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64章 邀请①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荣老三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大侄子,一回来就想用这样的方式搅得荣家天翻地覆。

    现在又在他面前说这种话,不就是摆明了要拉他一起上船吗?

    荣老爷子偏爱养子这件事情确实让作为亲生儿子的他有点意难平。

    可亲生母亲独宠这个大侄子,还不是让他觉得自己就像个外人一样?

    不过,大侄子终究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可荣西臣就不一样了。

    十年崛起一个浩瀚,足以见他这个人的不简单,手腕也号称果决凌厉,甚至在拉拢人脉这方面,恐怕连老爷子都要自愧不如。

    否则,他很难想象,一个高科技公司是怎么发展成现在的跨国际浩瀚集团的。

    只是他也觉得纳闷,有这样能力的荣西臣,会接受老爷子给的遗产么?

    可不管到底接不接受,让老爷子厌恶荣西臣,对他们这些嫡系来说,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左思右想,荣老三最后还是决定搭上荣怀这条船。

    他深思熟虑后,目光沉沉地看着荣怀,说:“你这么做,就是想要我的一个支持,我同意了,以后不管荣家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选择站在你这一边,只是阿怀,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啊!”

    荣怀温和地笑了笑,“那是自然,三叔是我的亲叔叔,我需要你的信任。”

    荣老三听着这话,似乎是那么回事,但是他也不敢打包票,毕竟这个大侄子荣怀的性子,也比那荣西臣好不到哪里去,一样让人难以琢磨。

    棕丽园,别墅。

    荣西臣睡觉养伤,宁汐百无聊赖地在房间沙发里戴耳机刷微博,发现荣一航和宁茜的视频发酵上升到吸毒事件,惊得她脸色都白了……

    她现在才知道,这两个人恶毒的竟然在灌她的酒里下了会让人成瘾的致幻剂!

    结果宁茜自食恶果,才有了大闹生日宴会的这一出!

    这两人,不管前世还是今生的仇,加起来让他们下十八层地狱都算便宜了!

    她想,是不是荣一航急于拿到她的公司和遗产,所以才会选择用那样的方式来杀人灭口,最后一尸两命,连法医都不一定验得出来是他杀!

    而荣一航也没有想到,就算自己给足了他信任,可是她爸妈并没有,所以在遗产里还留了这么一手。

    所以当看到这个人渣被砸臭鸡蛋的那一幕时,她痛快地差点没笑出声!

    恶人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她就等着看,心机深沉的宋媛这一次还会用什么办法救她的人渣儿子。

    说不知道酒里有药?全都是宁茜一个人的主意?

    狗咬狗的戏码也很好看不是吗?

    刷了一会儿w博,发现有很多人骂荣一航和宁茜的,她的心情果然好了不少,这会儿才想起来,忍不住随手登陆了一下自己的一个常用邮箱。

    这是她专门用来和某人联系的,当打开看见已经不知道翻了几页的邮箱时,她的眼睛不由得酸了起来。

    顾墨寒出国后,几乎每天都会给她发一封邮件,同样的,收到邮件的她每天也会回复几句话,两人的联系才算没有断过……

    直到他知道自己和荣一航结了婚,怀了孕。

    他发邮件质问过她,她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居然信任荣一航超过了顾墨寒这个青梅竹马的好朋友。

    或许真像温月说的那样,年纪越大越糊涂,整天泡在实验室里没怎么接触异性,担心自己真的高龄嫁不出去,才会选择了恰逢其时追她的荣一航。

    跟顾墨寒大吵了一家之后,她几乎没在上这个邮箱,本以为他已经对自己失望透顶,不会再有新的邮件,可谁想……

    怂的也不过只是她自己而已。

    顾墨寒在他们吵架之后,还发了许多道歉的邮件,最后一封的截止日是半个月前。

    她不知道他得知自己的死讯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会不会嘲笑她眼瞎又不听劝,才会被荣一航害成这个下场?

    不管如何,她现在只希望他不要太难过……

    宁汐想着,本来才有点好心情,现在又觉得糟糕了起来,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果断把邮箱给下了,然后删了浏览记录……

    “你在哭?”

    手指还在滑动,冷不丁地从身后就传来荣西臣低冷的声音,吓得她愣愣地转过了头。

    荣西臣穿着白色的衬衫,脸色已经稍微恢复一点血色了,眸底黑沉冷锐,扫了一眼她的手机屏幕,就看到了正在删除的浏览记录。

    “哦,这是喜极而泣,荣一航和宁茜那人渣,终于有人看清了他们的真面目。”

    虽然有点慌乱,但她很快就顺手删掉记录,打开了正在浏览的w博页面,面不改色,语气平静地说着。

    荣西臣将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但却没有揭穿她,伸手用指腹擦了一下她的眼角。

    宁汐眯起了眸子,昂着头看着他冷峻的脸色,薄唇冷冷地说道:“这眼泪,没必要为不值得的人掉。”

    “嗯。”

    对上他那双深沉的眸子,她心跳都差点漏拍,连忙撇开了脸,在沙发上盘腿坐下,给他让了位置,问:“你不是不舒服吗?为什么不好好养病继续睡觉?还是饿醒了?我下楼去问问吴妈有什么吃的,给你拿上来。”

    说着,她就站起身,脚步贼快地要往外走。

    荣西臣一伸手,就拉住了她的手腕。

    再一次的肌肤相触让宁汐感觉有些别扭,转头不自在地问:“怎么了?不饿?”

    “嗯。你把衣服换一下,我送你回去。”

    听到荣西臣低沉的话语,宁汐还以为听错了。

    明明几个小时前容榕还让她留下来照顾他的呢!

    难道这只是容榕的主意?

    荣西臣并不知情的话……

    她现在到底是要走还是要留?

    这下就有点尴尬了,她已经提前打电话回去给宁爸爸宁妈妈知道了这几天不回去的事……

    “怎么了?”

    荣西臣见她眉头紧锁,似乎在纠结什么决定的样子,便询问道。

    宁汐抬眸,神色复杂地看着他受伤的胸口,小心翼翼地问:“那个……你需要帮忙吗?如果需要的话,我还是可以留下来住几天的,反正也不碍事。”

    听到这话,荣西臣眸色渐深,淡淡勾唇,“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你是我的未婚夫,现在又受了伤,我知道,我关心你有什么问题吗?如果你不需要照顾的话可以说,我也不会在这里碍手碍脚的。”

    宁汐脸色微红,被动留下变成了主动关心,臊得她现在都热得慌!

    难得他的小未婚妻这么主动关心他,荣西臣自然不会拒绝这份好意,淡淡一笑,道:“那便在这里住几天再送你回去。”

    “嗯。”

    宁汐闷闷地应着,然后用力将自己的手抽回,转身往外边走边说:“我肚子好像有点饿了,先下去吃点东西,再上来陪你!”

    说完,人就溜得比兔子还快,一下子就没了影子。

    荣西臣半眯着眸子,低吟轻笑:“陪我?”

    在下楼梯的时候,宁汐就有些后悔了,自己嘴怎么那么快,说出了陪他两个字?

    明明决定了要跟他保持点距离,可现在,却有种越走越近的感觉。

    她有点害怕了,可是这个时候,却也别无选择。

    她的身份就是他的未婚妻,除非这个男人主动解除关系,否则她也只能跟他继续下去,之后再结婚、生子,一切按部就班……

    仔细一想,这好像就是‘宁汐’本该有的人生。

    而因为她的出现,因为她的抗拒,打乱了‘宁汐’的未来。

    这是不是也是自私的一种表现。

    夺走了人家的身体,夺走了原本属于‘宁汐’的一切,最后还要破坏她本该拥有的良好姻缘……

    怎么越想,她就越可恶呢!

    荣一航和宁茜纵然十恶不赦,手里头有她和刚出世的孩子两条人命!

    可她自己呢?

    这不也是变相的对‘宁汐’的折磨吗?

    要不顺其自然,在不被拆穿自己的身份的情况下,和他相处试试看?

    万一哪天自己大仇得报功成身退‘宁汐’回来后,也算对得起她了不是吗?

    不知道算不算是自我救赎的一种方式,反正这么想,似乎也就轻松了一些,至少心理压力能稍微减轻那么一丢丢。

    “宁汐小姐在找什么?”

    不知不觉就溜达到厨房这边,吴妈见她呆头呆脑的,就疑惑地问了一句。

    宁汐也有点不好意思,说:“肚子有点饿,想看看有什么吃的……”

    吴妈听这话,脸上堆满了笑意,“如果宁汐小姐不介意的话,我给你煮点面吧。”

    “不介意……我自己来也可以的,吴妈你也不用老是叫我宁汐小姐,叫我宁汐或者小汐都行。”

    说着,她就主动去拿放在一旁大概可以用来煮面的锅。

    吴妈当然不可能让她动手,连忙上前去接过了锅,单手推她出去,说:“您还是在外面等一下吧,我煮个面很快就好了。”

    被推出厨房的宁汐也是很无奈。

    但她很快也反应过来了,‘宁汐’是不会做家务,她这样做不就是在暴露自己吗?

    果然身体年龄变小了,智商大脑也跟着降级了?

    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吴妈,宁汐皱着眉陷入了深思,十几分钟后,一碗热腾腾的面就放在了她的面前。

    “七爷也喜欢吃这个面,以前忙的晚些回来的时候,我就煮这个面给他吃,一吃就是十几年。”

    吴妈和蔼地笑着,就像是一个温和的长辈,宁汐看着就觉得亲切,而且这个面也煮的恰到好处,让人吃完一碗忍不住想吃第二碗。

    宁汐好奇地问吴妈:“您一直都跟着他吗?”

    十几年都给荣西臣做面吃,不就意味着从小看着他长大。

    不会就成了变相的婆婆吧?

    想到这里,宁汐就不由得联想到宋媛。

    宋媛一开始是怎么样的?

    也很友善,第一次见面就表现出了对她的喜爱和善意。

    经常让她下班后去他们家吃晚饭,还是宋媛亲手做的!

    三年来,甚至到她怀孕初期,她的这个好婆婆,对她的态度还是算得上善待,不会限制她的自由,也不要求她事无巨细地上报,更是从来都没管过她和荣一航的房事问题。

    再仔细一想……

    自己前世性冷淡,跟荣一航发生关系也只有在那醉酒的一次,之后倒霉的中了奖,本来还在考察期,就不得已地提前领了证。

    然而,像宋媛这样心狠手辣的女人,连自己的亲孙女都下得了手……

    等等。

    宁汐猛地停住吃面的动作,脑子就算再不清醒,也依旧记得闭上眼睛之前听到宋媛说的那句‘反正也不是我们荣家的种,扔水里淹死算了。’!

    醒来那么久,她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一句话给遗留了?

    宋媛母子算计她的家产,虎毒不食子,不可能真的连自己的亲生女儿或者亲生孙女都要杀害。

    荣一航这人呢,有没有问题?

    从前懒得去多想的宁汐现在越想越不对劲。

    她和荣一航是三年前认识的,他追了她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之后父母催婚,她觉得荣一航人品还算可以,有诚心,就开始交往。

    带去见过父母是正式交往的第十个月,之后父母意外车祸抢救无效死亡。

    当时她在实验室里得到消息以为愚人节玩笑呢,可接到医院电话的时候,整个人几乎崩溃了。

    整整三个月,那是她这辈子最黑暗的时光,甚至连荣一航的温柔都没办法把她从黑暗中带出来。

    之后她是怎么走出那段阴影的?

    顾墨寒回来了,带着她各种疯,各种跑,想让她开心,想让她忘记父母去世的悲痛,他们一起去了很多地方,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都是跟他呆在一起的。

    那段回忆十分珍贵,海天盛筵的房子,也是在那个时候和顾墨寒打赌赢来的。

    最后一次见顾墨寒是在那一晚上的零点酒吧,荣一航出现,和他发生了肢体冲突,之后顾墨寒父亲的人赶来把他给带走了,两个醉醺醺的人,一个被抓到车上,另一个就是她被荣一航死死地抓住,在大街上对着对方大喊下次再见!

    那可真是个糟糕又荒唐的记忆。

    之后醉酒,醒来就在荣一航的床上了,他的脸色不大好看,但因为她想着顾墨寒的事情,就没去跟他说什么。

    再然后,不到两个月,她就发现自己怀孕了,而唯一发生过关系的男性就是荣一航,再加上两人本来就是交往的关系,她发现怀孕后就直接和宋媛说了,宋媛很惊讶,但很快就说让他们立刻去领证。

    婚礼因为父母刚去世不久的原因,一切从简。

    十月怀胎,明明一切都好好的但在临产的那几天,她发现荣一航不对劲,他的书房里放着关于她的公司的股份转让协议书,之后她质问荣一航怎么回事,荣一航说她现在大着肚子不方便管理公司,公司的老员工又只听她的话,他的职位又不高,处理很多事情都很麻烦,反正两人已经是夫妻了,不如把一半的股份先转让给他,好服众管理公司。

    宁曦又不是傻的,公司股份有多重要她比谁都清楚,而且遗嘱也注明了转移股份的种种麻烦,所以她拒绝了荣一航的提议。

    荣一航当时的表情是如何的?

    想要生气,但并没有对着她发作出来,很快就找借口去公司离开了家。

    再然后她阵痛早产,打电话给荣一航他没来,就叫了婆婆宋媛,本以为宋媛会送她去医院,没想到却是将她打入无边地狱……

    所有的一切阴谋计划,压根就没有给她发现和转圜的余地。

    等察觉不对劲,自己已经是对方砧板上任意屠宰的鱼肉了!

    从认识到生产,整整三年的时间,这对母子苦心谋划,为的就是能够顺理成章地夺走属于她的一切!

    然后,诬赖她的孩子是野种?

    宋媛居然以为她的孩子是顾墨寒的?

    真是可笑至极……

    越想越可气,连眼前的这碗面都没什么胃口吃了。

    只要一想到荣一航那人渣畜生自己的孩子都不认,她就气到饱!

    总有一天,她会让宋媛后悔,让宋媛知道自己亲手杀死了唯一的孙女!

    “宁汐小姐……这个面,你觉得不好吃吗?”

    吴妈看着她吃着吃着突然变了脸色恼怒起来,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做的太难吃了,让她吃得不舒服呢!

    宁汐听到她的话,才渐渐地收敛了自己的情绪,抬头看着吴妈笑道:“不是,我就是想到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吴妈你的面做的很好吃,我很喜欢,我吃完可以再吃一碗吗?”

    吴妈见她也不是假装的模样,这才松了一口气,说:“可以的,锅里还有些,您吃着,我出去外头走走。”

    “好。”

    见着吴妈离开,她三两下就把面给解决了,然后进厨房吃了第二碗。

    心里暗搓搓地把宋媛母子拉出来鞭尸了一百鞭,也没办法消她半点火气。

    正吃着第二碗呢,外头的门铃声就响了起来,她吞了口面,把头往外伸出去看了看,恰好要出去的吴妈开的门,来人也是她熟悉的——荣五爷家的小公主荣馨。

    “吴妈,七叔在吗?小七婶在吗?”

    少女穿着漂亮的裙子,不带妆就足以看出她精致的五官灵动又活力,刚问出口,就看到了正在厨房吃东西的宁汐,眼睛一亮,兴奋地朝她跑了过去,高兴的叫着:“小七婶!”

    宁汐被她清亮的嗓门喊得一愣,还没反应过,人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抓住了她的手,激动地说:“小七婶,我都跟我爸爸妈妈说过了,那天不是你推我下水的,是裴海珠!是你及时赶过来救了我,我才捡回一条命的!”

    宁汐被她晃得有点眼晕,连忙比划了个暂停的手势,“能别那么激动吗?让我先吃完碗里的面行吗?”

    “馨馨!你让小七婶吃碗面再说。”

    站在门口的贵妇人笑语盈盈的和吴妈打了招呼后走进来,嗔怪地看了荣馨一眼,朝宁汐走来,温和地笑着:“宁小姐,希望你吃完后能和我们好好地说一会儿话。”

    宁汐点了点头,反正又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她是救了荣馨,又不是推人下水,谈话也不会吃了她。

    这么想着,她吃面的速度也不紧不慢了起来。

    荣馨这小丫头却一刻都不安分,看着她吃,直到那碗面吃完。

    被这样子盯着,宁汐都不好打嗝了,只能憋着,然后擦了擦嘴巴,把碗收拾放到厨房。

    吴妈见有客人来,自然也就不出去散步了,结果她的碗之后就去准备招待客人了。

    “七爷也在家呀,真是不好意思,都没提醒一下就过来了。”

    宁汐走到客厅的时候,荣西臣恰好也着一身休闲装从楼梯上走下来,听到贵妇人的话,便淡声道:“五嫂过来不需要提醒,想什么时候来便什么时候来。”

    贵妇人笑了笑,“是七爷还肯把我当做亲戚,才能这般随意。荣馨,还不赶紧喊人?”<ig src=&039;/ia/30678/11293905webp&039; width=&039;900&039;>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