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59章 情敌①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我今天站在这里,当着所有记者媒体的面前,就是想为网络上出现的那段我和女友欺辱堂妹宁汐的事情道歉,其实这中间是有一些误会的,当时我和女友只是在跟宁汐开了个小玩笑……没有把握住分寸,这才造成了那一幕‘欺辱’的画面,实际上宁汐和宁茜姐妹的感情很好,从小宁汐生病都是我女友宁茜照顾她的。关于视频的事情,如果让宁汐包括她的家人感到不愉快的话,我在这里郑重地道歉,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开玩笑的时候没把握分寸……”

    大银幕里的荣一航一脸真挚诚恳道歉的模样,看得宁汐都差点以为他是真心的了!

    然而,狗改不了吃屎。

    荣一航是什么性格她很了解,道歉什么的不过是想借机洗白。

    但是做出这样的事情,真的洗的白?

    要是真有心道歉,就应该站到她的面前开口,请求她的原谅!

    宁汐越看越讽刺。

    可偏偏荣一航的姿态摆的越发诚心,弯腰躬身九十度之后,保持同样的姿势差不多三分钟才缓缓抬起头来,眼睛已经布满的红血丝,泪水湿润,哽咽地说:“关于视频的事情我是真心实意地道歉,希望能得到宁汐和她家人的原谅。至于我的女友,她在我爷爷的生日宴会上出了点意外,现在都迷迷糊糊的还没彻底清醒过来,等她好了,我一定也会让她亲自和宁汐道歉的!”

    “戏这么多,不去当演员拿国际大奖还真是可惜了!”

    宁汐也想这么说,但身后来人开口比她还快。

    等她转头一看,就看见了穿着时髦靓丽,戴着墨镜,双手环胸,嘴角挂着讥讽笑意的荣雪薇。

    荣雪薇也注意到了她,戏谑说道:“这样的道歉你接受?”

    宁汐拧了拧眉,再扫了一眼大银幕里荣一航那张渣男脸,冷声说:“道歉要是有用,我也想直接给他灌一杯加了料的酒。”

    荣一航和宁茜分明就是想致她于死地。

    前世今生的仇加起来,把他们两个杀一百遍都不够泄愤的。

    灌一杯加料的酒还算是轻的了!

    荣雪薇看着宁汐眸底的那一抹憎恶,心底对她的好感也就多了几分。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更何况宁汐背后还有个大靠山荣西臣!

    “你能这么说,就表明一点都不傻,不错。有点脑子的才配得上我七叔那样的男人。”

    说着,她就笑看宁汐,“有空吗?我想我们可以一起喝个下午茶。”

    突然被邀请,宁汐是有点受宠若惊,但很快就镇定下来了。

    点了点头之后,拉着容榕一起和荣雪薇喝下午茶去了。

    刚坐下,荣雪薇看着容榕,说:“难得看你这么清闲的时候,居然是跟着宁汐,难道我七叔还怕自己的小未婚妻被拐走不成?”

    容榕笑笑说:“宁汐小姐对这边不是很熟悉,所以七爷让我陪着逛逛。”

    “那现在没事了,我在这里呢,等我们吃完下午茶,就带着宁汐上去还给七叔,你可以先回去忙了。”

    荣雪薇一坐下就开口有了把容榕支走的意思。

    容榕看了看眼前的宁汐,再看看荣雪薇。

    顿时有种一只小白兔对上大妖狐的感觉。

    她要是走开了,宁汐不会被荣雪薇给生吞活剥了吧?

    “还看?信不过我?”

    荣雪薇撇了撇嘴,故作不悦道:“这可是我七叔的人,我能怎么样?这么怕我对一个小丫头片子做些什么?”

    “并不是这个意思。”

    容榕转头对宁汐道:“那宁汐小姐就在这里跟荣三小姐吃点东西,有事可以马上给我打电话。”

    “好,麻烦你了。”

    说完话,容榕就离开了。

    宁汐也不客气,点了一份芝士蛋糕和牛奶,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荣雪薇半眯的眸子打量着她,这个小丫头,跟在荣家庄园吃饭的时候可完全不一样。

    当时神色都是拘谨的,一双清澈的眸子里都带着警惕。

    可今天,似乎显得格外自在,吃东西的时候也晓得注意点形象。

    “关于视频的这件事情,你都知道吧?”

    荣雪薇喝了一口咖啡,假意试探地问道。

    宁汐愣了愣,看着她,说:“荣一航和宁茜灌我酒的视频?”

    “不、我的意思是,是谁把视频发到网络上去,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

    “不是你吗?”

    宁汐奇怪了。

    “当时在场的只有你,也只有你把视频拍了下来。”

    荣雪薇微微一笑,“当然不是。我也把视频给七叔了呀!”

    “你的意思是,视频是荣西臣发布出去的?”

    “对。”

    宁汐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僵,低声问:“他这么做,就是为了帮我报仇,教训荣一航和宁茜?”

    “没错。”

    荣雪薇果决的声音让宁汐听了就觉得头皮发麻,抿了抿唇,说:“荣西臣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我相信视频并不是他发出去的。”

    听到这话,荣雪薇愣了一下,诧异地问:“他是为了给你报仇,怎么肯定不会?”

    “你不懂。视频暴露出去,自然就把我也推到了所有人的面前。荣西臣做事有分寸,他不会有这么大的疏忽。按照他的性子,最多是默默地出手,指不定荣一航是怎么被折腾的都不知道。”

    荣雪薇听着她的话,暗自心惊,这小丫头片子还挺懂荣西臣的性子的。

    确实,荣西臣既然想保护宁汐,就不会轻易地将她暴露出去。

    在宴会上荣一航和宁茜发疯的事情,肯定有他的手笔。

    一声不吭就把两人给坑成那样,本来是可以趁此机会把荣一航母子赶走的。

    谁知道奶奶居然还护着他们,三两句话就让爷爷改变了主意。

    荣雪薇一想起来就觉得生气。

    而她今天过来找荣西臣,也是为了这件事情。

    想和荣西臣联手,毕竟自己的未婚妻都被欺负了,他肯定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既然来的路上遇见了宁汐,她也就顺便和这小丫头套套关系了,一来能了解她在荣西臣心中到底能重要到什么地步,二来确定小丫头对荣一航宁茜到底有多厌恶。

    现在看来,一切都很合她的意。

    荣雪薇笑了笑,明艳的五官给人一种很有攻击力的感觉,但她目光温柔下来的话,你就只会看到她给出的善意。

    隐藏在面具下的微笑,不知道真诚还是虚伪。

    宁汐觉得她还是有点危险的,作为盟友不一定会是个好的选择。

    指不定什么时候她就被当做棋子使了呢?

    两人心思各异,不一会儿就把东西给吃完了。

    荣雪薇这才先起了身,对宁汐说:“走吧,送你上去,顺便见见我的好七叔。”

    宁汐点了点头,跟在她的身侧。

    这个时候才发现荣雪薇个子很高。

    她本身也有一米六多了,但跟荣雪薇站在一起竟然只到她的脖子而已,这身高,差不多就快赶上荣西臣了吧?

    再低头一看,发现荣雪薇穿的鞋子还是平底无根的。

    跟她走在一起,实实在在就变成了家长带小孩,让宁汐莫名感觉到一些压力。

    刚进电梯的时候,荣雪薇就碰上了一个似乎是认识的女人,对方也穿着时髦大气,戴着墨镜,化着浓浓的妆容,一开口就是标准的意大利语,向荣雪薇问好。

    荣雪薇蹙眉,听到这话,语气里满满的不悦,“少在我面前装腔作势,不就是在意大利多呆了几年吗?很得意?”

    那女人摘下墨镜,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看着她,末了又扫了一眼她身旁站着的宁汐,十分刻意地笑着,说:“呦,这不是我们的荣三小姐吗?才几年不见,女儿都那么大了?”

    女儿宁汐:“……”

    荣雪薇被气得脸都要扭曲了,冷冷地看着那女人:“习蓝沁,你眼瞎么?”

    习蓝沁嗤笑了一声,“不啊,我看着像你这样的年纪,有个十几岁的女儿也算正常,这不是几年没见了,都记错了吗?你这么生气做什么?”

    宁汐听着这唇枪舌战,忍不住就向后退了好几步,想要远离这个硝烟的战场,谁知道荣雪薇再次开口就把她给拎了出来——

    “几年没见了,你眼瞎也是正常,看清楚这小丫头是谁了没有?这是我未来的七婶,可爱吗?年轻吗?这些资本你可是没有的,所以,你现在回来,以为我七叔还能看得上你?”

    “什么?”

    荣雪薇的话顿时让习蓝沁大惊失色,摘下墨镜死死地盯着宁汐看,“这小丫头片子是荣西臣的未婚妻?你骗鬼呢!”

    荣雪薇嗤笑了一声,按住宁汐的肩膀,微笑:“我骗你做什么?反正等下你也是要上去找我七叔的,不如一起去看看呗!还有,你回来是不是都不关注新闻的?浩瀚集团总裁荣西臣宣布订婚消息,我想你可以去看一看。”

    她意味深长地说着,目光挑衅地看了习蓝沁一眼。

    后者被气得脸都绿了,立马让身边跟着的助理去搜新闻,等看到新闻,再看宁汐的目光如同利刃,恨不得一刀刀把她身上的肉都给直接剜下来。

    她喜欢荣西臣那么多年,一直默默地等待在他的身边。

    以前以为他没这个心思,作为女孩,又不好直接捅破这层关系,所以只能不远不近地以工作合作为由来往,现在居然告诉她,他已经有未婚妻了,还是眼前这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丫头,怎么能不气死她?

    早知道荣西臣喜欢这种单纯小丫头类型的,她这么多年装什么贤妻良母?!

    眼见习蓝沁越来越不淡定,宁汐被她的目光盯得有些发毛,好像对方随时都会扑上来喝她的血吃她的肉一样。

    那张漂亮的脸,都因为嫉恨而扭曲得像魔鬼,可怕又吓人。

    “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荣西臣肯定只是贪图新鲜而已,怎么可能真正地选她做妻子?!”

    感受到习蓝沁极致的不甘,宁汐下意识离她更远一点,躲在了荣雪薇的身后,以防那灼热的视线直接将她给烧起来。

    荣雪薇半眯着眸子,嘲讽地看着习蓝沁,说:“那你就等等看呗,看看到时候是你有机会上位,还是收到我七叔送到你手里的结婚请帖?习蓝沁,你别太自负了,又不是全世界的男人都非你不可!”

    好几年的心意被说成自负,习蓝沁的眼泪也只能自己往肚子里吞,她荣雪薇懂什么?

    为了等荣西臣开口,已经那么多年了,付出了多少东西,落得个人心两空的下场,她怎么能甘心?

    “叮!”

    电梯到达了荣西臣的办公室楼层,习蓝沁狠狠地瞪了宁汐一眼后,就带上小助理哒哒哒地踩着高跟鞋先走了出去,那架势,好像就是要赶在宁汐面前见到荣西臣。

    宁汐被她那不服输的情敌气势给弄得有些哭笑不得。

    就好像自己抢了她多宝贝的东西一样,一副视她如死敌的模样。

    荣雪薇不屑地笑了两声,对宁汐说:“你不认识习蓝沁?”

    宁汐被问得愣了一下,被她这么一说,她才有点印象,总觉得在习蓝沁那张脸确实有点眼熟。

    荣雪薇看着她的表情,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就解释道:“是个国际超模,几年前全家搬去意大利定居,之后有了自己的公司品牌,找七叔合作,现在回国来,也就只有这一个目的了。”

    “你刚才说的话,意思就是,这个习蓝沁喜欢荣西臣很久了?”

    “对!我和她是大学同学,上大学那会儿,她还没进模特圈子,有一次七叔请我吃饭,接我回家的时候撞见她了,听她朋友说,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对七叔一见钟情的吧?可是这个女人很奇怪,在别的男人面前呢,自信得不得了,上大学的时候几乎半年就换一个男朋友,在见到七叔之后,就一直单身到了现在,对七叔可以说是十分死心塌地了。”

    荣雪薇说这话的时候,还特别注意着宁汐脸上的表情。

    发现她从好奇变成原来如此的神色,似乎没有半点吃醋的感觉。

    让荣雪薇纳了闷。

    “我七叔很受欢迎,习蓝沁不过是其中一个,你这么一对比,不觉得有点自卑吗?”

    她上下打量了宁汐一番,这样的话自然是刻意的。

    宁汐也听得出来,只是听完,就差点没呕出一口老血来。

    她到底是有多差?

    一个两个的都认为她配不上荣西臣……

    她也是很牛逼的好吗?

    不到二十三就拿到了博士的学位,之后进了爸妈的公司,跟爸妈一起研究的专利药品也有不少,再后来独自一个人管理实验室,几乎每年都会上市一个药品,对医学的发展做出了不少的贡献。

    这样的她,需要自卑吗?

    她承认,站在荣西臣的面前,她会觉得有压力。

    因为这个男人太过优秀了。

    但这并不代表就否定了自己,认为自己配不上荣西臣。

    她可以努力,现在不行,明年,后年,总能把自己变得足够强大,成为和他比肩的女人!

    “就凭荣西臣选择的是我,我就比她们所有人都有足够的底气。”

    荣雪薇惊讶地看着宁汐,听到这话,其实是想笑话她的,但是不知道怎么的,这个小丫头坚定自信的目光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信服感。

    “这么有自信,希望你能够这样子一直保持。”

    她似笑非笑的模样,看得宁汐有一种不大好的预感。

    等两人走到荣西臣办公室面前,就看见习蓝沁和她的助理正站在门口被容枫给拦了下来。

    “抱歉,习小姐,七爷正在开会,我带二位去旁边坐一坐吧。”

    习蓝沁点了点头,正带着人要往旁边走的时候,就看见后头跟上来的宁汐和荣雪薇,立马就停住了脚步,一脸阴沉地看着两人。

    荣雪薇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和宁汐径直走到了容枫的面前。

    容枫自然是看不懂女人之间的明争暗斗。

    看见宁汐来,就直接把办公室门打开了,“宁汐小姐,荣三小姐到里面等一等吧,七爷会议结束后就会过来。”

    “好的。”

    荣雪薇可以拔高了声音,挑衅的目光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习蓝沁,气得她眼睛都红了几分。

    最后把几乎要烧火的目光落在了宁汐的身上。

    宁汐:“……”

    只能说躺枪的很无辜,但好像又理所当然应该被嫉妒一样。

    毕竟这个习蓝沁喜欢的男人已经成为了她的未婚夫。

    顶着一双嫉妒的目光,她跟着荣雪薇一起忐忑地走进了办公室,门被关上之间,就看见那习蓝沁霸气地转身走开。

    容枫也是在这个时候,终于察觉到空气里的硝烟味了。

    好像今天习蓝沁状态也不太一样,以前来见他家七爷的时候,神色都是温柔耐心的,今天怎么带着一股怨气,整得更怨妇一样……

    “你发什么呆呢?习蓝沁就有这么好看吗?”

    容榕走了过来,不爽地推了一下他的胳膊。

    容枫摸着下巴,神色凝重地思考着:“习蓝沁今天的状态好像不太对。”

    “这不是正常的吗?你忘记了?习蓝沁和荣三小姐向来就不对付,两人碰上,谁能有好脸色?”

    “荣三小姐今天的心情看起来很不错,有种斗嘴赢了的感觉。”

    “真的假的?”

    “我还能骗你?”

    容榕想了想,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说道:“之前我就听秘书团那边八卦说,习蓝沁喜欢咱们七爷,所以每次来谈合作的时候都要自己来,为了就是见七爷一面,不然平时找借口请七爷吃饭七爷都不去。”

    容枫一听,惊讶道:“你哪里来的小道八卦?我怎么不知道?”

    容榕白了他一眼,“女人之间的事情你懂多少?习蓝沁肯定是看到宁汐小姐了吧?还有荣三小姐在,那肯定少不了一顿斗嘴,既然看到荣三小姐得意的样子,那肯定是她赢了呗!大概是习蓝沁知道了宁汐小姐和七爷订婚的消息了吧,估计会看宁汐小姐很不顺眼。”

    “被你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是这样,刚才习蓝沁转身的时候都往里头瞪了一眼呢!我以为她瞪的是荣三小姐!没想到是对情敌宁汐小姐放暗箭呢!”

    “谁给宁汐放暗箭了?”

    正八卦着呢,冷不丁的就听到自家七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转头一看,对上七爷那张冷面黑神的脸,容枫立马就乖乖闭上了自己的嘴巴,“七爷,我们在开玩笑呢。习蓝沁小姐过来了,在贵宾招待室那边等您,还有宁汐小姐回来了,和荣三小姐一起,在办公室等您。”

    荣西臣眸色沉冷地点了点头,之后并没有多看贵宾室的方向一眼,就提步走进了办公室。

    容枫容榕见状,不由得对视了一眼,了然于心。

    而贵宾招待室那边——

    “沁姐,我看见荣七爷好像进办公室了。”<ig src=&039;/ia/30678/10693562webp&039; width=&039;900&039;>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