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65章 邀请②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谢谢,我会去的。”

    宁汐微笑着表达了谢意。

    虽然还不知道是哪种性质的聚会,但看这张卡的架势就知道不普通,她们是好意,可对于她来说,指不定又是一个坑呢?

    “周年庆晚会在三天后,刚好是周六晚上八点,正式的邀请函很快就会送到七爷府上的。”

    贵妇人怕荣西臣觉得怠慢,连忙补充了一句。

    这样的态度,可以说是十分谦和有诚意了。

    宁汐不太懂晚会的性质,但荣西臣知道,便回道:“五嫂客气了,亲自上门邀请,已经是我们的荣幸。”

    “都是自家人,哪有什么客气荣幸。”

    贵妇人笑笑,转头目光温和地问宁汐:“宁小姐下午有空吗?我和馨馨要出去吃个下午茶,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一起?”

    对于对方表达出来的极大善意,宁汐的回应自然是同等的态度,不过她还是转头询问了荣西臣一眼。

    后者明白地点了点头,伸手撩开沾到她唇瓣的发丝,淡声道:“既然是五嫂邀请,你就当陪陪五嫂。”

    “嗯。”

    贵妇人看着两人亲昵的举动,宁汐像个小白兔一样听荣西臣的话,心底都忍不住要感慨了,怪不得当初说给他介绍合适的对象不要,原来喜欢乖巧类型的……

    末了,她又转头看了看自己天真无邪的女儿,其实要是馨馨能大上四五岁的话,她也是不介意荣西臣这个女婿的,可惜了。

    “那我先去换衣服了。”

    宁汐说着,就起身上楼换衣服去了。

    荣馨见状,就调皮的要跟上去。

    贵妇人制止不住她,就只能和荣西臣表达歉意了。

    “馨馨真是被我惯坏了,越来越没规矩。”

    荣西臣淡淡地抿了一口茶,沉声道:“五嫂把馨馨教的很好,明辨是非知善恶,就是太过单纯些。”

    贵妇人听到这话,也是一脸忧愁,“是呀,太过于娇惯了。说了很多遍也不听,就只能把人看的牢牢的,不过在外头也还算乖巧……只是经过上次落水,我就更加后怕了,依着她外婆的建议,带着人去拜了拜,求了平安福,那算命的长老说,馨馨十八岁前有三个大劫,要是平安度过了,那肯定能富贵平安一辈子,要是度不过……”

    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现在算是过去两个了,第三个,可都是让我和她爸提心吊胆得要命。”

    “五嫂别多虑,馨馨懂事又聪慧,只要呆在你们夫妻身边,会平安无事的。”

    “希望如此吧。其实宁小姐也是命好的,我先前听沈女士,也就是宁太太的姐姐说过,宁太太之前也带宁小姐上福缘寺算过命,很准,说她十八岁后会有大劫,过去了,以后就能顺顺利利了。”

    她只希望,馨馨能够和宁汐一样遇见奇迹。

    荣西臣从来不相信这些命,对于贵妇人的话,也就听听过去了,最多安抚几句,但听到她说宁汐也算过命,就对这个福缘寺方丈有了几分兴趣。

    对于馨馨是被谁推下水,要怎么处置这些话题,贵妇人也是没有多说的。

    端看荣西臣的态度,没有因为这件事情和她夫妻恶交,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两人不咸不淡地喝着茶,又聊了几句题外话,楼上的宁汐差不多也换好衣服下来了。

    荣西臣是个很细心的男人,之前她住在这边的时候,就已经让容榕置办了一些衣服放在这边,很多种类型,基本上连吊牌都还没拆,所以宁汐才能找到替换的衣裙。

    她有选择困难症,荣馨倒是恰好帮上了忙,帮她选了一款简约风格的黑白一字肩连衣裙,再随便收拾化个淡妆,穿上鞋子,就搞定下楼了。

    送人出门的时候,荣西臣扫了一眼她裸露的圆润香肩,就让容榕上楼去挑了个小披肩拿下来给她披上,动作温柔亲昵,嗓音低沉地在她耳边说道:“早点回来,如果有其他事情,就给我打电话,我让人过去接你。”

    “嗯。”

    温热的呼吸落在宁汐的耳边,撩得她有点忍不住想要用手去摸,但总算是忍了下来,在他深邃的目光注视下,和荣馨一起上了车。

    车子很快就开走了。

    荣西臣站在门口,眉头微蹙,手握成拳抵在唇边轻咳了两声。

    一旁的容榕问:“七爷,要不要让人跟着?虽然说五夫人对宁小姐并没有什么恶意,但不代表她们路上不会遇到些……”

    “嗯,你找两个人跟着,一旦有事,就立即给我电话,容谢呢?”

    荣西臣调整状态,墨眸沉敛,转身走进了屋里。

    容榕跟在他后头,“谢大哥在客房里养伤,除了外伤之外,还受了不轻的内伤,肋骨都断了三根,还说要出去处理善后的事情。不过我拦住他了。”

    “嗯,我知道了。”

    荣西臣应着,已经稳步走上了楼,敲开了容谢所在的客房。

    里头的高大男人正坐在床上擦拭着放置在面前的枪械,见到荣西臣进来,便起身,沉声喊道:“七爷。”

    “身体怎么样?”

    “不碍事。不过有一件事情,我觉得有必要和您说一下。”

    容谢神色严肃,扫了一眼荣西臣身后的容榕,容榕见状,明了地退出了房间将门关上。

    房间里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容谢才从兜里拿出了一个掌心大小的圆形干扰器,把干扰器打开之后,才再次开口。

    “这次出去,我遇到了裴敛。”

    荣西臣听到这个名字,微微蹙眉,“裴家老三?”

    “是的,被裴老爷子放逐在外的裴家老三,他现在做军械倒卖,和o国那边的人有接触,我遇见他的时候,恰好他也正在谈事情。本以为两人会无交集错过,谁知道他叫住了我,暗示了我几句关于您爷爷当年‘霍克实验’的事情。”

    荣西臣的眸色越发黑沉,冷了声线:“说了什么?”

    “他说,这件事情,不仅仅荣老爷子是知情的,裴老爷子也知情,不过这件事情牵扯太大,所以知道的人都选择缄口不言。甚至到现在,zy的人都还在监视着他们。”

    他之所以要打开信号干扰设备,也是这个因素。

    指不定zy的天眼就在他们的身边,一举一动,都被监控着。

    荣西臣拧起了眉宇,黑沉的眸底划过一抹冰冷寒光,声线低沉道:“这么说,我还需要去拜访一下裴老爷子?”

    “裴老爷子不一定会开这个口。七爷,除此之外,我还发现荣怀在国这些年,也和zy代号为猎克的人有接触,并且见了不止一次面。”

    这些年,荣家上至荣老爷子,下至荣怀,都想用当年的‘霍克实验’秘密真相来将他困住。

    被他称为父亲的荣老爷子,说的话半真半假,不可全信。

    荣怀又是个疯子,做事从来不按章出牌,也没少在背地里给他使绊子,比如这一次的伏击。

    荣西臣自然不可能一忍再忍,毕竟每个人都有不该触及的底线。

    现在得知裴老爷子也知道当年的事情,对他调查真相来说,就多了一条线索。

    或许,他也是应该走出荣老爷子给他规划好的这个圆圈了。

    “既然你已经知道荣怀和zy那边的人有接触,那么这次的伏击,也可以意为zy给的警告了。”

    不然,荣怀没有这么大的胆子让人伏击他还动了枪械武器。

    “除此之外,裴敛还给了我一份资料,说是参与‘霍克实验’的人员名单,里面有包括您父亲在内的二十三位科学研究人员,以您父亲为首职位最高,实验清扫后,其中二十位,包括您父亲,全都被逮捕囚禁,并处以死刑,其余三位,听说是没有参与深入实验计划的,逃过了一劫,之后被秘密遣送出国,行踪成谜。”

    说着,容谢已经将资料从器械箱子夹层里取了出来,递给了荣西臣。

    “宁白彦?”

    看到第一张人员资料照片的时候,荣西臣便觉得有几分眼熟,疑惑地看向容谢。

    容谢用平板搜索出了人物信息,道:“化名宁岩,在b市有一家制药公司,一年多前和妻子意外车祸身亡,留下一个独生女,之后三个月前,他的独生女也难产死亡。这件事情还和荣家三爷在外的私生子有所牵连,宁白彦的女儿就是嫁给这个私生子的。”

    “宁曦?”

    “是的。”

    听到荣西臣准确地念出了宁白彦女儿的名字,容谢还有几分诧异,不过很快他就恢复如初,扫了一眼七爷那黑沉如冰雾笼罩的脸色,继续说道:“至于宁白彦为什么没有像资料说的,被zy的人遣送出国,还留在b市隐姓埋名了那么久都没被发现处理。大概只有一个猜想,他的存在对zy有利,所以才放在眼皮子底下监控,对外就说全部处置遣送出国。”

    “其他两个人都找不到?”

    “暂时找不到。”

    “嗯。荣怀不会无的放矢,这几天你先好好养病。”

    荣西臣眸色沉冷地看着手里的资料,拍了拍容谢的肩膀之后,就转身准备离开。

    容谢却再次开口,“七爷,您是真的打算和宁家的小丫头结婚吗?”

    荣西臣停下了脚步,声线喑哑冰冷:“我自有分寸。”

    话音落下,他便提步走出了房间。

    容谢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眉头紧蹙,眸底一片复杂神色。

    七爷的心思,他也是越来越猜不透了。

    西点餐厅,暖光灯旖旎又透着几分简约的浪漫。

    荣馨盯着宁汐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她用小勺子挖了一小块提拉米苏放进嘴里,几乎两眼放光兴奋地看着她:“小七婶怎么样?我没说错吧?希瑞家的提拉米苏绝对是b市最好吃的了!这醇郁的口感,糅合了起司、咖啡还有酒香的味道,总是让我爱不释口!”

    宁汐也不是没吃过提拉米苏,但是这家西点餐厅做的确实别有一番风味,不甜不腻,入口软绵的口感和淡淡的奶香,给人以一种幸福又美好的感觉。

    “挺好的。”

    这是她的品后感。

    听到宁汐的话,荣馨开心地转头对坐在贵妇人身旁的店主希瑞说:“希瑞阿姨,你看,我又帮你收获了小粉丝一枚咯!”

    希瑞开怀大笑着,爽朗地捧着她的脸颊亲了两口,用不太标准的中文说道:“感谢我的小可爱,为了表达我的谢意,今天我请你吃萨芭雍怎么样?”

    “好呀好呀!”

    荣馨高兴得不得了,可是贵妇人却说道:“她还小,别沾酒,不过可以上一份给小汐试试。”

    经过短暂的接触和交流,宁汐和荣馨的母亲也算是更亲密了几分,五夫人也从叫她宁小姐的称呼转变成了小汐,听起来就觉得亲切许多。

    反正是下午茶,吃什么不是吃,有好吃的肯定是要吃的。

    宁汐一点也不介意酒不酒的,更何况萨芭雍只是充满了酒味的一种甜品。

    “妈咪,你就让我吃一次嘛!就一小口,要是你不准,下次我就偷偷来吃!或者是让朋友帮我买带回去吃!不告诉你!”

    天真无邪的荣馨摆出任性姿态威胁亲妈,惹得陆弥月对自己的女儿真是半点法子都没有,只能妥协,对好友希瑞说:“那就给她一份樱桃的吧,小汐呢?想要什么口味的?”

    “咖啡。”

    “ok,我马上让人去准备。”

    希瑞说笑着,便起身朝柜台那边走去。

    不一会儿,两份萨芭雍就放到了两人的面前。

    反正自己年纪也和荣馨相差没多少,所以吃东西的时候也就没那么多顾忌了,在注意形象的时候也加快了速度,时不时扫一眼和希瑞谈话的五夫人,两人似乎在谈几天后宴会上甜点安排的事情。

    所以说,请她吃下午茶是顺便的,有事要安排才是最终目的。

    “小汐手上的手链,是你妈妈的最新设计吗?”

    正不急不慢吃着甜点的宁汐,听到话题扯到了她的身上,便笑着回道:“是的,是我妈妈刚设计出来的,送给我的礼物,它还有个名字,叫‘曦’。”

    “汐?”

    “晨曦的曦,代表美好的祝愿吧。”

    听完了她的解释,陆弥月明了地露出一丝笑意,“看来你妈妈还是很爱你。”

    宁汐回道:“我也很爱她。”

    “妈咪,你现在才发现吗?小七婶的小脚上还有一个差不多的呢,应该是一对吧,之前我就听到有铃铛的响声,现在才发现不仅小七婶手上有,脚上也有啊!”

    荣馨说这话的时候,也是一脸艳羡,看得宁汐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早就听说过宁夫人的设计天赋了,只是一直都没机会正式见面,小汐,如果可以的话,能帮我约你妈妈出来一起吃个饭吗?”

    贵妇人笑得温柔和善,宁汐自然知道她并没有恶意,便点头应了下来。

    然而,她也是在贵妇人和希瑞谈话的时候,才发现将要举办的晚会是陆氏奢侈品牌三十周年庆典!

    听到关键词后,她就找机会暗搓搓上网搜索了一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陆氏是以珠宝起家的,花了半个世纪的时间,终于打造出了属于自己的独立奢侈品品牌。,并且还是上了市,国际榜上有排名的那种。

    娱乐圈新闻偶尔刷一刷,上红毯的明星几乎身上都有一件或两件。家的奢饰品,可以说是一个人档次格调的体现了。

    原本以为只是个普通的聚会,结果发现是人家企业的周年庆典晚会,还是分分钟要见报直播电台的那种,宁汐就觉得自己口袋里的那张铂金卡有点烫手的慌。

    感觉自己的预感是没有错的,一不小心又半只脚踩进了坑里头。

    唯一的安慰就是,荣西臣到时候会陪她一起去参加晚会。

    只要他在,自己大概还是能稳住的吧?

    吃一顿下午茶,吃出了胆战心惊、杞人忧天,大概也是没谁了。

    好在吃完下午茶之后,陆弥月没再打算去见什么人,问宁汐想不想去逛逛时,荣馨却先兴奋地说好了。

    人家母女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好故作矫情,就又跟着两人去购物大厦转了一圈。

    走到。家旗下的时装店时,陆弥月还主动提出让宁汐去试衣服,宁汐不好意思地表示了婉拒,陆弥月倒也不勉强,反而自己的宝贝女儿在店里换衣服玩得不亦乐乎。

    吃吃喝喝逛逛,女人一天的时间差不多就是这样子消磨过去的。

    接近傍晚的时候,陆弥月还想请宁汐吃完晚饭再回去,宁汐刚想着要怎么拒绝的时候,荣西臣的电话就打来了。

    电话里头的声线低沉喑哑,叮嘱她早点回去。

    陆弥月看见后,自然也不勉强,就安排司机送宁汐回去。

    “不用了,他说已经叫人过来接我了。”

    话音刚落,容榕的车便停在了几人的面前,打开窗,和荣家五夫人打了招呼。

    上车前,荣馨还恋恋不舍地拉着宁汐的手说:“小七婶,那我有时间就再来找你一起玩儿!”

    宁汐看着她那小模样,忍不住笑意,点了点头,应道:“好。”

    末了,她又转头对陆弥月说:“谢谢五嫂,今天我玩的很开心。”

    “开心就好。要不是七爷催促,我还想让你在我这边住上几日,馨馨说很喜欢和你一起玩呢。”

    贵妇人柔声笑着,温柔的摸了摸自己宝贝女儿的脸蛋。

    宁汐回道:“下次有机会吧。五嫂、馨馨,再见咯!”

    “小七婶再见!”

    荣馨对着车里头的她挥了挥手。

    不一会儿,车子就缓缓地开了出去,宁汐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转身进门的陆弥月母子,像是瘫了一样,靠在后座上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容榕从后视镜看到,便笑问:“宁汐小姐今天玩得怎么样?”

    “还不错,该吃吃该喝喝该逛逛。只是玩也是很消耗人体力的活动。”

    最后还不得不感叹一句,荣馨这个小孩的体力实在是太好了,她都快累爆炸了,荣馨还能活泼乱跳地拉着她逛了又逛。

    这战斗力,比宁妈妈还要恐怖不知道多少。

    而且陆弥月的热情也是有点让人招架不住的,本来她是没打算买什么东西的,但陆弥月说这样就变成了她陪她们母子逛街,不大好。就亲自选了适合她的衣服和首饰,直接打包塞给她了,压根没法拒绝。

    这大概就是真土豪的世界吧……

    当她还是宁曦的时候,因为长期宅在实验室里头,对于购物这种活动压根就不感冒。

    偶尔一两次,不是被她妈妈拉着,就是被温月逼着去的。

    自从变成宁汐之后,她基本算是打开了属于土豪们的新世界大门!

    回头还得想办法给人家回礼!

    哦,还有关于陆弥月通过她要约宁妈妈吃饭这件事情。

    在她得知。家是怎么样的一种存在之后,瞬间就有种攀上高枝儿的诡异感。

    宁爸爸和宁妈妈虽然也是珠宝设计公司,在业内算小有名气,但和。家比起来却是小巫见大巫,还不在一个层次上。

    毕竟前者正在努力走向国际化,而后者已经国际榜上呆很多年了。<ig src=&039;/ia/30678/11427633webp&039; width=&039;900&039;>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