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62章 信任①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宁汐很不想承认自己已经对荣西臣动了情。

    这种感觉很奇怪,在她还是宁曦的时候,也从来都没有过这么渴望一个男人……

    摸着他的手,会让她感觉无比的温暖并且充满安全感。

    但是不碰触的时候,她又会有一种失落感,需要几分钟的冷静才能恢复正常状态。

    听到荣西臣说改道的话,她才摸着自己烧红的脸反应过来。

    这样的模样确实不能让宁爸爸和宁妈妈看见,否则不得臊死她?

    明明灵魂都是三十岁的成人了,但现在却跟真的十**岁小姑娘谈恋爱一样,又羞又恼。

    “我……还是回去吧!不去你别墅那边了,太晚妈妈会担心。”

    宁汐动了动大腿,想要从他身上下来。

    结果就是被男人一掌按住了肩膀,重新坐了回去,听着他隐忍又低沉沙哑的声线说:“我已经让容榕打电话跟你妈妈说过了,今晚就在别墅这边休息。”

    宁汐听完,脸越发涨红,这算就是亲妈?

    不晓得她的未婚夫是一个身强力壮的正常男人吗?

    这一休息,休息出点事情来该怎么办?

    “怎么,不愿意?”

    荣西臣幽沉的眸子静静地凝视着她,看得她有点心虚,好像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一样,最后只能像个怂包子一样摇了摇头,小声地说:“没有。”

    “嗯。”

    男人低沉的应了一声,车子很快就转弯开进了小区里,不一会儿就停了下来。

    下车的时候,她几乎是狼狈地慌乱逃离下来,压根不敢多看他一眼。

    “我……”

    她揪着自己的小裙子,涨红的脸感觉马上有火要烧起来,两辈子都没这么丢人过。

    情动就情动吧,竟然还产生了想要睡他的想法!

    早知道就不穿裙子出门了!

    宁汐绞尽脑汁,之后才看都不敢看荣西臣一眼,干巴巴地说:“这也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好吗?就像今天你在健身房一样……”

    说完这话,她就觉得自己真的是机智无比。

    反正说出来就不是她一个人丢脸了!

    荣西臣轻笑了一声,看着她站在那里局促又不安的小模样,明明害羞却又要鼓起勇气辩驳,连口是心非都让人觉得有趣又可爱。

    “我明白。”

    他迈开长腿,跨步下车,动作自然地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身,带着她继续往里头走,在她的耳边低语道:“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

    什么叫羞赧到炸裂的感觉?

    宁汐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就是。

    一簇火焰从她的脚底直接烧到眉心,让她浑身都变得发热发烫起来,紧紧地抓住自己的衣服,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七爷,你回来啦?”

    吴妈开门的时候,笑语盈盈地看着荣西臣,但看到他身边站着的宁汐时,不由得愣了一下,“宁汐小姐也来了?”

    宁汐听到她的声音,连忙露出一抹微笑问好:“吴妈您好。”

    “好。七爷、宁汐小姐,吃过饭了吗?要不要我再去做一点垫肚子?”

    “不用。”

    荣西臣脱下了西装外套,沉声说:“今晚宁汐住在这边,先放个水让她洗澡吧。”

    “宁汐小姐要住这边?好,那我现在马上去收拾一间客房出来。”

    “不用。她睡我的房间。”

    荣西臣打断了吴妈的话,淡淡地扫了一眼正捧着水杯喝水的宁汐,说:“上去吧。”

    “……”

    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洗澡这两个字。

    她就莫名其妙的会想到‘临幸’,荣西臣那架势,就好像让她把自己洗白白了躺床上等他……

    要不要这么猴急?

    宁汐咽了口唾沫,看了看一旁的吴妈。

    她好像有些走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喊了她好几句才回过神来,说:“好,那我去把宁汐小姐穿的衣服拿出来。”

    说完,很快就先上了楼。

    宁汐尴尬地又喝了一口水,小心翼翼地看了荣西臣一眼,他接了个电话,正站在阳台那边跟人用纯正的英文交谈着。

    是什么内容她没仔细听,但在月光下的荣西臣,仿佛整个人都散发着令人瞩目的柔光,完美的侧脸,完美比例的身形,光是站着看,就给人一种美的享受。

    在他转身的那一刹,微微扬起的嘴角似乎让周围一切事物变得黯淡无光起来,看得宁汐几乎挪不开目光。

    只能说人类果然是最视觉的动物,对美有非一般的执着。

    见了荣西臣之后,她才发现自己认识的那么多男性中,哪怕向来自恋无比的好友,都没有他这样极具异性吸引力,仿佛是行走的荷尔蒙,除非自敛光芒,否则一旦被吸引,就会像上瘾一样……

    “怎么了?”

    看着宁汐捧着杯子看自己发呆的模样,荣西臣有些忍俊不禁,迈开腿向她走去,伸手拨弄了一下她额角那几根刘海,低声说:“吴妈把水放好了,你先上去洗吧。”

    “好。”

    她愣愣地点了点头,转身往楼梯那边走。

    每上一步台阶,她的脑子就更清醒一分。

    像荣西臣这样的男人,别说是习蓝沁了,任何一个女人看了都没有不喜欢的。

    甚至连她也……

    宁汐忽然有些茫然了,她不太确定自己对荣西臣到底怀着怎么样的一种感情。

    她不是真正的十**岁小姑娘,不会因为脑子一热,就爱一个人爱得死心塌地。

    原本她以为自己和荣一航三年的感情,早就从爱情变为了亲情,可结果呢?这一切也不过是她自己的妄想而已。

    女人都是极其感性的生物,重活一次,她想要报仇,可在对于感情这方面的事情,她却变得胆怯了。

    荣西臣的出现,就好像是在她一望无尽的灰色世界里点亮了一盏耀眼的灯光。

    她从来不否认自己被他吸引的事实。

    甚至有一种把这个男人占为己有的渴望。

    可是,现在的她有这个资格吗?

    尽管在荣雪薇的面前那样有自信,可到底还是自我欺骗地觉得荣西臣选择了自己,是说明她比任何一个女人都更有爱他、甚至让他爱上自己的优势。

    现在,摆在她面前的也只有两条路。

    要么减少和荣西臣的接触,淡化她对他产生的那些好感念头,要么不顾一切去尝试和他相爱。

    荣西臣对她的态度她还是能够感觉出来的。

    如果不是有好感,也不会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说情话撩她吧?

    平时明明就一副一本正经、严肃正直的老干部模样。

    回忆起初见荣西臣,被他从水里救起来,到车上那个缠绵悱恻的吻。

    宁汐就感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只要一想到和他亲密接触的画面,脸就像要烧起来。

    “如果这个时候……温月在的话,她或许会给我一个很好的建议。”

    走进浴室,泡进浴缸里时,她忍不住低声呢喃,在温热的水温中发出一声舒适的呻吟。

    她的好朋友温月会给她什么建议?

    “情爱这种东西谁说的清楚?跟着感觉走不就行了?瞻前顾后的话,那还能爱得肆意痛快吗?”

    温月对感情的事情一向都干脆利落。

    过于理智,让她在交往的四任男友,在分手后,都断的一干二净。哪怕是工作上的同事,见面谈工作也能再面不改色,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可这要是放在她宁汐的身上,是做不到的。

    她这辈子做过最理智的事情就是进了父母公司的实验室,最后悔的就是识人不清,把宋媛母子这两头狼引进了家门。

    只要一想到这对母子曾经对她做过的种种。

    心底那仇恨的种子就会不停地生长,使她憎恨和厌恶。

    如果她真的和荣西臣在一起了,这些隐藏在她内心深处的秘密,也会一点点的暴露吧?

    宁汐越想越烦躁,用了好多的沐浴露,揉出泡沫抹在自己的身上,再低头看着这具年轻的身体,本来就不属于她的……

    这个连自己的身体都没有的,只剩下灵魂的女人,怎么还有勇气去谈爱?

    她越想越讽刺,喉咙泛着一点酸涩。

    先前发生的一幕幕,自己情动的模样,现在都恨不得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还是保持距离吧,免得以后还要互相伤害。

    泡完澡的宁汐精神非但没有好些,眸底反而看起来更加黯淡无彩了几分,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蔫了的茄子,有气无力。

    正慢悠悠地跟幽灵一样打算走到床上趴着睡下。

    谁知道荣西臣开门走了进来,看着穿了一件单薄睡衣的她,眸色沉凝,“洗好了?”

    宁汐点了点头,然后就看见他修长白皙的手指一个个地解开着白色衬衫的纽扣、袖扣,露出线条流畅完美的肌肉,薄薄的一层,却似乎已经充满了力量,人鱼线深邃没入裤头,若隐若现的诱惑力,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男人的雄性荷尔蒙……

    哒的一声。

    皮带扣被弹开,他动作慵懒地将皮带抽了出来,裤子半挂在那腰蜂上,一步步地朝她走来。

    宁汐有些慌乱,后退几步就直接撞到了后面的衣柜上。

    荣西臣居高临下地将她抵在那里,微微低头,看着她紧张地浑身紧绷、不知所措的模样,旋即勾唇轻笑一声,擦过她的耳边,打开了旁边的衣柜。

    “我去洗澡了。”

    他从衣柜里将睡衣拿了出来,转身走开前还不忘在她的耳边低语一句,看着她脸瞬间红透起来的模样,才微微挑眉,看起来心情还算愉悦地走进了浴室。

    看着关上的浴室门,宁汐才松了一口气,浑身一软,靠着衣柜滑落坐在了地上。

    现在好像已经不是她要不要选择保持距离的问题了。

    在她眼里,荣西臣就像是开了闸的野兽,紧紧地盯着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用来诱惑吸引她的气息。

    哪怕是一个勾唇轻笑,在她眼前也变得撩人至极。

    浴室里的水声哗啦啦地响起,宁汐依旧心如鼓捣,缓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盯着那张床犹豫地想到底要不要上去。

    然而,当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她心中果断下了一个决定……

    荣西臣洗好出来后,漠然的目光扫了一眼房间,却发现没了宁汐的身影,不由得脸色一沉。

    开门走出去,就看见吴妈正在下楼,他便把人给喊住了,问看见宁汐人了没有。

    吴妈愣了一下,说:“宁汐小姐刚才跟我说想要一个人睡客房,所以我就给她把客房收拾了一下。”

    说完,就指了指走廊尽头的那个房间,看着荣西臣脸色不大好,便关切问道:“七爷,您这是跟宁汐小姐吵架了吗?”

    “……”

    荣西臣也是被宁汐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丫头给折腾得没脾气了。

    又或许,他可以理解为她在害羞?

    也不是没有可能。

    荣西臣微微蹙眉,沉声对吴妈说道:“没有,吴妈你不要多想,没事的话也早点去休息吧。”

    说着,他便朝那间客房走去,准备逮住他那只逃跑了的小狐狸。

    站在楼梯口的吴妈神色复杂地看着荣西臣的背影,最后见他推门进去,也只能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宁汐浅眠,躺在床上装睡不过是为了躲荣西臣。

    所以在他进来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了。

    本以荣西臣见她睡着了会转身离开房间,放过她。

    谁知道这个男人竟然直接上前来将被窝里的她给抱了起来!

    依靠在他的胸膛上,听着那强有力的心跳声,他迈着沉稳的步伐,很快就回到了他的房间里。

    宁汐继续装睡,像是被打扰到睡眠一样,蹙了蹙眉,在被放在床上的时候,翻了个身,把自己蜷缩成了一个虾米状。

    看到睡姿这样任性的她,荣西臣眸底划过一抹无奈,不过见她睡得那么香甜,他也没再打扰。

    正准备在她身边躺下的,谁知道一个电话过来,只能走到书房把事情给处理了。

    本来宁汐还在担心对方躺下后自己要怎么睡,见人忽然接电话离去,她却松了一口气,挪动了个姿势,本来有了一点的睡意,现在好像都不困了。

    翻来覆去焦躁地睡不着,不一会儿就听到了外头车子启动的声音,走到窗户那边一看,荣西臣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神色匆忙地上了车,开车的人是容枫,副驾驶座上还有容榕……

    大半夜的不睡觉出门,遇到什么十分紧急的情况了?

    宁汐撑着下巴思索着,没一会儿车子就开出了别墅,她也才再次打了哈欠,有了困意,目光迷离地重新躺回了床上。

    荣西臣一走,就有种警报解除的感觉,所以她这一觉自然也就睡得格外香甜,还做了个比较温馨的梦。

    只是在伸懒腰准备起床的时候,她的手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等睁开眼睛一看,差点没惊掉自己的下巴!

    “荣……荣西臣?”

    这男人不是大半夜出去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她一点都不知道?

    “嗯?”

    男人的声音低沉沙哑,透着一种特有的晨醒诱惑,那慵懒的目光淡淡地扫了她一眼,“醒了?”

    “嗯。”

    宁汐小眼神连忙撇开,胡乱地应着就准备掀开被子下床,结果脚一软,站都还没站稳就重新跌回了床上。

    荣西臣抓住她的手臂,将她往床上用力一拽,让她半个身子都压在自己的身上,这才眯着眸子低声问她:“你就不想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到我的床上来的?”

    一大清早就靠得那么近,肌肤相触的地方让宁汐感觉越来越热,她咬了咬唇,反问:“总不会是我自己梦游走过来的吧?”

    荣西臣轻笑了一声,“嗯,看来你还是挺了解自己的。”

    放狗屁!

    宁汐忍不住在内心爆了粗口。

    明明是被他给抱过来的,还能这样颠倒黑白也没谁了。

    她之前怎么没听说荣家七爷还有厚脸皮、腹黑这些特质呢?

    宁汐用力地锤了一下他的胸口,本意是想要挣脱的,可谁想荣西臣闷哼了一声后,脸上露出了几分痛苦之色,这时候她才发现,他的脸色有点白……

    “你……没事吧?我只是轻轻打了一下而已,就疼成这个样子?”

    她紧张地就要掀开被子看荣西臣的胸口,然而刚把被子掀开,看见他白衬衫上染上的鲜红血渍时,她整个人都懵了一下,顿时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就一锤过去,把人锤出血了?

    “我没事,你出去让席慕白过来帮我把伤口重新包扎一下。”

    仔细一听,荣西臣的声音里还带了几分隐忍,眉头紧拧,脸色已经不像刚才那样轻松。

    不过是一个晚上的时间,把完好无损的自己弄成这样,大半夜出去跟人群殴了?

    宁汐十分不解,却也没有多问什么,急忙就跑出去找席慕白了。

    吴妈说席慕白在客房里睡着,她就横冲直撞进去要叫醒席慕白。

    然而这人睡得跟死猪一样,别说是叫了,打了几个巴掌也没有反应。

    宁汐没有办法,看见他放在地上的医疗箱,就干脆拿着走了。

    “昨天晚上伤的?”

    拆掉染血的纱布,她很快就看清楚了荣西臣胸口那个地方落下了怎么样一个伤,是一条将近十公分的刀伤,已经缝合过了,但或许是条件不允许,手法虽然是专业的,可缝合的确实有些难看。

    她拧了拧眉,打开医疗箱,看着里面熟悉的医药用具,很快就选择酒精先给他的伤口重新消毒……

    荣西臣脸色发白,幽沉的眸子却紧紧地注视着宁汐,沉声解释道:“昨晚出去接一个朋友,遇到了个歹徒。”

    “然后你就英雄救美了?”

    宁汐嘴上问着,手上的动作却一刻不停,熟练又快速地处理着这个二伤伤口,最后上止血药包扎……

    “不是。”

    听到他沉闷的回应,宁汐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的**了,反正会见血的事情都不会是好事。

    帮他重新处理完伤口之后又换了衣服,整个过程中,宁汐也没多话,而荣西臣却紧紧地盯着她,看清楚了她的每一个举动。

    “你不问我,为什么受了伤不去医院?”

    宁汐正在收拾医疗箱,听到他的声音冷不丁的从后头传来,动作微微一僵。

    其实心底已经有些猜测了。

    除了刀伤,她还在上面发现了枪伤,子弹穿过了肋骨的位置,肯定很痛。

    宁汐拿着东西站起了身,静静地看着荣西臣,说:“这是你的私事,我无权过问。不过我的建议是,你下次还是把伤口处理好了再回来,否则感染了就麻烦更大了。”

    荣西臣有些意外。

    原本以为依照宁汐那小丫头的性子,看到他身上的血,怕是会被吓哭。

    但事实似乎恰恰相反,她非但没被吓哭,还跟变了个人一样。

    清楚熟练地使用着每一种医疗用具,动作也是干脆利落不马虎,没有想象中的哭哭啼啼,只有冷静和从容不迫。<ig src=&039;/ia/30678/109796webp&039; width=&039;900&039;>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