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55章 荣家家宴⑦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荣老爷子的好端端的生日宴会还没开始进行到一半,就被闹成了这个模样,心情可想而知有多糟糕了。

    当即在所有人的面前也没有给荣老太太一点面子,冷声说:“那是你看好的人,该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办!”

    说完这句话,他就气呼呼地甩手转身,去送那几个老好友。

    荣老太太站在原地,脸色极为阴沉,喊了容海,说:“跟客人们道个歉,先请回。等把这件事情处理完毕了,再来邀请他们参加补办的宴会。”

    “是。”

    容海离开后。

    先前一直在一旁看着的荣怀走到了她的面前:“奶奶,爷爷今天的宴席是我安排的,出了这个事情,我也有责任,随后我会去跟爷爷引咎的。”

    “关你何事?”

    荣老太太冷着脸,却在对上他的时候,忍了忍那火气,沉声说:“荣一航母子闯出来的祸,真是丢尽了我们荣家的脸面!老爷子这么生气,以后我在他面前还有什么面子可用?”

    “奶奶,您可是爷爷的妻子,今天虽然出了点差错,但也不至于伤了您二位那么多年的感情。”

    “感情?”

    荣老太太眯着眼睛冷笑道:“他对自己那些养着的鸟儿都比对我有感情。”

    因为这件事情闹得不愉快,她也一时间没控制住自己的脾气,等缓过神来后,才意识到自己发泄了心中的怨气。

    好在听到这些话的人是自己的宝贝孙子。

    她才能尽快敛起神色,淡淡地说道:“阿怀,这边的事情交给容海容青,你去送沈氏一家三口先回去。”

    听着这话,荣怀目光扫了一眼不远处正羞涩地看着他的沈明珠,像是偷看被抓到了有些心虚羞赧,连忙转过了头移开了视线,走向了她的父母。

    “孙儿明白了。”

    荣怀微微俯身,应了这话之后,就下台朝沈氏一家走去。

    “沈叔叔、沈阿姨,今天发生这些事情有些突然,所以宴会只能提前结束了。我先送你们回去吧。”

    沈德海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

    荣家闹出这么大的笑话,还能把老爷子的生日宴会给举办下去才叫奇怪,便点头同意带着老婆孩子先回家去了。

    只是在荣怀送他们一家三口出门的时候,沈德海问:“今天突然发疯的男子,是你三叔的儿子吧?”

    荣怀淡淡一笑,道:“不过是个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子,我三叔的孩子,只认雪薇一位。”

    “这样我们就放心了。”

    沈德海笑了笑,伸手拍了拍荣怀的肩膀说:“你们家事我本来也不好多管,但以后毕竟要成为一家人了,我们家明珠也是要嫁进荣家的。荣家这样的门第,最烦的就是矛盾不断吧?荣怀你是个不错的孩子,我是真期待你改变荣家的那一天。”

    改变荣家,不就是说等着他继承荣家,当家做主吗?

    荣怀虚心一笑,说:“家里长辈众多,我也不是最好的。不过就是做些能让荣家变得更好的力所能及事情而已。”

    “谦虚了,好了,也不跟你多说了,家里头还有一堆烂摊子要回去收拾吧?回去吧,我们自己上车走就行。”

    沈德海拉开车门,就上了车同他告别。

    荣怀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后退了好几步,将路让开,让他们的车开出了别墅。

    车里头的沈明珠看着车窗外的他,呆呆地发愣了好久。

    沈夫人见女儿这般痴痴的模样,连忙握住了她的手,笑道:“你也跟荣怀聊了不久了,开场的第一支舞都是和他一起跳的,宝贝,你可是从来都不跟男生跳舞的!对荣怀有好感吗?”

    听到母亲这样的询问,沈明珠连忙低下了头,脸颊滚烫羞赧地说:“一点点……只是觉得他这个人很亲近、温柔,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会觉得有点紧张,但也很开心。”

    “开心?那不就是喜欢的意思咯?”

    沈德海笑了笑,对自家宝贝女儿说道:“荣怀那样优秀,你喜欢他才正常,宝贝,别紧张也没必要自卑,你沈明珠可是我沈德海的女儿,今天和荣怀正式宣布订婚,未来你就是荣家的女主人。一定要好好学习如何把荣怀的心给牢牢抓住才行,否则可就要像那荣老太太……”

    “德海,在小孩子面前胡说八道什么?”

    沈夫人板起了脸,打断了丈夫的话,安抚女儿说:“你能喜欢荣怀最好,不喜欢妈妈也不会勉强你跟他在一起,荣家可不是普通的豪门,今天家宴上就可以看出来了,以后你跟荣家人相处的时候,也要小心谨慎些。”

    沈明珠乖顺的点了点头,“我明白的,妈妈。”

    沈夫人微笑着轻拍了女儿的手背,脸上挂着几分自豪。

    而沈明珠的目光却在车窗外头的星空上,不知道怎么的,好像眼前突然就浮现出荣怀对她露出一抹温柔笑容的模样,她痴痴地看着,眼睛都不眨一下,不知不觉便入了迷……

    ***

    荣家庄园内,今晚的戏并没有结束。

    送走贵客之后,荣老爷子将荣家所有人都召集到了客厅,包括中了药才刚被医生弄醒的荣一航。

    脑子清醒时回忆起自己做过的一系列事情,荣一航羞愤地脸都快滴出血来,紧紧抓着他母亲的手不肯放开。

    宋媛也不安着,却只能安慰儿子镇定下来,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不能闹得更加难看,只能沉默等待老爷子的处置。

    “老容,人都到齐了?”

    荣老爷子拄着拐杖,扫了容管家一眼问道。

    容管家道:“五太太还在房间里陪着尚未苏醒的馨馨小姐,七爷也还没下来……”

    话音刚落,后者就从楼上不紧不慢地走了下来,看到大厅里聚集的荣家人,神色漠然地走到了荣老爷子的身边站着,而对面,就是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荣怀。

    荣西臣撇开目光,恭敬地对荣老爷子喊了一声父亲。

    荣老爷子眼皮也没抬一下,问他:“刚刚去哪里了?”

    荣西臣淡声回道:“去了一下藏书房,遇到了找猫的白老先生,就陪他多聊了几句。”

    听完这话,荣老爷子微微点了点头,也没怀疑。

    但下一刻冰冷凌厉的目光就如利刃一样,射向了荣一航,厉声呵斥:“还不上前来跪下!”

    荣一航被呵斥地浑身发抖,求助母亲宋媛。

    但宋媛去拧眉推着他往前去,自己也一起走出了人群,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用力将荣一航一按,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紧接着,她自己也缓缓跪下。

    对于这一幕,荣老太太已经没眼再看了,喝了一口茶后就撇开了目光,一副完全不想帮这对母子说话的模样。

    宋媛本来就指望着荣老太太帮他们母子,可见到她这样的漠视态度,心也顿时凉了一半,只能咬着牙,自己把这关挺过去。

    荣一航跪在那里,想抬起头,却被宋媛用力地按在了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响,旋即开口说道:“父亲,一航不孝,在您的寿辰上闹出了那么大的笑话,这个错,他认。但是父亲是不是应该先调查一下一航变成这个样子的原因?一航酒量很好,从来不会随便就喝醉,更何况甚至像发疯一样做出刚才那样的事情。我想,这里头一定是有误会!”

    “误会?你教的好儿子,现在自然要来给他开脱!你们知不知道,我的老脸今天全都被你们母子给丢光了!还过什么生日,被你们气的都快可以提前过冥诞了!”

    荣老爷子一个火气,就足够令整栋屋子抖上三抖。

    明白的人都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惹恼荣老爷子的结果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够承担得起的。

    一旁的荣雪薇见状,居高临下地看着跪在地上的那对戏精母子,说:“有些人呢,犯了错,永远都不知道改,只会推卸责任。什么误会啊,等一下肯定就要说是被人陷害的了!试问今晚的宴会上来了那么多人,客人也又是十分尊敬爷爷的,还有谁会选择在这个时候陷害出手什么的?我看你们母子就是纯粹想为自己脱罪!”

    因着她的添油加醋,荣老爷子的脸色更加难看。

    荣一航更是气得直指荣雪薇:“一定是你让人打晕我灌我药的!否则我不可能变成那样子!”

    “我让人打晕你灌药?荣一航你是疯了还没清醒吗?我说了,今天是爷爷的生日,就算我再讨厌你们,也不可能做出破坏爷爷生日晚宴的事情。更何况今天来了那么多贵客,还有部分的媒体在其中,要是出了一丁点差错,明天的头条就是关于咱们荣家寿宴的事情!到时候全世界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就彻底丢尽了我们荣家的脸!我可不像你这种私生子,还没进荣家门,上荣家族谱,就拿着荣家三少的名头在外面招摇撞骗!我是正经的荣家三小姐,一言一行都得对得起荣这个姓氏!”

    荣雪薇的义正言辞,顿时把荣一航给堵得脸色苍白、哑口无言。

    对上荣雪薇,不管是在哪个方面,他都是一败涂地。

    “我没有……我不是故意的,爷爷你相信我!这件事情肯定有人要陷害我,让我出丑,让您难堪!”

    荣一航哭泣着用膝盖往前爬着,爬到了荣老爷子的面前,紧紧地抓住了他的小腿,“爷爷,求求您了,一定要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还我一个清白。”

    荣老爷子拧着眉,神色厌恶地扫了一眼抱着自己的腿痛哭流涕的荣一航。

    对于今天的事情,他自然是心里有底的。

    他虽然在之前就一直看不上荣一航母子的小家子气,但是毕竟是自己三儿子的亲生儿子,也是除了荣雪薇之外的唯一儿子。

    要不是因为这个,他也不会同意荣一航有进荣家族谱的机会。

    现在还在考核期,就算给荣一航母子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他的宴会上闹出事情来。

    那么,真相就只有一个了。

    荣一航母子太蠢,被人当刀子使了。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他火气再大,也得把今天这件事情给彻底处理了。

    荣老爷子转头看向自家老三,问:“这是你的儿子,你知道他什么性格,那么,今天的事情,你怎么看?”

    荣家三爷被亲爹这么一问,心底里头也在打鼓着。

    自家宝贝女儿在之前就已经给他分析过利弊了,可荣一航到底是自己的骨血。

    就算他再不喜欢,那也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荣一航母子不能死,他也更不能被拖累,于是只能这么说:“父亲,以我们荣家发展到现在的地步,在众豪门中举足轻重的地位,不管发生什么,都有人等着看好戏。关于今天的事情,不论到底真相如何,对外,我们只能说是小人陷害。虽然荣一航还没有进荣家族谱,可毕竟是我的儿子,就像雪薇说的那样,不能让任何人玷污荣这个姓氏。”

    荣老爷子拧眉沉思了一会儿,又转头扫了一眼自己的妻子荣老太太,“你以为呢?”

    荣老太太自然也不能让荣一航母子就这样被赶出去,虽然蠢,可到底是手里头的一颗棋子,还有其他的用处。

    “老三说的没错。对外我们只能那样处理,至于对内……”

    她目光凉凉地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荣一航母子,语气凝肃道:“就算真的是有人陷害,也是荣一航自己不小心上了对方的当。说明他能力不够,先前老爷子你已经说过了,要让他通过考核才能进入荣家族谱。可是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不让荣一航进族谱,我怕外界的声音会更加难听,到时候今晚的事情传出去,难保不会有什么人用荣一航的身份来抹黑我们荣家。说咱们冷酷无情,自家亲孙子都不认,怪不得会被人拿来当棋子利用。老爷子,三年前阿黎的事情你可别忘记了……那时候是如何被人抓住我们荣家人不睦的把柄来打压!”

    提起那件事情,荣老爷子的脸色也阴沉了许多。

    那是他心中的一个痛!

    他家老四,被那些黑心的人这样子利用,跟他闹翻,之后被他亲手送进了监狱,整整三年,他们父子都没再见一面……

    荣老爷子不想再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对今天造成这件事情的幕后黑手也深恶痛绝。

    “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今天这件事情我会彻底彻查,荣一航入族谱的事情,就提前了吧,早点公开,仪式补办。”

    荣老爷子靠在沙发上,神色疲惫地缓缓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

    荣一航听到老爷子的话,顿时收起了鼻涕眼泪,感激涕零地抱着他的腿,“谢谢爷爷愿意相信我!爷爷,我一定不会再做出辱没荣家名声的事情来的!”

    宋媛也感动不已,“谢谢父亲!我一定会好好教导一航,让他成为一个合格的荣家人!”

    “嗯,起来吧。”

    荣老爷子的声音中带着疲惫。

    宋媛连忙上前拉起了儿子,然后感激地看了一眼荣老太太,便乖乖地站到了一边。

    “爷爷……”

    荣雪薇见状,简直是要被气吐血了,还想要说什么,却被站在一旁的父亲给抓住了胳膊,一脸沉色凝肃,分明就不希望她在这个时候还搞分裂。

    可她不甘心啊!

    明明给荣家丢了那么大的脸,为什么还能因祸得福,提早进入荣家?

    荣家三少?

    呵,我就看你能不能消受得起!

    虽然让荣一航和宁茜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暂时还没有查出来,但把这场寿宴搞砸的两个人却相安无事,在其他荣家人眼里,也只看到了荣老太太那几句力王狂澜的话,只能说不愧是荣家的当家女主人,几句话就能让气得都要火烧房子的老爷子偃旗息鼓。

    同样的,也能用几句话让荣老爷子的火气再一次点燃——

    “老爷子,还有一件事情你还没处理呢!咱们家宝贝馨馨还在楼上昏迷着,医生说受到了那么大的惊吓,可都是那位宁家千金给折腾的,这件事情,你不应该也给老五一个交代吗?”

    被提及的荣家五爷站了出来,满脸心疼地说:“父亲,这件事情希望您能让人好好地查一查,要知道我和弥月只有馨馨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里也怕摔了。突然遭受那么大的惊吓,恐怕以后都有可能留下心理阴影。”

    说完,他又看了一眼站在老爷子旁边的荣西臣,这件事情他当然不是针对荣西臣,荣西臣当年就对馨馨有救命之恩,就算是宁汐,也应该给予信任才对。

    但他不敢赌。

    宁汐在外面的传闻那么糟糕,时好时坏,刚开始放任女儿跟她交谈是因为觉得她无害,不会伤害到馨馨,可是现在的情况,他自己也没办法明辨,只能选择远离。

    只要事关馨馨,任何一种风险他都不想承担,不论是有意还是无心,他都不想让馨馨接近宁汐这个定时炸弹了。

    然而,这件事情到底还要给荣西臣面子。

    所以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点名道姓直接说宁汐,为的也是期望这件事情,确实有其他的内因。

    “那丫头呢?老容,给宁氏夫妇打电话没有?”

    容管家:“已经打了,应该快到这边了。至于宁汐小姐……我刚才遣人去看,人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不在?”

    荣老爷子脸色黑沉,“那么大的人还能从庄园里消失不成?赶紧让人去找!”

    “不用找了,她在我的房间里。”

    荣西臣淡漠冷然的声音响起。

    荣老爷子愣了一下,看向他,“好端端怎么又跑到你房间里了?”

    “我的未婚妻出了那样的事情我不在场保护她,已经是很大的失职了,父亲,这件事情我相信宁汐。心理医生在之前就已经为她诊断过了,结果是渐渐好转,再者,宁汐患的是自闭症,那么多年来都没有任何的主动攻击他人的案例。我信她这一次也不会。”

    荣老爷子静静地注视着神色自若,语气笃定的荣西臣。

    他的这个养子,做什么事情都沉稳有度,把握自持。

    却从来不见他这么紧张一个小丫头片子过。

    看来对宁家这小傻子算是动了真感情了……

    那么怎么处置又成了一个问题。

    “七叔,从前没有伤过人,不代表以后不会,自闭症也是精神病的一种,极端起来也是很可怕的,或许当时宁汐就是突然被刺激发狂,才会做出那么极端的,推荣馨下水的行为呢?”

    荣一航这个不安分的,前一刻还跪在地上求饶,现在情况逆转,就开始得意忘形了,一副抓住了荣西臣的把柄模样,使劲把人踩。

    荣西臣抬眸,冰冷的墨眸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冷冷道:“现在说那么多,你们又不相信宁汐的话,到底是谁推的荣馨,等她醒了自然清楚明辨。”

    荣一航被堵得无话可说,只能咬牙切齿地站在原地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恨恨地瞪着荣西臣以及站在他不远处的荣雪薇。

    “先生,太太,宁政和他的夫人来了。”

    门口容青的声音响起,不一会儿,宁政和沈明兰就从外头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见到荣家人全都聚集在一起以及那神色严肃的荣老爷子,宁政就想到先前荣西臣给自己打电话说的那些事情,顿时脸色就难看起来。

    摆出这样的架势,是欺负他宁家人少,专门三堂会审他们家的宝贝女儿吗?

    “荣老爷子,今天是您的大寿,接到邀请因为路上出了小车祸,不小心耽搁了一段时间,才来迟了,希望这祝福没有送迟。”

    宁政哪怕心中最紧张宝贝女儿,也保持了镇定,递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生日礼物。

    荣老爷子到底是荣家当家人,哪怕闹矛盾了,风度也还是要有,更何况对待客人。

    “祝福自然不晚,你有心了,谢谢。”

    说着,便让一旁的容海把礼物给收起来。

    末了,才开口提及宁汐和荣馨的事情,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冰冷严肃,摆出了长辈的威慑力,沉声道:“让你们来,就是等把事情处理之后将宁汐带回家去。这尊大佛,我们荣家大概是容不下去了。”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