快找人制止住他啊,那可是您的亲生儿子,快救救他!”

    再这样下去,就全都毁了。

    荣家三爷脸色阴沉,一副马上就要杀人的模样,拉拽着宋媛从地上起来,就准备上前去打晕荣一航,却被一旁的荣雪薇给拉住了。

    “爸,这么多人面前,过去就得承认那丢尽你脸面的人是你的儿子了。今天可是爷爷的大寿,荣一航做出这种事情,爷爷可是很生气的……爷爷的怒火,别说是您了,就算是七叔在,也顶不住。所以这浑水你还是别趟了。”

    荣雪薇不急不慢地在荣家三爷的耳边分析着利害。

    站在一旁的宋媛见状,气得红了眼睛,指着荣雪薇失控骂道:“那可是你的亲弟弟,荣雪薇,你怎么能这么恶毒地害他?”

    荣雪薇顿时脸色一沉,冰冷地看着宋媛,冷笑:“我害他?这罪名我可担当不起,应该是你们母子这对搅屎棍,一回来这里就没让家里消停过吧?今天是你们母子闯出来的祸,凭什么要我爸和我给你们背?要是识相点,还是自己滚过去把你儿子收拾好了拖回去吧!”

    “你……你……”

    宋媛被荣雪薇气得一口气差点没咽下去,孤立无援的状态,只能哭泣着拉住荣家三爷的手,“三爷,快救救一航,他可是你的亲生儿子!”

    荣家三爷冰冷着脸,正在思考女儿说的话,此时此刻确实是宋媛母子作死,要是因为这样害得他被父亲厌弃,那就得不偿失。

    所以犹豫再三,他干脆利落的叫别人上前帮忙把荣一航给直接打晕了。

    站在一旁的荣雪薇双手环胸,微扬着下巴,倨傲高冷地嗤笑了一声,嘲弄说道:“幸好我妈就生了我一个,这样丢人现眼的弟弟,我可不认识。”

    宋媛听到这话自然是刺耳至极,但也没有办法,现在压根就不能跟荣雪薇斗,只能咬碎牙和血往肚子里吞,红着眼睛走到了被打晕的荣一航面前。

    因为刚才释放了缘故,此时他身体还保持着本能的快感,躺在地上一抽一抽的,显得极为诡异……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