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57章 我来教你①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荣老爷子生日晚宴发生的事情第二天就被传了出去。

    哪怕已经对来参加宴会的媒体进行了施压,但还是阻止不了小道消息的流传,再加上有荣家向来不对付的裴家推波助澜,晚会发生的几件事情很快就闹得满城皆知……

    荣老爷子在书房里大发雷霆,让荣家老三赶紧去把事情给处理了。

    再这么传下去,所有人都知道他们荣家闹了那么大的丑闻,颜面何存?

    荣家老三迫于亲爹的压力,不得不动用点力量去删除挂在微博上的荣家晚会热搜。

    折腾了许久,才把热度给控制下来。

    但到底是有了落网之鱼。

    关于荣一航和宁茜在宴会上发疯脱衣服以及两人联手欺负一个小姑娘的视频都被转发疯了。

    一时间,两人便成为了所有人谈论的焦点——

    “怎么会这样?这些视频都是谁拍的?谁上传的?!”

    荣一航得知消息的时候,几乎气疯了,立马打电话去亲爹的娱乐公司质问。

    那边荣家三爷正因为这件事情焦头烂额。

    刚删完一部分对荣家的负面信息,紧接着就又来了荣一航的事情,此时他的心情也十分的差,被这么一质问,火气统统就冒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你还来问我?荣一航,要不是你这么蠢,会发生这种丢尽荣家脸面的事情吗?还有你和宁茜抓着宁家姑娘灌酒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你们到底对人家做了什么?”

    被骂了个狗血淋头的荣一航顿时僵硬住了,回过神来才记得这里面还有当初荣雪薇拍下的那段视频!

    那个女人!

    居然这样子害他!

    荣一航气得发抖,连忙为自己辩解道:“爸,那个视频是荣雪薇发出去的,一定是她,当时就她在场,看见我们……”

    “混账!自己做错事情还想怪雪薇?你自己去看看网上都传成什么样子了?作为宁汐的亲堂姐和未来姐夫,竟然对妹妹做出这样欺辱的举动。你当所有人都是傻子?”

    “爸,你听我解释,我们只是跟宁汐闹着玩的而已!”

    “是不是闹着玩我没空知道。这件事情你立马想出办法来,否则我就要按照我的办法来处理了!”

    荣一航听到他凌厉的语气,忍不住咬牙低问:“爸……你、你想怎么处理?”

    “你才刚刚回到荣家,就闹出这样丢尽荣家脸面的事情,为了不辱没荣家的名声,我会对外宣布你只是我的养子,并无血缘关系。”

    亲爹冷酷无情的态度让荣一航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咬着牙苦苦哀求,“爸,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这样子做。”

    “要么自己想办法解决,要么让我来冷处理,你自己选一个。”

    说完,荣家三爷气恼地挂掉了电话,不再听到荣一航那蠢儿子的声音,仿佛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而电话那一头的荣一航却几乎崩溃。

    “爸爸,这是我给你泡的一杯参茶,喝点吧。这两天因为家里传出去的新闻,你都累坏了。”

    荣雪薇敲门走了进来,将泡好的参茶放在了荣家三爷的面前,满脸的担忧。

    荣家三爷抬眸,静静地凝视着与亡妻长得有九分像的女儿。

    想到当年对亡妻的愧疚,他对唯一的宝贝女儿总是没办法生起气来。

    “雪薇,你老实告诉爸爸,网络上的那段视频是不是你发上去的?”

    “什么视频?”

    荣雪薇愣了一下,一脸不解地看着亲爹。

    荣家三爷眯了眯眸子,狐疑地看着她,“你真的不知道?”

    “爸,我真的不懂你在说什么。好端端的我发什么视频?”

    荣雪薇拧了拧眉,有些委屈地看着自家亲爹,“难道您还怀疑我?”

    “荣一航刚刚说,他和宁茜欺辱宁汐的视频是你拍的。”

    “对,确实是我拍的,我看不下去两个大人这么不要脸欺负一个小孩子……爸,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宁汐被他们欺负的多惨?那可是七叔的未婚妻,我的七婶,我能不帮着点吗?”

    荣雪薇说的义正言辞,半点不觉得自己有错。

    这让荣家三爷更加头疼起来。

    自己女儿的性子自己最清楚。

    平日里最厌恶的就是宋媛母子,不过就算不喜欢,在他的面前,她也会多加收敛一点。

    就像自己一样,宋媛母子借着那点血脉的借口说服了他亲妈荣老太太,让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和儿子,但心底却依旧只有亡妻和唯一的宝贝女儿。

    碍于情分,他再不喜欢荣一航,也不会让他这样子作死。

    视频这件事情,他心底是有数的,可是却没办法去责怪女儿。

    “这件事情闹得太大,对我们荣家影响就越不好,你看看最近公司的股票下跌了多少……雪薇,爸爸知道你讨厌荣一航,偶尔任性可以,爸爸也会站在你这一边,但是事关咱们荣家的名声,你还是忍耐一些比较好。”

    荣雪薇越听这话就觉得不高兴,“您既然知道我讨厌荣一航,为什么还不跟我一起阻止他上荣家的族谱?爸,只要我一想到那个私生子跟我齐名成了荣家三少,我就浑身不舒服!”

    “那是你奶奶和爷爷决定的事情,我没办法插手。”

    “您总是用这个借口来搪塞我,说到底不就是嫌弃我是个女儿?嫌弃我妈没给你生个儿子就没了?”

    “雪薇!”

    荣家老三真的有点怒了,猛地一拍桌子,沉声呵斥道:“你再胡说八道什么?这是要诛爸爸的心吗?我承认当年是对不起你母亲,但是我已经悔过了!当年要不是宋媛那女人设计了我,我也不会上当……雪薇,爸爸说过了,这辈子心里最爱的女人就是你妈妈,唯一的宝贝孩子就是你!”

    “但是,荣一航的事情,我们必须为大局着想知道吗?你知道什么是大局吗?那是咱们整个荣家!天宇娱乐还不是背靠荣氏集团?咱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这种时候,更不应该使小性子闹脾气耍这些损害家族名誉的手段。”

    荣雪薇被呵斥懵了,也明白过来亲爹真的是动了火气。

    她心里也有个度。

    父亲疼爱自己,多半是出于对母亲的亏欠。

    所以作妖整荣一航的时候,她也是做得很不明显。

    对于视频这件事情,往大了就真损荣家的名誉,但是之后就是让荣一航在这个圈子里抬不起头来。

    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是时候甩锅了。

    荣雪薇扁了扁嘴,不一会儿就红了眼睛,委屈地看着亲爹,“爸……视频真的不是我发出去的。就跟您说的那样,我可是荣家人,怎么可能做损害荣家的事情?”

    “视频是你拍的……除了你还有谁?除非你把视频给别人了。”

    “我……我还真给过。”

    荣雪薇咬了咬唇,有点心虚地低下了头。

    荣家三爷猛地一惊,“你还给谁了?”

    “七叔啊……”

    “老七?”

    荣家三爷一听,差点没七窍生烟。

    “你怎么能把视频给老七呢?你看见当日老七是怎么维护宁家那女儿的了?那是他的未婚妻,自己未婚妻被欺负,他怎么可能就此罢休?”

    他越想越头疼。

    要是老七传出去的,那就合乎情理了。

    目的也单纯,那就是替他那小傻子未婚妻报仇。

    “爸爸,你也说了,宁汐是七叔的未婚妻,我看见宁汐被欺负,告诉七叔,当时就想着让七叔自己去处理啊,然后就把视频也给他了。我以为七叔会掂量着呢,谁知道他还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荣雪薇撒谎也不脸红。

    反正她确实把视频给荣西臣了。

    这件事情要是没荣西臣推波助澜,也不可能在网上闹得那么快。

    这个锅,自然是甩给他最合适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荣西臣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拿她怎么办。

    相对的,这件事情要是他做的,她爸也不能拿荣西臣怎么办。

    看着她爸那一脸苦恼头疼的模样,荣雪薇推了推参茶,凑过去帮他揉着太阳穴按摩道:“爸,其实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很容易解决的。”

    “嗯?你又不是不知道老七那个人,不达目的不罢休,否则他怎么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

    “七叔做这件事情,不就是为了给未婚妻报仇吗?冤有头债有主,把宁茜和荣一航拎出来,公开媒体记者会,当着所有人的面给宁汐道歉不就行了?只要宁汐和七叔接受了道歉,这事儿不就能过去了吗?”

    “……”

    荣家三爷摸着下巴想了想,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从视频上看,怎么都是荣一航和宁茜的错,只要两人站出来道了歉,这件事情还是能过去的。

    这么想着,他也不耽误,直接打电话给了荣一航,让他准备准备,带宁茜一起到天宇娱乐楼下,准备召开媒体记者会。

    “什么?让我向那个小傻子道歉?”

    听到这话的时候,荣一航立即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额头上青筋暴起,咬牙切齿地说:“爸,这不可能!我不会跟那小傻子道歉的!”

    “蠢货,到现在了还死性不改!让你妈接电话!”

    荣一航阴沉着脸,将手机拿到楼下给了宋媛。

    宋媛听完,脸色也十分难看,应道:“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劝他的,你放心吧。”

    挂了电话之后,她转头看向自己的儿子。

    “这件事情按照你爸说的去做。”

    “妈!你不是不知道那个小傻子,就算我弄死她,也没必要跟她道歉!像她这样的废物,留在世界上也是浪费空气!”

    “你到底明不明白现在是什么个局面?”

    宋媛冷冷地看着神色不羁的儿子,恨铁不成钢道:“视频流露出去,所有人都认定了你和宁茜虐待宁汐的事实!这件事情只能道歉处理,道歉时候说的话越诚心越好,一定要让人相信你是真的充满了歉意,只要荣西臣和那小傻子接受了,你这个风头就算是过去了……否则,你自己看看最近两天荣氏旗下子公司的股票……”

    她一把将电脑转到了荣一航的面前,冷声说:“妈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进了荣家,你才有机会更上一层楼!今年荣怀回国后就被老爷子安排到总公司做副总了,你看看你,连你亲爸公司的副总都混不到。整天守着那个破制药公司!还没尽快把宁曦留下来的东西都找到……”

    荣一航被说的脸色也越发阴沉,“温月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有什么办法?鬼知道当初宁曦的父母脑子怎么烧坏了,拿不出专利证书,没办法完整继承公司的股份,更别提把公司给卖掉了……再加上现在的实验室,没了宁曦就跟一盘散沙一样,那么久都没研制出新药……搞得利润越来越少,股票也起起伏伏,让人糟心。”

    “要是能卖掉公司,到时候咱们手里至少有五十个亿!到时候,还惦记着荣家这些东西做什么?”

    听到儿子这样的话,宋媛几乎气得发抖,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恼怒骂道:“蠢货,五十亿能和荣家相比吗?荣家旗下随随便便一家子公司就是百亿的价值,你撑死也不过人家一半!这些钱,还不够你挥霍的,只有真正继承了荣家的部分家业,以后不仅仅是你,还是你的孩子、孙子,才能被人尊敬!荣姓,代表的可是一整个家族在这个豪门圈子里地位!”

    “您就是太执着于什么姓氏了,现在又不是古代,还讲究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只要有钱谁都是大爷,有钱,就能让那些人低头,有必要累死累活得到荣家人的承认吗?”

    荣一航越想越不值得,特别是经历了这一次事件后,他在荣家丢尽了脸面,见到家里的那几个人头都要埋得比任何人都低。

    宋媛被他气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蠢货!我怎么有你这么蠢的儿子。荣家是真正的豪门,背后的人脉势力都不容小觑。怎么能用暴发户来做比较?你永远都不会明白一个家族的传承和名望到底有多重要!一航,妈当年累死累活,不就是亏在这个上面吗?”

    她的出身并不好,就是荣一航口里的有钱人,暴发户。

    千辛万苦认识了真正的豪门中人,第一眼看见荣家老三的时候,就无法自拔的爱上了。

    可是荣家老三呢?

    他早就有门当户对的未婚妻了,是她努力一辈子,也够不着人家边缘的豪门千金,不管是在哪个方面。

    哪怕她再努力地去模仿,也不过是东施效颦,只会引来笑柄。

    之后她不甘心,才用那样的手段去睡荣家老三。

    可之后,她也遭到了报应。

    那女人的家族知道了,动了点手段,轻而易举的就把当时,已经在b市有些名望的他们家弄得家破人亡。

    父亲跳楼自杀,母亲出轨杀人进了监狱,之后老死都没出来看一眼。

    她自己为了逃亡,也隐姓埋名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直到那个家族逐渐衰败,她找到了荣老太太做庇护,想要改变儿子的未来,走进真正的豪门。

    “荣一航,你要是还当我是你的母亲,就听我的话,老老实实地去道歉!当初选择这一条路,你就要能忍!然而你现在才忍了多久?一个宁曦三年就被你悄无声息地弄掉了,还怕一个小傻子?就算有荣西臣撑腰又如何?他也不过是荣家的养子而已,论出身,连你都不如!等你真正掌权荣家了,还不是要怎么折腾他们就怎么折腾,随你开心?”

    荣一航脸色一片阴霾,紧紧地握着双拳,咬牙切齿道:“您说得对,这个歉,我道。总有一天要荣西臣和那傻子加倍地偿还回来!”

    “嗯,那就收拾收拾,准备去你爸那里吧!”

    宋媛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好在儿子不是蠢透顶,还有的救,要是真的被那种暴发户思想给腐蚀了,不进反退,她才是真正地要呕血。

    “去他的公司?”

    在家里好好地刷着微博看热闹的宁汐,突然被上门来找的容榕给打断了乐子。

    理由是,荣西臣让她来接她去浩瀚集团大厦玩一玩。

    “这好像有点突然唉……我先去换个衣服。”

    虽然被这突如其来的邀请弄得有点紧张,但宁汐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去换好了衣服,给自己补了个淡妆,这才跟着容榕上了车。

    她好奇的问容榕:“怎么会突然来找我去公司呢?是有什么急事吗?”

    容榕笑道:“我也不大清楚,反正就是七爷让我过来接您的。”

    “好吧。”

    反正在家里待着也无聊,出去见见世面也不错。

    之前早就听说荣氏集团的大厦是b市最宏伟壮观的了,唯有荣西臣的浩瀚集团才能与之相媲美。

    当看到相距不远林立的两栋大厦时,宁汐的目光就情不自禁被那栋气势宏伟的规则菱形大厦给吸引了……

    下车的时候才发现,那就是荣西臣的浩瀚大厦。

    容榕说:“原本大厦这块地皮是老小区,面积还算不小。当年七爷打算买下来做大厦,废了不少周折,签署了各种同意书,才拿到了这块地方。现在大厦有三分之一层楼就是承诺给老小区居民的补贴替换住房。”

    进了电梯,看着那一排排的按钮,到最后竟然有九十九层,看得她差点没犯恐高起来……

    不过好在,荣西臣并没有将他的办公室搞到顶楼上去。

    宁汐看着容榕按下了五十五层按钮,才发现电梯里除了她们两个,就没有其他人了。

    也是看出了她眼里的疑惑,容榕才解释道:“这边的电梯是员工专用通道。我们站的这个,就是咱们浩瀚高层专用通道了,宁汐小姐,我在这里帮你录一个指纹吧。到时候您来这边,就可以用这个专用电梯,能直达七爷的办公室。”

    “哦……好。”

    宁汐听她的话,录入了自己的指纹。

    不过几分钟的功夫,他们就到达了五十五层。

    走出来的时候,这边几乎没有一个人,让宁汐还以为自己走错了。

    等越往里走,才看到三五个坐在位置上忙碌的员工,容榕跟其打了招呼,她才知道,这是荣西臣的秘书团队。

    不一会儿,容榕就带着她走到了荣西臣的总裁办公室门口,拿起了连接电话,“七爷,宁汐小姐到了。”

    “进来。”

    宁汐听到了从电话里传来的男人低沉的嗓音,忍不住便咽了咽口水,有点莫名的紧张。

    等跟容榕走进办公室。

    隔了好几米远的距离,她看见了坐在皮椅上,衣着不凡,姿态尊贵优雅的男人,微微抬眸,幽沉的墨色眸子朝她看了过来。

    然而身后就响起容榕离开关门的声音。

    偌大的办公室忽然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宁汐打量着办公室着欧式风格的装修,以缓解此时的紧张。

    “站在那里做什么?过来。”

    荣西臣低沉喑哑的嗓音像是有一种召唤的魔力,让她情不自禁地提起脚步向他走去。<ig src=&039;/ia/30678/10579568webp&039; width=&039;900&039;>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