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价宠妻:总裁先生超给力 第074章 我只信你⑥

时间:2018-04-30作者:二口太太

    明明自己什么也没干,却在对上他的目光时,有种红杏出墙被抓奸的既视感。

    仅凭一根头发?

    那她岂不是比窦娥还冤?!

    “荣七爷,我们还没结婚呢,你现在就怀疑我出轨,会不会太早了一点?”

    和方然在一起遇到的事情,她自己还没搞清楚,自然不能随便就和荣西臣摊牌。

    这不是信任不信任的问题,是个人总得有点自己的**吧?

    宁汐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都带了几分不满嘲弄,就是对他的质问感到了不爽。

    荣西臣看着她撇开目光,满脸不悦生气的模样,不由得拧起了眉头,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转过她的脸,幽冷的目光直视着这双清澈的眸子。

    “你已经是我的人了。”

    对于男人霸道的回应,宁汐倔强地怼道:“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别睡一觉就说这样的话,不觉得有点不切实际吗?咱们是未婚夫妻,未婚前发生点什么也不算什么吧?就当婚前检验,如果对对方那方面有什么不满的话,也可以及时止损对吧?”

    “及时止损?”

    荣西臣危险地眯起黑沉的眸子,将她推倒压在沙发上,步步逼近,冷声说道:“你的意思,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刚才一个多小时,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对吗?”

    男人最不容挑衅的就是身为雄性的尊严骄傲。

    宁汐的话,无疑就是在炸药桶上扔火星苗子,砰的一声,直接把人火气给炸出来了。

    当然,换句话来说,也算是很有本事的给自己引火上身了!

    可是天知道她只是想转移话题而已!

    被提起之前两人在床上发生的事情,她的脸顿时就涨红了起来,想要推开荣西臣,但又怕碰到他的伤口,以这样的姿势,让她十分为难。

    “我……我,也不是那个意思。”

    她想要解释,但对上荣西臣带着愠怒的黑沉眸子,就感觉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那是什么意思?时间太短,不够让你检验出来对么?”

    他压低了嗓音,修长的手不紧不慢地去解开她衣裙的拉链。

    感觉到他的动作,宁汐浑身都紧绷了起来,两条胳膊把衣服夹得紧紧的,看着他干笑讨好道:“一点都不短,足够啦!未婚夫先生器大活好一目了然,别说是一个小时了,就算是一分钟,也足够让人欲仙欲死的。”

    “一分钟?”

    荣西臣眉梢轻挑,眸色戏谑地凝视着狡黠的她。

    宁汐连连点头,一脸真诚,“你还受伤着呢,不宜做那么多的剧烈运动。其实我觉得三十秒更好。”

    “……”

    荣西臣脸色越发黑沉,这狡猾的小狐狸居然拐着弯希望他早……

    真的是不收拾就不知道他的厉害。

    墨色的眸子一沉,伸手直接将她的底裤给扯了下来。

    宁汐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得一懵,连忙夹紧了双腿,扯住内裤,想要把它给拽回来。

    “荣西臣!”

    她气得瞪圆了眼睛怒视这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三十秒、一分钟我做不到。不过可以让你体会一下两个小时的疯狂,让你好好的检验一下,我这个未婚夫到底何不合格!”

    “!!!”

    宁汐浑身紧绷,拼命地摇头求饶,“我错了!荣七爷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行吗?”

    “告诉我那根头发哪里来的。”

    宁汐翻身想从沙发上爬下去,谁知被他用力地拽了回去,从后面摁住了她,喑哑低沉的质问声在耳边响起。

    让她清醒地明白着。

    这男人是在抓奸夫算账呢!

    她能怎么办?

    当然是抵死不从!

    “我不知道,我跟那方然又不熟,走的着急了,撞上他,他头发掉在了肩膀上很奇怪吗?荣西臣你放开我……啊!”

    宁汐一声惊呼,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沙发,这个家伙竟然用手……

    “荣西臣你这个混蛋!”

    “没想到荣家七爷竟然是这种人面兽心的禽兽!”

    “你……你放开我!”

    宁汐奋力挣扎着,手忙脚乱间,好几下拳头都捶到了他的伤口上。

    荣西臣也只是闷哼一声,旋即阴沉着脸,扣住了她的后脑勺,用力地吻上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唇瓣……

    不得不说,对付女人,用这招总是最管用的。

    宁汐被亲懵了,也忘记了挣扎。

    这个无礼乱吃醋又霸道的男人,真的是让她又恼又恨又无奈。

    一个吻,就纠缠着她再无还手之力,本以为自己这条砧板上的鱼马上又要被翻来覆去地煎熬时,刺耳的门铃声忽然响起来了。

    门铃声打断了荣西臣的动作,他拧着眉,脸色十分阴沉难看。

    宁汐趁机会猛地推开了他,滚下沙发后,利落地把底裤给重新穿了上去,涨红着脸恨恨地瞪着半靠在沙发上的男人。

    开了荤的男人惹不得。

    这句真理她绝对要记一辈子!

    收拾好自己之后,才起身去开门。

    打开门就看到了荣馨圆圆的小脸蛋,笑着说:“小七婶,你和七叔都在房间里吗?”

    宁汐转头看了一眼已经从沙发上起身,背对着自己整理着衣服的荣某人,这才有些尴尬地摸了摸脖子,对荣馨说:“嗯,怎么了?”

    “外头出了一点事,现在所有人都集中在大舞厅里,爸妈让我过来喊你们一起过去。”

    “发生了什么事情?”

    宁汐疑惑地问荣馨。

    荣馨道:“好像是有人不见了吧?”

    有人不见了?

    听到这句话,宁汐的第一反应是被方然毁尸灭迹的那个女人……

    她就说嘛,好端端的航行在海上的船忽然不见了一个人,肯定是会引起怀疑的!

    方然还一脸没事人的模样……

    “怎么了?”

    荣西臣走了过来,低声询问了荣馨一句。

    荣馨重复了一遍给宁汐说过的话。

    于是,两人就跟荣馨一起走到了已经聚集了全船人员的大舞厅。

    “玩的好好的把我们聚集起来,还那么严肃的样子,是发生什么严重的事情了吗?”

    “听说好像有人不见了吧。现在正在让人全船搜查,把所有的客人聚集在这里是为了方便搜寻。”

    “好端端的周年庆晚会忽然闹出这样的事情,也太扒瞎了吧?”

    “别管那么多了,安静带着等下文就是了。”

    宁汐跟在荣西臣身边穿过人群的时候,就听到了不少的窃窃私语。

    越听她就越觉得不对劲。

    之前在游泳室里,因为灯光问题,她也没仔细看清楚被人谋害的女人的脸,现在这么大动干戈地找人,想必对方的身份也不简单才对。

    否则陆家人应该会选择不惊动任何人秘密搜寻吧?

    不一会儿,她就和荣西臣一起走到了荣五爷夫妻的身边。

    容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两人的身后。

    陆家陆景天扫了一眼已经到场的荣西臣宁汐,转头看了一眼荣怀,这才问船长,“贵客都到齐了,你让你的人再去找找,半个小时的时间,找不到人,就延迟靠岸。”

    船长点了点头,之后就带着几十个船员和陆家的雇佣离开了。

    “陆总,这好端端的,让我们聚集在这里,是不是有什么大事情要宣布啊?”

    为首的一名中年男子好奇地询问了一句。

    陆景天立马赔笑道:“确实出了点事情,希望大家在未来的半个小时里,能只在这个大舞厅里活动,只需要半小时,到时候我就会告诉诸位缘由。”

    来宾的基本上是很有素质的高端人士,自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情就在这里闹起来。

    主家说什么就是什么。

    反正舞厅大着呢,该吃吃喝喝的继续吃吃喝喝,该跳舞聊天娱乐的也都没落下。

    只有陆家一家三口显得有些愁容满面。

    荣五爷好意上前询问了一句,陆景天才告诉妹夫,“半个小时前,习蓝沁的小助理跑来找我,说习蓝沁不见了。”

    “习蓝沁?就是那个很有名的超模?”

    陆弥月听到这话,也惊讶了一下,“是不是喝醉酒在哪个角落里睡着了?小助理不是一直都跟着她的吗?人怎么会不见了?”

    宁汐和荣西臣站的近,自然也就听到了几人的对话。

    听见失踪人口是习蓝沁的时候,她的脸色就变了一下,咬着牙齿低头冥思苦想,在游泳室里看到的那个女人,似乎,还真有点像习蓝沁?

    想到这种可能,她背后的寒毛都竖了起来,毕竟在出事之前,她明明还跟对方在厕所里发生过争执的!

    “在游轮上不见了人,确实应该好好地找一找,不过先不要着急,等半个小时看看吧。总不可能人就在大海上凭空消失吧?”

    荣五爷还乐观地笑了两声。

    陆景天却十分头疼,毕竟这件事情可大可小,人要是安然找到了,那就算有惊无险,但若是找不到……

    习家虽然在十几年前就搬到了海外,但是在国内b市这块,还是有点影响力的。

    到时候找他要女儿闹起来,可能就不会那么好看了。

    宁汐握紧了拳头,总觉得这已经是件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如果失踪的习蓝沁就是被害并且毁尸灭迹的那个女人,换句话说,还真算是凭空消失在了大海上……

    再加上这件事情的真凶也已经被容枫和方然给处理了。

    也算是死无对证了?

    然而,等到半个多小时后,宁汐才知道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其实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个策划已久的局——

    半个小时后,船长船员以及陆家的雇佣们,几乎把整艘船都翻遍了,也没看到习蓝沁的身影。

    小助理听到这个消息,几乎当场晕倒在地。

    “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就失踪了呢?”

    “不会是被人秘密谋害,然后扔进大海里了吧?”

    “得了,你是来搞笑的吗?又不是什么凶杀片,以为在拍电影啊!”

    半个小时后,习蓝沁从船上失踪的事情,所有到场的宾客也全都知道了,陆景天问所有人,一个小时前见过习蓝沁的。

    接着又问习蓝沁的小助理,人是怎么不见的。

    那小助理已经慌乱地不行了,陆景天让方然给她打了一支镇静剂,人才冷静下来开了口。

    “沁姐一个小时前和我一起从厕所里出来,之后她说心情不好,就让我先回房间,自己要去夹板上吹吹风……”

    “她没有说要去见什么人吗?或者,你记不记得习小姐跟谁有过仇怨的?”

    荣怀走了出来,温声询问着小助理。

    一听到这句话,宁汐整个人就懵了一下,感觉有一把剑,正缓缓地将利刃转向她!

    第六感果然不会骗人。

    宁汐才觉得不安,那小助理就将目光转向了她,说:“沁姐在不见之前,和宁汐小姐在厕所里发生过争执,也是因为如此,沁姐才说心情不好要出去散步吹风的。”

    听到这话,陆景天等人的目光也落在了宁汐的身上。

    台下还有几个女人开口作证的。

    “是啊,当时我们也都在厕所,看见了两人发生了争执。”

    “不过就是女人之间的几句嫉妒争吵而已,也没什么吧。”

    “到底是荣七爷的未婚妻,外头都传言说个自闭症小傻子,我看都是假的,那张嘴伶牙俐齿的很。”

    听着这些含沙射影的回答,宁汐的眉头拧得紧紧的,荣西臣也将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但她无所畏惧,本来就跟她无关,不过是吵了个架,又不是真的把人给杀了,有什么好怕的呢?

    于是,宁汐当着所有人的面前点头承认道:“确实有这件事情。女人之间争风吃醋吵嘴两句,有什么奇怪的吗?”

    “这件事情如果放在平时,那是没什么好奇怪的。但是你跟习小姐吵完架,她人就失踪了,这就很值得人怀疑了。”

    荣怀的语气是温和的,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每个字都相当诛心,就好像咬定了习蓝沁失踪不是意外,而是被策划的阴谋一样。

    宁汐听了十分不爽。

    当然,自家的小狐狸当着自己的面,被人这样子污蔑陷害,荣七爷也不能忍。

    他冷冷地扫了荣怀一眼,冰冷道:“你这话,是咬定了习蓝沁已经遇害了?”

    “七叔,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而已。”

    “无凭无据,胡乱猜测,荣怀,我是不是就可以直接断定你的居心叵测?”

    荣西臣危险地眯起了眸子,凌厉地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宛若利刃,冰冷慑人。

    荣怀无害地笑了笑:“七叔,这样的话,那误会可就真的是大了。游轮上那么多人,随便问问,总有人见过习蓝沁的去处吧?”

    “我见过习小姐!”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

    宁汐转头看去,那个人却是裴敛。

    他笑眯眯地朝这边走来,看不出到底是恶意还是善意。

    但是,她心底那种不好的预感却越发强烈。

    走上前来的裴敛眸底带笑地看了一眼荣西臣,笑道:“一个小时前,我恰好看见习小姐和荣七爷一起去了游泳室那边。”

    末了,他又看了看宁汐,说:“之后遇上了宁小姐,还有跟你说这件事情不是吗?”

    “……”

    宁汐浑身一僵,对上他的目光时,感觉后背更加冰冷了几分,她下意识地抓紧了荣西臣的手臂。

    荣西臣拧眉,眸色凌厉地看着裴敛,沉声问:“看见我和习蓝沁在一起?”

    裴敛肯定地点了点头,淡笑道:“不然我也不会这么跟宁小姐说,当时宁小姐听完我的话就跟着去了游泳室。怎么,二位没在游泳室相遇?”

    荣西臣眸色沉冷地看了一眼宁汐。

    后者有些心虚地撇开了目光,却抓紧了他的手臂,有些事情没办法交代清楚,但是现在,绝对不能够因为裴敛的一面之词,就互相怀疑对方。

    “我确实去了游泳室,但是不仅没看见习小姐,也没看见西臣,当时就还以为裴先生是在跟我开玩笑呢!”

    宁汐抬眸,似笑非笑地看着裴敛,不亢不卑地回了这么一句。

    反倒让裴敛意外地挑了眉头,“没想到宁小姐这么不相信我,不过没关系,反正走廊上也装着监控,陆总让人调出监控查看不就一清二楚了吗?”

    陆景天听到这话,也连忙让船长去调监控。

    谁知道船长却说:“裴先生说的游泳室那条走廊的监控恰好坏掉了,其余的监控我们也调查过了,确实有一段显示了习小姐和一位跟荣七爷身穿一样西装的男人朝游泳室走去的背影……”

    说着,他就让人将那一段监控画面在大屏幕上打开。

    “还有一段,宁小姐从舞厅出来,转弯进了游泳室方向的那条走廊……”

    那个摄像头拍摄的是远景,只能看到宁汐转弯。

    但是那条走廊,不仅仅有游泳室,还有高尔夫球室,以及其他娱乐项目的舱室,不能够完全断定,宁汐去的就是游泳室方向。

    但也不能完全排除,她去的并不是那里。

    这样一来,线索和证据也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仅凭着两个人的言语,再加上着不完整监控录像,很难判定,裴敛和宁汐到底谁在撒谎。

    荣怀扫了一眼荣西臣,看着宁汐温声道:“宁小姐和七叔是未婚夫妻,所以宁小姐的话,我以为不能作数。”

    宁汐听到这话真是要气吐血了。

    她脑子再不好,也能听出荣怀说这句话的背后目的。

    不就是想坐实,荣西臣和习蓝沁确实独处过吗?

    可是,当时进游泳室的压根就不是荣西臣!

    宁汐咬紧了牙根,不知道该怎么替荣西臣辩解,就转头有些着急地看着他。

    荣西臣沉着脸,漠然没有开口。

    他甚至不准备为自己说一句辩解的话,因为在荣怀开口的那一刻,他就清楚了对方的目的。

    然而,他不开口,宁汐就越发着急,瞪了好几眼容枫。

    容枫明白过来后便站出来说道:“七爷十点过后的时间,一直都同我在一起。”

    监控显示‘荣西臣’和习蓝沁拐弯进入那条走廊的时候,是十点十五分了。

    容枫的话,让荣西臣有了不在场证明。

    但是光凭那一套衣服,却还是很难让人不往这方面联想。

    “其实,单凭这几点,也不能确定当时习小姐和老七是一起去了游泳室的,不知道在场的诸位,当时有谁是在高尔夫球室,或者是其他娱乐舱室里的?”

    荣五爷开了口,询问了一边众人。

    很快就得到了回应,除了游泳室,几乎其他的娱乐舱室都有人在场。

    而不去游泳室的理由很简单,大家都是来参加晚会的,身上穿着打扮,全都精致仔细着,谁会没事去游泳折腾自己一身水的模样?

    再加上游轮那么大,又是在夜晚,有趣的游戏节目多的去了。

    游泳室仿佛成了最没有人的一个场所。

    除了宁汐说自己到过游泳室,可是并没有看见荣西臣和习蓝沁,因为她和荣西臣的关系,这句话让人很是怀疑。

    甚至有人已经开着玩笑说,人不可能凭空消失,如果宁小姐说了谎,总不会是和七爷联手,把习小姐谋害了喂鲨鱼吧?

    说话的时候带着笑意,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所有人毛骨悚然、浮想联翩。

    再加上荣七爷手腕雷厉的名声在外,因为这句话,很多人看着他和宁汐的目光都多了几分复杂怀疑。

    宁汐受不了这样的目光,这摆明了就是要把矛头指向她和荣西臣。

    这根本就是陷害!

    宁汐咬了咬牙,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说道:“当时我去游泳室没看见西臣和习小姐,但是遇见了医务室里的方医生,他可以证明我说的是事实。”

    人群里听到这话的方然一愣,对上了宁汐那执着倔强的目光,心底也是万分无奈,便站了出来,当着所有人的面点了点头,面不改色地说道:“确实有这件事情,宁小姐说的是事实……听说陆总在游泳室里养了一只鲨鱼,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鲨鱼,所以就好奇地去逛了一圈,除此之外,看着没什么人,就在里头顺便游了个泳……再然后,就看见宁小姐走进来了。唔,顺便说一句,我是从九点五十分左右进游泳室的,不信诸位也可以把监控调回去查看一下有没有我的身影……”

    请记住本站:看书神站

    ,精彩!

    (m.. = )
小说推荐