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58章 我来教你②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去把衣服换上。”

    刚进门,荣西臣就把一套黑色的紧身运动衣塞到了她的手里。

    宁汐拿着衣服看了一会儿,不得不乖乖听话进去把衣服给换了。

    等出来的时候,荣西臣也已经换好了衣服,冲她招了招手,“过来。”

    一身黑色的运动服也遮不住男人近乎完美的身形。

    稍微靠近一点,就能明显地看到他结实的腹部肌肉,勾勒出流畅分明的线条,透着几分性感的雄性荷尔蒙诱惑。

    宁汐抓紧了衣角,有些不自在地撇开了目光。

    总觉得这个男人目的不纯,是故意来勾引她的吧?

    “就这样开始么?”

    她咬了咬唇瓣,有些紧张地看着荣西臣。

    荣西臣也感觉到了她的情绪,伸手捏了捏她的肩膀,低声说:“放松一点,我不会伤害到你。”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防身术啊,怎么说也得动几下子,她不奢望自己不被当成肉包子摔,只求他能够温柔一点,别摔脸!

    “那天荣一航是这样子困住你的。”

    荣西臣按住了她的肩膀,从身后用手臂勒住了她的脖子。

    动作基本上是没有用力的,只是摆了一个姿势。

    可是后背紧贴着他的胸口,感觉着他心跳的起伏,一瞬间,宁汐就没有了学什么防身术的心思。

    他微微低头,温热的呼吸就落在她的耳朵后面,像是拿了一根羽毛轻轻地扫落,让她忍不住浑身紧绷起来,一只手抓住了他扼住自己脖子的手臂。

    “用右脚插步到我的双脚之间来……”

    “啊……好。”

    宁汐按照他说的,抬起了脚向后撤插步,然而很快耳边就传来隐忍一句隐忍的闷哼。

    吓得她立马低头看起,才发现自己后跟不小心踩在了他的脚趾上。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荣西臣没穿鞋,而她穿着厚底跟鞋子……

    她连忙转身,紧张地询问:“你没事吧?抱歉,我刚才把鞋子脱掉了。”

    说着,就要蹲下身去看他伤的怎么样。

    荣西臣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阻止她蹲下去,低声说:“不碍事,你把鞋子脱掉就好。”

    “哈……”

    宁汐有些心虚地应着,连忙把鞋子脱了扔到了一边。

    “那我们继续刚才的动作。”

    说着,十分自觉地摆回了刚才的姿势,把荣西臣的手臂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侧眸问他,“是这样对吗?”

    对上她那双清澈透亮又灵动的眸子,荣西臣喉间一紧,搂着她腰身的手不由得也紧了几分,低沉地嗯了一声。

    “然后右脚向后撤插步挤到你两脚之间……之后呢?”

    “身子右转,用左手向上扣住我的左手臂……”

    宁汐按照他说的,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每一个动作,就在即将摆脱他的掣肘时,转身的时候手臂不小心甩到了他的腹部以下……

    拍到某鼓起部分的那一瞬间,吓得她顿时脑子一懵,什么动作都想不起来了。

    好在荣西臣条件反射迅速,躲开了她那一巴掌,才没成功地丢脸捂住重点部位。

    “对、对不起……”

    宁汐的脸已经烧红成了大龙虾,神色慌乱地看着他。

    真是糟心,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这样的肢体接触,碰到身上一点不该碰的地方不是应该的吗?

    只是她没想到,荣西臣竟然有了反应……

    这和他此时脸上面无表情的样子对比起来完全是两个极端!

    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

    荣西臣眸色微沉,忍了那么久,还是被这小丫头给发现了,他只能沉着脸,厚着脸皮说:“肢体接触的时候难免会有生理反应产生。更何况在我怀里的对象还是我未婚妻,你不需要太紧张,只是正常现象。”

    “……”

    宁汐被他这么一说,感觉更加没办法淡定了。

    她第一次见人把耍流氓说得这么理直气壮、一本正经的!

    让她有点无力反驳。

    毕竟人都说了,因为抱着的人是她这个未婚妻,才会这样子……

    这不就是告诉她,没反应反而奇怪吗?

    “我们继续吧。”

    荣西臣见她站在那里发呆,就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健身房房门被推开了。

    容枫站在了门口,手里拿着两瓶水,说:“容榕说七爷和宁汐小姐在这边健身,就让我送点补充能量的水过来,二位……需要吗?”

    他晃了晃手里的水,不知道为啥,看着自家七爷和宁汐的模样似乎有点奇怪。

    前者一脸黑沉面无表情,后者双颊通红,微垂着头,被七爷抓着纤细的手腕,怎么看就怎么像是被调戏了的良家少女,好不可怜。

    啧啧啧,没想到他们家七爷也有这么禽兽的一天啊!

    感觉到了容枫怪异的目光,荣西臣抬眸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后者瑟缩了一下后,连忙把手里的两瓶水放下,就转身要走。

    “等一等!”

    宁汐好不容易等到一个人过来,怎么能把人给放走呢?

    立马就出声喊住,转身对荣西臣说:“你看哈,这些动作还是需要具体演示一遍最好,刚好容枫过来了,不如就让他陪你一起练呗,我看着,这样就能更清楚一点了。”

    “我陪练?”

    容枫听到这话,顿时脸上浮现出一丝惊恐,看向荣西臣。

    这不是叫他去送死的意思吗?

    “有什么问题吗?”

    宁汐看着容枫那瞬间变得苍白的脸色,不由得疑惑反问。

    看起来他很怕荣西臣的样子……

    荣西臣,也没那么凶残吧?

    “那就留下来陪练吧。”

    荣西臣淡淡的开口,漠然的目光扫了容枫一眼,向后退了一步,示意他朝自己走过来。

    “……”

    在那一刻,容枫觉得自己大概真的要命不久矣了!

    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可以说是堪称黑暗半小时。

    在宁汐本着认真专注学习的姿态。

    看着他被荣西臣用摔、劈、踹、踢、扯、蹬等动作,演绎了一套标准的女子防身术。

    一套结束下来,容枫已经倒在地上奄奄一息了,半睁着眼睛哭唧唧地看自家七爷从刚才冷面黑神的姿态转变为温柔男神,动作轻缓地一步步教宁汐重复部分不理解的动作……

    虐他身体也就算了,结果还要虐他的心灵!

    自打有了未婚妻之后,他家七爷可以说是越来越凶残没有人性了,这一把狗粮他是坚决不吃的!

    最后,荣西臣和宁汐还在慢吞吞地纠正动作。

    不想继续吃狗粮的容枫准备默默离开,谁知道又突然被荣西臣给叫住了,脚步顿时定格在了原地。

    转头就看到了宁汐笑眯眯对他说:“容枫,再帮一下忙呗,等一下请你吃晚饭!”

    “……”

    不用了,我已经被你们的狗粮喂饱了。

    虽然很不情愿,可最后他还是顶着自家七爷凌厉冰冷的目光哆嗦地留了下来……

    认真学习的时光总是过得比较快,有了容枫这个电灯泡,宁汐感觉自己站在荣西臣的面前都可以稍微轻松一点。

    “都明白了吗?”

    荣西臣用力地摁住容枫的肩膀,后者额头上都带了不少汗水。

    宁汐看了好久,才点了点头说明白了。

    但看明白了,把动作完全做熟练变成本能反应却还需要多加练习。

    “从今天起,你每天都来这边练两个小时。”

    荣西臣拿毛巾擦着脖子上的汗水,神色漠然地说道。

    “……”

    两个小时?

    站在一旁的容枫和宁汐都露出了一抹惊恐的神色。

    前者是因为被揍惨了。

    后者是因为没办法想象自己亲身上阵会变成什么肉馅的包子……

    她转头默默地看了一旁脸部抽搐的容枫,幸好,有人比她更惨一点。

    “七爷,两点钟的会议准备开始了。”

    容榕推门进来。

    荣西臣沉吟了一声后,便走进了换衣间。

    宁汐见状,也忙不迭地跟上去进了另外一间换衣间。

    容榕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容枫,戏谑一笑:“怎么样,狗粮好吃吗?”

    容枫默默地咽下了一口老血,挑眉看她,“你可以来试一试。”

    “那还是算了吧。我还比较稀罕我这条小命,只能辛苦你一下,当这个电灯泡了。”

    容枫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都没看到刚才七爷看我的眼神,好像马上就要弄死我一样,被示范的防身术,我好几次都以为自己要死在他的手下了……气场太恐怖,明天我一定借口有事出去!”

    “你进来之前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啊,七爷和宁汐在健身房里。孤男寡女的,你以为还能做些什么?咱们家七爷几百年的铁树不开花,好不容易有个就这么放在眼前的香喷喷的未婚妻,他能克制住吗?”

    容榕无情的嘲笑让容枫想起自己刚进门的那一瞬间看到的画面,当真是恨不得立马就时间倒退回到那个时候!

    他一定不好奇推开门送水进来了……

    换好衣服出来后,荣西臣看着站在一边的宁汐,本想让她到自己办公室等着。

    容榕却说:“七爷,我带宁汐小姐到楼下吃个下午茶吧?”

    吃完,会议也差不多就结束了。

    “好。”

    荣西臣点了点头,伸手撩起了她鬓角垂落的一缕发丝后,声线低沉道:“去逛逛,累了就上来休息。晚点我送你回去。”

    这意思不就是让她等他下班吗?

    “我知道了。”

    宁汐乖巧地应着,顺从的目光就跟听话的小白兔一样,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不放心,有种很容易被拐卖的错觉。

    荣西臣眯了眯眸子,眸底划过一抹幽沉,真应该像她说的那样,把她二十四小时拴在自己的身上才能够安心。

    “那我走啦。”

    宁汐跟着容榕出了门,离开前还不忘回头对荣西臣摆了摆手。

    等出了健身房,就忍不住深呼吸了一口气。

    “宁汐小姐想吃点什么?”

    本来还不觉得饿,但被这么一提,就有点受不了了。

    “随意吧,我不挑食。”

    “好。”

    两人正说着话,进电梯的时候却遇上了一个让她十分意外的人——

    “温月?”

    “温律师。”

    宁汐和容榕几乎是异口同声。

    温月抬起头来,对上了宁汐的目光,愣了一下,似乎有些尴尬,继而才看向容榕,点头笑道:“容小姐你好。”

    见昔日的好闺蜜此时完全一副不认识自己的模样。

    宁汐心里有些难受,但同时也明白,自己这张脸,就算是亲爹亲妈还在世,也不一定能认得出来。

    “这位是……”

    注意到宁汐一直盯着自己看的灼热目光,温月不得不将话题放在她的身上,好奇地询问:“这位小姐认识我?”

    “宁汐小姐是我们家七爷的未婚妻。”

    容榕开口介绍,听到‘宁汐’两个字的时候,温月脸上的表情都震住了。

    不过很快她就反过来了,这个宁汐并不是自己的好朋友宁曦……

    早在三个多月前,她的宁曦已经香消玉殒了。

    想到这里,温月的眸色便渐渐暗淡了下来,牵强地淡淡一笑:“原来是这样,初次见面,你好,宁汐小姐。”

    看着她伸过来的手,宁汐心里滋味复杂。

    没有想到自己和温月那么多年的闺蜜感情。

    现在竟然用这样的方式变成了陌生人。

    她认得出温月,可温月却不认得她了。

    “你好。”

    宁汐握住了她的手,不过很快就分开了,她问:“你也在这边上班?”

    温月微微一笑:“一个多月前公司就把办公室搬到这边来了,宁汐小姐……看你的样子,好像认识我?”

    “不……就是听说过你的名字,b市很有名的金牌律师。”

    “什么金牌不金牌的,只不过是帮人跑腿的职业而已,不好意思,我到了。”

    “温律师,向先生又来找你了。”

    温月刚走出电梯,到他们律师所的门口,前台姑娘就站起身跟她说了一句话。

    前者眉头一拧,神色有些厌恶道:“怎么又来了?”

    前台姑娘无奈地看着她,“我说你出去了,他执意要等你回来。”

    温月听到这话,想都没想地转身重新进了电梯,对前台说:“那你就让他等把,让小王把资料送到楼下图书馆给我。”

    见温月又进电梯,门再一次关上的时候,她才转头看着宁汐和容榕,说:“公司里来了个烦人的家伙,怎么都赶不走,我只好到外面走走了。”

    容榕问:“温律师还在为宁氏制药的遗产案件打官司吗?”

    听到她突然说到宁氏制药,宁汐看着温月的目光都不由得紧了几分。

    想到好友遗产的那些事情,温月心底对荣一航也是厌恶至极,沉声说道:“刚才我们前台说的向先生就是那荣一航的秘书向天,找了我很多次。说当年我好友父母找我父亲立下的那个遗嘱问题,之后这个案子转交到了我的手里……”

    “那你打算怎么做?听说宁氏制药的前董事长是你的好朋友吧?现在她去世了,也没有其他的亲属,这份遗产,不应该正常留给她丈夫继承吗?”

    宁汐紧盯着温月,对待这个问题,脸上神色也变得认真了几分。

    温月看着那双清澈的眸子,近乎审问的语气,问的她顿时一愣,好像站在自己面前质问的是她的好朋友宁曦……

    这样的语气,甚至连停顿都是她才有的习惯。

    胡思乱想什么呢?

    温月在心底狠狠地骂了自己一顿,旋即拧了拧眉,沉声说:“抱歉,这是我的私事,不好过多谈论。”

    突然被她这样子冷脸回应。

    这是宁汐很少有的体验。

    她和温月从初中开始就认识,之后高中,甚至是大学,一直是无话不谈的好闺蜜。

    用她们自己的话说,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她们最了解彼此。

    温月的脾气向来不错,对事对人态度都比较干脆利落,在工作上很少感情用事。

    这一点大概是遗传自她的父亲,所以当初宁曦的爸妈才会把遗嘱给温月父亲公证。

    宁曦也有预嘱留在她那里。

    当时是怕自己生产过程中出了意外,所以想把自己名下的财产都留给孩子,可谁成想,遗嘱有了,继承的人却没了。

    现在能不能从荣一航的手里把自己的东西全抢回来,也要看温月能不能坚守住对自己的承诺,一旦温月松了口,荣一航就会让她更改遗嘱,到时候没有其他律师公证,属于她的一切都会被荣一航收入囊中。

    这是宁汐绝对不敢想象的事情。

    更何况在听到向天三番几次去找温月的话,不就是只有这一个目的吗?

    “既然温律师不想说,那我就不必问了,其实我也就是好奇,在当事人已经全都死亡的情况下,温律师和友人的友谊能价值几何。”

    温月不傻,宁汐话里的意思分明,好像怀疑她会和荣一航狼狈为奸一样,让她觉得有些不爽。

    “工作是工作,私事是私事,不能够混作一谈,宁汐小姐这是在怀疑我的专业素养?”

    泥人也有三分脾气,被怼被怀疑,温月再好脾气也有点忍不住下去了,看着宁汐,语气冷然却坚定地说:“只要是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就应该兑现诺言,不管对方与自己的关系是好是坏。”

    既然答应了宁曦守着这些遗产,那么她在还没有查清楚好友死因之前,是不会轻易和荣一航讲和的。

    如果她怕事,要钱,那么今天也不会站在这里了。

    一旦做了那件事,对不起的不仅仅是死去的好友,还有自己的良心。

    “那样看来,跟我同名的那位姐姐还是运气很好的,能交到温小姐你这样信守承诺,看重情义的朋友。”

    温月总觉得有些不自在,感觉这个宁汐小丫头虽然看起来脸嫩年纪不大,但说话怎么就这么戳她的心?

    如果不是无神主义论者,她都快以为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死而复生的好友了!

    那种言语间让她越发熟悉时给她带来的错觉。

    “我到了。二位再见。”

    温月没有再回答宁汐的话,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宁汐是一个完全的陌生人,不是她十多年无话不谈的好闺蜜。

    能花时间跟荣一航耗到现在,她也是极其不易,为了就是想把荣一航这个人渣的真面目给扒烂开来。

    可是荣一航也不是吃素的。

    这几个月来不停地向她施压,让她工作和生活都受到了影响,为的就是让她把遗嘱给改了。

    她怎么做得到?

    外面传荣一航老婆没死几个月就找小三闹得沸沸扬扬,面对一个极有可能早就在婚内出轨背叛闺蜜的人渣,温月也是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对待。

    可也是直到今天,有些疲惫的她听到了宁汐的那几句质问之后,恍然间才想起自己坚守的到底是什么。

    她不想对不起自己的诺言,更不想自己死了到地底下的时候被好友拷问为什么要帮荣一航去害她!

    温月揉了揉太阳穴,想到刚才宁汐对自己的态度,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点想笑。

    “不仅仅是名字像,连脾气也这么想……要是她就是你那该多好,宁曦……”

    她低垂着头,看着手机里面好友笑容满面的样子,目光不由得黯淡了下来,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后继续找书。<ig src=&039;/ia/30678/10618773webp&039; width=&039;900&039;>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