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68章 我帮你洗③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听到这话,荣西臣点了点头,就打电话让吴妈送杯水上来。

    宁汐见状连忙说道:“不用这么麻烦,我自己下去喝就好了。”

    说完就手脚快速地爬下了床。

    那动作干脆利落的,半点都没有刚才被吓得不能动弹的僵硬模样。

    荣西臣眸子微微一眯,沉冷的目光透着一丝危险,但很快敛起,神色淡然地看着刚把外套披上的宁汐。

    “我先下去了。”

    她用外套把自己裹紧了之后,都不敢抬头多看他一眼,就急急忙忙地向门口那边跑去。

    走出房间之后,关上门,抓着那门把手。

    她望着头顶的吊灯,才有一种得以喘息的感觉。

    她现在不知道应该用怎么样的词语来描述自己复杂的心情。

    对于荣西臣的话,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应不应该相信。

    或许真的是她的内心太过阴暗了?

    可是荣西臣刚才的表现,透露出来那种强烈的危险感,也不是假的。

    被扔到床上的那一瞬间,她真的以为自己要被他……

    宁汐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脸,现在想想这张脸居然还能热得起来,难不成她天生抖?

    “宁汐小姐,你……站在门口做什么?”

    容榕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她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张疑惑的表情。

    宁汐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扯了扯嘴角,笑了笑说:“没什么,就是有点口渴,想下去喝点水。”

    容榕眼尖的发现了她裙摆处的水渍,再加上自家七爷还在房间里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由得引人遐想。

    这个时候让人跑出来,难道放到嘴边的肉,七爷也不舍得吃?

    她正纳闷着,宁汐就跟她挥手说下楼了。

    看着那小白兔仓惶的背影,容榕越发肯定了自己内心的猜测,兴许是七爷太过粗鲁,把人给吓到了!

    这么想着,她看着紧闭的房门,目光多了几分惆怅,叹了一口气后,才敲了敲门……

    星城会所门口。

    容枫一脸面无表情地将自己的风衣外套罩在了面前身形娇小、妆容精致又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身上。

    然后急匆匆地带着她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保姆车。

    “大小姐,我的天啊,你到底是怎么跑到这个地方来的?你知不知道我找你都快找疯了?还有你爸爸,差一点就被发现了你知道吗?”

    一上车,一个约莫三十岁的女人就抓住了洛纱的手臂,扒了她头上的风衣,手忙脚乱地检查她身上有没有受伤。

    洛纱低垂着头,抽泣不安地说:“我……我也不想,可是也没有办法不是吗?青青告诉我,这里边有人会怎么教我怎么讨阿臣的欢心,我就过来了。”

    听到这话,朱蒂真的是要被她给气疯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单纯?别人说什么你就听什么,我的大小姐,荣家七爷的喜好,跟普通的男人能一样吗?还有……”

    话说到一半,她才猛地想起车门口还站着一位容枫,那可是荣七爷的人,便连忙变了脸色,笑着对容枫道:“谢谢容先生了,麻烦容先生回去转告七爷,我们家小姐给他添麻烦了。”

    容枫冷着脸点了点头,“没事就好,以后这种地方少来,今天是运气好,可要是有个万一,七爷可能也没办法帮上什么忙了。”

    “是是是,我们明白,谢谢七爷了。”

    “人交给你们,我就回去复命了。”

    容枫说完,转身就要走。

    “等一下……”

    洛纱忍不住喊住了他,红着眼问:“阿臣为什么不自己来救我?他以前答应过哥哥的,不管出什么事情,都一定会第一时间来帮我……为什么他今天没有来?”

    听到女人委屈至极的声音,容枫也觉得头疼,想到这一位动不动就哭的性子,再加上她的特殊性,就耐着性子道:“七爷有事在忙,所以只能让我过来了。洛纱小姐不要多想。”

    “这样子吗?”

    洛纱微微垂眸,神色有些失望,“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阿臣?他什么时候能过来看我?”

    “等七爷空了,应该会的。”

    “我知道了。”

    洛纱说完,就钻回了车里头坐下,神色落寞,不一会儿又掉起眼泪来了。

    容枫见状,自然是不敢恭维,转身就回自己车上开车走了。

    朱蒂也不含糊,拉上车门,让司机开车回家。

    然后头疼地看着旁边哭泣的洛纱,抽了纸巾给她擦眼泪,“我的大小姐,别哭了成吗?你看看你的眼睛,又变成金鱼眼了,又红又肿,是生怕你爸爸不知道你哭了对吗?”

    “朱蒂,我今天打电话给阿臣,是一个陌生女人接的电话。”

    一听到这话,朱蒂就警铃大作。

    要知道,眼前这位小祖宗可是出了名的爱哭包,动不动就哭,哭着哭着还能哭断气的那种,连她亲爸都受不了,又因为只剩下一个宝贝女儿,不得不捧在手心里哄着。

    特别是唯一的儿子没了以后,这种爱护就越发疯狂起来。

    而小祖宗满心满眼里,全都是荣家七爷的影子。

    要是知道荣家七爷已经订婚的消息,岂不是要直接哭死?

    朱蒂心里万分无奈,又不得不安抚着她,“纱纱,七爷是什么样的人物,家里有几个女佣人还不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吗?”

    洛纱蹙着颦眉,低声道:“可是我听着她的语气,并不像是佣人……阿臣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七爷的事情,我们哪能那么清楚?纱纱,你别想那么多了,快点把眼泪擦干净,别再哭了,不然等一下你爸爸看见又要大发雷霆问谁欺负你,到时候就知道你一个人跑到星城会所的事情了。”

    听到这话,洛纱心头一紧,也才开始有些慌了,爸爸对她很宠爱,但也严苛,是严厉禁止她出入那种场所的。

    要是知道的话,肯定又要把她关禁闭,下回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阿臣。

    虽然朱蒂的话让她的心情缓和了不少,心想着像荣西臣这样的男人,肯定不会随便交女朋友的,但是却也不能保证他不会喜欢上别的女人。

    洛纱眸底划过一抹决然,抓住了朱蒂的手,说:“朱蒂,你说我去找阿臣告白好不好?我告诉他我喜欢他,他以前就答应哥哥会一直照顾我,所以,也一定会答应做我的男朋友对不对?”

    “……”

    朱蒂对她的话已经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了。

    很想说荣家七爷这样的男人,要不是你哥哥的缘故,你连一个面都未必能见的上呢!

    但为了饭碗,她还是咬牙切齿地选择了微笑,说:“等下次见到了荣七爷,你可以……试一试?但是纱纱,你想过,万一他拒绝你该怎么办?”

    拒绝?

    洛纱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咬紧了唇瓣,眼睛又红了起来,“不会的,他一定不会拒绝我的。”

    “……”

    朱蒂不想吐槽她到底哪来的那么好的自信,只能默默地住嘴。

    回到家后,洛国华看见自己的宝贝女儿一脸闷闷不乐的模样,立马就放下手中的报纸,走到了她的面前,温声细语地轻哄着:“宝贝,这是怎么了?今天去哪里玩了?玩的不高兴吗?”

    洛纱抬眸看着自己的父亲,忧伤地说道:“爹地,你说,如果我跟阿臣告白的话,阿臣会答应做我的男朋友吗?”

    “当然,我们家纱纱这么漂亮可爱,七爷肯定也是会喜欢的!”

    洛国华一脸笑呵呵的应着,让洛纱心里头对自己的决定越发自信起来,笑道:“那就好,我就怕阿臣不喜欢我!”

    “不要瞎想,朱蒂,快带纱纱回房间去,洗个澡,然后好好得睡一觉。”

    “好的先生。”

    朱蒂听命令,上前拉住了洛纱的手,因为得到了满意的答案,所以她也就乖乖地跟着朱蒂上了楼。

    等女儿的背影逐渐远去,洛国华的脸色才彻底地阴沉了下来,扫了一眼旁边站着的助理,问:“今天大小姐都去哪里了?”

    助理垂着头,说:“被几个不怀好意的女人骗去了星城会所,不过没出那么大问题,大小姐打了荣七爷的电话,荣七爷让容枫过去接的人。”

    听到女儿没事,洛国华的脸色才稍微缓和一点。

    但听到‘荣七爷’这是三个字,目光却骤然阴狠了起来,冷声说:“多派些人看着大小姐,不要再让她接触荣西臣那边的人!这个该死的家伙,害死我一个儿子不够,还想来祸害我的女儿吗?!”

    “洛总,刚才朱蒂跟我说,大小姐还不知道荣七爷已经订婚了的消息。”

    “那就继续瞒着!总之,看紧一点,不要再让她踏出别墅一步,还有电话,也不许让她打了!”

    洛国华因为愤怒,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扭曲起来,“害死我儿子的家伙,还想要结婚娶老婆?做梦!你去把他的那个未婚妻的背景给查清楚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像他那样的天煞孤星,就该一辈子一个人孤独终老,呵,才对得起我那为他而死的儿子!”

    助理不敢说话。

    每次提到荣七爷,老板都要大发雷霆,可是当与荣西臣面对面的时候,又不得不装出一副和善的模样,长久下来,积攒的怒火怨气,也让他越来越扭曲,私底下发怒的时候,每一个眼神都恨不得荣西臣立即去死。

    这样的人,也是足够悲哀的。

    毕竟那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不肯承认已经发生了的事实……

    ……

    下楼倒了一杯牛奶,喝了之后,宁汐就镇定下来了,看着还在厨房里收拾东西的吴妈,心里想着荣西臣刚才给自己解释的话,就有种问出口的冲动。

    但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这样的**,吴妈未必知道。

    “宁汐小姐,饿了吗?要不要吃点宵夜?”

    吴妈看见她捧着牛奶站在厨房门口发呆,便满脸笑意地上前询问了一句。

    宁汐连忙摇了摇头,“不用,我不饿。”

    “这样啊……那如果饿了,可以自己在厨房看看有什么东西想吃,告诉我,我帮您做。”

    吴妈的热心让她感觉暖暖的,便点了点头,温声地说了句谢谢吴妈。

    “我一个老婆子,也没有多大的本事,就只能帮着七爷料理一下家里头的琐事,吃吃喝喝什么的,只要七爷能够填饱肚子吃的营养,我就算是满足了。”

    吴妈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

    宁汐也是好奇,忍不住追问道:“上次就想问您了,您好像照顾荣……西臣很久了的样子。”

    本来就要连名带姓地叫出来,但又觉得这样子不太好。

    就忽然改了口,好在吴妈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说:“是啊,二十几年了吧?在七爷五六岁的时候,我就到了霍……荣家,做了十几年的帮佣,可以说是见证了七爷的成长。”

    说着,她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看着宁汐笑了笑,说:“这么些年,七爷也是不容易,好在现在有宁汐小姐你了,七爷才没那么孤单,真希望宁汐小姐能和七爷早点结婚生子,我想,到时候这个家里头肯定会更加热闹一些。”

    结婚生子……

    这四个字,差点没让宁汐呛奶。

    轻咳了两声后,捧着杯子看那吴妈,说:“那应该……没那么快。”

    吴妈笑了笑,“宁汐小姐是害羞了吗?其实我也知道,大概是我太心急了,就是想七爷能够早点有一个温暖的家。”

    “温暖的……家么?”

    宁汐垂眸,看着杯子里的微漾的牛奶,心底的那根弦有一丝丝的触动。

    如果不是遇上荣一航,不发生那些事情。

    她也有一个温暖的家。

    爱着她的爸爸妈妈……

    可是现在,只剩下一个残缺不全的她了。

    连自己名字都不能承认的另一个她。

    这么想着,荣西臣似乎跟她有点同病相怜。

    都是无家可归,极其渴求温暖的人。

    “宁汐小姐!”

    冷不丁的一声高喊从楼梯那边传来,打断了宁汐的低头深思,她抬眸看过去,就见容榕神色慌乱的从楼梯上下来,“麻烦你上来一下,七爷的伤口又裂开了。”

    “怎么……”

    刚才出来前还好好的,怎么才喝一杯牛奶的功夫,就又出状况了?

    宁汐听着,也来不及多想,放下了杯子就上了楼。

    容榕着急的脸色不是说假的,当她推开房门时,就看见坐在沙发上,光裸着上身,胸口处还在不停流血的荣西臣,浑身上下散发着压抑的低气压,他双手抓着头发,还没抬头,就已经低吼出声:“让你滚出去没听见吗?”

    宁汐身后的容榕吓得都后退了好几步,脸色相当难看,压低了声音对她说:“七爷受伤的时候真的不喜欢人靠近他……宁汐小姐,这里就交给你了。”

    说完,她就飞快地下了楼。

    宁汐一脸懵逼地站在原地。

    她还没问清楚荣西臣把自己折腾得伤口又裂开的原因呢!

    跑这么快,以为她就不怕男人的怒火了吗?

    宁汐有种想要转身跑开的冲动,但是一看到荣西臣还在流血的伤口,她就于心不忍。

    于是,便尝试一步步小心地朝他靠近。

    “你的伤口……怎么又裂开了?我帮你重新包扎一下吧。”

    她已经尽量地放低声音,温声细语了。

    荣西臣听到她的声音,似乎也是有一点反应的,缓缓抬起头来看向了她,幽沉的眸子划过一抹冷意,沉着脸,低声沙哑问:“你不是害怕我吗?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在这个时候靠近我。”

    听到这话的宁汐也是脚下一僵,不知道该作什么解释。

    她不知道在她下楼的时候,这个男人到底受到了什么刺激,忽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实在是让她觉得有点心慌。

    也明白过来了,容榕之前跟她说过的话。

    受伤的荣西臣,显然更加喜怒无常。

    可是她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伤口流血不处理吧?

    “其实……也不是害怕你,只是我胡思乱想了一些东西而已。”

    宁汐一边说着,一边慢慢朝他靠近,之后就蹲在了他的面前,看着他已经被血染红了的绷带。

    对上荣西臣略微错愕的目光,她抿了抿唇,伸手帮他解开绷带。

    “那个女人打电话过来说她在星城会所……我就算再傻,也明白那是一个怎么样的地方。所以当时就以为,你和那些男人一样……”

    “那些男人?”

    荣西臣眯了眯眸子,目光冷锐地盯着她轻抿的殷红唇瓣,喉结微微耸动。

    宁汐脸上微烫,低声说:“就是那种……纨绔子弟。喜欢欢场雪月,把女人当做玩物……”

    “你把我当成了那种男人?”

    荣西臣压低的声线透着一丝隐忍危险,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用指腹细细的摩擦着她的肌肤,眸底划过一抹失望,“我以为你会相信我。宁汐,原来我这个未婚夫在你的心底,是这么不值得信任的?”

    “我……”

    “你喜欢我吗?”他低声轻问,温热的呼吸落在她的耳边,撩动着她敏感的神经。

    宁汐的心跳不可遏制地加快了,看着他的目光有些怔愣。

    她不懂荣西臣为什么会突然问这样一句话。

    让她有些茫然无措。

    荣西臣看着她茫然的目光,心头一沉,低声道:“看来我还不够努力,没让我的未婚妻真正地喜欢上我,算是我的过错。”

    “……”

    宁汐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手,感觉到那一丝指甲掐肉的痛意,才让脑子清醒了一点。

    “宁汐,或许是我们相处的时间不够长,让你没有足够的时间了解我,但没有关系,以后我们会有更多的时间来深入了解彼此。只是我希望我的未婚妻,不要这样抗拒我。”

    他伸手,温柔地触摸着宁汐的脸庞。

    宁汐听着这话,脸已经忍不住红了,她低着头,拿出了医药箱里的东西,动作快速地给他换着纱布绷带,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转移话题。

    然而荣西臣怎会就这样轻易的放过她?

    粗粝的大掌一把扣住了她的后脑上,在她抬头的那一刻,低头霸道地吻住那娇嫩的唇瓣……

    宁汐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吻懵了,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他微微阖眸,一点点地撬开她的贝齿,霸道的侵入,勾动着她柔软的丁香小舌,似乎不够满足般,开始肆意深入的索取。

    “唔……”

    宁汐的手抵在他的胸口上,差一点就碰触到伤口,她一边小心翼翼,又一边控制不住自己心乱如麻,迎合着他的吻……

    这个吻持续了多久她自己都不知道。

    荣西臣从最开始的霸道慢慢地温柔了下来,交缠的呼吸,将房间里的温度都升高了不少,近乎紧贴的身躯,让她脑子一团浆糊的似乎只听得到自己狂乱的心跳声。

    直到男人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她才猛地睁开眼睛,将他推开,大口大口地呼吸后,把目光放在了他流血的伤口上。

    “都裂开了你就不能好好地别乱动吗?看样子必须重新缝合了……这里又没有缝合伤口的材料……”

    她脸色涨红,也不知道是因为接吻羞的还是因为他不顾自己身体而恼的。

    荣西臣近距离地看着这张红粉地娇艳欲滴的小脸,嘴角微微勾勒,低声沙哑道:“别担心,容榕已经去把医生喊过来了,一点小伤口,他会处理。”

    “嗯。”

    宁汐低低的应着,手上缠绕绷带的动作也快了几分,但即便这样也没办法让她的心跳缓解减速。

    直到敲门声响起——

    “七爷,方医生已经过来了,需要让他现在就进去帮您查看伤口吗?”

    容谢的声音在外头响起。

    宁汐停下手中的动作,抬眸看了一眼荣西臣的脸色,说:“让医生过来帮你重新缝合一下。”

    “好。”

    荣西臣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弧度,看着她起身去开门,眉梢的笑意便更浓郁了几分。

    宁汐抿了抿唇,正懊恼着自己为什么总是控制不住被他吸引时,将房门打了开来。

    “他在,你们进来一下……”

    话音未落,当她抬头看见容谢身边站着的清秀男人时,彻底愣住了……

    请记住本站:看书神站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