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66章 我帮你洗①【玉环加更三千】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还可以。”

    宁汐走到餐厅前,兀自拉开他右手边的一张椅子坐下。

    主位上也就她和荣西臣坐在这边吃饭,而吴妈容榕,则在厨房的小餐桌上吃,恰好此时,之前见过一面,让她感觉像是鹰一样有双锐利眼眸的高大男人从楼上走下来了。

    “七爷。宁小姐。”

    他声音沙哑像是卡了泥沙的那种感觉,让人听着有点冒鸡皮疙瘩。

    不过人家都客气地打了招呼,宁汐也微笑点头回应着。

    荣西臣看了他一眼,沉声道:“你也坐下来吃。”

    末了,又吩咐吴妈在主餐厅这边给男人加了碗筷。

    “谢七爷。”

    男人应声后,就开始沉默的吃饭。

    宁汐一边吃,一边好奇这个男人的身份地位。

    按道理,应该也是荣西臣的属下吧?

    然而却和吴妈容榕不一样,可以同桌吃饭,可想而知在荣西臣心目中的地位也是比较高的,相当于左臂右膀心腹类?

    因着她无心吃饭,瞟了好几眼容谢,荣西臣自然不可能没有注意到,在她拧着眉头神色疑惑的时候,他漠然道:“他是容谢,我的得力助手。”

    “……”

    本以为小心翼翼的观察,现在被人一眼看穿。

    宁汐有种说不出的尴尬,只能呵呵笑了两声,说:“早上见过一次了……容谢先生到你房门口找你,但是被我拦下了。”

    对于这件事情,容谢也点了点头,表示确有此事。

    两人相见,容谢明了她的身份背景,而宁汐却只从吴妈容榕口中得知他一个‘谢’的名,也是相当地无奈。

    不过现在荣西臣能够主动介绍容谢,还是让她有点小开心的,毕竟这就有种,男朋友介绍好朋友给自己认识的认同感。

    “宁汐小姐不必客气,你是七爷的未婚妻,以后直接叫我容谢亦或者阿谢就行。”

    先生这两个字,听到他这个粗人的耳朵里,还是比较别扭的。

    “额……好的。”

    看对方年纪比自己前世的时候都要大上几岁的样子,让她叫名字还得需要一段适应期才行。

    好在这顿饭的尬聊很快就结束了。

    三人吃饭都秉承着食不言的准则,不紧不慢地吃着。

    直到结束后,荣西臣才淡淡地对容谢说:“等一下到书房来一趟。”

    容谢点了点头,应好。

    正准备起身的时候,楼梯口忽然传来一声暴躁的怪叫——

    “卧槽,荣老七你好样的,吃晚饭都不叫我,是准备把我饿死在你家的客房里吗?”

    听到这声音,宁汐就知道是谁了。

    她还以为席慕白醒来后就离开了呢,没想到居然是一觉睡到现在才醒过来!果然是猪!

    “呦,小丫头还有容谢也在呀!看你的身体应该没什么大碍了吧?果然是肉,血厚耐操啊!才几个小时就生龙活虎了。”

    席慕白一脸赞叹地走到了容谢的面前,伸手拍了拍他结实的胸口,语言调侃着。

    然而这一幕在宁汐的眼里,就显得有点诡异的般配?

    席慕白也没对不起他的名字,长得俊俏,皮肤白,个子一米八左右,身形比较纤细,那双桃花眼笑起来的时候七分都带着勾魂摄魄的魅惑,站在一米九的硬汉容谢面前,简直就是法师配坦克的组合。

    “咳咳咳……”

    想到这里,她都忍不住想笑,嘴里还喝着汤,结果好了,直接给呛着了。

    荣西臣见状,连忙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

    宁汐接过,缓了好一会儿,才忍住了笑。

    “你在笑什么?”

    荣西臣低声问,双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宁汐看了看席慕白和容谢,果断地摇了摇头,说:“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了一个游戏里的人物角色,不值得一提。”

    席慕白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不屑地嗤了一声,收回了放在容谢胸口上的手,对荣西臣说:“每次都是把我大半夜的拎过来给你们处理伤口,还不好好招待我,以后你再叫我,我可不来了。”

    说着,他就跟大爷一样坐了下来,对着厨房里的吴妈大声喊道:“吴妈,麻烦帮我也盛一碗饭,要满满的!”

    “既然以后你不想来,那就不要来了。容谢,上次安排你找的人怎么样了?”

    荣西臣语气相当的冷漠,对于席慕白的话可以说是丝毫不在乎。

    听起来自然是比席慕白还要大爷的,气得他脸都绿了。

    “荣老七,过河拆桥也不是你这个玩法啊!好歹你先把我报酬给付了,还有,你让容榕找我要钢琴又是怎么回事?”

    话音刚落,厨房里的容榕就探出了脑袋,说:“七爷,钢琴已经送到门口了,我出去看一下!”

    说着,跑得比兔子还快地溜向大门。

    席慕白一听,简直是要炸掉,立马腾地追了上去。

    容谢在这个时候才有机会回荣西臣的话,说:“已经找到一个十分合适的人选了,这个人的资料也发到了您的邮箱上,需要他什么时候开始正式任职,您来决定。”

    “好,等一下我看看。”

    荣西臣直起身,对宁汐说:“你累了的话,就早点休息。”

    “嗯嗯。”

    宁汐应着,就见他转身和容谢一起上了楼。

    正想着这人生病了还要忙工作,不愧是工作狂之后,就听到门口传来的吵闹声。

    “容榕,你这钢琴是哪里来的?我看着怎么跟我家的那架那么像?”

    “很奇怪吗?席少,这个也是博兰斯勒,一模一样也不稀奇。”

    容榕这个慌撒的面不改色,还显得特别义正言辞。

    席慕白狐疑地盯着她看,咬牙切齿了一会儿后,就立马给家里头的佣人打了个电话。

    得知结果后立即暴跳如雷。

    “容榕,你居然去我家偷钢琴!”

    “唉,席少,话可不能说的那么难听,这架钢琴本来就是我们七爷的呀,只是暂时放在你那里而已,现在取回来用,也不过是物归原主,怎么能算是偷呢?”

    “那是荣老七给我的!”

    “七爷收你钱了吗?”

    “没有。”

    “那七爷亲口承诺送给你了吗?”

    “……”

    席慕白是被问的哑口无言了。

    实在不想承认这钢琴也是他厚着脸皮要来的,采用的方式一样是……强取豪夺,荣西臣没跟他计较而已。

    不一会儿,工人就手脚麻利地把钢琴整架从货车上运了下来,然后好几个人一起小心翼翼地抬到了收拾好的钢琴房里头去摆上。

    席慕白怼不过巧舌如簧的容榕,自然也没办法说过满肚子黑水的荣西臣,只能憋屈地看着自己的宝贝博兰斯勒被夺走。

    末了,容榕又嘱咐佣人小心翼翼的把钢琴擦了一遍。

    气得席慕白牙痒恨不得现在就上去手撕了容榕。

    “你们家荣老七又不弹钢琴,要钢琴来干什么?”

    席慕白恨恨地说道。

    容榕皮笑肉不笑,“七爷觉得咱们的房间空荡荡的,没点摆设实在不好,所以干脆弄一个钢琴房,心情好的时候消遣一下。”

    “……”

    这样的回答,足以让席慕白气吐血了。

    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上司就有什么样的下属,全都是一肚子黑水的货!

    说不过容榕,他很快就把目光转移到了一旁看戏吃饭后水果的宁汐身上。

    “小丫头~”

    本来看两人斗嘴觉得分外有趣的宁汐听到这波浪音,吓得她没把手里的苹果扔了,浑身起鸡皮疙瘩,盯着满脸不怀好意的席慕白,“有、有什么事吗?”

    席慕白眯了眯眸子,微微一笑,凑到她的耳边,神秘兮兮地说:“你知道荣西臣为什么要买钢琴吗?”

    “为什么?”

    虽然知道这货想要搞事,但是一听到关于荣西臣的,她还是忍不住有些好奇。

    “因为两年前听说他的小情人回来了,那个小情人啊,厉害着呢,世界级的钢琴大师,才二十八岁!这是他买来送给人家的生日礼物!”

    “……”

    宁汐脸上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脑子里很快就搜索现在二十八岁的女性世界级钢琴大师都有谁……

    无果后,她淡淡地昵了一眼席慕白,决定不信他鬼扯的话,一边吃苹果一边往楼上走去。

    听他挑拨离间,还不如上楼刷w博看荣一航那人渣被网友骂祖宗呢!

    “喂,小丫头,你居然不相信我说的话?”

    席慕白跟了上去,心想这小丫头不是最单纯好骗了吗?现在怎么半点反应都没有。

    正常情况下,女人听到自己的未婚夫以前还有个小情人,不是应该醋意大发,找未婚夫严厉质问吗?

    这小丫头怎么半点都不按章理出牌?

    信了你才真傻!

    宁汐在心里头已经狠狠地送了他一个白眼,提快脚步之后就进了房间,在席慕白进门的前一刻将门给关了上去。

    席慕白止步不及,直接撞上门,疼得他嗷嗷大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果然你这个小丫头也是一肚子黑水的货!”

    “既然你们一个两个都不稀罕老子,那老子再也不来了!”

    隔着门,都听到他愤怒赌气的话,宁汐忍不住捂着肚子笑了起来,可能有点不厚道,但席慕白可真是个活宝啊!

    席慕白气呼呼地离开了。

    容榕见他上了车,才跟荣西臣说了这件事情。

    “七爷,钢琴也安置好了,要跟宁汐小姐说一下,让她去试试手感吗?”

    “可以。”

    荣西臣目光落在电脑显示屏的资料上,低声应了她一句。

    容榕听到后就转身走出了房间。

    听到说要带她下楼试钢琴的时候,宁汐有些错愕,对容榕道:“你不是说这钢琴是他心情好时消遣用的吗?”

    容榕对着她俏皮一笑,解释道:“那都是骗席少的。七爷虽然会弹钢琴,但是也就皮毛,平时也没那么爱好乐器,说七爷消遣用,还不如说放家里摆着好看!也就只有席少会信,其实七爷知道宁汐小姐你会弹钢琴,所以才让我特意从席少那里把这架钢琴给取回来。”

    “……”

    骗人的,可是连她都相信了啊……

    宁汐觉得膝盖有点疼,但知道荣西臣是因为知道‘宁汐’会弹钢琴才把这钢琴从席慕白那里拿回来时,心情还是很复杂的。

    就算她现在也会弹,但是毕竟都是‘宁汐’的记忆,这就让她感觉难以避免的别扭。

    就好像荣西臣做这件事情,只是符合了‘宁汐’的喜好,而并不是她的。

    她会什么呢?

    也就闷在实验室里做些药物实验而已。

    而且还是那种对别人没办法说出口的技能。

    “宁汐小姐,怎么了?不喜欢这架钢琴吗?”

    容榕见她皱眉苦恼又纠结的模样,不由温声询问道。

    宁汐回过神来,连忙摇了摇头,道:“没事,就是在想些事情,我先试一试手感吧。”

    说着,她就走到了钢琴面前,打开了琴键盖,看着黑白色的钢琴键,随手滑过,那些音色好像是本来就深深刻在脑海里一样,熟悉又陌生。

    熟悉的是,她不用自己去控制,手都会下意识地弹起一小段音符。

    陌生的是,就算弹出来了,她也不清楚这个曲子是谁的,有什么意义。

    这就好像是身体做习惯了的一件事情,在某个特定时间地点,就会有本能的反应。

    这是‘宁汐’身体的本能,并不受她的控制。

    “宁汐小姐,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

    只是试了一遍,宁汐就兴致缺缺了。

    容榕见她兴致不高的模样,便没有怂恿她试着完整的弹奏一首喜欢的曲子。

    “宁汐小姐如果还有什么喜欢的,其实也可以说出来的,我想,七爷也会尽力的满足你的。”

    在容榕的眼里。

    既然荣西臣已经认定了宁汐,那么她迟早都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她不像容枫和容谢那样,觉得自家七爷娶宁汐不值得,或许是女人都比较感性,她认为,只要是娶的人是喜欢的,那就没有什么不值得。

    反倒是那种为了商业合作而联姻在一起的,处的出感情那是好,处不出感情,双方性格相当,那就只剩下互相算计了,就像是荣老爷子和荣老太太一样。

    然而,听到这话的宁汐,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虽然说荣西臣是她的未婚夫,理应在生活上给予她更多的照顾。

    但如果是单方面的付出,显然有失公允。

    或许,她也应该尝试着了解一下荣西臣喜欢什么东西?

    “我生病的时候就没什么业余爱好,所以除了弹钢琴,也没其他喜欢的了。反倒是他……你知道他喜欢什么吗?”

    想着,她就不由得转移了话题,询问容榕荣西臣的喜好。

    “七爷的喜好啊!”

    容榕见她主动问自家七爷,还觉得有点小兴奋,这应该也不算是背叛七爷吧?

    “其实……我也不知道。”

    “……”

    她的回答让宁汐瞠目结舌。

    不过,很快的又听她继续说:“可能七爷比较喜欢工作?其实我跟七爷的时间也不算很长,也就七八年吧,那会儿我和我哥,也就是容枫都是跟着谢大哥过来的。我们知道的七爷,就是很神秘,性子也莫测,喜恶难明。在我和容枫来之前,是谢大哥跟在七爷的身边,谢大哥可以说是最了解七爷的人了。”

    这个回答听得宁汐都觉得头疼,“比如他经常吃的食物、喜欢佩戴的饰品、娱乐活动,都可以说是喜好。”

    “七爷经常喝祁门红茶,但也喝龙井、碧螺春之类的,没有特定的一种,偶尔也会让秘书泡咖啡。至于食物,那应该只有一点比较需要注意的吧。就是七爷对甜点类比较挑剔,下午茶都是从五星级酒店那边请高级西点师定制的。至于家里的食物,吴妈做什么,七爷就吃什么。”

    “听起来,似乎也并不是个特别挑剔的人?”

    上次让他去吃火锅,也一眼不眨地跟着去了,好像从头到尾都没有露出过嫌弃的神色。

    没想到深入了解才知道,堂堂跨国际集团的总裁荣西臣先生,竟然这么平易近人接地气?

    “对了,七爷还有个比较明显一点的爱好,就是看书。”

    听到容榕好像发现新大陆的语气,最后却是这样的结论,让宁汐觉得有点小失望。

    毕竟爱看书给自己补充脑能量,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人都会有的小爱好。

    “那他平时都看些什么样的书?”

    “也很多吧……从经济管理学到各国语言学再到心理学……反正书房放着的书,七爷基本上都至少看过两遍。”

    “……”

    关于这方面,宁汐只能说自愧不如,她爱看书,但也只看关于医药学方面的,当然,为了看懂一些国外的医学著作,她也会先学习一些有关的基础语言,涉猎并不算广泛。

    按照温月的话说,再这样继续呆在实验室的话,以后每个病人在她眼里都有可能变成一串串方程式。

    在她看来,当然是不可能的,制药是她的兴趣,也算是唯一的爱好,除了这个,适应性喜好的,比如温月追剧的话,她偶尔也会陪着一起,然后吐槽某h剧里癌症病愈的可能性或者某犯罪刑事案件的法律问题。

    所以,要跟荣西臣谈恋爱的话,他们首先应该要有一个共同话题吧?

    宁汐绞尽脑汁想,也就只能想到荣一航母子和宁茜这三个挨千刀的人渣。

    而这三人的大靠山是荣老太太。

    荣老太太向来看荣西臣不顺眼。

    所以她和荣西臣的共同敌人勉强算是荣老太太?

    两个本该花前月下浓情蜜爱的情侣,抱在一起讨论一个老太太,这个话题会不会有点……重口味辣眼睛?

    “宁汐小姐,其实爱好什么的也不是很重要。”

    眼见宁汐拧眉快把自己纠结死的小模样,容榕就以为是她觉得自己自卑,找不到和荣西臣的共同喜好,所以就温声安慰着。

    “关键还是两个人互相喜欢,只要相爱,在一起做什么事情都是快乐的,不是吗?”

    所以,首先,她和荣西臣需要互相喜欢对方?

    想到这里,宁汐的脸都忍不住热了起来。

    她不可否认地对荣西臣有好感,可是因为‘宁汐’的缘故,她也不得不控制住自己的感情。

    那荣西臣对她呢?

    想到之前的那几个吻,还有他对自己做出的亲昵举动。

    宁汐想,大概、或许、也是喜欢吧?

    当年和荣一航在一起的时候,她还是懵懂的,以为一个男人对你关心了、体贴了,事无巨细了,那就是喜欢你才想要照顾你。

    事实证明,只要一个男人有足够的耐心,亦或者你没有足够的放在心上,就很容易被对方戴着的面具给欺骗。

    现在的她还不足够了解荣西臣,只想顺其自然的发展下去,那么是不是就不需要刻意地去迎合对方的喜好了?

    “那你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比较适合做些什么?”

    宁汐也算是虚心向容榕请教了。

    约会、逛街、看电影、喝下午茶、吃饭、散步……

    这些她和荣一航就很少做过,因为实验室很忙,她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睡觉八个小时之外,基本全在实验室里。

    当时决定接受荣一航的时候也说过这件事情,希望他能理解。

    荣一航的态度表现得十分善解人意,大意就是因为爱她,就能够包容她的一切。

    现在看来全是狗屁!

    算了,懒得再想那个人渣了,想了就觉得自己以前真的是有够缺心眼的。

    容榕笑了笑,说:“最近呢,七爷不是受伤了吗?宁汐小姐陪在七爷的身边,跟他说说话,聊个天,再帮他换个药,不也算是在培养感情了吗?情侣之间多一点肢体接触,能帮助对方尽快地熟悉彼此。”

    “肢体……接触?”

    “比如七爷觉得冷了,你就抱抱他,觉得伤口痛了,你就抚摸他,觉得累了,你就亲亲他……”

    “等等……”

    宁汐连忙打断容榕的话,怎么觉得越听越不对劲。

    “他又不是小孩子……这样子会不会太幼稚了些?”

    容榕神色忧愁地看着她,叹息道:“宁汐小姐,我们家七爷,单身了三十年,铁树不开花太久了,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几乎每天都是两点一线,从公司到家的活动,你不觉得这样的孤家寡人,真的需要一个温柔的伴侣来温暖他的心吗?其实七爷本来也不是这么冷面的,只是面对的人不一样罢了,自从宁汐小姐出现之后,七爷微笑的频率都高了许多……果然,爱情也是能够滋润男人的。”

    “是……是吗?”

    被她这么一说,宁汐感觉自己的脸更滚烫了。

    她可完全没想到自己会对荣西臣产生这么大的影响。

    不过容榕有一点说的好像也没错,荣西臣确实对着她的时候,会笑,虽然只是浅浅的弧度,但是足够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很好。

    “这些小细节,宁汐小姐自己也能注意到的呀,不信等一下你给七爷送一杯红茶上去看看,他的反应是不是像我说的那样,会很高兴?”

    容榕见她脸已经微微发红,就觉得自己这把神助攻已经到位了。

    心里头都忍不住露出慈母般的微笑,亲昵地拉住了宁汐的手,温柔地说:“宁汐小姐,其实我们家七爷是很需要你的。不然为什么外头那么多女人都想对七爷献殷勤,七爷别说多看一眼了,听到都要皱眉。然而你去不一样,七爷承认你是他的未婚妻,未来的妻子,那就已经说明你在他心目中有多不一样了!”

    “他承认我……不是因为我们……”

    宁汐已经被洗脑地迷迷糊糊了,只剩下最后一点理智在挣扎着。

    坚持荣西臣曾经说过,因为他们已经意外发生关系了,所以才不得不对她负责。

    容榕眸底划过一丝笑意,善解人意地明白了宁汐想说的是什么。

    她握着宁汐的手倏尔一紧,低声说道:“宁汐小姐,你要相信,男人有时候也是口是心非的。明明喜欢呢,就要傲娇的假装一下霸道,别扭地不肯承认心里头的想法!七爷是个情绪内敛的成熟男人,但并不代表他已经强大到给自己浑身上下都包裹了密不透风的铁壳,只要是个人,就一定会有小弱点的,只要你足够的耐心,肯定会发现七爷不一样的地方。”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那……我现在去泡一杯红茶给他送上去?”

    宁汐愣愣地看着容榕,虚心求问。

    容榕一脸欣慰地点了点头,拉着她的手,“我来教你怎么泡。”

    说着,两人就走到了大厅那边。

    容榕取出了荣西臣的专用茶具,然后熟练地泡了一杯茶,末了,又把茶全部都倒掉,让宁汐照着样子自己泡一杯。

    泡茶确实是门功夫。

    需要掌握茶水的温度,和茶叶放置的分量以及浸泡的时间。

    好在宁汐本来就是学制药的,计量这方面对她来说并没有多大的难度,轻轻松松就将容榕教给她的掌握了十之**。

    再重复了两遍之后,荣西臣的杯子里就装上了宁汐泡好的红茶。

    “真棒,宁汐小姐果然聪明,掌握的刚刚好!感觉好像泡的比我还好喝!泡茶的功夫,我可是跟谢大哥学了大半个月,才合了七爷的口味呢!”

    容榕说的也不是虚捧的话,荣西臣对甜点挑剔,对喝茶口感的方面,也是挑剔的。

    毕竟是生长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没点不一般的癖好反而不正常呢!

    宁汐自己对茶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但也能感觉的出来口感的细微差别,听到容榕的话,就知道自己成功了,心里难免会有点小雀跃。

    “那我现在就拿上去给他喝吧。”

    “去吧去吧,宁汐小姐加油!”

    “别这么说……这样感觉怪紧张的。”

    宁汐有些别扭地端起了放置茶水的托盘,不好意思地说道。

    容榕笑了笑,“那行吧,宁汐小姐你送上去,我去厨房问问吴妈晚上做什么宵夜!”

    说着,转身就走开了。

    宁汐看着手里的茶杯,缓了缓加快的心跳,才一步步走上了楼梯。

    敲门之后,是容谢走过来开门的。

    荣西臣神色冰冷凝重地依靠在真皮座椅上,目光从电脑显示屏转移到了她的身上时,微蹙的眉头渐松,眸色也柔和了几分。

    “这个茶,是容榕让我帮忙送上来的。”

    宁汐把茶放在了他的桌子上,紧张地手心都快冒汗了,清澈的眸子带了几分小心翼翼看着他。

    荣西臣眉梢带着一丝柔意,伸手就接过了拿起了那杯红茶。

    站在宁汐身后的容谢见状,已经沉下了脸,心里狐疑,抬起了手想要阻止荣西臣喝茶。

    但是却被他一个眼神给驳回了。

    荣西臣不紧不慢地轻抿了一口茶,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浅笑,看向宁汐,问:“这是你泡的茶?”

    宁汐愣了一下,小惊讶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容榕泡不出这么好喝的茶。”

    低沉磁性的嗓音带着一丝轻笑,落在宁汐的耳朵里,一瞬间便撩地她脸色涨红了起来。

    “其实我……也是刚学会的,既然你喜欢,就慢慢喝吧。”

    说完,就立马转身快步溜出了书房,都不敢多看荣西臣一眼,怕多呆一会儿自己的心脏就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看着她因为害羞仓惶逃离的背影,荣西臣嘴角的弧度又大了几分,眸底满是愉悦,似乎心情都变好了不少,抬眸对容谢说:“既然已经调查清楚了背景,那就用他吧。从明天开始就正式聘用为我的私人医生。”

    容谢垂眸,扫向了电脑显示屏,那张个人信息资料的头像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年,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岁左右,眸底却透着一丝不一样的光芒,而他的姓名上写着——方然。

    逃离书房的宁汐不一会儿就钻回了房间里。

    当然,她回的是荣西臣的房间并不是客房。

    关上门之后,依靠在门上,用手捂着自己的心口,静静地感受那已经飙升到了每分钟一百五十几的心跳,如果拿体温计来测量的话,根据她脸上滚烫的温度,至少也能测出体温达到了38c以上!

    种种迹象表明,就算她想控制,可是本能反应还是达到了‘喜欢’荣西臣的这个界限。

    果然,她是要失控了吗?

    这一次,她还能不能‘宁汐’来当借口?

    说身体是‘宁汐’的,并不是她的。

    可是现在维持着心跳加速的是她的情绪,大脑活跃给出的条件反射。

    或许,在找借口之前,她还可以给自己洗个冷水澡冷静一下?

    宁汐想着,目光默默地转移到了浴室的方向。

    捂着不能平静下来的胸口,她毅然决然地拿着睡衣走进了浴室!

    可是,当她脱光了站在浴室里的镜子面前时,才发现,自己红的不仅仅是脸颊,全身的皮肤都像是被蒸汽熏过一样,红粉红粉的。

    她看着镜子里连眼睛都好像都泛着水雾的自己,心中忍不住哀嚎地捂住了脸,完了,她果然是被荣西臣给勾引了,现在连身体都控制不了了啊!

    活了三十岁,遇到个男人就变成了十**岁的少女一样,也是让她措手不及,失控不已。

    本来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冲个冷水澡的,但最后还是不忍心虐待自己,选择了适宜的温水,然后默念三遍清心咒让自己反应缓解下来。

    在浴室大概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后,她就穿好睡衣擦着头发走出去了。

    当看到姿势慵懒地交腿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时,她擦头发的动作微微一僵,站在原地愣了一下后,就转身进浴室拿出了一条大浴巾包裹在了自己的身上,否则露了点什么,就更难以启齿了!

    荣西臣抬眸,看见她穿着睡裙,一双白皙笔直的长腿踩着地毯从这边走来,身上披着的大浴巾是折返回浴室里头拿的,擦着头发时,目光闪烁地看着这边,就是不敢正眼看他一眼,似乎在躲着什么。<ig src=&039;/ia/30678/11568078webp&039; width=&039;900&039;>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