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72章 我只信你④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小七婶!”

    荣馨清脆的呼唤声传来,听得宁汐一愣,回过神来时,荣西臣的唇已经近在咫尺,而她垫着脚尖,抓着他手臂的姿势,好像要把人给强吻一样!

    刷的一下,脸蛋瞬间涨红发烫,推开了荣西臣,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转身拿起了桌子上放着的一杯果汁,猛灌了一大口。

    天知道她现在的心跳得到底有多快。

    真的是疯了,她居然想主动去吻荣西臣!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靠近这个男人,就会把给自己的警告统统忘记一样。

    荷尔蒙躁动的时候,连她自己都没办法控制。

    喝着果汁的宁汐偷偷地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

    他面无表情,墨色的眸子带着一丝冷意,微凝的眉宇似乎透着不悦,目光落在朝这边走来的荣馨身上,又多了几分无奈。

    引诱他家小狐狸主动吻他的计划失败。

    让荣西臣第一次觉得,荣馨这个小丫头也确实很顽皮!

    “小七婶,七叔……”

    走到两人面前的荣馨忽然觉得气氛好像有点不大对劲。

    七叔看她的眼神,有点生气有点冷,好像想要收拾她一样。

    而宁汐埋头喝果汁,看不见脸,耳朵却红到了根部。

    就算没谈过恋爱,但她也看过不少偶像剧啊什么的,见到两人这样的表情,心里顿时就有了底。

    很想笑,但不敢笑,只能小心翼翼地问荣西臣,“七叔……我,打扰到你们了吗?”

    “没有!”

    宁汐急忙应道,放下果汁,拉住了荣馨的手,说:“你不是说楼下还有鲨鱼可以观赏吗?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吧!”

    “啊……”

    荣馨看了看荣西臣,眼神询问他意见。

    荣西臣点了点头,淡声道:“我陪你们一起去。”

    有了荣馨这个电灯泡,宁汐终于不感觉和荣西臣单独在一起的时候那种紧张了。

    “ocean star的内部装潢是请意大利特别有名的汤姆大师设计的!有一天,我表哥去沙滩冲浪回来,跟我们说遇到了鲨鱼,吓得他和好朋友拼命地往岸边游,上了岸,远远的还能看到鲨鱼的鱼鳍在水中晃荡,那一幕别提多惊险了。之后舅舅就笑话他胆子小,电视剧看多了。就专门让人去捕抓了一条鲨鱼,养在这间专门打造的,鲨鱼游泳池里!”

    荣馨给宁汐两人介绍的时候,眼睛都是放光的,说:“其实我也是第一次来看这条鲨鱼,很大只的,但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凶残。”

    走到鲨鱼泳池室,门口还有人看守着,看见荣馨便开了门,让三人走了进去。

    宁汐进去没一会儿就看见了和鲨鱼水箱相连接的泳池。

    偌大的玻璃水箱里,一只孤独的大白鲨正悠闲地游来游去。

    荣馨笑了笑,拉着她的手说:“小七婶,要不我们在这里游一会儿泳吧!上次是你救我上来的,现在就顺便教教我呗!”

    宁汐看了看荣西臣,红着脸回道:“我……没带泳衣。”

    “没事啊,我们这边都准备了好多新泳衣的,小七婶我带你去换!”

    荣馨兴致盎然,宁汐拗不过她,就被她拖着去换衣服了。

    只是当她拿着那三点一式的比基尼时,就有些无奈了。

    荣馨翻来翻去,也就只有成熟女性款的比基尼,见宁汐犹豫的模样,她忍不住戏谑道:“小七婶,反正泳池这边就只有咱们三个人,你,我,七叔,穿这个也没啥关系,你不会是怕被我七叔看光吧?”

    “……”

    宁汐想到还在外头等着的荣西臣,脸蛋顿时一片滚烫。

    不好意思换,但又被荣馨怂恿着,“换嘛换嘛,反正七叔是你的男人,有什么好害羞的!我都不怕,你怕啥!”

    宁汐默默地扫了一眼荣馨已经飞速换好的泳衣。

    不想说,小丫头片子还没张开,一马平川的模样,实在没什么看头。

    荣馨也是感受到了她打量的目光,连忙害羞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涨红了脸说:“小七婶你别这样子看我啊!我还是小孩子,还没发育起来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多吃点木瓜,你可以的,加油!”

    宁汐面无表情地鼓励着,再加上确实有点想游泳的**,就勉为其难地拿着三点式的比基尼去换上了。

    “哇!”

    当她换好衣服走出来那一刹,荣馨瞪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看过宁汐穿礼服时春光半露的模样,但是真正穿上比基尼的那一刻,才是让人大饱眼福。

    毕竟才十**岁的小姑娘就拥有这样前凸后翘的傲人身材,同为女人看了,都要忍不住冒酸水。

    荣馨还小,但也是女孩,自然也是要嫉妒了。

    这一嫉妒,就忍不住想要上手了。

    宁汐脸色微红,在她伸爪子抓过来之前就抓起了一条浴巾把自己给包裹了起来,拍开她的手,说:“换好了,出去吧!”

    “小七婶!”

    荣馨拉住了她的手,笑嘻嘻地说:“我还没见过这么漂亮又大的胸,能借我摸一摸吗?”

    “……”

    宁汐忍住了吐血的冲动,按住了她的手,说:“多吃点木瓜牛奶,你也会有的!”

    “哎呀,小七婶,不要害羞嘛!快点让我摸一摸,见着有份,你不能只光顾着我七叔的性福啊!”

    宁汐为了逃离她的魔掌,就加快了走出去的步伐。

    荣馨一边说笑一边追着她,清脆悦耳的笑声没一会儿就传到了外头。

    宁汐又羞又无奈,想要挣脱开荣馨,这小丫头反倒是越发大胆,伸手直接朝重点部位抓来。

    她加快脚步一跑,结果没看清楚路,直接就撞进了荣西臣的怀里。

    “七叔!”

    荣馨惊呼一声后,做贼心虚般地扭头转身,直接往泳池走去。

    宁汐愣了愣,抬头就对上了男人幽沉炙热的目光。

    再低头一看,自己身上披着的浴巾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地上了,惊得她连忙蹲下身去捡,然而起身的时候,不可避免地蹭到了他……

    “我去教荣馨游泳!”

    说完这句话,她涨红着脸连忙披着浴巾准备下水了。

    水温刚好,不会太凉,入水之后没过她的身体,也让她刚刚涌起来的燥热降下去不少。

    荣西臣半躺在椅子上,幽沉深邃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那抹雪白的身影上……

    穿成这副模样撞到他的怀里,这只小狐狸是诚心来勾引他的吧?

    男人摸摸唇角,勾勒起了一抹期待的浅笑。

    一边看鲨鱼一边游泳,再享受着美味点心,可以说是十分有趣的娱乐活动了。

    不过才一个小时,宁汐和荣馨就消耗了不少的精力,自然,出门时画好的妆容也全都毁掉了。

    好在两个小丫头本来就天生丽质,吹干头发之后,再补上口红,又是两个漂漂亮亮的小美人儿了。

    “玩得我都有些困了,七叔,小七婶,我带你们去我们的客房看一看吧!”

    难得荣馨还有喊累的时候,宁汐和荣西臣就一起顺道送她回房间睡觉去了。

    “七叔、小七婶,我补一个小时的觉,等下再来找你们玩哦,隔壁就是你们的客房了,如果没事的话,你们也可以睡一觉啊!”

    说完,她就冲荣西臣俏皮地眨了一下眼睛,关上了房门。

    宁汐游了一会儿的泳,也确实有点疲惫,想去房间里休息一下,可谁知道刚把门拉开,就被荣西臣给抱了起来。

    她愣了一下,连忙搂住了他的脖子,正想问要做什么的时候,就听到他隐忍低沉沙哑的声音说道:“你知道我忍得有多辛苦吗?”

    “什么……唔……”

    刚开口,就被他放在床上,霸道地吻了下来。

    礼裙拉链被用力扯下,温热的大掌抚摸着她的大腿由下至上,一点点地将她的欲火点燃。

    她能感受得到荣西臣的隐忍和亟待。

    本来还想抗拒的她,也逐渐一点点地沉沦在他的吻和挑逗之下……

    她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小女孩。

    相反的,她是一个女人,完整的女人。

    不管是她的心里还是身体,对荣西臣的感觉也是从最初的陌生抗拒,随着肢体接触的深入,逐渐的就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去了解对方……

    宁汐闭着眼睛接受着与他的缠绵一吻,耳边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和他急促的呼吸声。

    这一次,不需要他的指引。

    她就轻而易举地打开了他的皮带……

    暧昧火热的气氛随着‘嘀’的一响,几乎达到了顶峰。

    男人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勾住她纤细的腰身,手动一拉,就脱去了她的礼服。

    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微凉,但很快的,肌肤相触的火热逐渐将他们融合在一起……

    “疼……”

    宁汐拧着眉头轻呼了一声,对上他深沉隐忍着一层欲色的眸子,双眸不由地泛起了雾气,带上了几分委屈。

    他眸光渐渐温柔,动作轻柔宠溺地吻着她的眼角,低沉沙哑道:“乖,忍一忍……”

    末了,将腰一沉,纠缠的身躯隐没在旖旎的灯光之下……

    一个小时后。

    宁汐已经累的连胳膊都不想抬一下了。

    望着灯光旖旎的天花板,心情有点沧桑地想着。

    自己到底是怎么就范的。

    到底是怎么喊哑了嗓子,身上这个男人非但不停下来,还越动越激烈且一发不可收拾的?

    他不会是抖s吧?

    宁汐拧着眉,目光深沉地看着已经起身,站在床边穿好了衣服并且系着袖口的某个衣冠禽兽……

    “怎么了?”

    荣西臣见他的小未婚妻拧着眉,一脸深沉的小模样,不由得温声询问道。

    “没……没什么。”

    在对上他的目光时,宁汐很快就怂了。

    “你先在这里好好休息,我出去拿点吃的过来。”

    他俯身在她额头落下了一个吻。

    宁汐红着脸点了点头,在他出门时,立马就拉起被子把头给蒙了起来。

    不敢置信,她真的和荣西臣……

    好吧。

    好像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这种事情也算正常。

    毕竟大家都是成年男女,就当正常的生理需求发泄咯?

    反正、反正她也有爽到不是么……

    宁汐深深的觉得自己是拜倒在了荣西臣的男色诱惑之下。

    休息了一会儿后,她就窜进浴室里把自己给清洗干净了。

    穿好衣服,把自己折腾得差不多了,就准备出去找说好了给自己觅食的荣某人。

    然而荣西臣没找着,她倒是现在厕所里遇见习蓝沁。

    本来就没有什么交集,所以宁汐就打算目不斜视,假装没看见地绕过去。

    可是,她没想跟对方有冲突,对方却不打算放过她!

    当看到宁汐脖子上那张扬刺眼的吻痕时,习蓝沁气得拿着唇膏的手都在颤抖,双目发红地死死地着她。

    宁汐想洗完手就离开。

    但转身的时候,却被习蓝沁用力地推了一把,咬牙切齿地质问她:“宁汐,你还真是有够嚣张的啊!”

    宁汐拧了拧眉,冷冷地看着她,“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习小姐,我和你无冤无仇,你这样突然动手是不是有失风度。”

    “少在这里跟我装蒜!”

    她愤怒的声音直接惊扰了其他来这里上厕所的女士。

    宁汐肚子饿的要死,没心情和她闹,就想绕开人出去。

    可是习蓝沁却再一次挡在了她的面前,死死地盯着她的脖子,“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迷惑西臣这么死心塌地的跟你在一起?还在你身上留下了吻痕!宁汐,你有什么资格让他这么喜欢你!”

    宁汐拧紧了眉头,本来还在想自己莫名其妙地怎么就招惹了这位祖宗,听到她说吻痕,就对着镜子一看,顿时暗叫不好。

    没想到荣西臣那家伙一点也不知道遮掩,居然在她的身上留下这么重的痕迹!

    她也是迷糊,刚才洗澡的时候居然完全没有发现!

    顶着这样的痕迹出来,也怪不得能把习蓝沁刺激成这个模样呢!

    她无奈扶额,连忙拿出遮瑕粉底往自己的吻痕上扑,希望能遮住一点就是一点。

    习蓝沁见到她这般无视自己,几乎气炸,上前就夺走她手里的粉底,用力地往地上一砸,盒子断裂,粉饼也散了一地。

    宁汐脸色一沉,目光冰冷地注视着她,“习小姐,胡乱损坏他人的财物,是一个淑女会做的事情吗?”

    “你少在这里跟我讲这些东西!宁汐,我早就知道了,西臣是被迫无奈地跟你在一起的,你最好识趣一点主动离开他,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习蓝沁眦目欲裂,撂下这样的狠话,就知道是恨极了她。

    宁汐只觉得好笑,冷然说道:“习小姐,你喜欢我的未婚夫,是你的事情。想要得到他对你的喜欢,那就自己去争取。在这里挑衅作为他未婚妻的我有意思吗?还有,需不需要我顺便提醒习小姐一句,荣西臣是我的未婚夫,你的介入,形同小三。如果你不怕鼎鼎有名的超模习蓝沁甘愿做人小三破坏别人的感情的事情传出去的话,今天尽管闹,等着看明天全世界有多少人来看你的笑话。”

    习蓝沁听得发愣,耳边传来围观人的窃窃私语声,才猛地回过神来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

    本来就是想借着酒劲朝宁汐发泄自己的情绪,现在却极有可能演变成自己的笑话,她冷静一想,也是背后发冷。

    恨恨地目光死死地瞪了宁汐一眼,咬牙切齿说:“你也就只能得意这么久了!”

    “沁姐!”

    小助理急急忙忙从外头跑进来,推开围观的人,说:“诸位不好意思,我们家沁姐喝了点酒,有点小醉。”

    说完,她连忙上前抓住了习蓝沁的胳膊,对宁汐点头道歉,“宁小姐对不住了,沁姐喝醉了,她刚才都是跟你闹着玩的呢,我替她向你道歉!”

    宁汐拧着眉,本来是极其不爽的,但看到这小助理道歉的态度还算不错,就点了点头,拿起包包绕过习蓝沁,快步走出了女厕。

    围观的人见主角都走了,自然觉得没意思就散开了。

    习蓝沁却极其不适地作呕了起来。

    “沁姐,喝点水吧!”

    小助理连忙帮她拍着后背,说:“宁汐是荣七爷的人,您在这里对她这样,要是被荣七爷知道了,肯定会不高兴的。”

    “他都不喜欢我,我管他高兴不高兴做什么?你看见她身上的吻痕了没有?那个狐狸精,就知道勾引男人!只要一想到她和西臣……我就发疯的嫉妒,要是我能早点向他表白,是不是和他在一起,被他呵护着的女人就是我了?”

    习蓝沁不甘心地嘶吼着,脸上的妆容都毁掉了一大半。

    小助理说:“男人嘛,哪个不爱美色,沁姐你耐心一点,总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时候!”

    “得了吧!都是骗子,荣怀那混蛋,也是大骗子!说好了帮我得到西臣,可是现在连个人影都没看见!”

    小助理见她这模样,怎么劝都劝不住了,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反正她已经尽力了,明天要传出去点什么丑闻,她也不想管了。

    为了男人毁掉自己前途的习蓝沁,疯起来真是谁也拦不住。

    莫名其妙被人喷了一顿的宁汐心情可以说是真的糟糕透了。

    找到了吃的,也没有找到荣西臣人,心底积压的火气更是加深了不少。

    难道这男人真的是打算吃完就跑掉?

    玩一把拔**无情么?

    要真是这样,她发誓,下次再跟他滚床单就不姓宁!

    “宁汐。”

    一道有点耳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吃着蛋糕的宁汐转身,就看见了裴敛,脸上带着浅笑朝她走了过来。

    “一个人?”他问。

    宁汐点了点头,然后很认真地叫了他一声,“表舅也是一个人?”

    裴敛轻笑了一声,“是啊,没带女伴过来,自然就显得有点寂寞了,不像是你和荣西臣……”

    说着,他语气微微一顿,半眯着眸子盯着她脖子上那若隐若现的吻痕。

    宁汐也感觉到了他的目光打量,下意识伸手撩了一下头发,遮住了脖子,淡淡道:“我正在找他,不知道表舅有没有见过他?”

    裴敛眸底划过一抹深沉,淡笑道:“见过,刚好在高尔夫球室的门口看见他和一个女人走进了游泳室,起初还以为是你,但看到你在这里,就……”

    他的话没有说话就收了回去,像是怕她误会一样,转移了话题,“应该是相熟的人,正在谈什么事情吧。”

    “……”

    宁汐捏紧了手里的蛋糕盘子,心底当然知道裴敛看似漫不经心的回答,实则句句都引导着她去误会荣西臣。

    这男人跟荣西臣有仇吗?这么见不得他好?

    在裴敛这个便宜表舅和荣西臣这个便宜未婚夫之间。

    宁汐很果断的选择了相信自己的未婚夫。

    至少那人跟自己相处的时间更长,她也更了解几分。

    “是吗?那我现在过去找他!”

    说着,宁汐就快速吃完盘子里的蛋糕,利落地拿起一杯果汁,转身就往外走。

    裴敛见她说走就走,也是有几分惊讶,旋即便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

    宁汐拿着果汁朝游泳室走去。<ig src=&039;/ia/30678/12646351webp&039; width=&039;900&039;>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