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71章 我只信你③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珠珠,还不赶紧上前去给你的表姐道歉!”

    宁汐刚预感不好。

    就见裴敛推着裴海珠,语气严肃地一开口,居然就跟她扯上亲戚关系了?

    怎么回事?

    宁妈妈可从来没告诉自己家里头还有裴家这么个牛逼的亲戚呢!

    宁汐目瞪口呆,神色不解疑惑地看着荣西臣,表示求助。

    荣西臣面无表情,眸色从容淡然,安抚她稍安勿躁,凉薄的目光扫向了裴敛。

    不仅是他们。

    连裴海珠都觉得莫名其妙。

    宁汐什么时候成她表姐了?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这种傻子亲戚!

    裴敛不急不慢地解释道:“看宁汐你不解的样子,我大概也能猜到,你妈妈是从来都没跟你提过关于你外婆家的事情吧?”

    “什么意思?”

    宁汐疑惑地问道。

    裴敛看她的目光带上了几分温和的笑意,说:“那也难怪,你妈妈,也就是我的表姐,她的性子太过倔强了。还在上学的时候就跟你爸爸谈恋爱,我的堂姑姑,也就是你亲外婆知道后强烈反对,那会儿你妈妈也才十八岁的年纪。就跟母亲闹翻离家出走,之后跟着你爸爸受苦受累,坚决不回家,最后在跟你爸爸领证结婚时,和你亲外婆彻底断绝了母女关系。”

    “……”

    听到这个故事的宁汐整个人是震惊的。

    完全没想到宁妈妈还有这样的一段往事!

    “沈明兰女士的事情,我也略有耳闻。”陆弥月开了口,看着宁汐表示确实是这样子的。

    “堂姑姑每次来找我母亲聊天的时候,都会跟我母亲提起明兰表妹的事情,时常想念又忍不住心疼。我知道今天跟宁汐你提这件事情好像不太适合,但就当做我厚脸皮吧,看在珠珠是你表妹的份上,接受她的歉意,原谅她的无知冒犯如何?”

    对于这样的神转折。

    宁汐看着裴敛那看似亲近温和的笑脸,实际上笑里藏刀,眸底都是带着几分算计的目光,心头很不是滋味。

    在这种时候,厚着脸皮讲亲戚关系,还不就是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她侧目看向荣西臣,他正端起茶杯,神色漠然地轻轻抿了一口茶水,转眸看了她一眼,却开口对裴敛说道:“既然裴三爷开了口,那这次就当是给你一个面子。同时,也希望你能让你的侄女明白,我荣西臣的未婚妻,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来污蔑诽谤的。”

    “那是自然,做错了就要会承担责任。这个道理我会让珠珠明白的。”

    裴敛说着,眸色一冷,语气凌厉地呵斥着裴海珠,“还不快点过去向你表姐敬茶赔礼道歉!”

    裴海珠被他的呵斥吓得肩膀都在瑟缩。

    心里头对荣馨和宁汐的恨意也正疯狂地增长着!

    她都计划的好好的!

    安安那两个蠢货被吓傻了,肯定不会开口出卖她。

    把荣馨推下水淹死,到时候没有人证物证,自己和安安两个蠢货串通不在场证明,荣家的人能怎么查到她的身上去?

    偏偏冒出来个多管闲事的宁汐!

    这个外头传得沸沸扬扬的傻子居然还会跳下去水池救人!

    最可恨的是荣馨的苏醒。

    要是荣馨晚点被救起来,醒不过来的话,直接嫁祸给宁汐,那这件事情就更加跟她毫无关系了!

    可是现在这一切计划,全都崩盘失败了。

    宁汐搅局,荣馨安然无恙还要指认她!

    她裴海珠活了十六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憋屈过!

    更让她接受不能的是,宁汐这个傻子居然还跟她沾亲带故!裴敛逼着她叫一个傻子表姐!

    裴海珠嚣张跋扈管了,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忍辱负重。

    她只知道,要是没有裴敛多管闲事,她今天也不需要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低声下气!

    她心中的恨,是对坐在这里的所有人的!

    裴海珠死死咬着牙根,反复告诉自己以后一定会报仇的,才走到茶几面前,端起了那杯倒好的茶水,微微颤抖地走到了宁汐的面前,抬眸,一双腥红布满泪水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她。

    “表……表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那么任性推卸责任,你……原谅我好吗?”

    宁汐不傻。

    裴海珠被逼迫着道歉的表情充满了不甘心,捏着茶杯的手,几乎恨不得将杯子给直接捏碎了。

    这样不诚心的道歉,她要来干什么?

    增加裴海珠的怨恨值?好下一次再找机会陷害报复她?

    可是,裴敛明显是要让她在这里点头妥协的,如果不这样做,显然就很打脸了。

    她看了看裴海珠递过来的茶水,看了一眼荣西臣。

    他也给了她一点提示,微微地轻扬了嘴角,最后才让她不再犹豫,接过了那杯茶水,对裴敛说:“妈妈之前确实没跟我提过外婆的事情,不过既然裴表舅说了,我也不能再当作不知道。就像西臣说的那样,今天也就当给裴表舅一个面子,表妹不懂事,希望裴表舅以后多多管教一下。毕竟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够用‘不懂事’来换取原谅的。”

    说完,她就把那杯道歉的茶水给喝完了。

    裴敛半眯着眸子,看着她似笑非笑,“你这性子,倒是像极了你妈妈。”

    宁汐微微一笑,“既然是妈妈的女儿,总要继承一些她的优点,才不算辱没了她的名声,不是吗?”

    “嗯,说的很对。”

    裴敛这边笑着,转头对裴海珠却冷下了声音,“你宁汐表姐说的话都听见了吗?好好学着点,别都要成年的人了,整天就知道闯祸。”

    裴海珠低垂着头不说话,也没人看清她脸上带着什么样的表情。

    裴敛却先不耐烦了,对她挥了挥手,“赶紧先出去吧。省得站在这里一声不吭的还碍人眼。”

    裴海珠听到这话,就像得到了特赦令一样,立马直起身子,头也不回地跑出了房间。

    裴敛见状,眸底划过一抹暗沉,这才伸手弹了弹西裤上不存在的灰尘,微笑道:“让诸位见笑了,小丫头片子,太任性了。”

    “哪里,我觉得阿敛你教侄女儿还是有一手的,就是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有这个福气喝到你的结婚喜酒?现在是有喜欢的人了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和你嫂子也可以给你介绍几个试试看。”

    陆景天满腔热情地笑着,不一会儿就把话题从糟心的裴海珠身上转移。

    裴敛看了荣西臣一眼,笑着应道:“目前还没有,不像荣七爷这么幸运,能找到这么可爱又符合自己心意的未婚妻。”

    宁汐听着这句夸赞自己的话。

    不知道是不是太过于敏感,总觉得这词用的有点贬义?

    荣西臣这样成熟内敛的男人,正常情况都会以为他喜欢的也是成熟型的女人吧?

    配上她这个小丫头,是不是有点出人意料的反差?

    感觉又多了给人说闲话暗地里嘲讽的把柄。

    她抬眸看了自己这位刚认上的便宜表舅,心里妥妥地认定他不是一个好人。

    本以为荣西臣会假装没听见裴敛的话,谁知道他淡漠了一会儿后,就意味深长地回了一句,“只要裴三爷肯用心,找到心中所爱也是迟早的事情。”

    裴敛听到这话,眸色一变,沉冷地对上了荣西臣幽沉漠然的目光,嘴角微微勾勒,露出一抹轻笑,“说的也是。”

    “景天,时间也差不多了,是时候开始了,别让外头的客人等急了。”

    陆夫人压低了声音在陆景天耳边提醒着,陆景天才站起了身,跟众人说一起出去。

    宁汐紧跟在荣西臣的后面,前面走着裴敛。

    她压低了声音问荣西臣,“其实我觉得裴海珠那小丫头不是真心实意要道歉的,这裴三爷逼着她侄女道歉,不就是在给我和荣馨拉仇恨值吗?”

    荣西臣淡声回道:“有裴敛在,她不敢。”

    “裴敛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馨馨说大家都叫他小魔头?”

    荣西臣勾唇淡笑:“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被称作魔头?”

    宁汐被他这么一说,脑子里想的自然就是影视剧里才会出现的那种,杀人不眨眼的可怕变态!

    难不成裴敛温文尔雅绅士皮囊下是一颗可怕的魔头心?人不可貌相?

    荣西臣看她越发惊悚的神色,就知道她在脑补些什么了,便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低声说:“他八岁的时候给自己取了个英文名devi,他父亲,也就是裴老爷子觉得这个象征撒旦的英文名太晦气不好,让他改,他不愿意,就跟裴老爷子闹脾气,为了证明自己配得上撒旦的称号,他就开始做出一系列不按理出牌的破坏行为。”

    听到这,宁汐都忍不住惊奇想笑,捂住了嘴,“这么皮?叛逆期提前了吗?”

    “嗯。为了反抗裴老爷子,大半夜趁着他睡着时,偷偷爬到床上去,用剃须刀把他父亲的头发包括眉毛全都给剃光了。之后裴老爷子醒过来,拿着枪追了他两条街,最后打断了他的一条胳膊。”

    荣西臣语气平淡地称述着,但是提到打断胳膊那一段,还是让宁汐忍不住想捂住自己的胳膊,想想就疼,更何况当时只有八岁大的孩子。

    “后来呢?”

    “裴老爷子的管教并没让自己顽劣的小儿子有一丝反省,反而变本加厉,闯出了大大小小的祸事,让裴老爷子头疼了好几年,也让身边的亲戚好友,认定了裴老爷子的小儿子冥顽不灵,长大后是一个纨绔子弟。”

    三岁看小七岁看老。

    宁汐看着裴敛的背影,不由得点了点头,觉得还是很有道理的。

    荣西臣淡淡地看着她,见她目不转睛地盯着裴敛的后背看,蹙眉不悦,伸手将她头转了过来,沉声道:“之后裴敛刚满十八岁,就被裴老爷子扔到了英国,在那呆了两年,又沾染上了不少恶习。闯的祸,连裴老爷子都没办法再管束住他了。宁汐,不要以为他让你叫一声表舅,就真的当你是外甥女了,他比你想象中的要危险许多。”

    “我知道。我也没那么厚脸皮,真的用这种亲戚名头去跟他交好。”

    宁汐对于危险的感知,还是有的。

    在她的心里认知,就感觉这个裴敛和荣西臣是同一类型的人。

    不一样的是,裴敛能屈能伸,更加世故圆滑,笑里藏刀,哪怕他对你捅了刀子,你还完全不知道,能对他傻笑信任的那种危险存在。

    “宁汐,不管是以什么名义,都不要和他有来往。”

    荣西臣神色严肃,凝重沉冷的语气让宁汐听得都不由紧张了起来,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好奇地问:“你,是不是跟他打过交道?”

    “没有。”

    他矢口否认,漠然地扫了一眼裴敛的背影,“今天的事情,从他口里要到一个承诺,对你以后或许还有点帮助。裴海珠不必再理会,只要记得裴敛欠你一个人情就行了。”

    “嗯。”

    宁汐明白他的意思,这个世界上,人情债是最难偿的。

    像裴敛这样的人,既然开了口,自然不会只是糊弄几句而已。

    “……最后,感谢诸位贵客来宾能赏脸来参加u。家的111年周年庆,为了感谢诸位对u。家那么多年的支持和帮助,除了一些娱乐节目,我们还准备了111年周年庆特制礼品送给大家,希望诸位能够在今晚的游轮之夜玩得愉快。”

    陆景天夫妇携手儿子在台上发言之后,台下回以热烈的掌声,今晚的游轮之夜便正式开始,轮船也收了锚,启航。

    “来跳一支舞吗?”

    荣西臣微微俯身,对她附耳低语着,温热的呼吸落在她轻薄的耳根上,不一会儿便染上了一丝红粉。

    宁汐热着脸回道:“跳的不好别说我丢你的人。”

    男人牵起了她的手,搂上她的腰身,低笑道:“那只能怪我调教得不好。”

    话音一落,便将她带入了舞池,随着悠扬响起的古典音乐,迈着有序的节奏,两人的舞蹈便开始了……

    宁汐是会跳舞的,以前学习压力大的时候,就和温月一起去报了交际舞舞蹈班,得益于她的专注和执着,学的还算不错。

    所以现在和荣西臣跳起来,自然也是跟紧了他的节奏,有模有样,丝毫不怯场。

    然而舞池开外站着的人,却有好几双眼睛是紧盯着两个人的。

    习蓝沁目光死死的盯着荣西臣和他牵着的宁汐,眼底几乎要冒出火来了,咬牙切齿:“明明没看见荣西臣和她在一起的,现在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了?!”

    旁边的小助理递上去一块点心,小声说:“兴许先上船的吧?沁姐,吃点点心吧,是你最喜欢的分子料理。”

    “滚!不知道我最近正减肥着吗?给我吃甜的做什么?”

    习蓝沁火气一出来,无处可撒,就对准了小助理。

    小助理见她脸色难看,就只能自己把点心吃了,然后默默跟在她身边不再说话。

    然而就在这时,身边去而想起了一个陌生男人的低笑声,“美丽的姑娘,连生气的模样都如此好看。”

    习蓝沁被这低沉磁性的低笑声给吸引转过了身,看到了穿着一身浅灰色西装,气质温文尔雅,笑容如沐春风的俊美男人。

    她脸色微微一红,“原来是荣少。”

    荣怀笑意冉冉地看着她,对她伸出了一只手,邀请道:“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习小姐跳一支舞呢?”

    “乐意之至!”

    习蓝沁脸上浮起了一抹优雅的微笑,握住了他的手之后,提着裙摆,步伐淑女的和他一起走进了舞池。

    随着音乐,两人也很快跟上了节奏。

    荣怀脸上笑意温和,“今天能在这里遇上痴情的习小姐,看来我的运气还算不错。”

    习蓝沁对荣怀也是略有耳闻。

    外头都在传这位是未来荣家的继承人,而且已经公开和沈氏千金沈明珠订婚了。

    她勾唇笑道:“应该是我运气不错才对,能遇上才回国不久的荣大少。不过,你用痴情二字来形容我,倒是让我有些奇怪,何出此言?”

    荣怀目光扫了一眼相隔不远的荣西臣,道:“这件事情似乎已经有不少人知道了。习小姐对我七叔一见钟情,流连忘返。只可惜我七叔似乎并不是怎么懂美人情恩。”

    被他这么一说,习蓝沁就有种扎心窝的疼,拧着眉看了一眼荣西臣的背影,咬唇道:“他的眼里没有我,也不知道宁汐走了什么运,能让他看上。如果早知道他喜欢的是宁汐那种类型的,我也愿意尝试一下改变自己。可是,他连这一点机会都不愿意给我。你说,你家的这个七叔,是不是相当地冷酷无情呢?”

    荣怀淡淡一笑:“男人到了一定的年纪,总会图点新鲜的。我也想不到我七叔还有这样的癖好,喜欢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不过,我觉得习小姐完全没有必要委屈自己,去迎合他的爱好。”

    习蓝沁幽幽叹息道:“不去迎合,那我有什么办法让他喜欢上我呢?之前听说t国那边有一种巫蛊术,只要下了咒,对方就会死心塌地地爱上自己。可是谁知道是真是假?而且我也没那么无聊,玩弄这样的把戏,万一那人把我要的人变成了一个傀儡呢?”

    “巫蛊术什么的,确实比较无稽之谈。不过想要一个男人爱上你,还是有很多种方法的。”

    荣怀眉梢微扬,眸底划过一抹莫测的笑意,看得习蓝沁有些发愣,问:“你有办法?”

    “终归是只有男人才更了解男人不是吗?”

    一句反问,却蕴含着神秘的暗示。

    习蓝沁被他的话勾起了一缕疯狂的**火苗,眸色灼热地盯着他,就等着他给她一个能够虏获荣西臣心的主意!

    跳了一段舞之后,宁汐就觉得累了,再加上总有种自己被好多双灼热目光盯着的焦灼感,所以不一会儿,她就和荣西臣说不想跳了。

    好在船上还有不少的娱乐节目,荣西臣陪着她,不紧不慢地逛着。

    偶尔路上遇见了人,壮着胆上来和荣西臣打招呼,说没几句话就被他冷淡漠然的面瘫神色给吓退了。

    至于其他对荣西臣好奇的陌生人,也就只敢远远地看他一眼而已。

    宁汐发现,这些偷偷注视着荣西臣的目光,有很多都是女性,目光大胆炙热,脸上也是带着光明正大的意味看过来。

    好像只是碍着荣西臣身边已经有了个她,才没上前来搭讪。

    却足以见荣西臣这个容颜俊美的成熟男人对女人们的吸引力魅力到底有多强大。

    “你在看什么?”

    男人的低沉喑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听得她微微一愣,转头时,就对上了他幽沉深邃,带着一丝不悦的目光。

    “在我的身边,你的注意力都能放在其他人的身上,看来是我对你的吸引力不够。”

    “才……才不是。”

    宁汐热了脸,反驳着他:“我在数有多少个女人像狼一样盯着我的未婚夫看。”

    说着,还扣紧了他的胳膊,低声说:“而且她们的目光,看起来一点也不介意你已经有女伴的事实。”

    荣西臣眸色渐深,眸底蓄满笑意,凝视着她微红的脸,那认真吃醋的模样实在是让人有些忍俊不禁。

    “那你可以用行动来告诉她们,我已经是你的了。”

    他低声温柔地提醒,如大提琴低哑的音调带着一丝磁性的蛊惑。

    宁汐也是被那些女人大胆的注视目光给刺激到了。

    这就好比觊觎你所有物的人正在向你挑衅,告诉你,你的人很快就会变成我的一样,实在是令人不爽。

    “怎么行动?”她抬眸问。

    荣西臣眸子微微眯起,看着她清澈明亮的眸子,伸出微凉的指腹在她殷红柔软地唇瓣上细细摩擦着,感受着那如果冻般的触感,嘴角微微勾勒,低笑喑哑道:“吻我。”

    吻我。

    这两个字就像是忽然注入大脑的指令,让她脸蛋烧红心跳加速,抓着他的手情不自禁地紧了几分,对着那双深邃幽沉的墨眸,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勾起着她一点点生长且变得有些疯狂的占有欲……

    请记住本站:看书神站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