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61章 情敌③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听到这么厚脸皮的强行尬共同点话题的话,宁汐表示惊呆了。

    果然爱情会使人盲目,看看这个习蓝沁,就找不到其他拉进人与人之间距离的方法了?

    然而当她默默地看向一旁的荣西臣,发现他对习蓝沁的话题似乎并不感兴趣,淡然回道:“确实有些凑巧。”

    虽然回答的态度依旧冷漠,但却足以让习蓝沁高兴许久,接着就开始把话题继续下去,说出了自己不喜欢香菜的原因。

    “我妈咪说,在我小时候刚吃辅食不久就发现我不能吃香菜这个习惯了,只要沾上一点香菜的味道,我就嚎啕大哭,半口饭都吃不下去了。西臣你呢?是怎么发现自己不吃香菜的?”

    习蓝沁一脸期待地看着荣西臣。

    这样的目光让一旁的宁汐觉得有些不爽,侧目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就听见他慢悠悠地说:“没吃过。”

    “噗……”

    还以为某人也要讲一个感人肺腑的过去故事。

    结果蹦出来这么几个字,听得宁汐有些忍俊不禁。

    习蓝沁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尴尬了,这样的回答,好像摆明了不想继续聊下去一样。

    “很好笑吗?”

    荣西臣微微挑眉,侧眸扫了一眼捂嘴低笑的宁汐。

    “还行。只是觉得挺有趣的。”

    习蓝沁的表情很有趣,她看着很高兴。

    “我们不过是在谈论一个饮食习惯而已,你就觉得有趣了。该不会只是借机嘲笑人吧?”

    习蓝沁不悦地开口讽刺着。

    宁汐夹了几块羊肉放进了翻滚的菌菇汤里,不急不慢地说:“吃什么,不吃什么,都是个人爱好。习小姐你可别这样子误会我了,我本身就是个笑点比较低的人,猫咪站在那里追着自己的尾巴玩我都能笑哭。刚刚我只是笑习小姐和我未婚夫竟然这么‘有缘分’而已。”

    习蓝沁半眯着眸子,紧盯着宁汐的一举一动,心底早就把她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不知道哪里来的小毛丫头,牙尖嘴利也就算了,关键荣西臣还这么纵容她!

    她到底有什么好?

    除了年轻一点,哪个方面都比不过她好么!

    女人的妒火,一旦烧起来,真的是生生不息、足以燎原。

    宁汐将涮好的羊肉放到了荣西臣的碗里,才对上习蓝沁都快烧起来的目光,嘴角扯起一抹十分善意地微笑,问:“习小姐要吃羊肉吗?我帮你放一点?”

    “不用,我自己会来。”

    习蓝沁气呼呼地用筷子夹了羊肉片,准备学着宁汐的样子放进了微辣的汤底里,看着那翻滚的辣红汤底,就不由地拧起了眉头,同时又不愿意把自己的东西跟宁汐的放在一起,生怕对方会把什么病菌传染给她一样。

    当然,宁汐要是知道习蓝沁避她如蛇蝎的想法,一定要气得吐血,她用的筷子是公筷好吗?不是习蓝沁什么都不懂,直接把自己用过的筷子放进锅里头!

    之后被容枫提醒了一句,才臊红着脸,连忙换了一双筷子。

    等荣雪薇回来,发现大家都已经吃上了,自然也不客气,连忙上桌,把自己想吃的东西都先放进了锅里头。

    “你还别说,吃这个确实比较有意思,简单方便,还能活跃一下气氛,习蓝沁,你看起来吃的也挺开心的啊!”

    荣雪薇一边涮着肉,一边关注着习蓝沁。

    只是在刚开始的时候习蓝沁往锅里放过菜,等小助理回来之后,她就再一次恢复了端着的模样,什么东西都让小助理弄好放在她的碗里,她自己再优雅地吃进嘴里,之后就没停嘴过。

    一听到荣雪薇的话,她就有些不高兴地放下了筷子,说:“还可以,但这火锅的味道,也能把我身上这一整套的衣服都给废了。”

    “……”

    宁汐扫了一眼像是孔雀小公举一样的习蓝沁,发现她身上穿着的大衣,好像是奢侈品牌,一件至少五位数的那种,沾上点污渍,连干洗都不能的一次性消耗品。

    这么一想,似乎也没那么夸张了,毕竟是来见自己喜欢的男人,不可能随便打扮自己。

    只是也不得不承认,习蓝沁不愧是超模,个子高挑身材完美,脸蛋不算特别漂亮,但足够立体深刻,整个人的气质摆在那里,就算随便穿,也都带着一种时尚感,是普通人怎么都没办法模仿比较的。

    站在荣西臣的身边,也有一种奇异的般配感。

    想到这里,宁汐自己都愣住了。

    她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把自己的未婚夫推到别的女人身边?

    大概是火锅有点热,把她给热傻了吧。

    看着宁汐滚烫发红的脸颊,荣西臣低声询问:“怎么了?要不要休息一下再吃?”

    宁汐听着,连忙摇了摇头,说:“没事,就是有点热。”

    荣西臣抬眸扫了容枫一眼,道:“让人把空调开低一点。”

    容枫点头起身离开。

    荣雪薇刚把一口肉放进嘴里,听到自家七叔的话,再看看已经不打算吃了的习蓝沁那嘴角抽搐的模样,便故意笑道:“七叔,你确定请我们吃的是火锅,而不是狗粮?”

    “我吃饱了,你不用再给我夹了,自己吃吧。”

    听到狗粮两个字,习蓝沁顿时就忍不下去了,神色都有些不耐烦地发泄到了自家小助理的身上。

    然后狠狠地瞪着被荣西臣投喂食物的宁汐。

    “我自己来吧。”

    听到荣雪薇话的宁汐正吃着,鼓着腮帮子才反应过来荣西臣一直给她夹菜,自己似乎并没有吃多少。

    搞得她都怪不好意思的了。

    被拒绝投喂的荣西臣眉头微蹙,目光微凉地扫了荣雪薇一眼,冷淡地说:“吃饭也堵不住你的嘴。”

    荣雪薇一噎,不满地嘟囔了一句,“这就是典型的重色轻友了。”

    “咳咳……”

    宁汐被她的话给逗得不小心呛了一下,咳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荣西臣递了纸巾给她,还不轻不重、极有频率的拍着她的后背,帮她缓解咳嗽。

    给自己喂了一大口水,才缓了过来。

    “还好吗?”

    她点了点头,“我没事了,缓缓就行。”

    看着荣西臣对待宁汐那么温柔体贴的举动,好像此时此刻眼底只有她一个人的模样,荣雪薇看了都觉得酸爽,更别提习蓝沁了。

    她气得一秒钟都不想再在这里坐下去,猛地站起了身,说:“我去一下洗手间。”

    便踩着高跟鞋,连外套都懒得拿,哒哒哒地走出了包厢。

    小助理见状,自然连东西也吃不下去了,连忙带上衣服和习蓝沁的包包急匆匆地跟了上去。

    荣雪薇见状,又少不得要说一句,“看看,人都被你们的狗粮喂跑了。”

    说着,她意味深长地看了宁汐一眼。

    宁汐只觉得自己这个枪躺得十分无辜。

    有荣雪薇在,这个火锅都吃得有点不安生,趁着习蓝沁不在,没有那**辣盯着她的目光,她都趁机再给自己填了不少食物。

    然而另一头,正在洗手间里补妆的习蓝沁真的觉得自己要被气死了。

    看见荣西臣对宁汐那么疼爱的举动,她都忍不住冒酸水,气红了眼睛。

    “可恶!好端端地来吃什么火锅?毁了我的一件衣服,还吃得我满肚子火气!要不是为了看荣西臣,我真的是一刻都不想呆着了!”

    “沁姐,不如就找借口先回去吧。下次再找机会单独请荣七爷出来吃饭。”

    “荣西臣那男人多难请你又不是不知道,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可是你看看,我每次找机会跟他聊的时候,他的目光都是在宁汐那小丫头片子的身上的,都没正眼多看我一眼!”

    习蓝沁越是越委屈,自然也就越发不甘心起来了。

    脸上精致的妆容补了又补,咬牙切齿,眸底划过一抹浓浓的狠色,“我就不信我能输给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片子!还有那荣雪薇,一副不添油加醋就不痛快的模样,分明就是想看着我出丑!”

    小助理站在一旁无奈至极。

    也是搞不懂习蓝沁,明明对方的态度表现得这么明显了。

    心里头只有一个小未婚妻,任何女人都放不进眼里。

    可偏偏她就是不肯放弃,越得不到,反而就越想得到。

    不过不甘心也是正常,毕竟在习蓝沁眼里,宁汐是个样样都不如她的小丫头,可荣西臣就是宁愿要小丫头也不要她。

    这样的落差,让本来就自尊心要强的女人产生极大的挫败感,变得越发嫉恨不甘起来。

    “阿嚏!”

    正吃着火锅,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宁汐捂着嘴撇开了脸,感觉着已经接近九分饱的肚子,最后决定鸣兵收鼓。

    也是差不多的时候,习蓝沁重新走进了包厢。

    她已经补上妆了,再一次恢复了优雅矜贵的模样。

    只是这一次并没有重新坐下来,而是走到荣西臣的面前,说:“西臣,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和你单独谈一谈,能和我出去一下吗?”

    宁汐:“……”

    当着她的面,约她的男人。

    习蓝沁的这股勇气也值得人佩服。

    就不怕被拒绝吗?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荣西臣扫了习蓝沁一眼后,居然点头同意了。

    “好。”

    出去前,他俯身在宁汐的耳边说道:“等我回来。”

    之后就走出了包厢。

    习蓝沁见状,更是把下巴昂得只能用鼻孔看宁汐,万分高兴得意地跟在荣西臣的身后出去了。

    宁汐坐在那里喝着饮料,直勾勾地看着那两抹走出去的身影,心底很不是滋味,总有种想要跟上去看看,两人到底会谈些什么的感觉。

    “你猜习蓝沁喊我七叔出去会说些什么?”

    荣雪薇一边慢条斯理地擦着嘴,一边戏谑地看着宁汐纠结着的小眉头,期待她的回答。

    要是不知道习蓝沁喜欢荣西臣。

    那两个人谈什么东西,宁汐也不会去好奇。

    像现在这种情况,再配合上刚刚她见习蓝沁脸上的表情,八成的猜测是,她要跟荣西臣摊牌,说自己喜欢他之类的话。

    可是自己猜测的,跟亲眼看见的又有些不一样了。

    荣雪薇也是看出了她的心思,才会这样子吊起胃口来。

    宁汐看了看她,说:“虽然我很好奇,但毕竟是两个人之间的私事,不管说什么都好,我都不会去窥探他的**。”

    “啧,小丫头片子,何必装出这么一副大方宽容的模样?”

    听到这样的回答,荣雪薇自然是觉得没趣极了。

    今晚吃的这顿饭,看到了习蓝沁那精彩的脸色,比整了一顿荣一航的感觉还要爽快。

    本以为能看见宁汐这个小丫头吃醋炸毛和习蓝沁撕起来的精彩画面。

    谁想得到这丫头竟然压根不按理出牌,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让她感觉十分意外。

    正常这个年纪的小女生,不应该更黏着男人,有一点风吹草动就大闹天宫的吗?

    宁汐才懒得理会荣雪薇那唯恐天下不乱的态度。

    她现在是体会出来了,荣雪薇两头都不帮,只想看好戏,活脱脱的就是搅事精一枚,怪不得荣西臣这一次怎么都不愿意给她背黑锅。

    然而,就在这种两人一个怂恿,一个不接受怂恿的状态下,荣西臣推门进来了。

    身后没有习蓝沁,惹得荣雪薇忍不住一问:“习蓝沁人呢?”

    “先回去了。你是自己打车回去,还是我让容枫先送你回去?”

    “那我自己回去呗!”

    没想到主角这么快就离场的荣雪薇兴致全无,拿起包包就往外走,走之前还不忘对荣西臣笑道:“难得今天遇上七叔请客,吃的真开心,希望七叔以后也能多多益善请我吃饭啊!不过狗粮就可以替我省一省了,这个吃起来有点扎心。”

    宁汐:“……”

    荣西臣淡淡昵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见她走出了包厢,才对坐着的宁汐低声道:“我送你回去。”

    “好。”

    宁汐站起了身,靠近荣西臣的时候,就闻到了他身上传来的浓郁香水味。

    是习蓝沁身上的。

    都吃了那么多的火锅了也盖不住这个味到处沾染,真是糟心。

    于是,走路的时候,她也下意识地离荣西臣远了两个步子的距离,像是跟在他的身后。

    荣西臣很明显地看到了她拧眉,一脸排斥嫌弃的模样,便压低了声音问她怎么了。

    宁汐憋了好久的话,终于忍不住才开了口,说:“你身上有习蓝沁的香水味,感觉比火锅味还浓郁,这个味道我的鼻子受不了。”

    “香水味?”

    荣西臣脸色顿时一沉,想起习蓝沁毫无预兆地突然将他抱住的那一幕,眸色越发黑沉了起来,直接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扔给了容枫,冷声说道:“处理了。”

    容枫愣了一下,见他脸色沉冷,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默默地将外套收拾好装起来放进了后备箱。

    反倒是宁汐,看见他这么干脆果断的脱掉外套,心里有种难以言语的滋味。

    要不是两人有肢体上的亲密接触,这香水味也过不到他的身上。

    看荣西臣的脸色,似乎是有些生气……

    这就让她更加地捉摸不透了,不知道他到底是在生什么气。

    上了车之后,刚坐下的宁汐转头就看到他白衬衫的衣领上还沾了点口红唇印……

    这心情,几乎在那一瞬间炸裂开来了。

    不用再去猜就知道习蓝沁到底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了。

    刻意留下这样的印记,是在向她示威挑衅吗?

    宁汐心情糟糕极了,坐在一旁,微垂着头,都不想再多看荣西臣一眼。

    虽然她明白这件事情荣西臣不会主动,但在他的身上沾上了其他女人的痕迹,她总是觉得不舒服。

    不舒服能怎么办?

    说出来呗!

    可是她又怂啊!

    就像自己之前说的那样,如果开了口,就是问到了**,荣西臣不愿意说的话岂不是更尴尬?

    不过,好像也没有比现在更尴尬的状态了。

    荣西臣侧眸看着坐在一旁的宁汐,她垂首玩着自己的十根手指,看不出脸上是什么表情,但他却敏锐的察觉到她似乎不大高兴。

    裙子衣角上的小装饰都快被她给扯下来了,怎么看都不像是会高兴的样子。

    因为他跟习蓝沁出去谈话的缘故?

    想到这里,荣西臣的眸色更深沉了几分,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低声问:“你不高兴?”

    宁汐几乎是下意识地摇头否决,“有什么可不高兴的?”

    “因为习蓝沁。”

    “……”

    “习蓝沁刚才让我出去,跟我说了几句话。”

    荣西臣幽沉地眸子静静地凝视着她,语气平静地好像在陈述着无关紧要的话题,但确确实实地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宁汐甚至不太敢相信,他这是主动跟她解释的意思?

    “说了……什么?”

    既然都提到了这个话题,她也只能顺着杆子爬,有些紧张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她说,以她的身份地位,做我的未婚妻也是足够配得上我的。”

    仅仅一句话,就已经让宁汐确定了自己的猜想,习蓝沁向荣西臣告白了,只是这样像谈判的语气,让她觉得有些出戏,有点难以想象,习蓝沁到底是表达爱意还是打算和荣西臣商量商业联姻?

    “那你怎么回答的?”

    宁汐直勾勾地看着他,撞进那双深沉宛若浩瀚星辰的眸子,她在他的眼底看到了自己,以及那抹柔色……

    荣西臣缓缓地凑到了她的耳边,微凉的指尖不轻不重地揉捏着她的耳珠,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像是情人间的呢喃耳语,在她耳边吐着温热的气息,低声沙哑地说:“我说不需要,因为我已经有一个十分适合我的未婚妻了。”

    低沉的嗓音如同醇厚的大提琴音,缓缓钻入她的耳朵里,一句话,就萦绕不止。

    被触摸的耳珠像是点燃了小小的火苗,不一会儿就让她全身开始发热发烫,脸也直接都烧红了起来。

    她看不见自己现在的表情,但扑通扑通加快的心跳声却已经先出卖了她。

    他的话,就像是无形却足以致命的催情药,一点点地将她的火苗勾起,让她情不自禁地去注视他的目光。

    这个男人好像有一种非凡的魔力,吸引着她不断地想要靠近。

    明明是成熟内敛的性子,说起情话来却撩人的要命。

    一次又一次地拨动着她的心弦,挑动着她敏感而脆弱的神经,好像下一秒,她的每一个呼吸都会带上属于他的印记。

    犹如罂粟,一旦染上成瘾,便再也离不开了。

    狭小的车厢因为两人近乎紧贴的距离而变得灼热暧昧起来,他缓缓靠近,嘴角带着一抹浅淡的弧度,抬起了她的下巴,便将火热的唇瓣印了上去……

    肌肤相贴点燃的热度让宁汐感觉自己好像随时都会炸裂一样,可是又不得不承认,她喜欢这个吻。

    荣西臣的吻总是温柔且耐心的,舌尖轻轻勾勒着她的唇形,从外到里,一点点,慢慢地入侵,让她享受被占有的过程,让她感觉到接吻的愉悦……

    亲密的接触,能让两个人的心越靠越近。

    这句话宁汐忘记是谁说过的了。

    但她觉得真的是无比正确。

    接吻的时候,她的胆子都大了不少,手也摸到了他的身上,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衫布料,几乎都能感觉到他衣服底下那层肌肉的力量,微微起伏的胸口,让她对这样的心跳和体温依恋得一发不可收拾。<ig src=&039;/ia/30678/10817302webp&039; width=&039;900&039;>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