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67章 我帮你洗②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你……你可以让容谢帮你的……”

    她已经语无伦次了,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心跳慌乱地连视线都直不起来了。

    荣西臣走近她,低声沙哑道:“可是容谢他自己也受伤了。宁汐,总不能让容榕来帮我吧?”

    肯定不行!

    虽然嘴上没应,但她心里的小脑袋已经摇成拨浪鼓了!

    荣西臣见她发呆,眸色微微一黯淡,低沉的嗓音带了几分失望:“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就……”

    “好吧,我帮你!”

    当宁汐听到自己声音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她……居然答应了?!

    听到他似乎有些低落失望的语气,就情不自禁地……答应了。

    宁汐第一次觉得,自己竟然可以这么蠢!

    在对上荣西臣那双带着浅浅笑意的墨眸,她觉得自己的心跳地更快了。

    “帮我。”

    男人低沉的嗓音犹如醇厚浓郁的酒香,散发着令人沉醉的诱惑力,一点点,萦绕在耳边,蛊惑着她的每一根神经。

    他慢条斯理地伸开了双臂,目光幽沉地凝视着她,等她上前给他宽衣的模样,像极了丈夫对妻子的温柔请求。

    不得不说。

    宁汐没办法抵抗住这样的诱惑,明明是男女授受不亲的举动,但在他目光的注视下,就好像无比正常的情侣之间的互动。

    她挪动脚步,走到了他的身后,滚烫着一张脸,帮他把白衬衫从身上脱下,眼前裸露着他肌理分明极具张力的结实后背,以及深陷迷人的腰窝……

    眼前的每一寸肌肤,都给她一种血脉喷张的刺激感,感觉再这样看下去,她极有可能就要晕过去了!

    现在她算是相信了,男人颜好身材好,绝对是最大的杀器,面对这样的荣西臣,她还怎么保持冷静?!

    “怎么了?”

    衬衫已经掉落在地,感觉宁汐都没反应,荣西臣便微微侧身,眼睑微垂轻撇了她一眼,温声问道。

    “没……没什么,你睡衣放在哪里了?我先帮你去拿一下。”

    说着,她手足无措地就要去捡掉在地上的衬衫,却被他一手给拉住了,淡声道:“不用,洗完再拿也没关系。”

    末了,就拉着她,跨步稳健地朝浴室走去。

    宁汐心乱如麻地跟着,在跨进浴室地板的那一瞬间,差点没脚底打滑摔出去,好在荣西臣拉的稳,才免遭此劫。

    稳住脚跟后,浴室里的暖光灯都让她的脑子有些眩晕。

    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浴缸那边给他放水的。

    为了缓解紧张,她努力把帮荣西臣洗澡这件事情变成正经事,例如,当做只是一次制药实验?

    “伤口不能碰到水,所以,你还是坐在这里洗吧。”

    浴缸是欧式半圆弧款的,有点深度,也有几节小台阶,此时她就踩在小台阶上和荣西臣说话。

    脚底的冰凉让她能够稍微冷静一点,试调了花洒的温度之后,才从浴缸里走出来。

    “宁汐。”

    “嗯?”

    听到他在叫她,她愣愣的抬头看过去。

    男人微微蹙眉,似乎有些无奈道:“难道你要让我穿着裤子直接进去洗吗?”

    提到裤子,她的目光自然就缓缓向下移动,划过那曲线分明流畅的六块腹肌,喉咙都忍不住微微吞咽,感觉自己的脸已经快热炸了。

    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情不自禁地挪动脚步走到了他的面前。

    微微低头,伸手碰触到了那冰凉的金属锁扣。

    因为不了解这个配置,导致她折腾了半分钟都没解开,反而弄得一手都是汗。

    荣西臣见她慌乱的小模样,虽然觉得有趣,却也疼惜,便抓住了她的手,轻声说:“不是这样弄,我教你。”

    一句话,让她不仅仅是脸,浑身上下都臊热的不行。

    他的大手按住了她的小手,像是循循善诱一样,教她如何找到锁扣的源头,然后轻轻一按,‘嘀’的一声短促清脆响,轻而易举地就将皮带解开了……

    “懂了吗?”他问。

    宁汐涨红着脸点了点头,手就像是碰触到烧灼的烙铁一样松开了。

    紧接着转过了身,背对着他,心乱地说:“你……你自己脱剩下的吧!然后旁边柜子里有浴巾……围,围起来!”

    看着她慌乱不安的背影,荣西臣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随手就从旁边的柜子拿了一条浴巾,脱了裤子之后便围了上去,目光落在她那双笔直白皙的腿上,眸色不由得暗沉了几分,喉管微微耸动,脸上多了一丝隐忍,低沉道:“好了,你转过来吧。”

    听到他的声音,宁汐才缓缓转过身,见他不急不慢地迈开步子,朝浴缸那边走去,并且十分听她的话,坐在了浴缸的小台阶上。

    宁汐缓了一口气,放松了一下自己紧绷的身体,就拿着毛巾走了过去,第一步当然是先洗头,为了不让泡面胡乱弄到脸上,她动作也十分轻柔,把洗发水在掌心弄出了许多泡沫之后,才抹到他的头发上去。

    男人的头发跟女人的自然不一样,比较硬粗一点,短得有种爽利的感觉。

    这是她第一次给男人洗头发,意外的觉得手感还算不错,还顺手给他按摩了几下。

    但很快,男人就按住了她的手,低沉喑哑道:“够了,再按下去,水都要冷了。”

    “……”

    宁汐红了脸,连忙给他冲了头,擦了擦之后拿毛巾打沐浴露泡沫,然后帮他擦后背。

    避开了绷带,只擦了裸露部分的肌肤,可尽管这样,也是擦出了一身的火花,特别是从后面擦到前面的时候,宁汐几乎是半闭着眼睛,一边摸着位置一边擦,就是不敢去看他……

    然后,她猛地被抓住了手,正要问怎么回事的时候,下颚就已经被轻捏住,抬起,一个火热的吻落在了她的唇上。

    软软的,湿濡的,像是点燃了烈火般灼热,一点点地深入,无可阻挡地被勾动着缠绵。

    带着红茶的淡香,却有着如同罂粟般让人没办法抵抗的诱惑。

    宁汐眸底泛起了一丝雾气,双手按在了他的手臂上,一点点抓紧后,想要退开这个让气氛变得无比旖旎暧昧的吻,可是却被他勾住了腰身,往上一提,便跨坐在了他的腿上……

    这个吻因为肢体亲密的接触而越发深入。

    直到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从外头响起,宁汐才慌乱的用力推开了他,向后走去,水花被踩的四溅,背后撞到了墙上才止住了步伐,脸色烧红,语无伦次地说:“响了……电话,我、我去接一下。”

    说完,便不顾被水花溅湿了的裙摆,手脚慌乱地走出了浴室。

    荣西臣看着她匆忙逃离的背影,嘴角勾勒一抹低笑,眸底欲色深沉,伸手拿起一旁的花洒,直接改成了冷水,从腹部直接冲了下去……

    宁汐走出了浴室,拍了拍自己热得滚烫烧红的脸,她是不是应该庆幸,要不是电话响起来,可能就直接在浴室里跟荣西臣……

    一想到那种可能,她就双腿忍不住发软打颤。

    在坐在他腿上之前,她就瞄到他的强烈反应了好吗?

    所以才会怂地想要立马将人推开,然而显然荣西臣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这么想着,她已经走到了电话面前,在铃声在一起响起的时候,接了起来,“您好,请问哪位?”

    “……”

    问了一句,对方就没了声音,不由得让宁汐怀疑自己有没有接起这个电话,于是她又重复问了一遍。

    “您好,请说话,如果不回应的话,我就挂咯。”

    “阿臣……阿臣他在吗?”

    电话那头响起的是听起来就极其温柔婉转的女声,飘飘忽忽的,问着阿臣,而宁汐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女人找的就是荣西臣。

    “他正在洗澡,请问您是哪位?等他出来我会转告您的来电。”

    她本着对方极有可能是荣西臣亲近的朋友,所以言语间也比较客气。

    但对方听完,却莫名其妙的抽泣了起来,带着哭腔质问她:“你……你又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阿臣的房间里?这个电话……他为什么会让你来接?”

    “……”

    宁汐有些无语,刚才不是说了吗?荣西臣在洗澡,她来接电话有什么问题?

    柔弱的女声还在哭泣,而且有越演越烈的趋势,让她觉得有点不耐起来,沉声道:“如果你再不说话,我就挂了。至于我是谁的问题,等下次你打电话来,他接到了,你再问他吧。”

    “等一等……”

    就在她马上要挂电话的时候,对方喊了一句,用万分委屈地语气柔柔着急地说道:“我……我在星城会所,你……你让他快点来接我,呜呜……不然,不然那些人就要把我给抓走了。”

    “星城?”

    “快点……他们发现我了,我先挂了……”

    宁汐还一头雾水的时候,对方就挂掉了电话。

    到最后,都没问出什么名字,只有个莫名其妙的地址。

    星城会所……

    她总觉得有点耳熟,不是b市特别有名的豪门销金窟吗?!

    一个女人。

    特别亲密的叫荣西臣阿臣,然后打电话向他求救,在销金窟落难?

    宁汐越想,脸色就越发难看。

    不是她喜欢把人往阴暗的方面想,而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她从认识荣西臣到现在,一直觉得他是个正经的男人。

    成熟内敛,稳重情商高,在外人的面前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唯独在对她的时候,才会露出一丝笑意。

    好像在他的世界里,自己就是特殊的唯一。

    可是现在……

    她怕了。

    怕自己再一次看走了眼。

    荣西臣城府比荣一航深多了,那样的心智谋略,对手还是狠辣阴险的荣老太太!

    她要是再一脚踩进地狱里,还有爬出来的可能吗?

    答案是否定的。

    所以她慌了,坐在沙发上,揪着已经湿掉的裙摆,满脑子都是各种阴暗的想法,一脸煞白。

    荣西臣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她小脸发白地坐在沙发上,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不安的气息,似乎很慌乱,又害怕。

    “怎么了?”

    一句简单的询问。

    在她抬头的那一瞬间,他在她的眸底看到了惧意。

    是对他的……恐惧?

    荣西臣心头一紧,步伐沉稳地朝她走去,伸手想要去触摸她发白的小脸时,却被她下意识的躲开了。

    宁汐那几乎是本能的规避反应。

    意识到荣西臣也可能是危险的,才会有这样的举动。

    她反应过来时,便开口道:“刚才有个女人打电话过来,说她在星城会所,有人要抓她,请你立即过去救她。”

    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十分急促流利,甚至多了几分疏离。

    荣西臣拧紧了眉头,听到这话,就立即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转身就去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给容枫打了电话,“去星城会所一趟,把人给带回来。”

    看着他的一系列举动。

    宁汐的心再一次往下沉了沉,冷地有点发寒。

    果然,他和那个女人认识的。

    虽然她觉得仅凭一两句话就给人判死刑是不正确的。

    但宁可杀错也不可放过。

    只是短短几句话,足够确定荣西臣和那个女人的关系。

    对方叫他叫的如此亲密。

    阿臣?

    普通的女性朋友能这么叫吗?

    而且对方的性格,一听就知道是很粘人的那种……

    想到这里,宁汐不由得就想起下午席慕白说过的话。

    这个女人,会不会就是那个世界级的钢琴大师?

    如果是的话……

    宁汐的脑子越想越凌乱,现在已经压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荣西臣了。

    她是害怕的,慌乱的。

    她重生回来,不是为了再踩一个坑。

    或许从一开始,她就不应该有那么多旖旎的想法。

    既然回来是为了复仇,为什么还要困步在一个男人身上?

    最好的方法,就是远离不是吗?

    荣西臣挂掉电话,再次转头去看宁汐的时候,她已经起身朝门外走去了,脚步很快,好像恨不得立即离开一样。

    这让他有种不大好的直觉,感觉她一旦走出去,就再也不会再回来一样。

    所以他快步上前,在她即将跨步出门口的时候,拽住了她的手腕,低声沙哑地问:“你要去哪里?”

    宁汐被握住的手腕感觉像是被火焰烧灼了一样,很烫又痛。

    理智让她冷静,但情绪却克制不住心底的恼意。

    她用力地抽出了自己的手,连头也没有回,低声说道:“我有点不大舒服,想下楼去倒杯水喝。”

    “不舒服?”

    荣西臣拧起了眉头,连头都不回,语气也怪怪的,还有刚才的眼神,他不信宁汐是普通的身体不舒服。

    所以再一次地抓住了她的手腕,这一次非常用力也极其霸道。

    宁汐想要挣脱,却被他抵在了门上,居高临下的视线,男人唇抿一线,脸色黑沉,眸底划过一抹冷锐,低声问道:“那你告诉我,你哪里不舒服?我好让家庭医生直接过来帮你看看。”

    “……”

    被抵在门板上的宁汐感受着他身上传来的热度,冷凝低沉的语气霸道非常,大有一种只要她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甭想从这个门走出去的架势!

    说好的身体不能有大幅度的动作,可看看他扣住自己的双手举动,压根就没有什么不能!

    感觉受到欺骗的宁汐心底的火苗越来越汹涌,心冷了,目光自然也就冷了下来,垂眸冷声道:“肚子不舒服,反胃,荣先生,这个回答你满意吗?可以让我走了吗?”

    “荣先生?”

    连称呼都变了。

    女人难道都这么喜怒无常?

    荣西臣一脸阴沉,抓着她双手的力度都不由紧了几分,语气也更冷冽了几分,“肚子不舒服?反胃?我的未婚妻,你怀孕了吗?”

    “……”

    宁汐被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给吓了一跳,一脸懵逼地看着他,“怀……怀什么孕?”

    荣西臣的视线从她发愣的小脸缓缓向下,落在了她平坦的小腹上,抵着她的手也收回,将温柔的大掌覆盖在了她的肚子上,那灼热的温度惊得她下意识像后缩了缩。

    “就是……怀了我的孩子。宁汐,你想吗?”

    “想……想……”个鬼!

    宁汐的脸被吓得更白了几分,盯着他的目光都多了几分警惕。

    然而就是这样的目光,让荣西臣更加不悦起来,对于她,他已经付出了足够的耐心,那是因为这个小女人很合他的胃口,很有趣,特别是在看见他时的反应,又像一只狡黠的小狐狸,不知道到底戴了多少张面具。

    所以他想要一点点地揭开她的面具,一点点地靠近他,想要她认真地喜欢上自己。

    可是惧怕的眼神,将他们本来逐渐靠近的距离再次拉开!

    宁汐给出的信号,是对他的恐惧,还有想要逃离的疏远。

    这是他没办法忍受的。

    既然如此,那不如就把进程加快,让她知道,她是属于他的!

    “这么想?”

    他微凉的指腹抚摸着她柔滑的脸蛋。

    宁汐对着他那沉凝幽冷的目光,知道他并不是在开玩笑,顿时脑子里就一片空白了,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个男人……

    果然,很危险!

    她要怎么办才能逃离现在的困境?

    怎么办才能摆脱这个危险的男人的魔爪?

    给他生孩子?

    她疯了才会想好么!

    可是在面对他压制的气势,就已经浑身僵硬,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下一秒,她就被男人打横抱起,大跨步地走到大床那边,并不算温柔地放在了床上后,才猛地冲破桎梏,翻身想要逃离。

    “宁汐。”

    他低沉的嗓音从身后传来,猿臂一伸,就将她的腰身给扣住了。

    接着,她就感觉那结实庞大的身躯紧贴住了她的后背,不同于刚才冷冽的语气,他低哑柔声说:“别怕,我不会伤害你。但是你答应我,先冷静一点好吗?”

    都把我压在床上了,还说不会伤害我!

    难道真的要把裤子脱了,什么都干完了之后,才叫伤害?

    宁汐内心极其讽刺地腹诽着,咬牙说:“你先放开我!”

    “好。”

    本来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松了手,这让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觉得有些诧异。

    难道,真的只是吓唬她而已?

    但是这样的吓唬,已经足够展现他那危险的性子了不是吗?

    就在她脑子里正组织着要用什么语言糊弄过去,逃离这个可怕的男人时,荣西臣却先开了口。

    “刚才那个电话,是好友的妹妹打来的。”

    “额?”

    宁汐听到这句话就愣住了,脑子里组织的话也瞬间崩乱。

    她转过了头,就看见荣西臣微微蹙眉,一脸无奈地解释道:“你是我的未婚妻,我不会骗你。她叫洛纱,是一位已故好友的亲妹妹,身份比较特殊。”

    解释的话,也就说到了这里。

    因为他知道,宁汐不笨。

    既然能凭一个电话猜测怀疑他和洛纱的关系,那么也能凭他说的话,就猜测到真相。<ig src=&039;/ia/30678/11675749webp&039; width=&039;900&039;>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