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73章 我只信你⑤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宁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

    男人背对着她,动作粗鲁的将女人压在身下。

    女人半个身子泡在水池里,发出似是欢愉又似痛苦的喘息声。

    水面上慢慢浮上红色的血迹,刺激着宁汐的视觉,她整个人都懵住了,还想要开口的时候,却被人从身后捂住了嘴,向后拖去。

    被拖行的她看见荣西臣缓缓转过头,露出侧脸……

    “嘘!”

    压低的男性嗓音在耳边响起,宁汐奋力挣脱着,就听到了熟悉的言语。

    “宁汐小姐,是我。”

    看到眼前这张脸的时候,她满脸错愕,“方然?”

    “嗯。宁汐小姐,你刚才看的人并不是荣七爷,只是衣服穿得一样而已。”

    “你什么意思?”

    宁汐还没从刚才看到那一幕震惊画面中缓过神来,她本来想叫住荣西臣的,明明看见他转过来的侧脸了,为什么方然说不是荣西臣?

    她看起来很好骗?

    “总之,你先安静一点……不要让他看见你,宁汐小姐,有些事情还不好和你说,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外面的那个男人,绝对不是你的未婚夫荣七爷。”

    方然压低了声音,神色认真严肃,斩钉截铁的态度,让宁汐琢磨不透。

    就在她还想要开口询问什么的时候。

    忽然就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凄厉地尖叫!

    刺耳的声音刺激着她的耳膜,让她不适地拧起了眉头,再也忍不下去,就要推门走出去……

    “宁汐小姐!”

    方然再一次将她给拉住了。

    “放开我!”

    宁汐用力地挣脱着他的手,然而却发现他的力气大的惊人,一只手就像是手铐一样,牢牢的锁住了他。

    方然冷声道:“现在出去,下一个被盯上的就是你。希望你能冷静一点。”

    宁汐不悦地瞪着他,只觉得这个家伙实在是莫名其妙。

    从前还只是觉得她和过去认识的方然有些不同。

    现在看来,不过是短短的三个月,几乎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说些奇奇怪怪让人听不懂的话,没听到外面传来的惨叫声吗?

    是怕她没办法接受荣西臣就是个披着人皮的禽兽的真相?

    那未免也太小看她了!

    宁汐阴沉着脸,死死地盯着方然,两人就这样僵持地站着,她质问道:“方然,你到底是什么人?”

    被质问的方然眸底划过一抹复杂,低声说:“我只是个普通人。宁汐小姐大可放心,我受雇于荣七爷,你作为荣七爷的未婚妻,也相当于我的老板娘了,我不会做出什么对你不利的事情。外面的情况说起来有些复杂,为了你的安全起见,还是不知道为好。”

    “你……”

    宁汐话音未落,外面再一次响起女人的惨叫声,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的凄厉,仿佛是死前的最后挣扎,这声音听得她浑身冒起了冷汗。

    “嗤嗤……”

    紧接着,又不知道从哪里传来奇怪的声响,就好像有人拖着鞋子走路,每一步都从地上擦过。

    方然脸色一沉,立马抓着她躲进了空间狭小的衣柜里。

    “怎……”

    “别出声。”

    他轻声在她的耳边说道。

    宁汐与他侧身相贴,几乎只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以及外头房间的门锁被用力破坏的声音。

    砰的一声,门重重地砸落在地上。

    淡淡的血腥味从外头飘了进来。

    宁汐顿时屏住了呼吸,浑身也跟着紧绷了起来。

    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方然的言行,以及从外头传来的血腥味和怪声,都让她不由得提心吊胆起来。

    随着外头鞋子拖地摩擦行走的声音逐渐远去,宁汐才睁开了眼睛,稍稍松了一口气,抬眸对上方然的脸时,借微弱的光看到了他的眸子,好像划过一抹异样的金色?

    她愣住了。

    方然也错愕了,眨了下眼睛后连忙撇开了目光,低声说:“再稍微忍耐一会儿,他还没有走远。”

    “……”

    宁汐心里头的疑惑越就越多,看着方然的目光也充满了狐疑。

    两人在逼仄的空间里极了将近十分钟,方然才推开衣柜,将她拉了出来。

    然而宁汐一脚落在地上的时候,就差点滑倒。

    好在方然眼疾手快地拽住了她,等她低头一看地面,脸色顿时一片惨白……

    无他。

    光滑的米白色大理石地面上全都是血水……

    浓浓的血腥味直冲入鼻,令人作呕!

    就算宁汐是学过医的,见到这样的场面,都忍不住想要反胃。

    跟给荣西臣缝合伤口的时候不一样。

    这样血腥的场面,她真的是第一次见到,不直接吐出来已经是够忍耐的住的了。

    站在那里,她都能感觉自己的紧张和恐惧。

    “怎么回事,这些血……”

    她浑身颤抖着,紧紧地抓住了方然的手臂。

    方然拧着眉,脸色黑沉,但却足够镇定自若,仿佛已经见惯了这种场面,扶着她,低声说:“宁汐小姐,等一下走到外面,见不得的东西,你还是不要看了。”

    “……”

    宁汐已经被吓懵了。

    脑子里充斥着刚才听到的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几乎第一时间把这样的细节场面和凶杀案联系了起来。

    所以,她刚才是亲眼目睹了一幕凶杀案吗?

    这个猜测,当她走出换衣间的那一刻,看到被鲜血染满了的泳池以及趴在台阶上的那具已经面目全非的女尸时,得到了印证。

    “怎么……会这样?”

    宁汐脸上已经完全没了血色。

    不敢置信自己刚刚,居然和凶手擦肩而过,可是她进来的时候,明明看见两人在……

    “宁汐小姐,你在这里等一下。”

    方然说了一句话之后就松开了她。

    然后,宁汐看见他从衣兜里不知道拿出了一瓶什么东西,直接倒进了游泳池里,不过顷刻间,水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鲜红色变回了原来的透明……

    她傻眼了。

    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然而这还仅仅只是开始。

    方然又在那具女尸身上打了一针,紧接着,女尸开始液化变成了气体!

    空气中弥漫着让人刺鼻的腐烂尸体的味道,把本来就目瞪口呆的她呛得眼泪都在往下掉。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女尸已经连同衣服一起消失变成了气体,残留的液体顺着台阶流到了游泳池里。

    方然把剩余染上血迹的地方都喷了某种液体,血液,统统变成了透明色的液体……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冷静镇定地处理着这一切,好像已经重复做过许多遍这样的事情了一样。

    只有一个成语可以总结他的行为。

    那就是毁尸灭迹!

    她总以为,这样的画面只有在古装电影里面才能看见,没想到却真真实实地发生在了自己的面前。

    做好这一切的方然还像是个没事人一样走到了她的面前,说:“如果被人发现的话,很容易引起恐慌,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宁汐小姐,你会保密的吧?”

    他目光深深地注视着她。

    宁汐目不转睛地对上了他的眸子,在昏暗的灯光下,仿佛看见他的眼睛在那一瞬间转变划过金色流光,像是有什么东西猛地入侵了她的大脑,惊得她立即撇开了目光,警惕冰冷地盯着方然,“你想做什么?”

    “……”

    宁汐强烈排斥的反应让方然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她,居然对他的催眠有所免疫?

    这可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方然拧起了眉头,神色复杂地看着宁汐,沉声道:“宁汐小姐,刚才你看见的,跟荣七爷穿了一样衣服,身形也差不多的男人是一个变态杀人犯!”

    “……”

    “我哥哥方锐是警察,几个月前就一直追踪着这个杀人犯。发现他极有可能混入今晚。家举办的游轮之夜,所以就带着我一起上游轮守株待兔。这个杀人犯有个特殊的癖好,专门盯紧落单女士下手,特别是那种会被他外表给迷惑无法自拔的女士,他就会以刚才你所见到的,十分残忍的方式杀害盯上的目标。我刚才拉走你,避开他的视线,也是为了让你不被他盯上。换句话说,刚才虽然我可能对你有些冒犯,但确确实实的救了你一条命。”

    方然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继续一本正经地解释道:“之所以不在刚才出手制服他,也是因为凭我们两个的能力,没有办法将他制服,反而会让你我置于极其危险的境地。”

    “……”

    宁汐听着他的解释,只觉得无比的扯淡!

    “那你刚才放他离开,不是让他继续去选定目标,杀害下一个无辜女性吗?!”

    方然淡然地摇了摇头,“他是个很有个性的变态杀人犯,一天只杀一个人。”

    “……”

    听完他的话,宁汐只觉得对他的身份越发狐疑起来,“既然是帮你警察大哥追凶,一个无辜的女性被杀害了,你就这样让她尸骨无存?到时候怎么拿证据证明凶手杀害人?”

    方然眉头轻挑,觉得这小丫头说的很有道理。

    于是从衣兜里拿出来一个小瓶子,蹲下身从泳池里装了满满的一瓶水,对宁汐说:“这水里都是那位女士的dna,可以作为衣物和物证。回头等破案了,就把这个还给她的家人们。”

    “……”

    宁汐捂着额头,强忍住了吐血的冲动。

    她明白,方然做的一系列举动,就是为了忽悠她,她看起来就这么好骗吗?!

    “宁汐小姐,你……”

    方然见她一脸不信的样子,也是有点头疼。

    明明看起来这么蠢萌好骗的模样,怎么就跟人精似的呢?

    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感应到什么一样,脸色骤变,抓住了宁汐的手,冷声说:“荣七爷有危险。”

    宁汐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惊到了,“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那个人已经找到他了。”

    “那个人?你是说杀人犯盯上了荣西臣?你不是说杀人犯只盯准女性吗?还有,不是很有个性一天只杀一个人吗?”

    一听到这话,宁汐就慌乱担心地停不下来。

    方然一边拉着她走,还能一边淡定地解释:“那个人的目标就是荣七爷,除了荣七爷,其他都符合我跟你说的特征。”

    “……”

    宁汐只觉得这件事情越来越玄幻,“你以为自己是在拍科幻电影或者是恐怖片吗?”

    “你就当是这样吧。不过观影过程可能有点血腥暴力,希望你能忍得住。”

    “……”

    走到一半,她就已经忍不住想要甩开方然的手了。

    但是他走的太快,再加上她听了那些话,也在担心荣西臣的安慰,就只能跟着他瞎跑下去了。

    不知道方然到底是怎么找到路的,拉着她从一个舱门里走进去后,七拐八绕的,终于到达了一个堆放了很多管道的底仓?

    并且远远的就听到了打斗的声音。

    每一个声响,都让人听得心惊肉跳,而且她还听到了耳熟的容枫的喊声。

    “七爷先走!”

    一句话,她信了方然,荣西臣确实有危险!

    满是担忧的她急忙甩开了方然的手,急匆匆的往通道那边跑去。

    不一会儿,就看到了西装都染上了血渍,捂着胸口倚靠在舱壁的荣西臣。

    “荣西臣!”

    宁汐朝他跑了过去,扶住了他的胳膊,看着他身上的伤口,担心地问:“你没事吧?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荣西臣拧眉看着她,薄唇紧抿,声线沉冷地问道:“你怎么过来的?快点离开这里。”

    “我带你一起走!”

    宁汐拉住了他的胳膊,将他扶了起来,神色执着地把人往离开的方向拉。

    荣西臣又头疼又无奈,低声说:“你不用这样子,我自己能走。”

    “你说你怎么那么倒霉?不是说出去给我拿东西回来吗?结果把自己搞成这样,本来就受伤了,成心让自己伤上加伤对不对?”

    宁汐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变态杀人犯要盯上荣西臣。

    但看见他这个样子,就觉得心里头心疼地不行,倔强地要把他带走。

    然而里头的打斗声离的越来越紧,几乎还能听到容枫的低吼声,听着就不大美妙。

    她连忙回头去喊方然。

    方然被她甩开后,步伐也放慢了。

    听着从管道传来的打斗声,心里也有了数。

    “方然?”

    荣西臣看到方然的时候,也有一刹那的错愕,但很快他就明白过来了,目光沉沉地打量着他,眸底划过一抹冰冷。

    被那样的目光打量,方然也心知肚明对方对自己的怀疑,赔笑了两声后说:“七爷,合同上可没有说不能让我出来兼职吧?而且我看容枫先生好像需要帮忙,我过去看看。”

    说着,他就越过宁汐和荣西臣往里走去。

    宁汐拧着眉,想要起身喊住他,却被荣西臣拉住了手,沉声道:“让他去。”

    “……”

    宁汐停下了脚步,荣西臣又冷声问她,“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游泳室里头遇到的那血腥凶残的一幕她实在说不出口,就撒谎道:“路上遇见的,他说你有危险,我就跟他一起过来了。”

    她紧紧地握住荣西臣的手腕。

    本以为自己那种特殊的能力会再一次出现,谁知道并没有。

    她之前也没过多去研究那种能力,因为才出现过三次,最多的判断也是预知被她抓住了手腕的人的生命危险。

    那么,现在她抓住了荣西臣的手腕,却什么都没发生,不就代表荣西臣会平安无事吗?

    想到这里,她也是松了一口气。

    然而荣西臣却看着垂眸深思的她,眸色越发深沉幽邃起来。

    约莫五分钟后,容枫和方然终于回来了。

    容枫的身上染了不少的血渍,也能看到伤口,以及方然,看起来比刚才狼狈了许多。

    “七爷,没事吧?”

    容枫走到荣西臣的面前,担忧地询问着,看到宁汐的时候还有些惊讶,“宁汐小姐,你怎么在这里?”

    宁汐尴尬地说:“路过。先别说那么多了,你们两个都受伤了,先出去让方然处理一下伤口吧。”

    不一会儿,两个伤患就被带到了方然的医务室。

    宁汐脱掉荣西臣的上衣时,发现除了旧伤,还有一两处类似匕首划到的小伤,出了点血,好在也没太严重,又给他检查了一下,没有其他内伤,才松了一口气。

    而容枫的伤看起来就狰狞许多了。

    好在方然处理伤口十分快速利落,不一会儿就给缝合包扎好了,除了脸色有点发白,衣服有点难以直视之外,一切还算ok。

    “方医生,谢谢。”

    容枫道了谢。

    方然淡声道:“本来就是签了合同的家庭医生,帮你处理伤口也算是我的分内之事,不算什么大问题,到时候再吃点消炎药就ok了。”

    说完,他就摘下白手套,把工具一个不差地都收拾了起来。

    宁汐给荣西臣把衣服穿了上去,就带着人离开了医务室,回了房间。

    好在房间里准备了备用西装,拿出来给他换上了。

    容枫换好衣服从浴室里走出来时,就神色凝重地对荣西臣说道:“七爷,今天我和那个人缠斗的时候,方然出现,好像在那个人身上注射了什么,之后那个人就无力地倒在了地上……”

    荣西臣神色沉冷地在思索着什么。

    正在给他穿外套的宁汐冒出了个脑袋说,“会不会是什么毁尸灭迹的药剂?方然真的只是个普通医生?你们招人的时候,查清楚了吗?”

    方然今天的行迹,显然是十分可疑的。

    不管是先前在游泳池里的毁尸灭迹,还是后头在底舱里帮容枫把变态杀人犯给击败,都显示着他的不一般。

    感觉好像有目的接近他们一样……

    明明就是跟她在一起,怎么就莫名其妙知道了荣西臣有危险?

    难不成这人也有特殊的预知能力?

    想到这种可能,宁汐就觉得这个世界可能真的有点玄幻。

    自己都能够重生了,那别人再有点奇特的能力,好像也不是那么稀奇?

    因着宁汐的话。

    荣西臣和容枫的目光都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宁汐被看得有点发毛,干笑道:“你们这样子看着我做什么?”

    难道她暴露了什么?

    “方然的身份背景以及能力问题,我们都清楚的调查过了,至于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目的,确实很值得人怀疑,回去之后我会再让人去追查的。七爷,只是今天袭击您的那个人,我观察过,他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和您的一模一样,应该是有预谋的刻意接近。”

    容枫拧眉道:“只是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死士。”

    荣西臣沉着脸,不紧不慢地系上了自己的袖口,冷声说:“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容谢,让他查一份资料,下船之后我就要看。”

    “好。”

    容枫收拾好了之后就离开了房间。

    宁汐看着荣西臣。

    恰巧,对方的目光也落在了她的身上,深沉的注视,带着几分审视,看得宁汐觉得浑身不自在。

    “我……我见你这么久没回来,才想要出去找你的。”

    她小心地为自己辩解着。<ig src=&039;/ia/30678/12646358webp&039; width=&039;900&039;>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