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70章 我只信你②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u。氏也算是百年奢侈品世家了。

    从最初的小小珠宝商,发展成现在享誉世界的奢侈大品牌集团。

    他们的家庭成员构成也十分的简单。

    家族企业,子承父业,传承了四代,基本上父辈都是生育了一儿一女,而陆弥月这个辈分,就是由她哥哥继承了陆氏,之后按照家族的规定,可以继承公司十分之一的股份。

    作为走向国际的大品牌,十分之一的股份就已经是一笔庞大的财富了。

    再加上陆弥月还在这个圈子里继续活跃的缘故,兄妹联手举办这一次111周年庆典可以说是比较隆重了,不仅有大牌明星,还有一些向来比较低调的豪门贵胄,例如荣西臣。

    今天容榕给她拿衣服的时候,就偷偷跟她说,其实除了家宴,荣西臣一般都不会出现在那些宴会场合里。

    宁汐觉得奇怪,容榕的话有漏洞,如果荣西臣不参加的话,她第一次落水时在荣一航别墅的派对算是怎么回事?

    不过,这样的话她到底是没有问出口。

    毕竟涉及**,荣西臣去哪里,为什么要去,去干什么,她还没那么多管闲事。

    反倒是应该庆幸,那时候的自己迷迷糊糊,如果没有荣西臣,可能连泳池都爬不起来……

    所以,当荣西臣这一次是陪自己去周年庆玩一玩也不算什么。

    只是让宁汐没想到,车子开着开着居然就开到了港边。

    并且下了车才知道,这一次陆家的周年庆是在海上的私人游轮里举行的。

    看着面前全长近230米的豪华游轮,宁汐的腿都有点软,紧紧地抓住了荣西臣的手,低声说:“现在还有回去的选择吗?我有点晕船。”

    荣西臣垂眸,看着她拧着眉头,一脸警惕怂包的小模样,嘴角不由得微微勾勒,淡然从容道:“游轮上有医护,等一下吃点药就好了。”

    “……”

    所以说,这游轮是非上不可了对吗?

    然而,还没等她想出逃脱借口,游轮阶梯上的荣馨就一眼看见了她,兴奋地招了招手之后,就哒哒哒地飞快朝他们跑了过来。

    这一幕,也恰好落在了正在登船的其他客人眼里,在看到荣西臣的那一刻,脸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没想到向来神秘的浩瀚集团总裁,竟然也回来参加陆氏的周年庆晚宴!

    然而,看到陆家大小姐的女儿亲昵的叫荣西臣七叔,所有人也就有些明了了。

    原来是看在亲戚关系的份上,给足了面子的啊!

    论资历和底蕴的话,荣西臣的浩瀚集团自然是比不上陆氏的。

    但贵在荣西臣这个浩瀚集团掌权人的神秘感。

    有能力有手段,却偏偏神龙不见首尾,再加上与荣氏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外界的人看来,自然就越发深不可测了。

    “七叔,小七婶!我好早就在上面等着你来了,还以为你不打算来了呢,那么晚,掐点的吗?”

    荣馨亲昵的上前就搂住了宁汐的胳膊,撇嘴有些不满地看着荣西臣。

    紧跟其后的陆嘉轩连忙无奈的对荣西臣见好,“七爷,你看看我这个表妹,皮起来就是不知道什么是分寸了。”

    荣西臣淡淡道:“无碍。”

    接着便伸手习惯性地揉了揉荣馨的头,说:“你小七婶说有点晕船,能麻烦你帮我带她先去拿点药吗?”

    “当然没问题!”

    荣馨十分兴奋地点着头,就拉着宁汐往游轮上走。

    宁汐心里苦,转头看荣西臣,却看到他微微勾起嘴角的一抹笑意,顿时让她气恼不已,所以这个男人是故意的吧!

    “小七婶,你看什么呢?七叔又不会丢,我带你去看大明星吧!我在这里站好久了,所以知道好多个大明星都进去了呢!你喜欢谁,我带你去要签名啊!”

    荣馨真的是一脸兴奋地模样,迫不及待想要跟她分享见到大明星的喜悦,就拉着她一路往里走。

    好在是夜晚,不然这样的不淑女走法,还真的是要让人笑话的吧?

    宁汐为自己捏了一把汗的同时,也不忘回头看了一眼还没登船,正在和陆嘉轩说话的荣西臣。

    说好的不让她离开他身边的呢?

    难道因为这是陆家人的地盘就比较放心了?

    宁汐心塞塞的想着,在荣西臣看向她的时候,果断扭头撇开目光表示不满。

    荣西臣见状,眸底划过一抹笑意。

    陆嘉轩见他心情不错的样子,顺势说道:“七爷,上游轮吧。”

    荣西臣点了点头,便和他一起上了游轮。

    “沁姐,你看,那不是荣七爷吗?”

    刚从保姆车下来的习蓝沁刚提起裙摆,就听到小助理的声音,抬头一看,果然看见了荣西臣走上游轮阶梯的背影。

    她心中一阵欢喜,连忙扫了一眼四周,并没有看见宁汐的身影,脸上的笑容便多了几分得意,“说什么适合他的未婚妻只此一个,到头来连这么重要的场合也不见他带出来,是怕自己丢了脸面吗?”

    只要想起当日她跟荣西臣告白被拒绝的一幕,她就气恼愤恨不已。

    以为几句话就能打发让她放弃了?

    那也未免太小看她习蓝沁了!

    凭什么一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丫头能讨你的欢心而我不能?

    今晚我偏要试试,到底是谁逃不出谁的手掌心!

    习蓝沁眉飞色舞,嘴角扬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招手让小助理赶紧跟上,拿着东西,扶着她不急不慢地登上了游轮。

    正在被荣馨拉着四处乱窜的宁汐还不知道自家男人已经被盯上了。

    “现在才七点钟,游轮要在海面上航行将近四个小时才会靠岸,所以小七婶不舒服的话,一定要提前找医生备药的。这边也给客人们安排了房间,特别是小七婶和七叔的房间,就在我和表姐的隔壁哦!等一下拿完药,看完大明星,我就带小七婶过去看!”

    “不用了……”

    宁汐是有点无奈尴尬的,她是来参加晚会的,四个小时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还不至于让她困到在外头睡觉,这里来了没有上千,也有好几百人,这样的环境,她能安心睡着才奇怪。

    走了十来分钟,终于到了荣馨所说的医务室,还没走进去,就听见她喊:“方医生在吗?”

    “在的。”

    男人清冽的声音响起。

    听得宁汐突然一愣,等看见那张熟悉的面孔时,她就错愕了。

    “方然?”

    “宁汐小姐?”

    方然也是一愣,但是很快反应过来,笑道:“真是巧合,竟然能在这里遇上宁汐小姐。”

    “咦……你们认识?”

    荣馨好奇地看着两人。

    宁汐连忙应道:“见过一面,方医生是个不错的医生。”

    方然自然听出了她的话外之音,便点了点头,“是见过一面。宁汐小姐过奖了。是有什么需要吗?”

    “拿点晕船药。”

    “好的,请稍等一下。”

    说着,他就转身回去拿了一个透明小瓶子出来,里面装着三颗白色的小药丸,笑着说:“特质晕船药,一颗管两小时,无副作用。”

    “谢谢方医生。”

    “不用谢,为诸位服务,是我今天的职责。”

    一句话,笑眯眯地就道出了自己在这里的目的,大概就是兼职吧?

    宁汐拿着药,看了看方然,倒也没再说什么了。

    在荣馨的贴心下,她马上就把药倒出来服用了一颗,之后两人才一起离开医务室。

    这时候荣馨才絮絮叨叨地说:“没想到小七婶也认识方医生。方医生是爸爸的朋友院长伯伯介绍过来兼职的,今天游轮上包括佣人员工在内的三百多人,可都要靠他来意外急救了。”

    宁汐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小七婶你看见没有,那个就是最近很火的一线女明星骆蓉,她已经三十七岁啦,演技超级棒吧,演得那部宫斗戏里面皇后的角色,看得我比女主还喜欢她!咱们一起过去要签名吧!”

    荣馨看见对方眼睛都在发绿光,兴奋不已。

    宁汐对明星不是很感冒,但是也陪着她一起走了过去。

    骆蓉正在和助理谈事情,听到一个小丫头要签名,抬眸一看,就认出来是陆弥月的女儿,笑道:“原来是荣馨小姐,你能喜欢我演的戏,也是我的荣幸了。”

    她飞快地在自己的个人写真上签下了名字,然后递给荣馨。

    荣馨欣喜若狂,“真的超级喜欢的,那部剧我都看了好几遍,虽然您演的是反派,但我还是沉迷于您的演技无法自拔!”

    谁不喜欢恭维的话?

    骆蓉听到小姑娘这么夸赞她,自然是高兴不已,就忍不住和荣馨多聊了几句。

    宁汐在一旁陪着。

    听着他们说,才想起来那部电视剧是最近才在卫视里连载的,已经播出了三分之二了,不过她实在是没什么兴趣。

    只是荣馨性致勃勃地跟偶像交流,她也不好意思打扰。

    “荣馨!”

    才站了一会儿,就有人一边朝这边走来,一边大喊着荣馨的名字。

    宁汐转头一看,不一会儿就拧紧了眉头。

    因为朝这边走过来的小姑娘不是别人,正是上次推荣馨下游泳池的小女生裴海珠!

    果不其然,在荣馨转头看见来人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脸色一白地靠近宁汐,抓住了她的手臂,反问对方:“你……你怎么会来这里?”

    裴海珠知道那天是宁汐赶到把荣馨给救回来的,于是便恨恨地瞪了一眼她,咬牙切齿说:“多管闲事的女人!”

    “……”

    宁汐只觉得自己膝盖有点疼,这特么还真是躺着也中枪!

    只能说这个小丫头真的没什么思考能力,要是荣馨当时淹死了,发生那么大的命案,她以为荣家人不会追究?

    还是她有那么大的本事,让荣五爷夫妻咽下失去唯一爱女这口气?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小七婶?裴海珠你太过分了!”

    荣馨气呼呼地挡在了宁汐的面前,她本来是怂,那是因为裴海珠把她推进泳池里了,站在泳池边说的那些话都让她历历在目。

    要不是宁汐,她可能就真的要死在那里了。

    现在见裴海珠骂宁汐多管闲事,这个仇更是结定了,就算裴海珠她爸是裴家下一任家主,她也不管,等下就回去告诉她妈去!

    “切!”

    裴海珠不屑地冷笑了一声,还想要张口讽刺的时候,头却被一个大掌给用力按住了。

    她的身后忽然走来一个身穿深蓝色西装的帅气男人,一双桃花眼幽邃迷人,手上动作粗鲁地微笑道:“珠珠,怎么说话的?忘记你爸爸教过你什么了吗?你来这里是给人家道歉的!”

    压低的声线带着隐隐的不悦和冷意。

    裴海珠本来对于这个揉头动作是十分恼怒的,但一听到来人的声音,脸色顿时就白了下来,极其不甘心地瞪着宁汐和荣馨,咬牙切齿地说:“对不起。”

    “……”

    宁汐和荣馨都被这突如其来的转变给看愣了。

    当然,关键还是那位压制着裴海珠的帅气男人。

    对方不管是言语笑容还是行为举止都十分地绅士,“说那么小声,人家哪里听得到?珠珠,大点声道歉,还有,告诉人家自己错在哪里了。”

    这样的言语,明明是带着微笑,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就连宁汐都听出了一丝冷意,都忍不住伸手抓住荣馨的胳膊了。

    裴海珠害怕地瑟缩,眼前的男人是她最忌惮的三叔,就连爷爷都奈何不了的家伙,更不可能会帮她求半分情,恨不得多折磨她几次!

    所以,此时此刻,她就不得不屈服,红着眼睛咬着牙说:“对不起!那天我推你下水是跟你开玩笑的……我不知道那个水池那么深,也不知道你不会游泳……荣馨,你……能不能原谅我?”

    最后一句话,她看着荣馨时都充满了不甘心和恨意。

    荣馨吓都没被这样的眼神吓死,更别说是原谅了,她抿着唇,紧握着宁汐的手不说话。

    裴敛见状,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看着荣馨和宁汐轻笑道:“打扰两位了,看来我这个侄女道歉都学不会,一点诚意都没有,没关系,等我把她带回去调教一下,保证会让二位满意的。”

    话音刚落,裴海珠就露出了惊恐的眼神,“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你不过是爷爷不要的儿子而已,叫你一声三叔都是客气了,凭什么想要调教我?!我要找我爸爸妈妈!”

    “啧!”

    裴敛伸出手掐住了她的脖子,眸色冰冷,不屑地轻笑了一声,“等你学会怎么道歉了,爱怎么找你爸妈就怎么找!”

    说着,就转身把人给带走了。

    然而却让站在原地的宁汐荣馨以及看了全程热闹的骆蓉都有些目瞪口呆。

    “刚才那位是……”

    骆蓉觉得对方眼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就问了荣馨。

    宁汐也一样好奇地看着荣馨,等着她的答案。

    荣馨撇了撇嘴,说:“是裴家三爷,跟七叔一样的年纪,但是人可坏了,大家都叫他小魔头,裴海珠背地里经常跟朋友们骂她三叔是最可恶的魔鬼。”

    现在她总算是知道为什么裴海珠这么怕裴三叔了。

    因为只有裴三叔的凶狠,才制得住裴海珠的嚣张跋扈!

    被打扰了聊天的兴致,荣馨拉着宁汐告别了骆蓉后就其他地方转悠了。

    然而宁汐却没有转悠的兴致了,就想去找荣西臣。

    给荣西臣打了个电话,结果对方却和荣五爷夫妇等人在一起,让她和荣馨一起过去。

    宁汐本来就不喜欢见那么多人,本来想称不舒服不过去,但又怕这个举动落荣西臣的面子,就只能硬着头皮过去了。

    只是当走进房间看见人的时候,她和荣馨都给愣住了。

    彼时,房间里不仅仅有荣西臣以及荣五爷夫妇,还有陆家一家三口以及刚刚在夹板上遇到的裴敛和裴海珠叔侄。

    “爹地,妈咪!”

    荣馨看见爸妈,就朝他们走了过去,之后才喊了陆氏夫妇:“舅舅,舅妈你们也在这里啊!”

    陆景天笑着点了点头。

    荣馨这才转头喊了荣西臣一声七叔。

    宁汐看见这么多人,也不好挨个打招呼,对上了对方的眼神,就表示问好地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了荣西臣的身边。

    虽然几人的脸上似乎带着笑意,但她还是感觉到了包厢里的一丝严肃气氛。

    最后终于知道这气氛的来源,是裴敛和裴海珠叔侄。

    裴敛满脸真诚地看着荣五爷和他妻子,语气诚恳地说道:“侄女顽劣,上次参加荣老先生的生日宴会闯下了那么大的祸,让令千金受了那么大的惊吓。我父亲也因为这件事情气得昏了过去,现下大哥大嫂留在身边照顾着,没办法,只能托我代表他们三位带这个顽劣的侄女来向令千金和二位郑重地道歉。”

    “珠珠。”

    他声音压低一冷,喊着裴海珠的名字。

    裴海珠脑子里全都是他刚才训诫自己凶狠的言语,要是不老实道歉,就算直接把她扔进海里淹死,她爸妈都不会责怪他半分!

    现在在这海上飘着,无凭无据的,死了指不定连尸体都捞不上来。

    裴海珠被吓到了,这会儿自然也就老实了。

    眼眶泛红,语气哽咽,低垂着头,态度诚恳地说:“是我错了……我对不起荣馨,我不该恶作剧地把她推下泳池……我但是真的没想过她会溺水,我以为那泳池也不会那么深,而且安安她们之前说了,荣馨会游泳的,我只是想让她狼狈出糗而已。”

    说着说着,她自己倒先掉起眼泪来。

    “希望荣叔叔,陆阿姨,还有荣馨能够原谅我这一次……”

    宁汐都快看愣了。

    觉得这个裴三叔果然了得,才几分钟的功夫,果真把嚣张跋扈死不悔改的裴海珠调教的服服帖帖,看着这表情这脸色,跟刚才的道歉可是截然不同。

    至少这个真诚了许多。

    陆弥月抱着自己的女儿,本来对这个裴海珠是真的没什么好脸色的。

    但是见对方态度诚恳,心头也是不由得一软,看向自己的宝贝女儿,询问她的意思。

    荣馨本来是不喜欢裴海珠的,刚才在夹板上的态度,更是让她厌恶至极。

    但她比裴海珠更懂得这些人情世故。

    她被裴海珠推下水,受了惊吓,这是裴家欠他们的一份解释,现在裴海珠道歉了,她大度一点原谅对方,那两家人还有合作的机会,万一荣家或者陆家这边的人跟裴家闹不好了,也能彼此抵消。

    算是一笔有头有尾的人情债。

    荣馨想了想,便沉声说道:“你既然不喜欢我,离我远点就好了,我也离你远点,互相不靠近,以后你别再招惹我,我也不会怎么着你。这件事……就算你欠我一条命,还来,我就不会这么算了。”

    陆弥月看着自家善良可爱的宝贝,好在足够硬气,这话说得也没让她失望。

    “你的回答呢?”

    裴敛推了一下裴海珠的肩膀。

    裴海珠晃了一下,抿唇低声道:“没有下一次了。”

    “荣五爷和荣夫人看着,陆总和陆夫人、荣七爷在这里作证,这小丫头要是还有下一次,不需要别的解释,我会亲自处理,直接把她丢海里还是扔监狱里,绝对丝毫不会手软!”

    裴敛眸底尽是决然,脸上布满寒霜,端是一双冰冷的视线,就盯得裴海珠后背发麻,更别提那如同恐吓的言语承诺了。

    “有裴三爷的承诺,相信以您的能力,肯定能管教好自己的侄女的。”

    陆景天打着圆场,自然是想要把这件事情化解,这不也是裴敛来找自己的目的吗?

    陆弥月虽然还是不太舒服,不过既然亲哥都这么说了,宝贝女儿也暂时原谅了对方,她也就不想再说什么了。

    “那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

    “等一下。”

    陆景天刚说一句话,就被荣西臣冷漠地打断。

    他目光微冷地扫向裴敛和裴海珠,沉声道:“她推荣馨下水,这个歉道了。但是污蔑我未婚妻是推荣馨下水的凶手,害得她在荣家那边受的委屈,裴三爷觉得,不也缺一个道歉么?”

    裴敛一愣,倒是没听大哥大嫂说还有这件事情!

    得罪荣五爷夫妻也就算了,怎么还惹上荣家老七这个煞神了?

    他的脸渐渐阴沉了下来,盯着裴海珠的目光,更是露出了几分怒火,不过很快便收敛了起来。

    因为一旁的荣五爷开口了,赞同荣西臣的话说:“老七说的没错,既然向我们馨馨道歉了,也应该向宁汐小姐道歉才对。这污蔑诽谤,如果当时馨馨真的没有醒来的话……”

    这话点到为止,后面大家都已经心知肚明。

    如果荣馨醒不过来,那么宁汐就变成了真凶。

    荣家会怎么对待一个杀害了荣家子嗣的凶手?

    哪怕是荣五爷,自己都不敢去细想当时愤怒的自己会做出怎么样的事情。

    这污蔑陷害人的罪,比起亲手谋杀,也是只更重不轻的!

    裴敛头疼不已,这件事情推荣馨下水可以说是恶作剧,但推卸责任,污蔑旁人,那可就是故意陷害,逃脱罪责了!

    他要怎么给荣西臣一个交代?

    想着,懊恼伤神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坐在荣西臣旁边一脸乖巧可人的宁汐身上……

    宁汐抬眸,对上了他那双审视的目光,忽然就有种被算计的感觉,不由得后背一冷。

    请记住本站:看书神站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