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63章 信任②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阿榕,粥我已经煮好了,你端一碗到阿谢那边去吧。七爷的我拿上去就好。”

    刚走到厨房门口,宁汐就看见吴妈正对容榕说着什么,听到一个陌生的人名,她便觉得有些奇怪。

    “宁汐小姐起床了?下来吃早餐吗?”

    容榕端着粥出来的时候看见她,笑眯眯地问了一句。

    宁汐点了点头,“西臣也醒了,不过他……吴妈在这里忙吧,我端上去给他吃就行。”

    受伤两个字她还是吞了回去,话锋一转,就去接过吴妈准备好的早餐。

    吴妈见状也没阻止。

    宁汐也没多话,拿了早餐就急匆匆上楼去了。

    “看这样子,宁汐小姐是知道七爷受伤的事情了?”

    吴妈诧异地问着容榕。

    容榕道:“**不离十吧。不跟你说了,我赶紧送过去,别把谢大哥饿坏了。”

    “嗯,去吧。”

    吴妈挥了挥手,见她上楼,才转身回厨房继续做事。

    宁汐回到了房间,看见已经闭上眼睛睡过去的荣西臣,还有点担心地摸了摸他的额头,可却被他迅速地抓住了手腕,眼睛猛地睁开,凌厉又警惕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她,吓了她好一大跳,手腕更是被捏得骨头都快碎掉的疼。

    这个男人不是受伤了吗?

    哪来这么大的力气?!

    “是你。”

    他冷冷地吐出了两个字,渐渐地才松了握住她手腕的力气,眸底的凌厉也很快收敛了起来,恢复了幽沉漠然,静静地凝视着她。

    宁汐挣开他的手,揉了揉自己发红的手腕,很不好气道:“除了我还能是谁?难不成你还怕有人会跑到你屋里头来杀你不成?”

    荣西臣眸底划过一抹冷然,看到她被自己掐红的手腕,刚才没控制住力道,便诚意地道了个歉:“抱歉,是我的错,刚才没有注意到。”

    昨晚去接容谢,遇到了伏击,发生了点意外,所以神经还没完全放松。

    但在看到宁汐的时候,才有了一点自己已经脱离危险区域的感觉。

    很安心,特别是她睡在自己身边的时候,那种感觉也让他觉得很安稳。

    这可以说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他向来浅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睡在宁汐的身边,他就会很快进入深度睡眠状态,所以刚才宁汐苏醒时碰到他,才没有本能地警惕反应。

    听到道歉,宁汐心里头就舒服多了。

    其实她心里已经有隐隐的猜测,会受枪伤,荣西臣肯定是惹了不得了的人物,亦或者他本身就是涉及那方面的人。

    这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但又觉得还能接受。

    反正她又不是没有接触过混那个圈子的人……

    顾墨寒哪次受伤不是找她治疗的?

    “先把粥喝了再睡吧。”

    宁汐帮他垫好靠枕后,就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早餐,舀了一勺,轻轻吹了两口后,送到了荣西臣的嘴边。

    后者见状微微一愣,蹙了蹙眉后,才张嘴吃了那一勺粥。

    宁汐自己是没觉得有什么,但荣西臣看她的目光,却又更复杂了几分。

    两个人就这样,一个漫不经心地喂,一个安静地吃,不知不觉一碗粥就吃完了。

    宁汐问他:“够了吗?不够的话我再去装一点。”

    说着,她就准备起身拿东西下楼。

    “够了。”

    荣西臣抓住了她的手腕,声线沙哑道:“先放一边,你再陪我睡一会。”

    陪睡?

    宁汐愣愣地看着他,对这个无礼的请求表示内心严肃拒绝!

    但看他脸色发白,眼下也一片青黑的憔悴模样,她就有点心软了。

    毕竟是病患,就当安抚病人咯?

    宁汐自我安慰之后,在他深沉凝视的目光下,点了点头,然后脱了鞋子,上了床,乖乖在他的身边躺下。

    说陪睡,还真的只是单纯的陪睡而已。

    他们两个连胳膊都没碰到一起。

    可宁汐还是觉得有些紧张,望着天花板,脑子里一片乱糟糟的,再转头一看,男人已经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原本微蹙的眉头也渐渐地舒展开来。

    让她忍不住感慨,果然长得好看的人睡觉叫睡美人,长得丑的,那就像死猪……

    当然隔壁的席慕白就很棒的打破了这条定律,长得不错,睡姿却辣眼睛到感人。

    这么想着,她就觉得自己运气还算不错,能找到荣西臣这个睡觉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的男人!

    本来看着他睡觉,自己又有了一点困意,但很快的肚子传来的饥饿感让她不得不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出了房间。

    然而刚把人关上,一转身,她就撞上了一堵肉墙,抬头一看,是一张陌生的男性面孔,刚毅冷峻,脸上还有一条纵横眉头的伤疤,唇抿一线,黑眸沉冷锐利,让她想到了在天空中翱翔的一种生物——鹰。

    被盯上的时候,就有一种自己已经成为对方口中猎物的强烈危机感。

    “你是……宁小姐?”

    就在她神经紧绷住不知道是进还是退的时候,这个高大冷峻的男人先开了口,疑惑地问着。

    宁汐听到这个语气,再结合刚才在楼下听吴妈口中提起的陌生人名,猜测这位大概就是她们说的‘阿谢’,于是便点了点头,“我是宁汐,荣西臣他刚睡下,你有要紧的事情要找他吗?”

    站在那里,也不算靠的很近,但她依旧能闻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淡淡血腥味,让她不适地蹙起了眉头。

    容谢仔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个身高还不到他肩膀的小丫头,听这语气和神色,也不像外界传闻的那样。

    起初,他也是有些诧异为什么七爷会选择宁汐这个无论身份背景哪方面都不如沈明珠的人做为未来的妻子人选。

    但看到那双清澈明亮的眸子时,他是有些明白了。

    或许这个小丫头,就是七爷找了那么多年的‘解药’。

    “既然睡了,那就不要打扰了。”

    容谢冷冰冰地说完,扫了一眼关上的房门后,就转身走开了。

    宁汐看着他下楼的背影,眉头紧蹙,总觉得这个人的背影她好像见过一样,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她就忍不住肚子饥饿,连忙下楼去厨房找吃的了。

    正吃着饭,就见容榕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急匆匆地追上了正往大门口处走的容谢,拦住了他,“谢大哥,你身上的伤还没好,不是说了不要出去吗?你怎么还敢下床乱动?”

    高大的男人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说:“有些善后的事情需要去处理一下,你在这边照顾好七爷就行。”

    “不行!七爷昨晚就命令过你了,身体没养好之前,其余的事情都交给容枫处理,他昨晚就接手了,你还操什么心?要是七爷醒了没看见你,可就要对我发火了!”

    容榕为了阻止容谢出门,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也正是因为荣西臣知道容谢是个什么性子,才会提前嘱咐容榕在这里拦人,忠心护主是没有错,但也不能把自己的命也不要了!

    容谢看着挡在他面前的容榕,有些头疼的扶额。

    最后大概也是不想跟她继续吵下去了,就乖乖转身上楼回了客房。

    而宁汐这个吃瓜群众,坐在餐厅一边吃着饭,一边看着两人上了楼,脑子里琢磨着刚才容榕说过的话。

    推测这位容榕口中的‘谢大哥’就是荣西臣的亲信。

    都受了伤都还要出去处理善后,看来对荣西臣还是有够忠心耿耿的。

    不过对于荣西臣身边的人事,她最多也就是点到为止的‘知道’而已,过于深入的关系她就不想去探究了。

    吃饱喝足之后,就准备离开别墅。

    知道她要离开,容榕也是急忙下来问:“宁汐小姐不等七爷醒来之后再走吗?”

    “他不是受伤了吗?受伤就好好休息吧,我回去的事情,你回头跟他说一下不就好了?”

    难不成还真的要她在这里陪着养病了?

    容榕为难地看着宁汐,“七爷受了伤,要是醒来没看见你的话,恐怕会大发雷霆。”

    “……”

    她还真的没见过荣西臣大发雷霆是个什么样子。

    又不是还没断奶的娃娃,现在就离不开她了?

    宁汐疑惑地看着容榕,想让她留下来,怎么就不编一个好一点的理由呢?

    容榕见她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也觉得有些无奈,只能换种说法道:“宁汐小姐,七爷受伤的事情,除了这间屋子里的人,没有其他人知道了。”

    “所以呢?你怕我走出别墅后,就告诉别人荣西臣受伤了?”

    宁汐的声音都冷了下来,没想到容榕是这样子看她的!

    “我也不是这个意思,您现在待在七爷身边的话,对您和七爷都会比较好。七爷养病不能让外界知道,别人问起,我们可以说是您生病了,七爷忙着照顾您,这样的话,比较容易让人信服。特别是荣家那边……宁汐小姐,您应该是领教过荣老太太的厉害的。”

    荣家的老妖婆居然这么厉害?

    只手遮天,连荣西臣受伤没受伤的事情都能够查到?

    还得用她来当借口才能够瞒过他们?

    荣西臣在荣家,到底是处于什么样的地位,可以不被束缚,但却又被时刻监控着,嘴上说把养子当亲儿子养,结果却防贼一样防着。

    这荣家老太太和荣老爷子,可以说是一个比一个有意思了。

    宁汐想了想,问她:“需要多长时间?这件事情最好也跟我爸妈说一下,否则他们听到外面的一些声音,以为我真的生病,担心我就不好了。”

    因为现在和荣西臣算是绑在同一条船上的蚂蚱。

    既然对方需要她的帮助,那她自然也不可能自私当做不知道。

    利益双方,一味想要索取不想付出的话,合作是进行不下去的。

    容榕见她犹豫,连忙说道:“不需要太长时间的,就跟平常一样在别墅里住几天就行了,只是麻烦一点的是,需要您贴身照顾七爷。”

    让她照顾荣西臣?

    别墅里明明还有其他人啊!

    宁汐不解地看着她。

    容榕拧了拧眉,压低了声音说:“宁汐小姐,您可能不知道,七爷很少受伤的,一旦受伤,就很不愿意让人近身,哪怕是席少也一样……早上您也帮七爷处理过伤口了吧?那伤口还是席少匆匆忙忙处理的,就因为七爷受伤后的脾气……有点怪异,除了您,我还没见过有谁在七爷受伤的时候还能安稳地躺在他的身边。”

    “……”

    这意思就是,她在安抚一个定时炸弹吗?

    荣西臣早上的表现确实有点反应过激,但她看着都还好了,可容榕有必要拿这个骗她吗?

    算了,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以后她还得依靠荣西臣这座大山,也不能让人家在这个时候倒下,于是便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不过我要先跟我爸妈打电话说一下这件事情。”

    “好。”

    容榕见她答应,也不打扰她打电话了,很快就转身离开了。

    宁汐摸出手机给宁妈妈打了电话。

    “汐汐宝贝,那么早就给妈咪打电话了,昨晚睡得好吗?”

    听着电话里头宁妈妈带着笑意的言语,宁汐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有些敷衍地回应:“还行吧。”

    “还行?那就是勉强了……昨晚西臣不会是对你做了什么吧?”

    宁汐扶额,脸热,回道:“没有,您不要多想。我给您打电话时想告诉您,这几天我住在这边,不回去了。”

    “啊……住在那边啊?妈咪知道了,汐汐,其实爸爸妈咪都很放得开的,年轻人嘛……反正你们迟早要结婚的,只要不过火就行,妈咪都接受得了的,不过别怪妈咪啰嗦,还是要提醒你一句,记得做好避孕措施哦!”

    “妈……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宁汐不知道宁妈妈是怎么想的,就扯到了不和谐的事情上面。

    虽然她确实有过这种想法,但这不是及时制止了吗?

    荣西臣受伤的事情又不好说出去,她就只能默默地听着宁妈妈慈母般的笑声安抚道:“没事的,妈咪都是过来人,宝贝不用害羞,你也是成年人了嘛。”

    “……”

    好吧,看来是没办法沟通了。

    宁汐被她说的臊红了脸,没一会儿就急匆匆说再见挂了电话,之后都不想再看手机一眼了。

    最近荣家荣老爷子刚认回去的亲孙子荣一航闹出来的事情,弄得沸沸扬扬。

    又是视频,又是道歉的,公关累死累活,才让这件事情渐渐平息下去,但网络上对于荣一航所作所为的黑,却只增不减。

    可谁想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匿名人士爆出荣一航的女友宁茜在荣老爷子的生日晚会上吸食了过量违禁药品,消息一出,顿时在网络上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

    网友们脑洞大开,各种阴谋言论浮出水面。

    荣一航被媒体追堵的甚至连公司的门都出不了——

    “荣先生,听说你女朋友在荣老先生的生日晚宴上吸毒,真的有这件事情吗?”

    “荣先生,视频上你和你女友灌宁汐喝的酒里是不是也有毒品?你们这是在诱导一个刚成年的女孩吸毒吗?”

    “荣先生,你女朋友现在在哪里?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出来向宁汐道歉,她人呢?是不是自食恶果之后觉得没脸见人了?”

    荣一航被这些记者逼问地脸色难看至极,在保镖的拥护下才艰难的往外走,但刚走到车旁边,就被人砸臭鸡蛋大骂:“你这个人渣,祸害完自己的前妻还要祸害别的小姑娘!你这种畜生,根本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骂人砸人的是好几个拿着鸡蛋的大妈,她们凶狠彪悍的模样,连保镖都拦不住。

    荣一航坐在车里,气得用力拉上车门,然而身上传来臭鸡蛋的恶心味道还是让他忍不住想吐。

    他想也不想地就给他爸荣家三爷打去了电话,“不是说了道歉就行了吗?这算是怎么回事?你还是不是我亲爸,联合外人来坑我?”

    荣老三听到这话,也是气得恨不得通过电话狠狠抽荣一航几个巴掌,冷声说:“最近你最好给我消停点,哪里也不要去,回家里待着!你女朋友吸毒这件事情父亲已经知道了,他很生气,要怎么解释你自己看着办!”

    荣一航面色扭曲,看着外头渐行渐远的宁氏制药公司所在的大楼,咬牙切齿道:“爷爷既然说彻查,那就应该知道那杯酒是有问题的,是有人要陷害我们!让我们在爷爷的生日晚会上丢脸!”

    “呵……彻查?你还好意思彻查?荣一航,你和你女朋友心里都在想些什么,想做什么,你以为就你们自己清楚?荣家庄园,为了避免意外发生,有部分地方都藏着隐形摄像头,只要一查,就能水落石出了。自己做的好事,你还想让谁背锅?”

    荣一航听到这话,脸色顿时一片惨白扭曲,颤抖着双手:“怎么可能?那爷爷都知道了?我……我该怎么办啊爸!我好不容易才进了荣家的族谱,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爸爸,难道就要因为一次失误全都没有了?”

    荣老三脸色阴沉地听着他的话,果然,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账东西,他还真是恨不得没有这个儿子。

    可是,母亲那边是绝对不同意的。

    毕竟她那重男轻女的思想那么顽固,几十年了也从来不改变,就怕他老了之后,没有一个儿子可以送终。

    只是荣一航这一次搅出来的浑水实在让人头疼。

    荣老三语气冰冷地说:“你回去收拾一下,晚上跟我一起去见父亲,要怎么解释才能让父亲原谅你,把这件事情翻篇,你自己好好想,想不出来就问你妈,她主意那么多,总不会救不了你!”

    说完这些,他就气呼呼地挂掉了电话,眯着眸子看着对面那栋显眼无比的浩瀚大厦,眸底划过一抹厌弃:“果然是养不熟的,现在这种时候,他恐怕还觉得水被搅得不够浑浊吧!”

    “三叔,是在说七叔吗?”

    冷不丁的一道声音从身后响起,吓了荣老三一大跳,转过头一看,荣怀笑眯眯地站在门口,一副如沐春风的模样。

    “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荣老三看着自家这个大侄子,心里也是说不出的复杂,母亲对他偏爱可以说是有缘由,但是作为亲生儿子,总是会有点芥蒂。

    荣怀淡淡一笑:“看三叔最近被烦恼的样子,我都有些于心不忍,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可以给三叔出个主意。”

    “出主意?你看外面都乱成什么样子了?荣一航怎么说都是我们荣家的子嗣,闹出不好的名声,毁的是我们荣家的声誉,本想视频的事情压一压就会过去,谁料还闹出了宁茜吸毒的事情!你主意大,来,给三叔想想,这件事情要怎么压下去,要怎么做才能挽回咱们荣家的名誉?”

    说这话的时候,荣老三心里还是不痛快的,有几分嘲讽的意味。

    但荣怀听着却面不改色,笑着道:“媒体不过是见风使舵、捕风捉影而已。三叔让他们觉得我们荣家还是上下一条心的不就行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荣家上下一条心?

    荣老三有些糊涂了,意思是让他找人公关洗白?可现在这个状态,只会是越洗越黑!

    “三叔,爷爷一直都很喜欢七叔,这件事情你知道吧?”

    荣怀不紧不慢地喝着自己泡好的咖啡,慢悠悠地说道。

    荣老三不懂这个大侄子今天来这里,到底是什么个目的,但听到这句话,眉头就拧紧了起来,“还不就是为了一个承诺!这件事情别说是我,整个荣家谁不知道?父亲最重诺言,所以这些年对老七也宽容爱护的很。”<ig src=&039;/ia/30678/111394webp&039; width=&039;900&039;>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